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四十章 再入皇宫观风月(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可不是太监,到时怎么解释下面这玩意儿呢?还是不要露馅得好!”

        情势危急之下,小宝子灵机一动扬声道:“太子妃,好了、好了!这样就可以解释清楚了!”

        焦急言语之间,宝二爷更借着转身闪躲之机将自己那已然开始苏醒的宝贝夹在了双腿之间。

        “是吗?!那你快说!”李芷芳心本能的羞涩也已达至了极点,道理是需要言传身教,但有些感觉却绝对是与生俱来,如若不是莫明的暖流镇压着理智之音,她早已坚持不下去了。

        “嘘!”小宝子重重的出了一口大气,强自压下汹涌的情潮后低沉沙哑的凝声道:“男人在这儿有一样棍状的东西,这就是男人的标志;但进宫时就被咔嚓了,所以就成了不是男人的男人!”小太监边说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那儿。

        “哦——”太子妃从面颊到颈项已是一片滚烫,少女急忙用拉长声调的惊叹来掩饰自己此刻芳心的“轰隆”狂响,更在手足发僵之下费尽心力从齿缝间迸出了几句话,“原来是这样!难怪你那儿没有东西儿,原来是被咔嚓了,嘻、嘻……”

        “切!俺可是天下第一宝贝!”大受委屈的小宝玉大为不满,奋力一挣差点就弹挺而出。

        “嘿、嘿……”小宝子急忙用尽全力夹住了不听话的异物,同时也借着搔头笑语遮掩了自己眼底升腾的火花。

        常理不可思议的一幕就此出现,娇美动人的皇家贵女竟然绕着半裸男子评头论足,而二人讨论的是男女之间最为敏感的话题,可却偏偏没有火热的激情!这不能不让宝二爷联想到未来流行的性学术讨论,而自己就是那被用来研究的男体!

        “小宝子,你真可怜!”太子妃好奇地玉手拍上了小太监肩膀,一脸同情的李芷心中其实更是汹涌澎湃,这才只是她这太子妃生平第一次触摸到异性赤裸的肌肤,那触电般的酥麻悄然中增加了少女许多的勇气!

        “小宝子。你长得好瘦哟,是不是没吃到好东西呀?”太子妃越来越熟练自然的上下“检查”着小太监身体,当撕去礼瞰的束缚之时,男女对异性身体的好奇其实都一样!

        “这……”哭笑不得的小宝子心中那个苦呀,似曾相识地一幕让他想起了自己为巧姐儿上药时的情景,原来被人上下其手的感觉是如此恐怖!这算不算是因果循环呢?!自己是不是也像巧姐儿那样顺水推舟再进一层呢?!

        也许是小太监瘦小的身躯缺乏了阳刚之美的吸引,也许是太子妃芳心的羞涩让她不敢再继续下去,没有成功找出破绽的她故作写意之状四肢舒展,随即话锋一转再次好奇的问道:“小宝子。那洞房又是怎么一回事儿?为什么你们不能洞房又能讨老婆?”

        “啊!”小太监正在穿衣地大手一松,刚刚捡起的衣衫又落回了地面,大受惊吓的家伙不由“怒火”狂升“噌”得一下就窜上了头顶;不管了……受不了啦……他妈地什么应该不应该,全见鬼去吧!

        意念微变,眼中光芒灼热明亮的小太监索性站直身躯,更一脚将衣衫远远踢开,在欲望驱动之下沙哑回应道:“因为太监被割了那玩意儿,所以不能洞房;而太监讨老婆只是摆在家中好看。太监是不可能像正常夫妻那样洞房地!”

        “可……可是……”太子妃闻言先是戏谑流转,随即又立刻联想到了自己,太子可不是太监。可为何自己情况会一样呢?自己不就是被摆在太子宫的花瓶吗?!

        见太子妃迟疑着断断续续,已下定决心的小宝子急时接口反问道:“太子妃是不是想问正常夫妻如何洞房?”

        “轰!”一声巨响之中李芷脑海刹那一片燥热,良久之后方自含羞带怯的点了点头,反正已问了那么多了,也不差这最后的问题,虽然她本能地感到这问题异常严重。但还是在心中对小宝子那缕莫明暖意帮助下拿出了勇气。

        “这问题呀……也很难解说”,小宝子又似先前一般故作为难之状,停顿片刻后方自对太子妃道:“要说清楚需要太子妃你配合才行!”

        “行,没问题!”二人身处的空间悄然变得旖旎火热。把心一横的太子妃为了追求“真相”已是刀山火海也无惧,她可不愿就这样不明不白过一生!

        “啊!小宝子你干什么?干吗脱我衣衫?!”李芷犹如受惊的兔子一般向后一蹦,满脸惊诧地瞪着动手动脚的小太监,男女授受不亲这道理她还是知道得!

        “这不是你答应要配合得吗?要知道什么是洞房当然要脱衣了!”大色狼委屈的埋怨小白兔。仿似在说你怎能逃开我的噬咬呢!

        “这样呀!”太子妃芳心之内是七上八下跳个不停,意念百转千回之间她暗自寻思,小宝子只是一个太监,不是男人,没什么大不了得!

        不待太子妃点头同意,小宝子大手已迅疾在她娇躯上游走起来,与其说是脱衣,不如说是抚摸更为贴切一些!

        “小宝子,你怎么这样脱……啊……不能捏那儿,好酸……嗯……轻……

        轻点儿!”在太子妃久久不歇地娇嗔声中,少女娇俏青春的玉体一点一滴映入了宝二爷心海!

        春风在歌唱,激情在燃烧,沸腾的热血在爱河欲海中咆哮。

        “太子妃,小人这就教你怎样洞房!”烈焰已烤干了小宝子喉舌,沙哑的话语附耳低吟诱惑流转。

        “你说就是了,不用靠得这样近!”李芷本能的“吓”得娇躯一颤,下意识往后退却,同时慌乱的玉手封挡着小太监放肆的侵掠!

        “我先前不是说过了吗?这事儿只能用行动才能解释清楚!”欲望大作的小太监步步紧逼,旖旎美妙的陷阱已然挖好,现在就看如何才能完美给予猎物最后一击了!

        太子妃芳心有如雷鸣,对于小宝子的话语听得是模糊不清,仿似对方即是远在天涯,又近在咫尺,奇怪的感觉让她除了被动消极封挡小宝子双手外。

        没有任何有力的反抗。

        “唔……”久守必失,况且还是天下第一大色狼的无敌攻势,李芷一个破绽就让小宝子趁隙而入,似若蛟龙入海地大手灵活翻腾,一下子就撕去了太子妃最后的抹胸肚兜,更顺手在那嫩红的乳珠上轻轻一扫。

        “啊!”太子妃不假思索玉手往上一抬扩住了自己裸露的酥乳,娇嫩翘挺的玉峰倒是保护好了,但小宝子却得意的笑了起来,他声东击西的计谋终于成功。迅疾的大手闪电般勾住了真正的目标——佳人那单薄地亵裤!

        “呀!不要……我不想听了!”李芷清脆的惊叫声中玉脸瞬间惊惧横生,随即又被无尽羞涩的红云所笼罩,但任凭佳人如何的本能保护,她情怀荡漾的心房却始终生不出真正的怨恨之气!

        不再言语的小宝子果然大胆,对于主子的命令小太监是不闻不问,不慢反快地双手牵动虽瘦小但灼热的身躯向未着寸缕的美少女玉体扑来。

        “啊!”李芷地惊叫声不知是因为过于害怕,还是佳人心中微妙的意念在起作用,总之反抗的声浪只是在二人身周流转。连伺立大门之外的宫女也没有得闻。

        少女玉峰挺拔娇俏,虽没有丰腴柔腻的饱满酥软,但那犹如宝石般润泽的青春光晕却甚是动人。晶莹地嫣红樱桃更是迎风傲立,随着太子妃急促的如兰气息一起上下起伏,不见一丝赘肉的平原流畅纤细,小小蛮腰以勾魂的曲线突显了少女香臀地翘挺浑圆,因紧张而紧绷的美肉骄傲的向小宝子诉说着它的娇俏嫩滑、凝脂如玉。

        修长地玉腿衬出了少女活泼的倩影,淡淡的芳草掩映着迷人的幽谷。销魂荡魄的玉门在李芷双腿交替移动间是若隐若现,紧闭的缝隙尽职得保护着少女最后的禁地,密实的闭合更自豪地昭示了李芷宝贵的少女之身!

        万千意念仅在瞬息之间,宝二爷看得是兴发如狂。不克自制的大手挟带焚天毁地的情火烧入了美少女心海。

        “啊!”李芷心房此刻是从未有过的慌乱,乱得她几乎完全忘记了厉声阻止小太监无礼的行为,她从未想象过原来洞房是这般“可怕”,但这可怕却让她生不出大婚当晚的幽怨落寞、空虚难受。真是奇怪!

        “小宝子,痛!”手足无措的李芷双手护住了玉峰却难以保全幽谷,一手护住了玉门却止不住玉乳的春光大泄;佳人两手在三点之间飞快游走,但却逃不过小太监似若惊天利剑的大手,性发如狂的家伙一时情急,就此狠狠的一把捏住了颤抖玉峰,少女贞洁的乳核平生首次如此遭受重击,可谓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只能用疼痛来提醒太子妃可怕的处境。

        “呀!”低沉的闷吼声在小宝子喉间流转,太子妃贞洁的反应更是激起了他如痴如狂的欲望,同时也换来了他柔情四溢的怜惜,狂野的揉捏变成了轻摩缓拉、淡扫浅撩。

        退、太子妃一直在退,火热的气息犹如动情的波浪,温暖的水花将二人缓缓推到了床榻边上,退无可退的太子妃已然迷离的美眸还未来得及透出惊恐之色,就已被逐渐回复高大身形的宝二爷顺势压倒锦被之上。

        绮丽的风儿与朦胧的春光交相起舞,无边的春色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它的降临。

        情势已是千钧一发,天崩地裂也在刹那之间,可是宝二爷却在此时此刻反常的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只是手捧太子妃玉脸静静而火热的凝视着她慌乱、迷离、忐忑、动情的双眸!

        柔情的目光在静谧之中更显温柔,良久的对视让李芷眼底的慌乱与忐忑逐渐消失,意念也随之回复的佳人脑海在情弦回荡之下油然生出一个“怪异”的念头。

        原来小宝子长得这么好看,他的样子比太子顺眼多了!传说宫中许多妃嫔都与近身太监有着那种“假凤虚凰”的游戏,原本自己还不信,如今看来自己也迷上了这小太监!罢了,就让小宝子当自己的假丈夫吧!

        意念微变的太子妃首先打破了静谧的空间,修长玉手挟带奔放激情缠上了小太监肩背,下意识地游走虽然笨拙,但迎来得却是惊天动地的狂野!

        “唔!”小宝子得此暗示那自是兴奋无比,不再耽搁的口手同时发起了进攻。有力的双唇迅猛封住了佳人檀口,红舌更一往无前突破重重关口攻入了核心,一番征战后席卷了李芷朱唇每一寸角落,最后更将丁香小舌完全俘虏!

        “轰!”晴空霹雳猛然大作,惊雷闪电般连续不断,从未尝试过这般销魂滋味的太子妃只觉脑海一震,触电般酥麻势不可挡,透心流转的陌生感觉让她瞬间忘记了世间一切,惟一意念在脑海反复盘旋——原来这滋味这般……这般神奇。原来小宝子竟是这么厉害!

        同时大展神威的还有小宝子时轻时重的大手,有力的五指将少女玉乳幻化出各种各样地淫靡形状。

        小太监温润掌心向下一压,少女不大的那抹鲜红就此向内凹去,激情的大手向上一挤一压之后迅速拖动美肉往后突撤,令人心痴神呆的勾魂乳波出现了。

        “啊!”初上战场的李芷怎堪如此情挑!浓纤有致的玉体同时热流狂转,四肢僵硬之下玉腿用力一瞪!

        宝二爷不知何时最后的小衣已离体而去,而双眸迷离的李芷时刻承受着情欲浪潮地洗礼,对于小太监本应没有的玩意儿却突然出现。她是没有丝毫反应。

        见太子妃娇嫩至极不能承受过度的抚弄,怜惜地宝二爷只得强自压下了品尝蜜桃玉液的诱惑冲动,大手微一用力悄然分开了李芷双腿。随即俯身附耳最后挑逗道:“太子妃,洞房的最后一步就是用男人那玩意儿弄进这里,云雨过后就能成为真正的夫妻了!”

        “笨笨”的李芷这一刹那却完全弄明白了小太监的意思,佳人芳心瞬间升起了万千意念,即有欣慰也有失落,欣慰因小宝子是小太监而来。失落却也是因为同一原因。

        “太子妃,让小人给你演示一下吧!”别样地情趣让宝二爷并没有立即挺身而入。

        试!他怎样试?!万千疑惑好奇夹杂在羞涩慌乱之中油然而生,太子妃强自说服自己停住了下望的动作,紧张的嫣红玉体馨香四溢。少女特有的青春气息在旖旎中更显魅力醉人。

        微微一顿之后,小宝子轻轻吮吸李芷晶莹耳垂,随即用无限诱惑地话语将自己怎样“演示”轻轻诉说,紧接着用行动的手指具体“解说”起来。

        “嗯!”酥麻与酸胀透心流转。此刻的快感浪潮可不是先前所能比拟!

        李芷只觉平日沐浴之时自己也舍不得用力碰触的禁区此刻却在小太监手中揉捏挤压,“难受”地“泪水”就在无限委屈之中顺流而下,意图用此来感化张狂的坏蛋。

        高贵的太子妃在自己抚弄下呻吟扭动,小宝子心中征服的快感更是犹如惊涛拍岸、怒潮汹涌。

        晶莹剔透的珍珠彩光闪烁、幽香四溢,仿似正向小宝子这家伙说:“来吧,你这不是男人的男人,我是不会怕你地,你又能把本太子妃怎么样?!”

        “呀!”愤慨的吼声在心中回荡,一向霸道的小宝子怎能忍受这等轻视?!心火大发的家伙发誓要让太子妃知道自己真正的厉害!

        怒火万丈的大手猛然整个覆盖了幽谷,厚实温润的掌心用力挤压肆虐着少女初开的情怀。

        “喔!”太子妃心房激荡的万千燥热瞬间化成了酥麻快感,少女玉体的扭动却并未因为难受变成了舒畅而有半点减缓,欢声鸣叫之中太子妃下意识香臀一抬,自动追寻着更深更广的无边快乐!

        重重朦胧的光晕迷离了李芷美眸,无尽快感轻易弥漫了佳人心海,强自忍耐的小宝子眼中火光“轰”得一下冲天而起,时机已经成熟,前戏应该结束,最美的一刻来临了!

        斗志昂扬的异物紧贴手指向幽谷逼去,急不可耐的距离刹那消失,春潮淋漓的手指突然撤退,神奇宝贝毫不犹豫立刻补上,如此完美的配合可谓是瞒天过海,激情呻吟的李芷连兵临城下也无知无觉。

        “咦。怎么小宝子的手指这么……?!”片刻之后,女子天生的本能让李芷微闭地眼帘急速颤动,敏感的芳心本能得生出了不妙的预感,是什么东西儿会有这么奇妙的感觉?!这决不会是小宝子的手指!

        小宝子是何许人?他可是绝顶聪明天下无敌的宝二爷,佳人盘在腰间的玉腿细微的变化并未逃过他的注意,假太监见势不妙不敢再行耽搁,要知道他只是子乌虚有地假太监,要是太子妃突然清醒勃然翻脸,那现在这美妙的气息就会变成天大的灾难。

        事已至此。唯今之计只有直捣黄龙,唯有彻底征服太子妃身心,才能顺利化解自己欲望冲动所带来到致命破绽!

        念及此处的宝二爷身形一震,悠然回复了挺拔的身姿,天下无敌的“小宝玉”见情势危急,不待佳人诧异的朱唇出口反抗,胀涨欲裂的宝贝突然用力化长痛为短痛,并同时用自己柔情地唇舌深深吻上了太子妃檀口。

        “唔……”佳人的惊声尖叫被强自堵在了唇舌之间。咿唔作响的呻吟让宝二爷不由对自己地英明大是自夸。

        李芷美眸已然瞪到了最大,无穷惊恐代替了先前的迷惑,到此一刻她怎还有不明白的道理?!“天啦。我被小宝子骗了,竟然被这胆大至极的小太监骗了!唔……不对,他不是太监,太监怎么会有男人那玩意儿呢?!”

        死小宝!李芷意念一转不由怒火大生,对于小宝子竟敢欺骗自己甚是生气,发狠的玉手紧握成拳用力锤打他突变的阳刚之躯;不仅如此。李芷莫明地清泪滑出眼眶一刻,佳人甚至银牙一开,狠狠咬在了臭小宝肩膀之上。

        “啊!”即使以宝二爷的皮厚也承受不住少女泄愤的反击,痛得龇牙咧嘴的家伙不由郁闷无比。暗自后悔自己不该用法力减轻佳人那薄薄地贞洁破裂瞬间的痛楚。

        唉!真是好心没好报!想不到这女人竟然恩将仇报,真是孰不可忍!

        “呀……我长,我再长,我使劲儿的长!”大受压迫的小宝玉终于获得了自由。又回复了纵横驰骋地英伟风姿!

        “啊……”异变突生让太子妃大是不适,佳人不由自主脱口责怪道:“臭小子,死太监,你在干什么?!”

        李芷虽是拳打脚踢岔怒无比,但佳人不知是一时糊涂,还是别得什么,总之她竟然忘记要小宝子退出自己的身体,更忘记了要发狠砍掉他的头颅!

        “呵、呵……”宝二爷不以李芷质问为忤,反而邪邪坏笑挑逗道:“太子妃,这可是你要小人帮助你的!”

        “你这小太监,本太子妃要教训你!”此时此刻,太子妃终于想到了自己应该惩罚小宝子,可惜严厉的话语却在她妩媚的玉容与颤抖的语调下没有丝毫杀伤力,反而让小宝子的推送更加猛烈!

        对于尊贵太子妃的威胁,小太监是威武不能屈,无畏无惧的展开了凶猛的“造反”之势,“太子妃,还砍不砍小太监的头!”

        戏谑流转的话语间,李芷的风浪上漂浮之时只能断断续续的反击道:“要……啊……要砍你……呀……的头!”

        神秘的桃源终于诚心向访客敞开了大门,天意巧合下成为了桃源主人的宝二爷当然是毫不客气,代表所有权的旗帜很快就插遍了少女幽谷每一寸土地,只待最后一击留下爱之印记,那这丰美大地就是自己的了!

        和风细雨与狂风暴雨交相替换,火热的气息在旖旎浪花洗礼下将激情推向了狂野,涟漪的波纹在放纵的情欲支配下掀起了滔天巨浪!

        “噢!”无限的满足与震撼让太子妃嫣红玉脸流转妩媚光华,坚强不屈的李芷在敌人强大的攻势下咬牙道:“要,我要砍……砍你一万遍!”

        “嘿、嘿……”嬉戏的欢鸣声无比火热,少女的反抗让宝二爷别样的情趣身形大振,顶天立地的气势让天地也为之发热,“那我就要进入一万次!滋、滋……”

        “一万次”的征程开始了,“一万遍”的反击勇敢的迎了上来。

        春风吹,战鼓擂,为了欢爱谁怕谁!

        “宝玉,救我……,宝玉救我……”悠长凄凉的呼唤从远方传来,以玄异的轨迹钻入了甜梦中地宝二爷心海。

        “噌!”神奇的感应让搂着疲累不堪的太子妃沉睡的宝玉猛然睁开了双眼。两道亮光隐带焦虑投向了贾府方向,紧接着虚空一荡,凌厉的气流拖出一串如虚似幻的身影;再一眨眼,宝二爷就此凭空消失,只剩下真正享受到了人妇快乐的李芷抱着小宝子的替身枕头睡得美滋滋地。

        黑色软轿经过一日跋涉终于回到了宁国府,淡淡的暮色好似预知了即将来临地阴森残忍,流转的风儿凭空变得悲凉急切,善良的云儿早早就躲入了天空深处。

        轿子还未完全落地,轿帘就已被忧急交加的尤大奶奶一把掀起。中年美妇丰盈的倩影刮起一阵香风径直向内院冲去。

        “嘿、嘿……”贾珍并未急于下轿,阴恻恻的几声奸笑后咬牙道:“贾芹,一切准备妥当没有?”

        “回老爷,小人精心挑选的十位下人早就守在客院四周,保证任何人都逃不出去!”贾芹与抬轿的四名轿夫同时恭下身形,蛇鼠一窝地奸笑是那么的相似!

        “母亲、母亲……”心急如焚的尤大奶奶急步冲进了院门,情急之下并未发觉守门地竟不是丫鬟婆子,而换成了陌生的彪形大汉。美妇人更无暇看到他们眼底那凶狠淫邪的光芒。

        “啊,大姐!你怎么回来了?!”尤二姐闻声掀帘而出,见大姐迎面而来不由满脸惊讶。怎也想不明白大姐突然回来的原因,但少女敏感的心房却为之一紧,一缕微不可察的预感油然而生。

        “二妹妹,母亲呢?她地病势好点没?”尤氏大奶奶见二妹妹竟然没有一丝哀伤之状,迅疾的脚步不由为之一缓,不由自主连声脱口反问。

        “病?!什么病?!母亲身子安好没有问题!”二姐儿灵秀的双眸之内不安之色更是强烈。紧接着甚是紧张的反问道:“大姐,你怎会认为母亲身体有恙?!”

        “啊!”这下轮到尤大奶奶愕然当场,一片混乱地脑海呆呆的回答道:“不是你来信说母亲病危吗?难道是贾珍弄错啦?!”

        “女儿,你怎么回来了?!”这时尤氏也从内房走了出来。与二丫头一般大是好奇。

        “不好!我们赶快离开这儿!”聪明的尤二姐不由分说一手一个拉住母亲与大姐就往门外奔去。

        “二丫头,你发疯了不成?!”不明其意的尤氏满面诧异惊声相问,脚步自然不会配合二姐儿莫名其妙地拉扯。

        “母亲,没时间了。逃到荣国府再说!”尤二姐认真凝重的话语不给母亲与大姐反对的机会,神色的紧张也让她们下意识心弦为之一绷,对二姐儿智慧深有感触的她们不由加快步伐一起向院门冲去。

        “呀!”三女刚刚冲到院门就见贾珍在几个大汉的簇拥下阴沉沉的缓缓逼近而来,尤氏终于明白了二丫头意何所指。

        “上当了!”尤大奶奶这一刻也从千丝万缕中明白了真相,吓得花容失色的美妇人脸上生机黯淡无光,恐惧的双唇抖个不停,“完了,完了!”

        “走角门!”二姐儿不愧是游戏红尘的精灵女,危急时刻尚能保持心中镇定,毫不犹豫返身就跑,可惜一向老实的尤大奶奶在此时却失去了求生的勇气,大活人的身形又岂是尤二姐一个少女能快速拖动!

        “大姐,振作点儿,咱们快逃!”二姐儿非但未能拖动尤大奶奶,反而被她拉扯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于地,快速站稳脚步的少女急切的话语是焦急无比。

        “完了,完了!都怪我!不是我嫁给贾珍就不会有今天!”善良的中年美妇下意识将一切过错背到了自己身上,不想活了的她喃喃自语道:“二妹妹,你带母亲逃吧,我留在这儿跟他们拼了!”

        “大姐,来,我背你!”尤二姐可不想被禽兽凌辱,少女不管大姐同不同意就矮身示意,可是以她女子娇柔体质,如此结果与束手就擒也没两样。

        院中三女惊慌的神色全都落入了贾珍双目,大为畅快的老禽兽是面带满意的笑容连连点头,更阴森的大手一摆命令下人走慢一点,他要好好的享受这猫抓耗子的刺激游戏!

        一双玉手横空而至,强大的力量将尤大奶奶顺利的凌空搂抱,在尤二姐目瞪口呆之中,尤氏又急由快的提醒道:“二丫头,愣什么?!快逃呀!”

        经过神石法力滋润的美妇人果然非同凡响,尤氏抱着大女儿但速度却比二女儿还要快!她虽没有什么过人的本领,但体质的异变却比寻常男子更为迅疾有力!

        也许这是老天爷相助吧!跑在后面的尤二姐无暇深思,只得将一切都归结到了神奇的天意之上;随即用尽全力跟上了母亲身形,母女三人就此直向求生之门冲去。

        “嘿、嘿……”眼看敞开的角门在望,但五六个彪形大汉的出现却彻底摧毁了尤家三母女逃生的希望,奸笑不断的几个大汗个个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善良之辈,“三位大美人儿,这是要到哪里去呀?!还是留下来陪大爷玩玩吧!”

        “啊!”苍白的玉容布满了绝望与无助,这下连尤二姐也没辄了!

        “退回房间把门顶住!”也许是神石之力在默默起着作用,尤氏在这刹那竟离奇的镇静下来,勇气倍增决不愿束手就擒。

        “呃……好!”尤二姐被母亲的镇定所感染,心神一转也回复了精明本色,这有什么可怕得?!大不了一死而已!

        母女三人再次回身奔逃,也许几个大汉收到主子的命令,他们并未立刻捕食猎物,就像贾珍一样只是缓缓逼近。

        “砰!”房门重重的合在了一起,尤大奶奶在母亲与二妹的无形气势号召下也升起了反抗勇气,母女三人齐心协力将室内所有能搬动的桌椅统统堵住了门窗。

        “嘿、嘿……好玩,好玩!”两处人马汇合在一起,贾珍得意洋洋的竖耳监听着内里动静,变态的老禽兽不恼反喜,抚须惊叹道:“想不到这三个贱人还这般好玩?!那就多留几日好好玩个够,你们说好不好?!”

        “老爷好主意!”一干帮凶如今能多玩几日大美女自是兴奋无比。

        “动手!”待得房内三女累得娇喘吁吁之时,再也克制不了心中欲念的贾珍大手一挥,一干下人终于展开了捕猎的进攻。

        “用点力!快一点儿,老子平日没给你们饭吃吗?!”见久攻不下贾珍暴戾的本性终于爆发,手指院中木桩道:“废物,用那东西撞!”

        门扉虽然厚实,尤氏母女祈求上天保佑的意念也很是虔诚,但这一切又怎能挡得住十余条大汗如狼似虎的进攻。

        “轰!”宽大的木板片片碎裂,就连门框也未逃过可怜的命运,一干虎狼之辈齐声欢呼吼叫着一涌而上,面带绝望的三女瑟瑟房角,无助的芳容却激起了众人心中无边的兽欲。

        “嘿、嘿……逃呀,怎么不逃啦?!”贾珍踱着四方步缓缓来到了尤氏母女面前,得意的面容不再道貌岸然,狰狞的内心完全写到了还算端正的脸上,老家伙话锋一变恨声道:“贱人,你们竟敢害死我儿,现在是报应的时候了!”

        “咯、咯……”出乎众人意料,尤二姐玉容的惊慌突然消失无踪,那个浮浪妩媚的绝色尤物出现于众人眼中。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四十章 再入皇宫观风月(8)"><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