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三十三章 再入皇宫观风月(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危急瞬间,千钧一发之际,就在旁观众人齐声惊叫之时,眼看顾大的鞭花盘旋飞舞套向了袭人娇躯,让一干凡夫俗子震撼当场、顶礼膜拜的异变横空而现!

        只见一道五彩霞光于袭人腰畔凭空而生,柔和但强大的力量瞬间密集成网横挡二人身处空间,紧接着如有灵性般“呼”的一声扑天盖地向小公主迎面飞扑而来!

        “啊!”天意一声惊叫淹没在了美丽光华之中,神奇的力量就连妖魔鬼怪也要束手就擒,更别说她这一小小凡人了!如若不是经过神石之力得改造,不能动弹的小公主至少也要重伤半死,决不会是如今简单得泥塑木雕、花容失色!

        “哇、哇、哇……”无穷无尽的疑问有如千丝万缕强行扯大了众人双目,极度震撼一片空白的脑海只剩下唯一意念,什么时候袭人姑娘竟然变得这般厉害了?!难道二爷身边全是高手不成?!好可怕——这还算是人的力量吗?!

        动也不动就将一人一马齐齐禁锢,那狂奔的骏马此刻可仍然四蹄凌空未沾大地,这究竟是什么样得本领呀?!

        呵、呵……不错,效果不还不错!宝二爷其实早已到来,他隐身暗处为得就是要看看五彩玉带威力如何,见刁蛮公主如今那可怜的模样,宝二爷这下是心怀大开满意无比!

        游戏应该结束了!意念一转宝玉身化狂风呼啸而去,匪夷所思的速度让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刺客与袭人姑娘都已芳踪渺然,只留下恢复正常的马儿在那儿好奇的团团乱转,寻找凭空失踪的主人!

        “各回各位,把跟采的两个少女带到怡红院来!”宝二爷清朗的话语在众人耳边回荡,平静威严的语调将一场混乱轻易平复,恍然大悟的红楼护卫更是暗自咂舌,真不愧是男人中的男人,竟然还有两位美丽少女随后跟来!二爷真是他们地偶像呀!

        “啪!”恶人自有恶人磨,适才还嚣张刁蛮的小公主此刻却被迫横躺宝二爷大腿之上。在众女强忍笑意的注视下宝二爷无情的巴掌是又响又亮,打得小公主香臀火辣辣得疼,可天意就是怪,臭小子如此一掌反倒将她的骄傲彻底打碎,不仅不恼反而还像小猫般偎入了他的怀抱!

        “啪……还闹不闹?!”宝玉跨步走入了卧房大门,但掌击少女俏臀的大手却没有丝毫停顿,更故作凶狠斥责质问,不过逐渐沙哑低沉的语调却将所有的威严驱散一空,无尽地暧昧换之而起!

        “袭人姐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麝月少女心性好奇不已,娇憨玉脸望着虚掩的房门充满了疑惑,下意识的脚步就向房里行去!

        “麝月,你想自投罗网不成?!”好心的秋纹一把拉住了老实麝月的胳膊,紧接着附耳调侃道:“是不是昨夜大坏蛋没让你满意?!”

        “嘻、嘻……”玉钏儿与鸳鸯几乎同声掩唇而笑,心直口快的玉钏儿至今也改不了让宝二爷兴奋的称呼,“坏姐夫昨夜好像缠的最多得就是麝月吧,想不到麝月还敢进去。真有勇气!厉害!”

        “嘘!”鸳鸯雕塑般精美地玉容冷漠不再,冰霜容颜暖意流转,非但没有突兀与不和谐之感。反而让自强少女魅力大增,她比了个小声的手势道:“小心,要是让里边的坏家伙听到咱们又要遭难了,我可不想一天都下不了床!”

        “好了,别再取笑麝月了!”一向是大姐头地袭人终于出面化解了麝月脸上浓密的红云,温柔佳人将最为老实的麝月抱在怀中柔声安慰了几句。随即心神一颤,犹带惊惧得将适才危险一幕说了出来,末了脸带疑惑脱口道:“真是怪了!怎么会无缘无故冒出一道五彩光华来?难道有神仙相助不成?”

        “咯、咯……”清脆的娇笑声中凤姐、平儿带着巧姐儿走入了院门,聪慧平儿与袭人感情本就甚好。如今更是亲如姐妹,从凤姐口中许多内情的美少妇笑颜如花给一干姐妹解开了疑窦,“是神仙相助,不过这神仙却是你腰间的玉带!”

        “啊!原来宝玉说得都是真地!”众女闻言齐皆低头望向自己腰间。而巧姐儿更是夸张,欢呼着冲进了房间扬声道:“二叔,我要向你挑战,看我宝贝的厉害!”

        “巧……”袭人诸女劝阻不及,只得眼瞅着小丫头冲入了虎口,要她们同样进入虎穴救人,她们可不敢,即使有这英勇之心,但酸软的娇躯也没有这英勇之力!

        “呀——”惨叫声让众女为之愕然当场,大出意料得竟是宝二爷惊惧之音,“不要啊……两个小祖宗,放过我吧!”

        凄厉的地哀嚎虽有九分床弟之间的火热,但却隐隐透出了宝二爷心底一分无奈头疼,巧姐儿还是与小公主碰上头见上面了,他最为担心的灾难终于发生了!

        一加一远大于二!深明此中道理的宝二爷心中那个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小鹿乱撞……有什么比一个小魔女更可怕?!当然是两个小魔女地组合了!

        唔……这日子怎么过呀,要是莫明离开京城的湘云再加入的话,那宝二爷这怨男恐怕就真得要泪流成河了!

        风流不是罪,但风流得连老天也吃醋的话,那宝二爷的好日子会好过吗?!

        屋内乒乒乓乓响成一片,一道房门隔绝了内里凶猛的硝烟;俩个小丫头在房中制造灾难,而房外众女则是犹然微笑,最后干脆聚在一起摆桌子、搬凳子,马吊欢快得打起来,家常轻松的聊起来,总之是对宝二爷的求救声置若罔闻,反而还有意无意得堵住了虚掩的房门。

        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寄!咱们华夏的老祖宗就是聪明,早在几千年前就将所谓的相对论看得通透无比。受尽苦楚的宝二爷最后当然还是享受了天大的乐趣,聪明的两大魔女深明钓鱼之理,不给点好处怎么继续欺压臭小子呢?!

        床第嬉戏无所顾忌,一切对于宝二爷来说开心为大;诸女对他风流本性也是又恨又爱,更加无可奈何。除了咬牙切齿想出一些功效不大的法子之外,根本拿不出根治之法。

        而最大的收获应该就是乐上了天地巧姐儿与小天意,未到一日二女就已好得蜜里调油、形影不离,就连称呼也变成了二姐、三妹,至于谁是大姐哪还用说,当然是还未现身的大魔女湘云了!

        眼见不妙的宝二爷当然不能坐以待毙,本想多呆几日的懒散家伙变得无比勤快,第二日一早就强自拖着小公主向皇宫行去,任凭睡眼朦胧娇躯酸软的天意如何吵闹也不答应。看得后面同样承受了恩宠的天长、地久是哭笑不得!

        皇宫——可爱的皇宫!大色狼又来了!

        宝二爷的离去虽然低调,但还是没有逃过有心人的注视。

        “哈、哈……”面容狰狞地贾珍纵声狂笑,不克自制的大手虚挥,无形火焰环绕升腾的身躯更在书房内走来走去,隐含彻骨恨意的话语强自压抑在了身周范围,“贱人,现在看还有谁能救你们?!老子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嘿、嘿……明儿就是元妃丧礼期满,真是天赐时机!贾珍意念一转寻思到时老太太、王夫人、贾赦等一干主子都要到宗族陵墓送殡。自己虽然也必须到场,但妥善安排必是天衣无缝,留在宁国府的尤氏母女还不是自己板上鱼肉。任由宰割!

        “来人啦!”老禽兽眼中火花迸射,急不可耐扬声将心腹管家贾芹叫到了面前,“我叫你准备的事儿办得如何?”

        贾芹也是贾家旁系子弟,向来对珍大老爷是忠心不二,与主子一丘之貉的家伙知道又有好事到来了,不由兴奋的恭身回应道:“回老爷。小地已在下人里精心挑选了十个魁梧汉子,全是忠心老爷的亲近之人,不会泄露半点风声;而且专门贩卖妓女的商人小地也联系好了,只等老爷你玩厌后一声令下。

        保证能将那几个贱人卖到边塞苦寒之地终身为妓!”

        “嘿、嘿……干得好!”贾珍满意的笑容犹如野兽般凶残,情不自禁喃喃自语道:“让几个贱人也尝尝被轮奸的滋味!”

        话语微顿,老禽兽得意一笑,手指身旁案几上红绸覆盖的托盘道:“你把这盘黄金亲自给那几个贱人送去。就说要入夏了,我这作女婿的孝敬一点衣衫钱!”

        “小的明白!”贾芹对主子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明儿就要下毒手了,今儿还要给猎物送上美食,真不愧是老道高明地猎手!

        宝二爷刚刚纵马骑出府门脑海突然为之一颤,一缕浓浓的幽怨传入了他玄异的心房,万千幽丝盘旋往复,洒下一腔悲凉后以玄异的轨迹悠然变化,片刻间迎春含悲带怨地妩媚玉容映入了宝二爷脑海。

        自丝萝有梦、乔木得托之后,迎春与宝玉为了避忌他人猜疑反而不似原来般来往亲密;石钰这“第三者”可是害苦了二人,妩媚少女见意中人整日在眼前晃悠,自己却不能扑入他的怀抱两情缠绵,此中苦味岂是局外人能够感受!

        迎春与众姐妹一起送宝玉出门之后独自一人率先离去,行至幽深花径自是双眸红润,想及袭人诸女终日与爱郎欢笑嬉戏,就连小公主也敢冲入府中前来抢人,可自己这近水楼台却未能先得月,正式名份反而还要躲躲藏藏,怎不让妩媚少女两汪清泉顺流而下,划过悲凉虚空洒落哀怨花瓣之上?!

        “吁!”心心相印的宝二爷感同身受意念微变,突然手腕一紧收缰止住了骏马狂奔之势。

        “臭小子,你干什么?!吓了人家好大一跳!”趴伏爱郎怀中的小公主昨夜几经风雨自是疲累不堪,不料马儿突然人立而起,虽在安全怀抱没有半点损伤,但正在美梦中休息备战地小公主却难美梦不在!

        “我有事回去一趟,你们先行在皇宫大门等我!”宝玉挺拔的身形动作敏捷,微微一晃弃蹬下马,柔和的双目环扫小公主与天长、地久,平静的话语却透出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仪!

        “嗯!”小公主虽满心不愿,但在臭小子突变的气息下却是乖巧得像羊羔一般,玉首一点没有多言带着俩女缓行而去。不过恋恋不舍的目光却是望了又望。

        天意虽从小养成了刁蛮之气,但却不是骄横愚笨之人,灵秀天生的少女深明什么时候该撒娇使性,什么时候需要乖巧听话!连这本事也没有,她又怎能讨得太皇太后欢心?!而且闹得宫中内外也是又爱又恨、又哭又笑,却始终不能真正生她的气!

        亘古已存但却无形无影地风儿带着如海深情飞向了幽怨起源之处,涟漪的波纹悄然间笼罩了迎春身处的空间。

        悲凉的虚空变得旖旎火热,哀怨的花瓣迎风轻颤,散发出缕缕醉人馨香弥漫了少女心海。玄异的感应让迎春完美的玉体猛然一颤,浓浓的悲伤没有道理地消散一空。

        “唔……”泪花依然在滚动,但此刻已是欢喜的热泪,妩媚迎春身周虽是空空一片不见人影,但少女却莫明得知道心中人儿到来了,自己地意中人到来了!

        女人的直觉果然神奇,对于爱人的感应更是神乎其神,不可思议!一双有力的大手凭空突现挽上了迎春柔若无骨的腻滑细腰。温暖的气息透过柔情的掌心抚平了少女起伏的情海。

        迎春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谁人,天生妩媚地丰润娇躯瞬间失去了支撑,轻柔缓慢得偎入了爱郎怀抱。一双玉手颤抖着抚上了宝玉手背,两颗心灵就似相握的双手般紧紧缠在了一起!

        挺拔身形与柔媚倩影静静相拥而立,阳刚与阴柔在朝阳的光辉映照下达至了完美地瞬间,动人的真情仿似缓缓流淌的美酒,时光越长越是醇香醉人!

        宝玉与迎春这一对有情人儿谁也不愿开口打破这静谧空间,二人仰望朝阳的面容不约而同荡漾幸福微笑。千言万语不需通过唇舌的帮助,心与心玄异得共鸣早已让少女心房充盈了如蜜般甜丝丝得真情!

        动人的时光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已是天荒地老,也许只是眨眼瞬间。当少女在爱河游弋再无半丝幽怨之时,宝二爷大手一紧,就此划破虚空带着二姐姐一起凭空消失。

        他没有说到哪儿去,迎春也没有问爱人弟弟要干什么。远比血脉相连更为亲密无间地男女之爱早已在有情人儿之间建立了无形的桥梁,全心全神的信任是那般的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气势凌人,巍峨宏大地皇宫大门,小公主早有准备的专用鸾驾——疯狂香车缓缓走过了太监眼目,一干守门太监与侍卫别说是检查了,就连正眼也不敢多看,这可是天公主的马车谁敢检查?!

        当马车完全驶入皇宫瞬间,一股莫明的振奋席卷而来,心神激昂地宝二爷禁不住大手一紧,一左一右紧拥入怀的迎春与天意不由诧异得望了望奇怪的家伙,芳心更是浮想连篇,这家伙怎么突然这般高兴?!难道……哼!坏东西!

        透过丝丝帘缝宝二爷心神飞逸而出,他如此失态倒不完全是因色心大动,更多的是因为一旦走进这天下权力之地,千百年来累积的皇权之气就不由自主刺激到了他男人天生的热血、不屈的斗心!

        这天地之间没有什么东西能压制他宝二爷,神不行、鬼不通、妖不够、魔不足,至于这所谓的皇帝老儿——更是一个屁而已!

        豪迈的情怀激荡汹涌,宝二爷无赖的本性也掺上一脚大为热闹;虚幻宝玉恭身哈腰凭空突现,一脸邪邪的坏笑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我‘小宝子’又回来了!嘿、嘿……”

        “啊!救命啦——有鬼呀!”凄厉的惨叫声让夜空为之发抖,高挂的圆月也害怕得躲入了厚厚云层之中。

        披头散发的鲍二跌跌撞撞冲出了房门,发疯般向前方狂奔,;仅着中衣的他无数次摔倒中早已污浊不堪,哪有半点链二爷身边大红人的得意风采?!

        “救命啦……救命……”尖利的吼声奇怪得竟没有惊动贾家任何人,除了天生有着敏锐本能的鸟雀鼠蚁四散躲避外,贾家上下人等依然是酣睡悠然,无惊无惧。

        “嘶、嘶……”隐约的声响紧随鲍二身后,颈项间吹来的阵阵冷气更是让他魂飞魄散,眼前往日熟悉的一草一木此刻无不变成了幢幢鬼影,自四面八方向自己吞噬而来!

        “饶……命啦!鬼爷爷、鬼祖宗饶命啦!”惊魂欲裂的鲍二一个跟斗栽倒在地,浑身发抖再也爬不起来。面色铁青的他双目紧闭大声求饶,只盼饿鬼大发善心留下自己地小命!

        “鲍……二……跟……我……走……吧!”幽长的声调阴森诡异,飞舞半空白裙垂地的鬼魂凭空出现,绿脸红舌、血盆大口缓缓向鲍二扑来,“你、死、期、到、啦!”

        “鬼、鬼、鬼……鬼呀!”幸运的鲍二今夜虽已不是第一次见到世人心底的噩梦,但深植脑海的恐惧还是让他在双目极度放大的一刻惊声哀嚎起来。

        “嘎、嘎……”这厉鬼也颇是可恨,偏偏不一下子弄死他,反而阴森森的给了猎物一线希望,“跑呀。只要你能跑到贾链房中我就饶你一命!”

        贾链?!链二爷!魂惊神乱的鲍二极度惊惧下一时反应不及,微微一愣方自想起主子来,原来链二爷就是自己地救星!

        “呼!”凌厉的劲风狂刮而过,连爬带滚的鲍二猛然翻身而起,求生的希望让他潜力大发,整个意念都锁定了贾链这唯一目标,“二爷,我来了!”

        “嘎、嘎……”凌空飞舞的厉鬼现出了原形。鲍二媳妇双目闪动妖异绿光,一缕冷笑在嘴角呈现,随即身形一晃再次消失无踪!

        “二爷、二爷……咣!”巨响声中鲍二力量大增。一肩撞开房门直接扑入了贾链卧房。

        “什么人?!”正搂着侍妾入睡的贾链从美梦中惊醒,先是本能的吓得面色苍白,随即看清是鲍二后不由羞怒交加,甩手就是一耳光扇了上去,“狗奴才,大半夜你鬼叫什么?!”

        “鬼、鬼……”鲍二嘴角急剧颤抖。此刻的他可谓是听到鬼字就过敏,结结巴巴返身手指门外却说不出话来。

        “啪!”贾链好梦被扰自是大不舒畅,又见下人这般蠢样更是怒不可遏,一脸骄横得又给了鲍二一耳光。“废物!”

        “啊!”主子这一耳光反而扇去了鲍二人心中几许恐惧,感激涕零地家伙双膝一软趴伏于地急声求救道:“二爷救命,二爷救命,有鬼。有鬼!”

        贾链下意识心中一紧,紧接着仔细瞪视了大开的房门外,只见夜风习习,偶有三两树枝随风摇动,哪来什么鬼怪!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三十三章 再入皇宫观风月(1)"><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