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二十章 稻香通吃情(1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嘶……好冷!”初春的夜晚本就冷风大作,如今午夜之时再来上一盆冷水从头到脚,这透骨的寒冷滋味很容易想象得到!

        身形瑟瑟发抖的贾蓉喷嚏不断,无比诧异抬头望向夜空明月,夜朗星稀怎么会有冷水从天而降?!难不成、难不成……有鬼吗?!

        愚蠢的家伙原本英俊的面容变得一片铁青,脚步下意识一顿一颤,本能的恐惧油然而生。

        怎么办?!逃还是不逃?!自己又已在这儿等了将近一个时辰了,万一刚走美人儿又回来了那就太冤了!可不走万一真的有鬼怎么办?!

        念及此处的贾蓉更是双腿打颤,一番挣扎犹豫过后对鬼神的恐惧盖过了他对美色的贪恋,最后不舍的狠狠盯了紧闭的门扉一眼后小禽兽像兔子般拨腿就逃!

        看来世间真正合格尽职的大色狼还是少呀!色狼格言之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见要想成为一名伟大的色狼必须要有无畏无惧的英勇就义之心!

        “呼!”寒风凭空大作,风卷沙飞呼呼狂鸣,夹墙甬道之内刹那间陷入了一个诡异的空间之内。

        “啊!”异变突生让贾蓉是心神发紧,僵硬的双腿虽然用尽了力量但也加不快速度,反而犹如千斤沉重般让他举步唯艰!惊声尖叫之中小禽兽恐惧的双目四处环视,心中不停念叨着失去控制的话语,“妈呀,真的有鬼,真的有鬼……”

        心里的恐惧让贾蓉迈不动双脚,只以为自己是被鬼拖住了身形,而浑身的冰寒又让他冷得牙关打颤,更以为是鬼影在围着自己打绕;天生胆小的家伙是越想越怕,越怕越想,片刻之后终于“扑通”一声跪倒于地磕头如捣蒜哀声求饶道:“鬼爷爷、鬼祖宗,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你找别人吧,要不我明儿——不、现在就给你弄一个——不、十个活人来!求求你放过我吧!”

        隐身夜空的可卿望着平日耀武扬威的仇人此刻极度丑陋的情状,芳心更是恨意狂涌,同时隐约生出丝丝酸楚、对自己悲苦命运的酸楚,脚下那个比狗都不如的小人竟然曾经是自己的相公——自己一生的依靠,命运真是够讽刺的呀!

        念及此处的绝色鬼灵更是愤恨满心,心随意动、力为心发,微薄法力激荡之下,幻象所化的冰天雪地更是冷风狂卷,吹得陷入恐惧迷离之境的贾蓉更是冷从心起,手足开始为之发僵!

        “哇……”不知耻的哭声从大男人口中传出,痛哭流涕的贾蓉十足的丑态百出,情急之下疯狂有力的磕头求饶道:“鬼爷爷、鬼祖宗饶命,小人上有八十岁老父,下有三岁小儿,还有重病在床的妻子要照料……”

        唉!贾家怎会有这种废物??!偏偏还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好色无耻废物!同样隐身暗处的挺拔身影是摇头叹息,已来了一会儿的他本想出手解救,但一想起嫂嫂之言不由怒从心头起,如此人渣自己救他作甚?!“假”宝玉可不是迂腐的“正派”人士!

        意念一转,宝玉止住了微动的脚步,暗自决定等贾蓉这恶人被恶鬼吓死后,自己再出面灭了恶鬼,那贾家上下就清净了!呵呵……好注意,看戏先!

        冷厉至极的话语凭空响起,贾蓉四处扫视的鬼怪终于现身,半透明的灵体凌空飞舞,迷糊朦胧更显阴森诡异,拽地白袍更是将传说中鬼影发挥得淋漓尽致!

        “你说的妻子是指我吗?”冰冷的鬼语好似齿缝间流出,中途打断了贾蓉脱口而出的惊呼声,青面獠牙、血盆大口、三尺长舌的鬼脸突然变大,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向小禽兽飞扑而来。

        “啊,救命——”极度的恐惧让贾蓉一个翻身反而爬了起来,随即发疯般向自家角门扑去,可惜任凭他如何呼叫也无人答应,谁叫他父子平日如此奢华,一个侧院也修得如此之大,声音根本传不到众人卧房;就是偶有一二下人听到非但不会前来,反而还吓得飞快躲入被窝,半夜三更如此凌厉的惨叫,你说不是鬼声还会是什么?!

        “贾蓉,还——我——命——来!”飘渺悠长、阴森低沉的话语是真正意义上的勾魂夺魄,恐怖的鬼影并未直接捕捉猎物,只是尽展幽灵本色在贾蓉头顶时隐时现,极尽威胁之本能!

        “呀——不要!唔……”泪流不止的小禽兽软软的瘫倒自家门前,下意识委屈的喃喃自语道:“鬼祖宗,你认错人了,不是我,不是……”

        “你——看——我——是——谁?”好似来自九幽地狱的勾魂之音在贾蓉心中回荡,犹如万斤巨锤一下一下的狂砸着他生之壁垒!

        “啊……你……你……是……是可卿!”无比诧异与惊惧同时从口中迸出,小禽兽望着三尺之外绿盈盈的鬼脸脱口惊声而出,此时此刻他心底没有一丝欣喜,反而充盈了无尽的恐惧与绝望,脑海中回荡着可卿死时的恨声长啸——你们这对禽兽,我就是作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报仇了!鬼灵浑身环绕的绿光让贾蓉瞬间陷入了绝望的深渊——完了,这下死定了!

        同一时刻,隐身暗处的宝二爷也是身形一颤,终于完全明白了鬼灵的身份——十二金钗之中最先病死的那位,也是最苦命的那位!

        唉!可惜自己重生得晚了一点,不能逆天改命拯救如此美女,如今却只能与变成厉鬼的绝色美人儿相遇,真是可惜可叹!

        不过她虽可怜,但看如今模样已成厉鬼,自己还是待她搞定贾蓉后助她渡化而去吧;否则以“厉鬼”的传闻可是六亲不认、嗜杀血腥,为了凤姐她们的安全,自己也不得不作这辣手摧花大煞风景的举动!

        唉!宝二爷又是一声重重的叹息,暗自叹息天意弄人无可奈何!

        “想起我来了!”话音未落,可卿突然又变成了青面獠牙的厉鬼模样,口吐长舌向贾蓉缓缓逼近,“我、要、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呼……”无形的寒流随风狂卷,小禽兽在发自心底的极度恐惧之中双目越张越大,反手撑地向后倒退,心弦是绷得“嗡、嗡”直响,最后更隐隐传出绷到极限的“嘶嘶”声!

        “不要,不要……救命!”彻底的寒冷从内到外、从身到心,贾蓉已然完完全全陷入了迷离之境,过于紧绷的胸口窒息初生闷痛不已!

        “啊——”长长的尖叫声穿云裂空,吓坏了贾家上下不少女人与小孩,只见鬼灵一下子张开巨盆大口向贾蓉扑去,还未扑到近前就见小禽兽张目瞪至极限血丝流淌,心中更是一声微响心脉就此断裂,世间从此清净了许多!

        “唔……”俯身一番确认仇人已死后,天性善良的绝色鬼灵并没有象厉鬼那般欢呼雀跃或是仰天长吼,以至于更加追逐血腥的滋味;而是四肢收缩卷于半空哭泣不止,没有泪水的鬼灵哭声悠长阴郁,里面有无尽的仇恨,也有浓浓的酸楚。

        大仇虽然得报一半,但秦可卿却没有丝毫欢欣,当然也不会有半点同情手软,贾珍是必须死的!

        唉!一声复杂无比的叹息过后,可卿灵体飘飞而起,芳心之内暗自思忖,她们是斗不过身具无上神通的宝二叔的,等吓死了贾珍后自己就回到鬼王处哀求他放过弟弟,大不了与弟弟一起灰飞烟灭,自己也算尽心了!

        “呔!”厉声的叱喝之中强大的法力禁锢了鬼灵所有活动的空间,云雾翻腾之中两道黑影钻地而出。

        “啊!”可卿望着凭空突现的牛头马面是大惊失色,她并不怕被抓回地府打入十八层地狱,但如今大仇人还未得到报应,而弟弟更是危在旦夕,怎不叫她惊骇欲绝?!

        “大胆小鬼,还不速速随我回地府受罚!”手执锁链的俩鬼差满脸严肃没有丝毫协商余地,公事公办的斥责道:“阴阳相隔,阳间自有阳间道,岂容你这小鬼捣乱两界法则!”

        “鬼差大人请听小女子一言!”可卿无力反抗只得含悲哭泣,“小女子死得冤枉,像贾珍那等恶人怎能不得恶报?!小女子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又有何错之有?!”

        “混帐!你如今已是鬼魂受地府管辖,人间事与你已是两不相干,还是老实回府受罚吧!”话音未落,马面手中锁魂链已然飞抛而出,凌空化作一道圆形向可卿套来。

        “哎哟!谁这么没公德心乱抛垃圾?”异变让二男一女三鬼齐齐大吃一惊,毫无征兆的人影突然出现在可卿身前,而锁魂链也奇怪的套在了宝二爷身上,故作不满的家伙更嬉笑着嚷道:“谁乱丢垃圾?现在打着本少爷了,赔钱!”

        赔钱?!牛头马面下意识相互对望,从同伴诧异的眼神中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嘿嘿……也太好笑了吧,这世间还有向鬼差要求赔钱的!

        “喂,赶快赔钱,不然本少爷抓你们去见官!”不待鬼差与女鬼有所反应,宝二爷已然不依不饶的威胁起来。

        “哈、哈……原来是你这小子!”天下之事果然巧合甚多,此次前来执行公务的又是与宝二爷颇为有缘的牛头马面,喜欢罗嗦的牛头终于认出了宝二爷,怒火尽消侧首对马面道:“马面,听见没?他要抓我们去官!”

        “白痴!”马面依然是寡言少语,不过眼底的厉芒也消失了几分,有会于心的与牛头相视一笑,“吓他一吓!”

        “呀……”俩鬼差突然变得无比狰狞,青面獠牙、头生双角,手执铁索不打招呼就向宝二爷扑来。

        “啊……宝二叔小心,快逃!”躲在宝玉身后的可卿一声惊叫,善良的本性让她忘记了宝玉是自己要对付之人,更忽略了他也许是自己救命的唯一稻草,绝色鬼灵毅然提醒道:“他们不是人,你快逃!”

        “砰、砰!”两声低沉的闷响声惊呆了天地万物,秦可卿诱人的朱唇大张,飘渺的美眸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

        宝二叔傲然站立,那挺拔的身影此刻在玉人眼中那是顶天立地、豪迈不凡,而气势汹汹不可一世的俩鬼差却横七竖八的躺倒于地,幻化的鬼影也被打回了灵体原形!

        “靠!不是人就能横行霸道吗?!”宝二爷眼底嬉笑流转,将马面的锁魂链在手中甩来甩去玩得不亦乐乎,更“义正严词”的大声指责道:“本少爷最恨仗势欺人、以强凌弱的家伙,看招!”

        “嘭、嘭”话音未落,更为沉闷的两声响动过后,刚刚爬起身来的牛头马面又被锁链打倒与地,“正义”化身的宝二爷得意洋洋俯身调侃二鬼差,丝毫没有自己正在“以强凌弱”的自觉。

        “别,别……贾兄弟别打了,是我俩!”鼻青脸肿的牛头见宝玉又要动手,急忙开口讨饶道:“小兄弟,你忘了吗?咱们正抽着你送的香烟呢!”

        “对、对!”马面也是苦笑连连恐惧不已,他发觉自己在小小人类的简单打击下不仅毫无反抗之力,而且连化形遁地也难以办到,好可怕的力量!

        “哦!原来是两位大哥呀!”宝玉一脸恍然大悟之状,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否真的没有认出俩鬼差,“快起来,好好的怎么躺地上?你们地府的鬼差也没必要这么爱大地,对吧?”

        “扑哧!”可卿再难忍受强烈的笑意,动人玉容如花绽放,在她印象之中宝二叔可没这般好玩!

        “呵、呵……兄弟见笑了!”挨打的牛头马面可不敢有半点不满,俩人也是当了好几百年差的老鬼了,怎会不懂驱吉避凶之道?!

        “两位大哥请抽烟!”宝二爷是先兵后礼,热情的掏出随身携带的宝贝香烟一鬼递上一支,更亲切无比的亲自为二鬼点火道:“刚才是小弟情急出错,二位大哥勿怪!”

        “哪里,哪里……”牛头马面被宝二爷弄得晕头转向,怎会或者说怎敢有半点埋怨?!

        “两位大哥,咱们去喝一杯、聚一聚如何?!”宝二爷大手一分拖住俩鬼差跨步就走,反而让被凉在一旁的地府逃犯愣在了当场。

        宝二叔这是在帮自己吗?他不知道自己对他有所图谋吗?!

        “兄弟,这……这……”牛头马面鼓足勇气止住了跟随的脚步,小心翼翼的回话道:“兄弟,我们还有逃犯要抓,下次一定陪你喝过痛快!”

        “逃犯!谁是逃犯?!你们是说她吗?”故作不懂的宝二爷回身手指可卿,话锋突然一变,平静之中隐带不可反抗的气势道:“她生是我贾家的人,死也是我贾家的死人,怎么会是逃犯呢?!”

        未待牛头马面有所应答,宝二爷身形已然一展,铿锵有力的话语掷地有声,让身后的绝色鬼灵生前生后首次感受到了有人倚靠的感觉,“你们有什么事儿就找我吧,无论怎样我一力承担!”

        “兄弟,这事儿可不是开玩笑,地府阎王已下了追魂令,你还是不要管了!”牛头发自真心的劝慰这厉害又好玩的人间小子,在他想来宝玉就是再厉害也斗不过阎罗王!

        “二叔,你就让他们带我回去吧,这阳间本就不是我呆的地方!”出于同样的理由可卿主动向鬼差走去,事情发展到这地步,大受感动的绝色鬼灵反而不想连累侠义心肠的宝二叔!

        有力的大手虚空一扬,可卿虚幻的灵体竟然就此被宝二爷拉了回来,坚定有力的目光好似暖入心扉的热流悄然抚平了可卿心田的裂痕,“你没听清吗?!你生是我贾家的人,死也是我贾家的死人,该去该留只能二爷我做主!”

        霸道的话语让在场三鬼同时一震,可卿更是灵体颤抖激动不休,先前恐吓贾蓉已然大耗灵力,如今一时失控竟连灵体也难以维持,开始变得更加透明虚无!

        眼看绝色鬼灵又要变成一团鬼雾,五彩霞光凭空大作将她笼罩起来,片刻之后霞光散去,留下得却是实体一般的绝色美人儿愕然呆立、不敢置信!

        一滴普通至极的冰凉液体飘飘洒洒滑落脸颊,悠然刺破虚空落到了秦可卿手心之内!

        时空在这刹那变得无比凝重,瞬间化作了永恒;绝色鬼灵深深的将这一刻的震撼刻入了心海,揉入了生命的烙印之中,生生世世永不磨灭!

        眼泪、一滴平凡的眼泪,却让在场三鬼同时惊骇震荡、不敢置信!

        眼泪?!对,就是世人最为不喜的眼泪,此刻却比万般珍宝更加让绝色鬼灵为之激动欣喜;可卿犹如朝圣般轻托玉掌举至眼前,曼妙无双的婀娜娇躯姿态优美、举止缓慢,那蕴含其中的灵静之美不仅摄住了天性爱美的宝二爷心神,就连牛头马面也是闭口不语,不忍打破这唯美的一幕!

        眼泪,这是自己的眼泪!可卿望着生前常流的泪水此刻是无比激动,失而复得的喜悦兴奋透心流转,不是真正失去过永远不会体味到那梦幻般的狂喜!

        “兄……兄弟,你……你……这是……化虚为实?!”片刻之后牛头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惊骇,话语颤抖着以肯定的语调追问宝二爷,他这一问其实就是多此一举,鬼灵那滴眼泪早已说明了一切!

        牛头话音未落,心怀忐忑的可卿就抢先小心翼翼的用行动作出了回答;那滴眼泪虽然珍贵,但蕴含灵力的泪水挥发得特别快,望着掌心泪水消失的位置,可卿娇柔的玉容生怕适才只是一场梦境,怀着害怕的心情俯身向地上的碎石摸去。

        呀!抑制不住的欢颜让天地为之一亮,可卿轻抛手中石子乐趣无穷,她竟然不用丝毫灵力就拿起了实物,怎不叫仍未忘怀做人滋味的鬼灵欣喜若狂?!她此刻的实体虽还不是真正的人体,但功能也与人体相差无几,就连烈日之下也能呆上一两个时辰,对于久处黑暗阴凉之地的鬼灵来说无疑是新生的开始!

        “两位大哥,能否看在小弟薄面给个方便?”强势过后又是诚恳的软求,宝二爷并不想成为自大的笨蛋,蚂蚁咬死大象的道理他可是深刻于心,只有白痴才会平白四处树敌!

        宝二爷大步上前再次亲热的揽着牛头马面比他高出一头的身躯道:“你们回去就说没找着不就成了!兄弟我明儿立刻给两位大哥送上十大箱极品香烟,如何?!”

        “兄弟,不是我哥俩不知变通,实在是此事已惊动了判官大人,”回话的自然是外向的牛头,成精的老鬼话锋一变,隐带暗示得说道:“我俩地位低下,对此大事可不敢有半点隐瞒,况且就是我们捉不回这位秦姑娘,判官也会另派人手的!”

        “这样呀……”宝二爷知道牛头说得也是实话,他虽法力通天无畏无惧,但整日打来打去却不是宝二爷所好,况且聪明的人如非必要决不出手,以和为贵吗!

        一番苦思后宝二爷试探着问道:“这事儿就没有其他的解决之法了吗?兄弟我可不愿与你们刀兵相见!”

        “没办法!”牛头也是大为认同的附和宝玉话语,感慨万千叹息道:“秦小姐虽可化为实体,但始终还是鬼灵之身必须受到地府控制,这可是三界法则!”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二十章 稻香通吃情(10)"><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