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四十六章 美女诗社组后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夫人意念翻腾的同时,敏感的心弦更悄然作响,弹奏出一缕莫明的熟悉意念久久在心房徘徊,让不明真相的美妇人深深地陷入了重重迷雾之中;她不知为何总是对石钰有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而这种感觉还是那般…亲切,对,就是亲切,亲切之中又透出丝丝隐约的惧怕!

        难道因为这石钰是宝玉的好朋友吗?所以自己才会生出与宝玉一样的感觉?!

        任凭众人在一旁费尽心思真正的“胡思乱想”,事实的真相却是无比的简单——鸳鸯只不过想服侍自己的男人而已!

        一对有情人儿微微相视一笑,温馨的情愫与甜蜜的幸福就在这一眼之中得到了满足,少女高挑的倩影随即盈盈返回了老太太身后。

        “咯、咯……”略显放肆的银铃声在厅中回荡,不用多猜凤辣子火辣辣的倩影已然跨步而入,管事二奶奶果然名不虚传,大胆的目光肆无忌惮的上下扫视着爱郎的假身,“哟!我说今儿怎么喜鹊吱吱乱叫,原来是我们二姑娘的喜事来了!老太太,孙媳妇向您道喜了!”

        汗…神色平静的家伙见心中最爱不仅前来凑热闹,而且还连同她身后的平儿也一起向自己秋波频送,对二女几乎没有自制力的家伙瞬间坚硬似铁,差点当场出丑,急忙借着低头饮茶藏住了自己眼底的灼热,只能在心中连声暗骂,“妖精,两个妖精!看老公怎么收拾你们!”

        “嘻、嘻……二姑父在哪儿?让人家也看看吗!”宝二爷翻腾的心海还未平静,又已是“轰”然巨响,那纤细的人儿不是巧姐儿还会是谁?

        天呀,怎么这小魔女也来了?!今儿她们是诚心一起来捉弄自己吗?!

        “呵、呵……”老太太一把搂住投入怀中的重孙女,亲昵得宠溺一番之后抬首对凤姐道:“你这凤辣子,真是什么地儿也不能少了你。一来就将我老人家逗乐了!”

        贾母话语微顿紧接着手指身侧座位道:“还不赶快坐下,可别吓着人家石哥儿了!”

        满面欢颜的老太太对石钰这孙女婿那是大为满意,对方的身份虽然差了点,也没有雄厚的家世根基,但在最爱的孙儿游说下,再加上石钰年纪轻轻已是侍郎之职,老人家也觉得没有委屈了老实的迎春!

        “哎哟!看老太太说得,像石公子如此人才怎会轻易被我吓倒?!”凤姐丰盈娇躯听话地老实落座,但妩媚的秋波却大有深意的望向了脸色微红的石大官人。“石公子,你说我这话在不在理儿?!”

        此刻的石钰是心中发虚、背心见汗,恐怕凤姐姐要他承认太阳从西边出来他也会毫不犹豫点头认可,生恐被众女为难的家伙下意识望向了大开的厅门,见再无倩影出现方才暗自抹了一把虚汗,更不由首次对贾家繁琐的灿巨生出了喜欢之心!

        好在探春、黛玉以及宝钗这等大家闺秀不能在自己这外人前抛头露面,而纨姐姐等人又没有凤姐的泼辣大胆,她们曾经商议地“过关斩将”才未能得以施行!

        暗自庆幸的石公子确实是猜对了。不过聪明的家伙却没想到“石钰”是过了一劫,不过一干美女失败的怨气却将全部发泄到可怜的宝玉身上,嘿、嘿……才气惊天的宝二爷要面临重重考验。剿窃他人成果的文贼要露馅了!

        结局早定的提亲并无悬念,凤姐母女虽然不时开口捣乱,但整个过程还是欢乐多于“惊恐”,当心怀忐忑地石大公子又在贾赦相送之下走出府门之时,他终于百分百的笑了,发自真心的成功笑容就连心怀鬼胎地贾赦也不由为之一愣。首次认为自己无心之间给女儿找到了一个好归宿!

        就在石大公子展现阳光般灿烂笑容一刻,大观园内众女的欢笑也是仙音起伏,悦耳悠扬!

        “恭喜二姐姐,觅得如意郎君!”探春笑语如花一把揽住丽色大增的迎春。随略深有感触语带惋惜道:“可惜这样得话,咱们的诗社又要少一人了!”

        “我又不会作诗,就是留在府中也没什么大用!”话虽如此,但迎春绽放的容颜风华流转之间也不由隐现遗憾。

        “二姐姐。你不是还要一段时间才出嫁吗,咱们乐得一时算一时,不用想那么多!”谈及诗社之事,一向冷冷清清的黛玉也变得兴致高昂,娇弱地玉、脸因连番话语凭添了一抹红霞,就似空谷幽兰绽放出了最美的光华,虽是最后的美丽,但却是最为打动人心的刹那!

        “咱们商量这事儿也很久了,现在也是时候开社了,否则宝玉还以会我们是只说不做地闲人呢,”李纨自有意中人真情滋润后幽怨已去,而深藏的青春朝气则全然焕发,“这样吧,嫂子我年龄最大就自举作这掌坛人,如今尤家妹妹也在,也顺便邀请她参与吧!”

        尤氏母女三人自并入荣国府后也搬入了大观园,尤二姐也是青春妙龄,自强少女也在不服男人的动力下颇读了许多诗书,有此热闹事儿她当然是欣然应允,“好啊,我也正想与众姐妹讨教一番呢!”

        “我与母亲就算了,我们这么大年龄,又不会读书识字!”尤大奶奶虽开心的陪坐在侧,但却生怕出丑露窘,急忙连连摇手反对!

        “大嫂嫂,这有什么,你不会诗词也可以玩其它游戏,比如猜谜或掷壶之类,”探春精明超人地脑海意念一转,刹那就想到了两全其美的主意,“而且我们也需要帮忙处理一些不便出面的事情,大嫂子你就加入吧!”

        “哟!有这等好事儿怎么不算我一份儿?!”尤大奶奶想逃出去,但凤二奶奶却一头钻了进来,刚在厅中戏弄完冤家的凤姐与活蹦乱跳的巧姐儿正巧听到了探春之言,美女诗社就此多了两个干将!

        “四妹妹,你呢?”组织者之一的黛玉特意一早就将惜春拉了来,待得众女均或是欢喜,或是勉强的答应后,再生西子终于想起了越来越神秘的四姑娘。

        “嗯!我加入!”惜春果然禀性不改惜字如金,看来香美人这冷漠的性情除了面对无赖师父外是再也改不了啦!

        “平儿。你回去把香菱那丫头也带来,她平日不是整天吵嚷着要学诗词吗,这么好的机会怎能忘了她!”凤姐柔媚的话语微微一顿,随即绝美地玉脸闪现迷惑之色,诧异的的脱口问道:“宝妹妹呢?这种场合怎么她会不在?!

        没有她谁的诗词能压下林妹妹风头?!”

        “宝钗有点不适在院子里休息!”李纨接过话头笑语解释道:“不过你放心,她可是发起人之一,怎会不参加呢?!”

        “二嫂子,你可小看我了,就是宝姐姐不来我也不会让黛玉专美!”率真的探春飒爽英姿不喜作伪。女强人的风采让她高挑的倩影闪现独特魅力!

        “哟!那咱俩到时就比上一比!”黛玉幽怨不生也是牙尖嘴利,素不饶人的病西子刹那间就与三姑娘比上了,不却不是斗诗词,而是女儿间斗嘴之乐!

        “好了,你俩有力气就等着开坛那日再斗吧!”李纨不负掌坛之名,三两句就劝止了二女的嬉闹,心思缜密地美少妇凝神一想轻声道:“还有湘云,我们可千万别忘了她。否则到时大家就要被折磨了,这丫头的力气可不像她的个头那么小!”

        “那倒是!”凤姐深有感慨语带诧异道:“说来咱们也有好一段日子没见到云丫头了,这丫头真是怪。每年总有大半年时光不见人影儿!”

        众女闻言也均是一番唏嘘,娇憨可爱的湘云早已不知不觉中得到了所有人的喜爱!

        红楼别府之内,大功告成的宝二爷挟带灼热的情火冲入了元春所在的居室。

        “啊!”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竟出现了公然掳劫大美人儿地采花贼!百变佳人只觉眼前一花,她丰盈的娇躯已被高高扛起。绝美皇妃半声惊叫刚刚出口,就已被火热的唇舌封住了所有地惊呼!

        “唔!”天地之间独一无二的神奇宝贝奋力向前一挺,勾魂呻吟之中元春名器就此包容了“亲”弟弟!

        “噢!”姐弟二人同时一声满足的呻吟冲口而出,受到袭击的佳人芳心发狠。一把抱住了弟弟头首狠狠的埋入了自己腻滑饱满的酥胸之内!

        “百变如意”纵横变化,夹磨吸吮,挤压旋转……十八般武艺无所不用其极;天籁之音流转之中,相别多日地一对爱人陷入了疯狂的欢爱。无限真情在欲望中升华,无边欲火于真爱里飞腾,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美姐姐的幽谷在惊悸中颤抖,就连她丰腴的香臀也在波浪晃动中一片嫣红,爱痕密布!

        “啪!”激情大发之时一切都是情不自禁,坏小子有力地大手不由自主用力一拍,轻重适度的一掌打在了那高贵紫色的纹身之处!

        “呀!”更高的激情迎来了惊声尖叫,滚烫地爱液似若春风吹拂抚平了元春急噪的情怀,无限的充实永久的满足了佳人身心!

        “啊……”又是一声清脆的尖叫,再接再厉的宝二爷激情的进入了晴变身体,有力的大手将少女玉腿扛上了双肩,更形突出的幽谷连一点逃避的空间也没有!

        “噢……”连串的欢鸣之中,贵嫂与芳官等十二女伶纷纷在极限欢乐之中悠然入梦,风雨密布的玉体即使瘫软如水也仍然承受着宝二爷一波又一波永无止境的恩宠!

        荣国东府下人房外,贾赦的兴奋一点儿也没有感染到他的浪荡儿子贾链,焦躁的家伙在厢房门外走来走去,心中的烦躁与一丝隐约的惧怕全写在了眼底。

        “吱!”厚实的房门悠然而开,几个身强力壮的下人保护着老大夫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

        “怎么样?鲍二是否得了失心疯?!”贾链急步迎了上去,他不是担心鲍二得了疯病,而是害怕他没有疯!如果鲍二是清醒得话,那他整日吵嚷的女鬼索命就是真的了!

        一想及鲍二那凄厉的吼叫,贾链禁不住就是身形一抖脸色发白,要知道鲍二的哭喊里可包含了他链二爷,说那女鬼下一个对像就是他,怎不叫一生浪荡、醉生梦死的链二爷为之惊怕?!

        “回二爷,老朽已仔细号过脉了,鲍二脉象紊乱。明显心神失常,不过似乎是近日受惊过度所致!”老大夫在重金悬赏下果然拿出了看家本领,将鲍二病情看了个八九不离十。

        “鬼……鬼……救命啦……”大夫的话音还未落地,房内昏睡不到一刻钟的鲍二已困绕了众人多日地恐惧叫声再次响起,将猝不及防的贾链吓了好大一跳!

        “砰!”巨响声中门扉乱颤,好在这门板被众人事先换成了十分结实的柳木,才没被发狂的鲍二一下子破门而出。

        身处如此“险”地,链二爷自是面色发白,老大夫的话语非但未让他安下心来。脑海的猜疑反而更是七上八下没有结果,不学无术的他急忙回身就走,任凭鲍二在内苦苦哀求主子也无动于衷。

        “嘎、嘎……鲍、二、去、死、吧!”阴恻恻的凌空鬼影再次出现,吓死人的血脸又向他缓缓逼来,“没、人、救、你,还、是、早、点、死、吧!”

        “死?!”惊恐过度地鲍二在永恒般的折磨之中终于被厉鬼突破了心神,疯狂意念已然缠成了一团死结,受尽惊吓的他是报应临头。不由自主木呆呆得呢喃自语道:“对,死了就不用这样被吓了!死了好,死了就一了百了!

        对。死得妙……”

        凌空而立的鲍二媳妇残忍的笑了起来,更牵引着鲍二这负心男人蹬上锦凳,结上白绫,最后自行把头往套内一钻。

        “嘿、嘿……”女鬼得意的笑声在室内回荡,眼看着第一个仇人就要到地府继续接受自己的惩罚,她绿光迸射的双目更是阴森恐怖!

        就在鲍二双脚就要蹬开锦凳瞬间。女鬼可恶地笑声猛然把他惊醒,已然陷入疯癫的家伙竟也有着超常的求生意志!鲍二身形一愣,紧接着神色一变咬牙切齿地一声狂吼,“不。我不想死!”

        异变发生了,人类本能的求生意志瞬间战胜了妖邪之力,发狂的鲍二不顾一切的冲下锦凳向门口冲去,“救命啦!我不想死!”

        “轰!”女鬼还未从愕然失败中回复清醒。惊天巨响就已惊动了房外守门的一干大汉;这次的响声也太厉害了,而且一声惨叫过后房内却变得一片安静,让众人不得不莫名其妙地面面相觑!

        良久之后,竖耳倾听地众人确实再没有听到半声响动,一个稍微胆大一点的下人终于忍不住无尽好奇抢先打开了房门!

        “啊!”惊叫声自众人口中先后迸射而出,血淋淋的一幕让他们是四肢发僵,那白花花的玩意儿更是让他们心胃一起翻腾,“哇”地一声几乎所有人都呕吐起来。

        原来鲍二在潜能大发之下是力量猛增,如果他撞上房门恐怕就是柳木也禁不住俯身前冲地他一撞之力,可是也许真得是报应临头了,鲍二无巧不巧一脚踩上了杂物,身形一偏竟就此疯狂的以头撞正了坚实的壁柱!

        结果可想而知,脑浆迸裂魂归黄泉在所难免!

        “呼!”阴森的寒风凭空大作,鲍二媳妇虽吓死了仇人,但却没有让鲍二按照最佳地预想上吊身亡,近似变态的女鬼更是恨上鲍二,竟然不顾鬼王之命飞身向黄泉追去,非要让他在阴间再死一回不可!

        贾家又死人了,好在一个下人的死甚至连老太太也未惊动就草草了结!只剩下贾链在那儿心神发慌,不知如何是好!

        当志得意满的宝二爷返回大观园之时,鲍二之死的密报就已乖乖的躺在了桌案之上,他宝二爷虽让出了家主之位,但他让出得只是一个名衔而已,又有哪一个红楼护卫会听可怜的贾赦命令?!

        怎么办?真得让贾链被女鬼弄死吗?!宝二爷也没想到这女鬼会这般狠毒,原本看在她屈死份上让她找仇人发泄一下怨气,想不到她竟是这般残忍,就连没有什么正义感的宝二爷也发怒了!

        念及此处的宝玉更是回念一想,贾链虽品性不端绝对符合一个花花恶少的标准,但却不是贾珍父子那般十恶不赦,自己能看他被弄死而无动于衷吗?!

        “二叔,坏二叔,死二叔!”正当宝二爷暗自烦躁之时,巧姐儿径直冲入了书房,小丫头可不管什么规矩,而守在门外的丫鬟又怎阻得住小祖宗的步伐?!

        青春活泼的小姑娘犹如乳燕般投入了二叔老公的怀抱,俩人虽已是关系突变,但小魔女还是更愿意叫他为二叔,这样反而更形刺激了宝二爷心中熊熊的欲火。

        “你这不听话的小丫头,不知道二叔我的书房不经允许是不能随便进入的吗?!”宝二爷一把将小小少女搂入了怀中,一掌拍上小丫头还未完全发育的俏臀之上,紧接着沙哑低沉附耳威胁道:“看二叔怎么惩罚你!”

        旖旎的火热驱散了宝二爷脑海的犹豫,当他的“惩罚”迅猛有力完全进入小丫头“百川有容”刹那,豪迈的宝二爷回来了!

        “啊!”小丫头在被弄得迷迷糊糊之中幽谷一震,已然多出了一样至爱之物;巧姐儿敏锐得感觉到此刻的二叔分外热情,不由也忘形的逢迎起来!

        唉!就算自己回报这小丫头得吧!无论如何贾链也是她生父,而且可卿也需要多一些实战经验,让鬼仙对厉鬼,正是鬼打鬼,好玩!

        “什么?!”当可卿得知详情之后下意识瞪大了双眸,担心的玉脸不由自主一片苍白,急声追问道:“你是说鬼王又派人来了,那我弟弟是不是已经遇害了?!”

        “事情没有那么糟,听那自以为是的鬼将所言,似乎还不知道你已经改变了主意!”宝二爷极力回想着鬼将与女鬼分别时的谈话,随即柔声安慰道:“我今儿夜里就到地府去,一定把秦钟从鬼王手中救出,让他顺利投胎转世!”

        “嗯!”对师傅无边神通的信任让可卿重重的点了点头,焦急于心的佳人也是心力交瘁,女子天生的虚弱让她心房盘旋的情丝透体而出,无助的鬼灵首次主动偎入了宝二爷怀抱!

        宝玉这师父先是为之一愣,随即又从美人儿徒弟眼中看到了让他惊喜若狂的绵绵情意,天生多情的家伙当然是顺势双臂一展接纳了可卿大开的情怀,不过大色狼却体念佳人此刻哀愁的芳心,并没有借机大占便宜,只是用一个男人坚强的臂弯与温暖安全的胸膛安抚着她心田的裂痕!

        绝色鬼灵本是一时情绪失控情不自禁,但师父的回应让他们身处的空间突然涟漪荡漾,错有错着的玉人当然也聪明的顺着心意行事,这对奇怪的“人鬼”师徒就此在偶然中打破了那最为重要的第一层隔阂!

        有了开始,自然就会有发展,而宝二爷的神奇则永远没有结束!

        温馨醉人的情愫悄然间溢满了一男一女眼底、心中!

        “可卿,你只需那把女鬼押回地府就是了,不须伤她性命!你可千万要小、心!”温柔嘱咐之中,一条代表宝二爷真心的五彩玉带与鬼仙倩影融为了一体,最大的保障让身负重任的宝二爷面带微笑消失于阴间结界之内!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四十六章 美女诗社组后宫"><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