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二十九章 色庙色僧做嫁衣(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贪是人之本性,不知节制则会成为一大祸根。

        贪婪的晦善师徒俩人虽时常偷偷伪装到山下嫖妓,但庸脂俗粉怎有那些到庙中许愿的大家千金、小家碧玉、以及丰腴美妇那般美色动人?!色心膨胀下俩人是凶性大发,最后成功的暗地里弄死了方丈,更唬弄一干和尚坐上了主持之位。

        不仅如此,俩师徒更将山下波皮混混招入寺中,剃个光头就成了和尚,从内到外将个大佛寺弄成了乌烟瘴气的淫乱之地,所以才会有宝二爷先前所遇一幕!

        “师父,地牢里关着的那些货色怎么办?”觉明淫笑着向晦善道:“是不是让兄弟们再玩几天,然后统统卖到外地去?”

        “嗯,这些山野村姑也玩厌了,记得卖远一点!”晦善一把扯掉面上假须,露出了邪恶的真面目,满腔燥热让他在房中走来走去,“觉明,这两日客院女眷之中可有什么大美人儿没有?!”

        “嘿、嘿……师父,徒儿本想立刻给你汇报,不过给姓贾的这小子一闹,差点忘记了!”觉明一想到蒙面美人儿那绰约无双的曼妙风姿,眼底火焰足可以将这大佛寺化为灰烬。

        “哦!赶快说来听!”老和尚从没见过徒弟那近似疯狂的模样,不由自主为之心中发痒,下意识知道必有大美人儿来到了寺庙之中。

        “师父,这大美人儿蒙着脸,但以徒儿眼光一眼就看穿了她绝对是一个绝色美人儿,而且这群来人中除了几个家丁外全是女人,咱们下手也特别容易,看她们那架势虽是富户人家但也不会富到哪里去,事后也绝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好、好……你立刻去办!”老和尚是喜形于色,连声催促之中恨不得立刻就将美人儿抱上大床!

        “师父,徒儿已将那大美人儿骗进了咱们特制的静室了,嘿、嘿……只等师父前去享受!只要师父你老事后分一杯羹就可以了!”觉明得意得向老和尚邀功,他虽很是想得到大美人儿的头杯羹,但却有贼心没这贼胆,要知道这寺中上下大都是晦善手下,他只是一个有用的心腹跟班而已!

        “干得好!不愧是我的好徒弟!”师徒俩齐声奸笑,老和尚更是翘首窗外的夜色,分秒难熬地计算着静室内迷香发作的时间!

        神秘的夜色逐渐浓密,深邃的夜空中繁星点点、月华如水。丝毫不因人间悲喜而有半点变化!

        “唉!”宝二爷望着人潮已散的偌大寺庙叹息不断,他在寺中上下找了一圈也未发现北静王身影,最后更不怕麻烦挨个询问,但这些老实的善男信女却无人见过他口中描述的北静王!

        难道自己被王府上下忽悠了?!眼瞅着最后一个香客下山而去,宝二爷在暮色映衬下的身影再也没有那般自信的神采!脑海一转刹那间是胡思乱想。要是时光回到未来,他一定会以为今儿是愚人节,自己被“愚”了!

        不管了。还是回贾家再说吧!心随意动、身为意转,宝二爷脚跟还未离地,眼角余光却见一鬼鬼祟祟的身影在自己身后一闪而逝,明显是在躲避他突然转过来的身形。

        咦?!心生诧异的宝二爷六识超人,虽相隔甚远又是暮色深沉,但他依然看清了对方那可笑的光头!

        他妈地!果然是跟踪本少爷!故作不知的宝二爷假意在大殿上四处闲逛。而那躲藏在阴影中的和尚是尽职尽责,一步不落的盯视着宝二爷的一举一动!

        疑云于脑海深处飘飘忽忽腾升而起,宝二爷是何等聪慧之人,意念一转再想起初到寺庙时遇见的那些讨厌和尚,心中地怀疑瞬间生根再难去除!

        几番闲逛之后,悠然自在的宝二爷缓缓回到了老和尚为自己安排的上房,片刻之后灯熄影灭,悠长的呼吸声让窗外的家伙听得是心生喜悦!

        “师父,时辰差不多了,咱们动手吧!”得到手下回报的觉明是大为放心,只要这宝二爷不横生枝节,那今晚谁也挡不住他们师徒寻欢作乐的大好时光!

        隐蔽的夹墙密道从老和尚卧房直通那特别为女香客设置地禅房静室,微不可察的机括声中两对狼眼绿光闪烁,心急如焚的等待着美妇人失去知觉的一刻!

        “咦,木鱼声怎么停了?!”在静室外守候的一干侍女齐齐一惊,难道主母在里面累倒了?!心生诧异的惠儿急忙紧挨房门轻声呼唤道:“太太、太太……”

        “咚、咚……”惠儿话音未落,仅仅停顿片刻的木鱼声再次响起;王妃虽没有扬声回话,但众侍女紧绷的心弦已然完全放松下来。

        绝色少妇醉人的幽香让晦善浑身发紧,心中燥热犹如黄河泛滥势不可挡,老家伙满意的向敲打木鱼的徒弟点了点头,随即急不可耐的横抱美人儿走入了密道之中。

        “嘿、嘿……好宝贝儿,等会就让本大师好好的超度于你!”老和尚淫笑声中将王妃放在了禅床之上,这老家伙也算得上征战多年的老将,深明情趣之美的家伙并未猴急上场,反而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他的必备利器——烈性春药!

        “呼!”王妃脸上的薄纱被老和尚随手揭去,老淫棍刹那间心神一紧,犹如泥塑木雕般呆立当场,良久之后方自像回魂般身形一抖呼出了一口长长的大气!

        “美人儿、美人儿……”喃喃自语之中晦善眼露色光、垂涎三尺,无边欲火狂燃之下神昏智颤的老家伙不免手忙脚乱,抖手之下将寻常好几倍的剂量统统灌入了北静王妃檀口之中。

        不待药性发作老和尚又紧接着将大美人儿用凉水泼醒过来,老家伙最喜欢看到女人在成事前的惊恐害怕与反抗怒斥,还有当药性发作时又像发情的野兽般主动求欢,这巨大的心理落差仅次于疯狂蹂躏良家妇女时地无上快感!

        “唔……头好昏。惠儿……”昏迷中醒转的绝美少妇一时还未清醒,慵懒的话语习惯成自然得呼唤着贴身丫鬟。

        “嘿、嘿……女施主,你在叫老衲吗?”晦善淫笑着走到大美人儿面前,他已做好了充分享受这女人尖叫的乐趣,这房间也是他特制的,任凭女人喊破喉咙外间也不会听到!

        “啊!方丈大师怎会是你?!”王妃心神一惊彻底清醒过来,环目一扫下意识脱口追问道:“这是哪儿?我不是在静室礼佛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不待老和尚回话,贤淑的北静王妃已然越想越是不对,话锋一转冷声道:“大师,孤男瓜寡妇与礼不合,请你把我的侍女唤来!”

        “女施主,你与佛有缘,佛祖特降下佛旨让老衲服侍于你。就不用找下人了,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老淫棍也不急着下手,反正再过片刻药效就要发作了,他要利用这盏茶时间好好享受一下美人儿地心理变化!

        端庄的本性让王妃玉容寒霜密布,强自忍住怒火冷声斥责道:“大师请自重!小妇人告辞!”

        丰盈少妇脸带怒色疾步向房门冲去,奇怪地是心存不轨的老和尚安然稳坐一动不动,丝毫没有阻止王妃离去的意思!

        “唉,兄弟咱们回去睡吧!”宝二爷房外阴影之中,蹲伏于花坛后的两个假和尚见天色已深再也呆不下去了,其中一个家伙对另一个同伙道:“那小子在里面正做美梦呢,咱哥俩回屋喝一杯去,干嘛傻子一样在这儿喝西北风?!”

        一只大手拍上了他地肩头,不带变化的冷漠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慌什么,再待一会儿吗!”

        嘿!这家伙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勤快了?!假和尚嘴角一撇,回首就欲嘲笑同伙几句,不过双唇未开双目却刹那间猛然大张,犹如见了鬼一般惊恐至极!

        “啊!”惊叫声却是从他同伙口中传出,颤抖的余音还未散去,他也同样被凭空突现的宝二爷一巴掌拍在了肩头之上。

        “怎……怎么会……这样?!”两个假和尚耳中仍然传来悠长的熟睡声,但眼前这大活人明明就是那宝二爷,素信鬼神地他们不由自主想到了恐怖字眼上,“鬼、鬼……有鬼,救命啦!”

        惊声尖叫早被宝二爷围在了结界之中,不再玩耍的他双手往下一压,不可抵抗的力量竟然就此直接将俩个家伙一掌拍入了大地之中,直至于肩方自停下了身形。

        “啊——宝……宝二爷饶命!”不可思议地力量让俩个泼皮混混再也不敢伪装佛门僧人,痛哭流涕哀求道:“小的只是跑腿的下人,一切都是晦善与觉明俩人吩咐的,求二爷放小的一条生路!”

        “嘿、嘿……你们也真够‘义气’呀!”宝二爷冷声笑语让俩个泼皮更是心中发寒,不待他们地哭求再次出口,宝二爷一手按上一人头顶冷酷至极的轻声道:“少爷我能测出你们所说是真是假,快说出晦善有何见不得人的勾当?!如有半句假话少爷就让你们见阎王去!”

        “二爷饶命,小的全说!”脸色青白交加的俩泼皮此刻已是魂飞魄散,不经考虑的就将寺中秘密一一道出,极度惊吓之下最后连他们小时候偷看过老太婆洗澡的事儿也竹筒倒豆般一一说出。

        “人渣!”宝二爷大手虚挥,俩人就此昏死过去,两个头颅歪歪斜斜的立于地面之上,倒也颇为有趣!

        五彩霞光透体而出,浓浓的杀气自宝二爷双眸迸射而出,想不到这寺院比自己想象中肮脏多了,看来自己想不做大侠也难呀!

        “嘿、嘿……女施主,你看你连门也打不开,这肯定是我佛之意,让你这大美人儿有老衲共参欢喜禅!”晦善脸上的淫笑越来越浓,心中的兴奋更在美人儿的无助与绝望下达至了新的顶点;要知道这密室石门乃是机括控制,找不到机关那千斤石门又岂是一介凡人可以打开?!

        “来人啦!来人啦……”娇柔王妃已然完全明白了这淫僧意图,柔媚玉容刹那间布满了惊慌之色,不仅因逃生无路而心生惊惧,更因自己体内古怪的热流越来越是明显让她花容失色。

        “叫吧,叫破喉咙也没人听得到!嘿、嘿……老子最喜欢听你们这些平日高高在上地小娘们的可爱叫声!”经典的色狼语录冲口而出,如果让天下第一色狼听到老和尚之言,不知他心中会为之汗颜还是为之大怒!

        “淫……僧,你……做了……什么……手脚?!”滴滴汗珠从王妃通红的玉容滚落而下,四肢酸软心中发热的柔媚少妇只觉双腿之间骚痒横生。整个幽谷在空虚寂寞中狂声吼叫,“我要充实,我要满足,好难受!好痒……受不了啦!”

        “嘿、嘿……小娘子。老衲只是给你吃了一点成仙的妙药而已!”恶儿郎又故作得道高僧模样,双掌合什道:“阿弥陀佛,女施主不用过于感激,渡化世人乃是我佛家之责,就让老衲舍却这红尘皮囊来渡化施主苦难吧!”

        “啊……”幽香的春潮浸透了王妃衣裙。羞怒怨恨让美妇人力量大增,玉手在桌案上猛力划过,杂物纷飞之中顺手抄起茶壶向老和尚猛砸而去。

        “啪!”可惜养尊处优地大家夫人即使用尽全力也是娇柔无比。晦善轻松自在的闪过了重物袭击,这一套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每个被弄进房间地女人基本都会来上一两下,过后就会像狗一样向他求欢了!

        “唔……怎么会这样?!”透心的酥麻让北静王妃坚贞的芳心为之破裂,唯美的梦幻之光悠然降临。美少妇只觉眼前一花,那恶心猥琐地淫僧就此在她眼中一变,变成了北静王正张开双臂等待她投怀送抱!

        “王爷!”王妃一声哀鸣呢喃出口,含糊不清的呼唤之中不由自主芳心大开,丰盈玉体携带无尽火热的激情向“北静王”扑去。

        “嘿、嘿……”梦想的时刻来临了!晦善见药性终于开始发作,不由喜上眉梢大展双臂,只等大美人儿上前撕裂自己的僧袍,然后就是极度舒畅地享受,如此美景让他只是想想就乐上了青天。

        “不对!他不是相公!”淫僧的笑声惊醒了王妃即将消散的理智,一向守礼的北静王可从没有过这般淫邪的笑声,柔媚少妇强自心神一凝,用最后的理智看清了眼前恶徒的真面目!

        天啦!自己肯定是中了春药了!北静王妃羞恼至极的心神更是惊恐无比,不待肆虐地欲火再次占据心神,听说过春药之可怕的美妇人把牙一咬,突然用尽全力向身侧墙壁撞去!

        “啊!”晦善对这状况可是初次遇见,山野村姑从未像这女人这般“可怕”过;猝不及防的老和尚施救不及,只得惊声尖叫大为心疼,眼看这极度美味的可口羔羊就要从此香消玉殒,怎不叫老恶棍为之大叹可惜?!

        “碰!”低沉的闷响之中异变突生,也不知是王妃得幸或不幸,一心求死的佳人上身前冲直撞而出,不料先前被她急怒下一把扫到地上的杂物却在这危急瞬间绊了王妃脚步一下,就是这轻轻的一绊,本已在药性下四肢发软的佳人再也坚持不住,柔媚娇躯猛然向下一沉,就此推金山、倒玉柱摔倒于地!

        “嘿、嘿……小娘子,看来是上天注定你要成为老衲的女人!”得意无比的老和尚急忙跨步上前以防美妇人再次撞墙自杀,老淫棍心中的欲火那是冲到了头顶,目注猎物丰盈起伏的娇躯更是为之沸腾。

        “唔……”王妃眼眸一热,绝望的泪水刹那间一涌而出,此刻的她连咬舌自尽的力量也没有了。

        “嗯!”荡人心魄的呻吟在室内火热流转,王妃再难忍受心中无尽的燥痒,难耐的娇躯在地上扭曲摆动,如若不是本性的坚贞以及与北静王的恩爱她早已投入了淫僧怀抱!

        “唔……天啦!谁来救救我?!”佳人芳心在绝望之中意念紊乱,关键时刻脑海自然浮现北静王面容,心房的呐喊更是强烈无比,怀着无限期盼道:“相公,快来救救你的妻子,她快被恶人污辱了!”

        “嘿、嘿……”可惜老天并未开眼,北静王没有从天而降,反而是淫僧蹲身出现在佳人,淫邪的挑逗道:“美人儿,是不是很难受,要不要老衲渡化于你!”

        “嗯!”可怕的春药剂量超大,摧残着王妃所有理智的防线,朦胧之中淫僧的面容变得俊郎帅气,连奸笑声也是充满了男性魅力,“滚,淫棍,你小心不得好死!”

        北静王妃的咒骂声虽然坚定,但语调却是沙哑低沉充满了磁力,丰盈玉体更在扭动中衣襟凌乱春光微泄,卷曲的双腿紧紧并在一起用力摩擦,不知不觉之中玉手也不受控制的在自己玉峰与幽谷这间一上一下的揉弄起来。

        “呀!”如此美景刺激之下,老淫棍根本没有半点抵抗之力,无尽欲火瞬间焚毁了他的戏谑之心,不顾一切撕去了自己的僧袍,连把猎物抱上床的时间也等不及了,发情的野兽嚎叫着向地上同样春情荡漾的绝代尤物大力扑去!

        万分危急瞬间,上天派下来的救星携带万丈光芒从天而降,在大美人在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她身旁,挺拔的英雄身影就此永生永世刻入了弱女子极度狂喜的心房之中,感激的热泪瞬间就将悲伤化成了唯美的水雾弥漫虚空!

        “嘶!”凌厉的劲气破空声尖厉无比,不可抵挡的巨大力量横穿而至,凌空飞扑的晦善只见一只充塞天地的脚板凭空突现自己面容之前!

        “轰!”猛烈的一脚下老和尚犹如风中打滚的垃圾般飞到了墙壁之上,砸出一个可爱的人形痕迹之后又重重的落到了地面上,淡淡尘土飞扬之中,连凶手也未看到的老和尚就此血溅五步横躺于地,一动不动不知生死!

        “唉!真没意思,一下子就玩完了!”宝二爷无聊的伸了伸懒腰,对于自己的侠义行为是大为兴奋,自鸣得意之中更是自得其乐得为自己鼓励加油,原来当英雄的滋味也不错!就是不知自己救下的是不是“美人”呢?!

        宝二爷搞定两个泼皮和尚之后潜力流转,通天神通立刻笼罩了整个大佛寺上下,寺中声响巨细无遗统统映入了他识海之中,就连地下三尺也未放过;而老和尚所谓的“撕破喉咙也没人听见”在他这儿当然就成了笑话一句!

        循直而至的宝二爷穿过小屋循声而至,刚刚穿过藏于地下的石壁就看见了老淫棍恶狗扑食的一幕。

        正义的化身、弱女的救星、人民的大英雄——宝二爷当然是义不容辞一个大脚丫子就甩到了晦善欲望升腾的丑恶嘴脸上!一时情急他并未看清地上女子就是他苦苦寻找的北静王妃,否则这一脚恐怕就不知筋折骨断了!

        “嗯!”未待宝二爷转身望向地上的可怜弱女子,一双柔若无骨的勾魂玉臂已然缠上了他的脖颈,火热旖旎的气息在醉人的幽香中撩起了宝二爷本性的狂放,让他多情的心海禁不住为之一荡!

        北静王妃身中的春药彻底发作了,失去神智的同时又在欲望涌动下力量大增,眼前突然出现的英雄则成了她捕食的猎物、救火的大水!嘿、嘿……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二十九章 色庙色僧做嫁衣(2)"><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