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三十九章 再入皇宫观风月(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啊!”惨叫声突然从太子书房传出,肚子痛如刀绞的小银子就此老老实实在床上躺了一个月,直到宝二爷彻底忘记了此事,他才又过上了与太子的“恩爱”生活。

        “咦?!”太子妃见小宝子痛苦的情状本想上前安慰,还未迈步就被从书房传出的惨叫声停住了脚步;盏茶光阴之后,得到准确消息的太子妃不由开怀大笑,如花绽放得对小太监道:“小宝子,你真是我的福星,今儿才进府就让我遇到这般好事;走,本太子妃给你好吃得!”

        “站住!”尖细的嗓音从后急追而来,小宝子还未回应太子妃话语就被小、金子发嗲的恶心话语又给弄得心情大坏!

        “望什么望?杂家说的就是你!”小金子在小太监面前可谓老气横秋,狐假虎威根本不把一旁的太子妃放在眼里,骄横的手指小宝子道:“从今儿起,你就代替小银子服侍太子!”

        “什么?!小宝子可是本太子妃的人,你凭什么在这儿指手划脚?!”太子妃气得浑身发抖,但上次的教训却让她不能怒火爆发,就连一干宫女太监见两个王爷“枕”边人如此吵闹他们也不敢表达任何意见。

        “回太子妃,这可是太子的意见,小人只是传达而已!”有太子这“爱人”撑腰,小金子对太子妃这“黄脸婆”是一点也不放在眼里,太子妃再大又怎能大过未来的皇帝?!

        “你……”不出所料,心有顾忌的李芷眼中泪水打转,天之骄女的她想不到贵为太子妃后反而会受太监的气,想来虽是荒谬绝伦,但事实却是如此让人不可思议!

        向娘家哭诉的她换回来得却是要她忍辱负重的要求,更要她用心讨好太子为家族换来更多的利益;而一向善良的皇后对此也无能为力,太子从小就不听她的话,长大以后更是连面也没有怎么见!况且皇后娘娘当年做太子妃时地景况也好不了多少,因此只得劝说李芷忍耐、再忍耐!

        “啪、啪……”连串的耳光煽得是风生水起。巨大的力量打得小金子面颊肿如猪头,瘦小的兔子身形似若风车打转,良久之后方自于头晕眼花之中跌倒于地。

        “啊!”剧烈的疼痛终于让小金子从迷糊中清醒,定睛一看竟然是那新来的小太监出手打自己,这下一向自以为是的小金子可不干了。

        “反了、反了……小杂种,竟敢打杂家!”大感耻辱的小金子用怒火支撑着自己翻身而起,尖厉的嗓音足以撕破虚空,“杂家要让太子砍你地……”

        “啪!”小金子话音未完,不料小宝子反手又是一耳光。外加狠狠一脚再次将他踢飞而去。

        “啊……来人啦!给我抓住他!”惨嚎声中小金子是一脸血痕密布,凄厉的吼声将猪头脸映照得分外狰狞。

        “谁敢?!本太子妃砍了他!”关键时刻李芷不假思索得站了出来,佳人芳心的思绪远比玉容更加震撼,小宝子那连串的耳光看得她是芳心大开、情怀震荡,即使用尽全心全神也不能回复平静,所有的委屈与怨怼都在耳光声中得到了抚慰。

        在这刹那,小宝子那瘦小的身影映入李芷心海竟是如此高大,高大得将她纯真的心灵天地也为之充塞、满足。没有一丝空隙!

        天啦!竟然有人为自己打抱不平!虽然只是一个不是男人的男人,但这不是男人地男人在李芷眼中、心中可比世间任何男人都更男人!

        女人心底深藏不易碰触的情弦被拨动了,在万千意念盘旋往复之下。太子妃只有唯一意念——无论如何她一定要保住小宝子,就是与太子翻脸也在所不惜,与李家期望背道而驰也义无返顾,最多事情闹大自己不做这劳什子太子妃就是了!

        在太子妃的厉声斥责之中,一干本想讨好小金子地太监急忙又缩了回去;可不是每个太监都有太子撑腰,他们也没有两个脑袋。还是老老实实看风头吧!

        “你……你……”这次轮到嘴角溢血的小金子气得兔身发抖了,半晌之后兔子太监只得恨声威胁道:“我这就告诉太子去,咱们走着瞧!”

        李芷闻言不怕反怒,对这狗仗人势的死兔子她是恨到家了;天真可爱的少女虽不明白太子与小金子那恶心的奸情。但却本能的将“金、银”当成了大仇人,芳心刹那升起了滔天怒火,朱唇一动就要厉声斥责。

        “碰!”太子妃恨声未出,小宝子又一次抢先毫不客气地给了地上的讨厌死兔子一脚。这一下可比先前厉害得多,踢得小金子是五内翻腾连话也说不出口。

        “呸!”小宝子啐了一口舒爽的唾沫,他早就想狠狠得收拾这个恶心家伙了,想不到他会自动送上门来,真是合作愉快!

        “你……太子会诛你九族!”片刻之后,剧痛稍退的小金子终于又能说话,一脸惧意地死兔子仍未忘记他的大靠山。

        “是吗?!”出乎他的意料,小宝子非但不怕反而浑不在意的矮身蹲在了他地面前,“爷爷我今儿不想杀你,就是打你我还嫌脏!啪!”

        小宝子口中说不打,手却控制不住又煽了小金子一耳光,随即一脸恶心的用力甩动自己打人的手掌道:“噫——好恶心,看来要好好洗洗手了!”

        “我要杀了你!剥你的皮,拆你的骨!”在羞怒之火的支撑下,小金子肉体虽受打击,但有着太子这“爱人”倚靠的他更是咬牙切齿一脸凶像!

        “呵、呵……”望着地上的猪头在那儿干嚎,小宝子乐呵呵的等他骂完了方自得意的奚落道:“怎么?!我打你不服气是吧?!想杀我——凭你也配!

        看看爷爷我这是什么?”

        金缕作绳穿玉而过,一道让宫中上下如见鬼神般崇拜、惧怕的玉牌出现在小金子眼前!

        “唰、唰”一片轻响声中,除了太子妃一脸惊喜站于小宝子身旁外,一干太监宫女齐齐跪立于地,连头也不敢多抬!身处皇宫他们自是见风使舵的高手,如今情状已是小宝子大获全胜,他们自然没有半点犹豫。

        “啊!”又怕又气的小金子只觉眼前一黑,兔脑袋一晃就此昏死过去;他知道自己这顿打是白挨了,那玉牌可是小公主天意的法宝。就连皇上也要退避三分,别说他这倚仗太子的小太监了!既然小宝子能拿出玉牌,那肯定是小、公主心腹中的心腹,如果他有心恐怕就是立刻弄死自己也无人敢于伸冤!

        “死兔子!”小宝子最后瞪了瞪真得半死过去地小金子一眼,随即手腕一抖将玉牌收入了怀中,环视一干跪着的宫女太监他终于首次看到了天意在宫中的权力!

        念及此处的家伙不由自主生出一丝暖暖的情意,看来天意这丫头平日虽张狂野蛮,但内心还是对自己大有情意得!

        “太子妃,咱们去玩吧!”风趣幽默的小宝子又回来了。一脸嬉笑的他轻声唤醒了怔怔出神的太子妃,好象先前那个霸道狂野一脸豪情的小太监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呃!好啊!”愣愣地李芷纷乱的思绪岂是说平复就能平服,先前一刻的小宝子几乎让她忘记了世间万物,更忘记了他只是一个不是男人的男人!

        直至太子妃一行走得无影无踪,一干太监宫女方自手忙脚乱的扶起了昏迷的小金子,直向宫中必备的大夫奔去,不过他们脸上已没有了往日那般的恭维巴结。

        “小宝子……”清新地春风拂面而来,彻底清醒过来的李芷倩影突然一顿。娇美玉脸甚是凝重得望向了身后的小太监。

        “太子妃不用谢我,这都是小人应该做得!”小宝子谦虚得打断了太子妃话语,不过却理所当然地竖起了耳朵。准备接受让自己轻飘飘的赞美。

        “谁说我要谢你了?!”出乎意料太子妃言语间竟然透出丝丝火药味,话锋一沉连声质问道:“说,你究竟与天意是什么关系?!她的宝贝怎会在你身上?!我就说吗她昨儿个的神色也太奇怪了!还不老实交代?!否则大刑伺候!”

        “扑通!”虚幻宝玉瞬间昏倒在地,哀怨的家伙仰天长呼道:“这是什么世道呀?!好人——果然难做,救命啦!”

        “小宝子,上次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一番追杀之后,在小太监可怜兮兮地哀求讨饶下,太子妃终于放弃了质问,话锋一转又让小宝子一颗心儿“砰、砰”狂跳起来。“太监究竟是怎样变成不是男人的男人的?他们又怎样讨老婆呢?”

        汗……这丫头还没忘记这茬!宝玉想不到太子妃会老话重提,已被抛到脑后的不良意图刹那间是活力无穷卷土重来,虚幻宝玉双目放光一掠而现,“老大。这可不是咱们想这样,你还是满足一下人家太子妃地求知欲吧!嘿、嘿……亲爱的老大,你能忍得了吗?!”

        心灵天地之内,义正词严的宝二爷勇敢的大声回应道:“哼!本少爷当然忍得了——才怪!冲啊、上啊……”

        “太子妃,这事儿你真想知道?!”小宝子瘦小地身形在这一刻变得凝重庄严,就像要慷慨就义的勇士般义无返顾。

        “嗯!”李芷在这豪迈的气氛中也是配合着用力点头,她原本是因为想不明白太子为何喜欢太监所以才会有这种强烈的好奇,但经过小宝子痛揍小金子之后,太子妃最初的目的早已忘记,如今的她只有本能的好奇,还有被小宝子如此凝重所勾起的无穷乐趣,好象这已不是一问一答,而是一场十分好玩的游戏一般。

        “你真的想知道?”小太监再次将气息的凝重推向了新高,肃穆的面容下却是一颗戏谑与欲望交织而成的火热心灵。

        “真得!”李芷毫不犹豫点头答应,更挥舞玉手坚定的表达了芳心的迫切,太子妃自己也未发觉,不知从哪一刻开始,这可爱的小太监竟然已在不知不觉中控制了她的心神,牵动了她的喜怒哀乐!

        “我真的要说了!”最后一丝理智让宝二爷言不由衷的提醒太子妃,不能阻止自己不良意图的家伙只希望猎物自己离开危险!

        可惜他一番好心完全被太子妃践踏,不领情地李芷一个大大的白眼回应过来,修长的葱白玉指狠狠的戳在小太监额头娇嗔道:“死小宝,还不快讲。

        罗嗦!”

        此情此景落入外人眼中不是打情骂俏又是什么?!

        “我……还是不讲了”,小宝子受了一激那是心神一振,可是胸膛刚刚挺起又迅速焉儿了下去,面带担忧的家伙防患于未然道:“我说了如有不敬的地方你可不能发火或者问罪!”

        “唉!你怎么一点也不像个男人,说吧,我决不生气!”太子妃情不自禁脱口而出,也许她心中确实已经忘记了小宝子乃不是男人的男人,话一出口方自发觉不妥,莫明的心房隐隐发疼。佳人玉脸由衷惊慌无比,“小宝子,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其实是男人……不,你不男人……我的意思是你虽然是不是男人地男人,但我觉得你比正常男人还像男人,所以你不再是不是男人的男人!”

        一番失常的话语几乎是语无伦次,太子妃发自真心的双眸透出丝丝歉意。

        充满期待的望着小宝子这不是男人的男人柔声问道:“我说的意思你懂了没?”

        这是报复吗?!这肯定是打击报复!被太子妃一番话语弄得云山雾绕的小宝子心中大是郁闷,这可是自己昨日曾经戏弄李芷地一招,可是自己当时失败了。而无心偷师的小美人儿却甚是成功!

        “这……我好象听懂了!”小宝子讪讪的笑容脸红耳热,把心一横回归正题道:“我说了,太监其突……”

        太子妃心神为之一振,不由自主竖起晶莹地双耳意图听个明明白白,可是小宝子却又一次中途嘎然而止。

        “唉!太子妃,小人一时解说不清。咱们到房里再想法子吧!”宝二爷终于勇敢的挥动锄头挖起了美丽的陷阱,挥汗如雨却乐在其中。

        “好啦!现在你总可以说了吧!”太子妃的卧房雅致精美、幽香浮动,但却没有已婚少妇那妩媚的春色流转,更别说从中找到应有的男人气息。

        “回太子妃。太监之所以从男人变成太监,是因为……因为……”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宝二爷地脸皮也是出名的厚,但无赖家伙在此时此刻方自发觉有些事情竟然不是想象中的那般容易;一连几次停顿之后。小宝子终于勇气迸发又急又快的扬声道:“因为太监进宫时被阉了!”

        “我知道太监是被阉了得,可我就是不明白‘阄’究竟是什么意思,笨蛋!”太子妃明亮地美眸往上一番,又为小宝子品行下了新的判断!

        唔……看来不说清楚是不行了!小宝子意念一震脱口道:“阉就是指进宫时男人那玩意儿被割掉了!”

        “那玩意儿?!那玩意儿又是指什么?我看你也没少什么呀?!”可爱的太子妃脸上的不满更是强烈,末了恨声补充道:“你还真笨呢,怎么总说不明白!”

        汗……到底谁笨呀?!俺本就没少什么!被如此嘲讽地小宝子是虚汗狂流,为了捍卫男人尊严不得不对这笨到家的少妇循循善诱道:“那玩意儿就是你与太子洞房时那玩意儿,长在太子双腿之间的玩意儿!”

        呼!虚幻宝玉是长长的舒了口大气,想不到自己也会有难受的时候,看来“知识”真得是太重要了!

        “哼!你这个笨蛋”,宝二爷如释重负的大气还未呼完,太子妃出乎意料的不屑玉手轻挥,让他目瞪口呆的愕然呆立于地,“什么玩意儿不玩意儿得,我又没见过太子长着什么玩意儿,你倒是聪明点吗,重新说清楚,别想唬弄我!不然……哼!”

        哇、哇、哇……不会吧,可能吗,天啦!

        铺天盖地的巨浪瞬间席卷了宝二爷心海空间,怒吼咆哮的浪花在飓风中化成了可怕的利箭,轻易打穿了宝二爷平静的壁垒,大受震撼的家伙除了双目大张下颌脱离外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喂、喂、喂——”太子妃先是轻声呼唤,最后干脆附耳大吼,终于将奇怪的小宝子弄醒过来,“你倒是说呀,别想装傻蒙混过去!”

        “你……你们没洞房吗?”颤抖的话语强自抑制了无尽的好奇,男人虽不是天生八卦,但对这方面还是兴趣无穷。

        “怎么没洞房?!我可是皇后娘娘钦定的太子妃!”李芷先是自豪的昂首挺胸,不过紧接着又闷闷不乐道:“不过我宁愿不当这讨厌的太子妃!可一家人都逼我,唉!”

        宝二爷此刻只有心情听前面一句,更是好奇急声问道:“你们是怎么洞房得?”

        “不就是吃了交杯酒,然后上床睡觉,难道这还不算洞房吗?!”太子妃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来,少女的本能让她觉得确实少了什么,谁叫自己大婚前把宫中教习的女官戏弄跑了呢!

        “那你们睡觉没脱光衣服吗?!”小宝子沙哑的嗓音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不礼仪了,直白的一语切中了要害!

        “为什么脱衣服?!太子半夜就跑去找小太监去了!”“轰”得一声无形巨响,太子妃随口就说出了一个天大秘密,让宝二爷瞬间再次变成了泥塑木雕!

        这……这太子好……不会……还是个……少女吧?!

        “小宝子,你怎么啦?!总是傻傻得!”太子妃率真的性情受不了小太监的郁闷,下意识脱口反问道:“是不是脱掉衣服就能明白了?!还有我大婚洞房有什么不对吗?!”

        “是啊!”木呆呆的小宝子翻腾的思绪还未平复,随口应答李芷的疑问,他却不知自己这漫不经心的问答引来的是何等恐怖的结果!

        “原来是样呀!嘻、嘻……”娇声笑语之中无所顾忌的李芷突然出手扯住了小太监衣襟,已被小宝子的闷不哼声弄得大不耐烦的少女连招呼也不打,不待小宝子从怔怔出神中清醒,他可怜的束衣腰带已被太子妃扯了下来。

        “停下,你不能这样做!”礼教之音在少女心海响起,出于女子本能李芷剥衣的玉手微微一顿,但仅只刹那又恢复了快捷迅速。

        “没什么!小宝子只是一个太监,不算是男人!”自我说服的话语力量强大,让理智之音犹如昙花一现消失无踪!

        “啊!太子妃你干什么?!不要啊!”微凉的春风唤醒宝二爷之时,他宽大的太监袍已散落于地,仅着中衣的家伙同样也陷入了天人交战,不过正义片刻就被激情打败,他的反抗也仅只限于言语之上,欢快的身躯在沸腾中配合着太子妃粗鲁的撕扯。

        “不许动!这是命令!”李芷宛如残暴的女色魔,竟然用主子的威严逼迫可怜的小太监不许反抗,“本太子妃一定要看,你是从也要从,不从也要从!”

        “唔……救命啦,强奸啦!”世间最性福的被强暴者在心海之中双手高举仰天悲呼,可惜天空翻腾的云雾只会拍手叫好,没有丝毫怜悯之心。

        “太子妃,这……这就不用脱了吧!”无奈的衣衫四处纷飞,浑身上下仅着亵衣的宝二爷不由自主双手保护着最后的要塞。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三十九章 再入皇宫观风月(7)"><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