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三十一章 色庙色僧做嫁衣(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世事往往就是这般奇妙,有人相处多年也平淡如水不起波澜,但有人却能在偶然瞬间走入对方心房!从天而降光芒万丈的宝二爷就是在佳人最为危急一刻,在她无限期盼之中凭空突现,难怪自古至今“英雄救美”都是永不衰落的唯美桥段!

        “慢点,衣服,小心!”无限旖旎的激情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立刻灵欲交融,反而在宝二爷手忙脚乱中让偷看的夜风与明月为之发笑。

        语无伦次的话语之中,宝二爷不停的对抗着佳人乱来的玉手,他可不想二人的衣衫最后成为纷飞的碎片;可是失控的王妃却丝毫不领情面,粗暴的将他按倒云床之上,柔软的玉体压在阳刚之躯上,玉手是猛扯狂撕,誓要用狂风暴雨来搞定可怜的宝二爷!

        两相纠缠之下,费尽心力的宝二爷终于保全了二人衣物的完整,火热的肌肤相接就此似若洪潮一般掠夺了宝二爷神智,怀中赤裸的玉体丰盈起伏,酥胸翘臀白光耀眼,刺激的宝玉本性是疯狂大叫!

        男人就是男人,虽有着几许无奈、几许犹豫,但在激情来临的瞬间,所有的理智与委屈都在烈火中化为了灰烬,在欲望翻腾中得到了升华。

        王妃不可抵挡的攻势让宝二爷不得不大叹人类欲望的强大,纤柔娇美的绝色王妃刹那间力大无穷、身手敏捷,不待宝二爷反抗她已然倩影一闪,泰山压顶般跪坐猎物身上。

        在春药控制之下的成熟玉体早已情动如潮,不用宝二爷费半点力气美少妇就已是泥泞腻滑,热情大开!

        “噢!”俩人几乎同时一声满足的呻吟,触电般的酥麻与透心的舒爽同时刺进了宝二爷心海。

        “啊……嗯!”王妃极度的空虚刹那间换成了无比的充实与快意,醉人的快感如海如潮,惊涛拍岸之中最初的不适只是一闪而过。

        唔……虚幻宝玉哭泣了!想不到自己英明一世也有被女人强迫之时!

        “啊……”欲望地发泄少了心灵火花的撞击让美景大减,宝二爷此刻当然没有心思来细细品味这淡淡的遗憾,当王妃又一次在欢鸣中四肢发僵之时。

        火热时光已然过去了将近一个时辰。

        “呼!”身陷柔腻的宝二爷并未忘记自己神圣的使命,在暗自咒骂晦善下药过多的同时,他终于如释重负得呼出一口长气,佳人体内的欲火已经得以发泄,现在已到了他释放解药的关键瞬间,早已也早不得,晚也晚不成,这一神圣伟大的工作除了他宝二爷还真没人能如此轻易完成!

        春风吹,战鼓擂!

        宝玉终于从被动中展开了猛烈地反攻。在最为恰当的刹那突然打开了关口,亿万大军以无比威猛的气势汹涌如潮,宝二爷特有的印记又插入了一片全新的领土!

        “轰!”天雷勾动地火,一切都在这瞬间达至完美;宝玉与王妃同时只觉脑海一遮,如受雷击般一片空白,惊声巨响过后云床之上得巨响与狂动顷刻间消散不见!

        静——死寂般的静!一对欢情的男女在极乐中由动化为静彼此紧紧搂抱在一起,发僵的四肢在透心地酥麻沸腾之下,世间万物都在这刹那再无半点意义。二人脑海之中只余下了那瞬间唯美的快感刺激!

        一场香艳的危机就此过去,付出庞大代价地北静王妃终于脱离了欲望的控制,怔怔出神的美少妇片刻之后眼帘微颤。眼看迷离与朦胧就要消失,清醒与理智回归之后不知会带来什么,是狂风暴雨,还是哀愁悲伤?!

        理所当然的两种结果都未出现,超人的不凡宝二爷在佳人即将清醒的刹那,以他无上地力量改变了结局。

        “啊!”依然龙精虎猛的小宝玉突然蛟龙入海天翻地覆。在这特殊的时刻没有任何话语能比实际的行动更能融化端庄王妃求死地决心!

        千言万语尽皆融入了狂野与温柔交织的抚弄之中,轻易掀起了美少妇还未平复的滔天情潮,又一场发自人类本能的风雨降临了!

        “嗯……”王妃四肢舒爽美眸醉人,已被宝二爷闯入地心房对这男人的气息已不再陌生。微妙的变化——仅仅是这意念微小的变化,但却让软绵的云床镀上了唯美的光晕!

        发自心灵的震荡急剧起伏,两颗相隔的心灵彼此在情海相遇,天意的摩擦更是让火花四溅。层层消融的心灵墙壁消失得一刻,就是两个人儿灵欲交融的激情瞬间!

        “唔……”北静王妃檀口时开时闭,矛盾的心绪在时热时冷之中不知所措,而宝二爷——霸道的家伙并未给她多余思考的机会,趁着细微的缝隙狠狠的钻进了朱唇,二人火热的气息就在两舌缠绵相依相偎中彻底交融!

        不同于先前迷乱时的疯狂索取,此刻的爱吻虽然和风细雨,但却能真正印入俩人心田深处,同时还奏响了王妃深藏的美丽心弦,一曲无声的天籁之音在俩人心间流转,在双唇红舌搭建的桥梁间更是激荡往返,悄然升华!

        在这特殊的时空里,在天意的种种巧合之下,所有不可能都变成了可能,不合理也成为了高山流水般自然而然;如果一日之前,任凭宝二爷打破脑袋也不会相信绝美王妃会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娇啼醉人!

        “啊……”王妃虽早已嫁作人妇,但却从未享受过这般让人飞上青天的至极快感,逐渐敞开的情怀更是暗自思忖,原来夫妻之事还可这般、那样……

        唔,羞死人了,不过这滋味真的是让人回味无穷、魂消魄荡!

        绵长的春雨和风习习,抛却狂野的柔情同样醉人,王妃高贵的仪态在云床之上更加勾起了宝二爷情兴,聪明的家伙终于以肢体为语言说服了佳人芳心!

        激情的翻腾在两具完美身躯的纠缠之中达至了颠峰,在宝二爷“动之法门”的摆弄之下,“神之极乐”的降临终于让王妃在超高潮之中彻底昏厥过去!

        “呀!”火热地吼声冲口而出,宝二爷这一次得爆发那是威力无穷,触电般快感透心流转!

        风停影止,无边春色缓缓落幕。月华如水将温馨的银辉洒在了随风漂移的云床之上!

        柔媚王妃面带满足的微笑沉沉睡去,风雨爱痕驱散了眉间最后一丝幽怨,这一场出乎意料的危机此刻才得以真正过去!

        宝二爷先前的云雨之欢只是消除了侵入王妃体内的可怕春药,而二次欢爱治愈得则是佳人裂痕斑驳的心田;无尽心伤只能用万千情丝来弥补,温暖热流所到之处犹如春风拂面,又如水注沟壑,心灵之伤在宝二爷这奇妙的“心药”

        充盈下悄然为之愈合,虽留下了一时不能抹杀地疤痕,但却成功的让佳人走出了死亡的阴影。脱离了死神的怀抱!

        “唉!”不满的叹息声被强自压在了唇舌之间,敲了大半夜木鱼的觉明已是满脸不耐,急噪的眼神更是长久凝视着密道入口,只盼师父早点前来换下自己,让自己也享受一下大家美人儿的绝妙滋味儿!

        “吱!”细微地机栝声让假和尚是禁不住喜形于色,师父玩累了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辛苦。嘿、嘿……这下有福了!

        “啊!”半声惊叫冲口而出,泥塑木雕般的觉明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得望着宝二爷抱着佳人出现在眼前。巨大地恐惧让他下意识双膝一软就欲跪地求饶,可是此刻方自发觉别说是跪拜了,他已然连手指也难以移动分毫!

        “轰!”低沉的闷响声中。佛门败类步上了他师父后尘,共赴黄泉的师徒二人只有到地狱去勾兑牛头马面了!

        “咚、咚……”停顿片刻的木鱼声再次响起,房门外轮班伺立的丫鬟婆子正值昏昏欲睡之时,对于这细微得变化根本是毫无所知!

        “喔、喔……”公鸡长鸣声迎来了曙光突现,光明重回大地,黑暗消散无踪!

        王府香车离去不久。惊人的消息如同长上翅膀很快就传遍了京城内外——香火鼎盛地大佛寺一夜之间僧去庙空,只留下了几个烧火打柴的可怜和尚,真正应了那句俗话,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至于一干高僧的生死是种种流言纷纷四起。最为让信众欢呼得说法是大佛寺灵力大增,主持方丈一夜间得道高升,寺庙上下也为之鸡犬升天!

        哈、哈……这就是所谓的真相!

        磷磷车声悠然远去,仆从侍女紧随香车之后迤俪而行。蜿蜒地山道九曲盘旋,时隐时现不仅带走了王妃倩影,同时还勾走了山顶眺望的宝二爷心魂!

        郁郁葱葱的百年古树参天而立,随风摇动的树梢之颠此刻却多出了一道挺拔地身影,高空的气流劲风激荡,飘飞的黑发与呼呼作响的衣袂向后飞扬;宝二爷随着柔软树梢一起晃动的身形没有半点突兀的感觉,飘逸如仙气息怡然,浑然融入了天地自然之中。

        “唉!”低沉的叹息声隐含一缕苦涩的失落,宝玉目送佳人离去的平静面容下却是心海翻腾,抑制不住的思绪悄然回到了与温柔王妃分别前一刻!

        “姐姐,跟我回红楼别府吧,我有办法让你在这庙里自然失踪;反正这些淫僧也是十恶不赦,让他们多一项罪名也不会有什么!”宝玉双手紧握王妃手掌,发自真心的凝望佳人双眸!

        “不,宝玉,我们不能这样!”绝色王妃眼中闪现一缕意动,但仅仅是刹那而已,回复理智的美少妇悄然抽回了双手,玉脸透出强烈的坚定,“昨夜的事儿是天意,我不怪你,只怪姐姐我命该如此,但我们不能一错再错,我会把这事儿忘记得!”

        “宝玉!宝兄弟!”见关系突变的男子脸带不愿似欲开口相逼,芳心紊乱的王妃抢先出声哀求道:“就当我求求你,忘掉昨儿个发生的一切,好吗?我求求你啦!”

        佳人眼底的无助与哀求让宝二爷霸道的话语生生卡在了咽喉之间,在王妃久久不变的哀愁气息弥漫之下,无可奈何的家伙只得做出了让步,挺拔的身影不复先前的气势不凡,意兴黯然的点头道:“好吧,我听你地!不过……”

        话锋突然一变,宝二爷铿锵有力的话语亮出了最后的底限。“不过如果王爷因此对你不好,我一定会把你抢出王府,不管你同不同意!”

        “你……”王妃的心房为之一跳,羞涩、岔怒、喜悦、怨怼……千滋百味都在这刹那一涌而现,道不清、说不明的佳人是无言以对,片刻之后神色一沉,凝重无比柔声低叹道:“唉!王爷是不会知道这事儿的,无论如何我都会尽量忘记昨夜发生了什么;你也一样,你答应过我的!”

        话音未落。北静王妃坚定的娇躯转身而去,根本不给宝玉再次开口的机会,“我走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冷肃地春风没有温暖的味道,心中发堵的宝二爷任凭清晨的寒流如何透过重衫吹进心房,他依然是不言不动,静立树梢的身形仿似化作亘古已存的山石,没有丝毫变化。

        “唉!”又一声悠长的叹息。载着佳人的香车终于下山而去,一个无情地转折之后更是彻底走出了他的视野,面容微变的家伙良久之后方自飞身而去。萧瑟地气息让欢快的春风难以靠近!

        就在宝二爷哀声叹息的同一瞬间,两滴清泪也同时划过王妃脸颊飘洒虚空,浓郁的悲伤终于彻底打破了佳人故作冷漠的面具,更深深的融化了她平静地生活,让人刻骨铭心的激情虽可抑制,但又怎能抹去?!

        “啊!糟了!”所有的忧郁难受都在这一声惊叫中消失无踪。洒脱不凡的宝二爷忍不住以手击额后悔不迭,与王妃一番情事纠葛他却把正事忘了个一干二净,“我好要她帮忙进宫为皇后治病呢!”

        怎么办?王妃不要自己再去找她!宝二爷浓浓地苦笑浮上了嘴角,想不到一番努力付之东流。花没栽成,柳倒成荫了,呵、呵……天意真是难料!

        “天意公主、小宝玉儿,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呀?!”没心没肺的家伙终于想起了小公主。真有点“无事夏迎春,有事钟无艳”的味道!当然我们的小公主绝不是丑女,只不过过于刁蛮、任性、不讲理了一点!

        激荡地风浪在悠然时光中回复了平静,宝二爷终于从稻香村搬回了怡红院,相比三个被禁闭已久的小家伙欢天喜地,功成身退的宝二爷却是十分郁闷,大有过河拆桥的无限感慨!

        不仅李纨没有让他得偿夙愿,就连柳氏母女不知是否受到威胁也是拒不纳客,而关系复杂的尤氏则整日躲入了李纨闺房,不给他接近或者解释的机会!

        至于凤辣子凤姐姐,那当然是只有一个字——辣,辣得宝二爷是十足的脚软耳软;心中挚爱可是余怒未消,虽没有当众翻脸,但宝二爷在她狠辣的美眸瞪视之下连爬上佳人之床的念头也不甘生出。

        唉!可怜的宝二爷虽身处花丛,名花环绕,但万般可怜得只剩下了唯一的去处,好在还有可爱的巧姐儿对自己依然是巧笑倩兮,依恋不已!

        宝二爷最为可怜的一刻发生了。

        当夜幕深重圆月高挂之时,心中一片燥热的家伙终于成功的钻入了巧姐儿被窝,小丫头果然春光大泄半裸诱惑在等待于他,可惜小美人儿身旁此刻却多了一位大美人儿!

        同样仅着肚兜的凤姐自是艳光无双,可惜怒火熊熊的双目却抹杀了所有的绮丽风光;哼!这大色狼竟还敢半夜偷香,偷的还是自己年幼的女儿!

        “碰!”娇嗔声还未冲口而出,佳人迅疾的玉腿已然狠狠的一脚揣了出去,经受改造的身手果然厉害,宝二爷还未从震惊与羞赫中回复正常,就已被绝代佳人一脚踢下了床!

        太过份了!虚幻宝玉无比激昂扬声而现,手指老大鼻尖狠命激将道:“反了,简直是反了!怎么能这样没用?!你是个男人就马上搞定她!”

        “呀!”大受刺激的家伙果然一跃而起,凌空飞扑直冲而上,强大的气势是威猛无敌不可抵挡!

        “呼!”被褥突然被凤姐主动掀开,一对半裸母女的绝代艳色足以勾掉世间所有男子的心神,再加上低沉动人的呢喃话语更是风情万种,“宝玉,好哥哥——”

        拉长的声调果然天下无敌,宝二爷挨打的怒火“蹭”得一下就此完全转换成了无边欲火,磅礴的气势当然也在情火肆虐下被一举焚毁!

        “砰!”又是一脚天外飞仙,凌空翻滚的宝二爷终于从失神中回复过来。

        暗自悲叹,“唔!女人果然是不可以得罪地!”

        “咯、咯……”银铃般的笑声清脆悦耳,小小少女活泼的玉容映衬母亲的成熟之美更是锦上添花、魅力无穷,“坏二叔,人家还等着你上药呢!”

        汗……这个小妖精!豆大的冷汗滚落而出,刚刚爬起身形的宝二爷见凤姐姐眼底怒火更是猛烈,不由暗地里白了小丫头一眼,在这关键时刻小丫头这样说分明就是不怀好意!

        “嘻、嘻……”凤辣子的笑声让宝二爷不寒而悚,怒极而笑的佳人玉手勾魂妩媚万千道:“你过来呀。姐姐我也想让你上药,你不是最会这样诱骗小姑娘吗?来呀!快过来呀!”

        “呵、呵……”傻笑不断的家伙此刻可不敢投身危险地带,双足下意识向房门退去,欲火还是及不上小命重要地,以凤姐姐如今状况,他毫不相信对方会将自己撕成碎片,然后统统吃进肚里去!

        “贾——宝——玉!”一声娇斥让门窗为之发抖,河东狮的正牌狮子吼果然声震长空、威力无穷!未待宝二爷逃出房门之外。泼辣的美凤姐已然半裸着飞扑而上,粉臀玉腿注入了所有的不满与怒火,围绕宝二爷展开了密集的打击!

        “二叔。加油!二叔……”惟恐天下不乱的小丫头在床榻上欢呼跳跃,小拳头紧握着胡乱挥舞,不停为委屈挨打的坏二叔鼓劲儿加油,大声吆喝他奋起反抗!

        “哎哟——姐姐……痛!”面对发怒的母亲,动了人家女儿地宝二爷当然是心中发虚,更不会对心中最爱还以武力。就连逃跑也不好意思,还是老老实实挨顿打吧,否则这事儿怎么能完?!

        念及此处的家伙只得在原地团团打转,处处受制的双手只是拔挡着佳人砸向要害地重击。至于皮粗肉粗的地方当然就是凤辣子发气的地方了!

        “呼!”身娇肉贵的辣凤姐还是生平首次如此用力的捶打,良久之后不免娇喘吁吁、手足发软,被打得还是生龙活虎,打人得反而疲累不堪了!

        “母亲。不要停,加油!”小丫头见状急忙枪口一转,话锋一变又为开始减慢动作的母亲鼓起劲儿来,不把事情闹大小姑娘看来是不会罢休!

        “小妖精,小妖精……”眼见凤姐姐又是力量大增,满脸苦色地宝二爷心中那个恨啦!

        一鼓作气,二而哀,三而歇!凤姐的打击虽片刻间回光返照生猛有力,但也只是从二鼓向三鼓过渡而已,在爱郎冤家的老实挨打与软语低头之中,绝美佳人心房的怨怠终于缓缓散去,谁叫她不能真正地恨上大坏蛋呢?!

        “呀——”精明宝玉一眼看穿了凤姐拳脚表达的爱意,心弦放松的家伙喜色还未浮上眼眸,捣乱的小丫头已然夸张地扑了出来,纤细娇躯在丰盈玉体之旁围着坏二叔团团打转,母女二人就此联手之下威力大增!

        “唔!好你个小丫头!我忍不可忍了!”处境再次变得不妙,不凡的宝二爷绝顶聪明的脑海准确的把握住了绝妙的时机,从凤姐嬉戏的眼眸他知道危机已经过去,面对小丫头嚣张的气焰他自不会再予容让,反击——开始了!

        “啊!”在小丫头半是兴奋半是慌张的惊叫声中,束手待毙的宝二爷身形一展,与母女花紧密的纠缠在了一起。

        战鼓声咚咚大作,战况之激烈非凡人可以想象!厚实紧密的门窗隔断了自然春风的偷窥,门内的激战声变化不断,时而春雨绵绵润物无声,时而珠滚玉盘清脆欢畅,时而雨连芭蕉密集疯狂,最后是金戈铁马狂风暴雨,气势凶猛一时无俩!

        “呀——!”尖利的“惨”叫声中一场最为惨厉的激战嘎然而止,从狂热的动化为了温馨的静!只听声响不见画面的战争让春风是急得团团乱转、浮想联翩!

        不知是宝二爷伤重难行,还是凤姐母女联盟大败特败,总之入侵者一夜也未走出房门半步,不过从清晨偷溜而出的宝二爷那志得意满神采飞扬之中,守了一夜的风儿还是猜到了几分!

        “尤太太,你真的要回宁国府去吗?不如再多待一阵看看吧!”宝二爷搬回怡红院不久,心绪烦乱的尤氏也向李纨提出了告辞,心思细密的李纨心中总有一缕不妥,但却找不出破绽何在。

        “诶!二丫头昨儿叫人送信来说一切安好,看样子贾珍还蒙在鼓里,”尤氏心念尤二姐脸上的神色自然透出浓浓的担忧,“无论如何我还是要呆在二丫头身边才安心,纨大妹子你放心吧,我回去也是想劝说二丫头与大丫头尽快想法脱离虎口!”

        “那你一切小心,有事儿立刻派人告知于我,我会立刻找宝玉这家伙想法子的!”温柔李纨看来也知道了意中人所作所为,以她温柔的本性竟然也对宝二爷是颇多埋怨。唉!可怜的宝二爷一时糊涂冲动下不料竟犯了众怒。

        “嗯!”尤氏这心绪复杂的“受害者”听及“凶手”之名,那是玉脸羞红、双眸似水,分明是羞大于恼、喜大于怒!

        轻便软轿在丫鬟陪同下自侧门进入了宁国府,尤氏行踪虽然低调小心,但依然还是没有逃过早有布置的线人耳目!

        “老爷,老爷……”宁国府管家兴冲冲的跑入了贾珍书房,已被主子多日训斥的家伙恭腰驼背道:“老爷,你老等的人回来了!嘿、嘿……”

        奸笑不断的管家显然也是贾珍心腹,对于主子的勾当也是明了于心,看他那猥琐的模样,显然也沾了许多好处!难怪坊间传言:宁国府乃是肮脏之地,除了门口一对石狮子是干净得外,就再也找不出干净得东西儿了!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三十一章 色庙色僧做嫁衣(4)"><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