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四十七章 再入地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黄泉路、奈何桥、幽冥海……一一在宝二爷脚下消失,在他无边法力透体而出形成的强大气息之下,阴间孤魂野鬼是闻风而逃,就连苦海饿鬼也不敢靠近半分。

        破空的身影挟带顶天立地的豪迈之气凭空突现,鬼门关又一次出现在宝二爷面前,而一干鬼卒毕恭毕敬的笑脸让他也不再觉得这鬼门关阴森恐怖,反而多了许多亲切的味道。

        “兄弟,你竟提前到来,怎不事先通知哥哥我?!”片刻之后,得到通传的陆判豪爽的笑声从门口传来,高大的身形紧随笑声之后映入宝二爷眼中。

        “大哥,小弟也是临时起意!”宝玉发自真心的面带欢容,拱手抱拳行礼后话锋一变,略带担忧的问道:“上次之事不知可曾牵连累到大哥?!阎君何在,小弟愿亲自前去解说!”

        “呵、呵……没事儿!”陆判面容闪现颇为复杂的神色,随即伸手一引,慷慨豪气的扬声道:“兄弟随我来,阎君正在大殿等你!”

        难道这阎王想为难自己不成?!陆判古怪的神色虽然隐约,但并未逃过宝二爷傲立三界的法眼,心生不解的他不由暗自寻思,看在陆判面上如果吃点小、亏自己就认了,毕竟等会还要为可卿与皇后之事麻烦他们,但如果阎君想骑到自己头上撒野,那贾爷爷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厉害!以前不是有孙悟空大闹地府吗,如果今儿再来个假宝玉玩转阴间会不会很好玩?!嘿、嘿……

        可惜宝二爷的浮想联翩并未得以实现!此刻的阎罗王正高坐森罗大殿上有如针毡,虽在一干手下面前保住了平静威严的外表,但他紧握的手心与额头冷汗已将内心的恐慌完全出卖!

        以阎罗王高高在上的权势,宝二爷闹地府的幻想原本很容易成为现实,可是地藏菩萨的坐骑“听谛”却将这一切成功挽救,心海翻腾的阎罗王一想起地藏所言就不由脸色发白!

        当日听闻判官回报地阎罗王自是勃然大怒,地府可是三界之一,他虽没有天界之主那般显赫天地,但也可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能让一个渺小的人间修真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呢?!

        金沙池那堵怪墙虽也让他为之惊叹咋舌,但不服输的家伙却还有最后的靠山——地藏!但他来到地府最为神秘的地藏宫之后,迎接他得却是不可思议的一幕!

        “听谛”乃三界五大神兽之一,能通晓过去、预知未来,可它刚一施展天生神通就立刻浑身发抖,紧接着强健的四蹄突然一软,雄健的身躯就此趴伏于地,好似朝圣般再也不肯立身而起!

        如此情景就连佛法高深的地藏也为之睁开紧闭了上百年地双目。与阎罗面面相觑的他禁不住一声重重的叹息,“阎君,一切以和为贵!交之则乘云直上,恶之则大难临头!”

        地藏菩萨虽未明言,但阎罗王还是听明了此中含义,心惊神乱的家伙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地藏宫,别说斗志了,就是连面子上的抵抗他也不敢生出丝毫意念!

        偌大的地府鬼来鬼去。他这一任阎罗王也当了将近两千年;曾被孙猴子收拾的他当年一幕如今依然深刻脑海,而当初悟空闹地府之时,听谛就是先前那副模样!如此看来。这贾宝玉恐怕比齐天大圣也差不了多少,自己与他作对不是鸡蛋碰石头又是什么?!

        “启禀阎罗,人间修真贾宝玉求见!”鬼卒响亮恭敬地禀报声将阎罗王于沉思之中惊醒过来,心怀忐忑的阎王急忙一正自己威严的面容,即使服输但也不能输得太难看吗!

        “请!”愉悦地话语犹如远扬的神思一般刹那间同时飞入了静立殿门的宝二爷耳中,阎君微不可察的话语颤抖之音玄异的映入了他的心海。明了一切地宝二爷微显凝重的心绪终于完全放松,一丝本能的敌意也在同一刹那消失不见!

        “贾宝玉参见阎君!”仅只拱手施礼的宝二爷让三大判官是齐齐一愣,这人间小子也太无礼了,即使他法力高强。但这可是高手如云地地府之内,如果齐结所有高手合力一击,他们就不相信搞不定这张狂的家伙。

        “贾宝玉,面见阎君怎能不下跪?!你也太目中无人了吧?!”性烈如火的黑判虽对宝玉有着深深的恐惧。但暴躁地性情还是让他忍不住怒斥出声,话语即使有点“软”,但好歹也只有他一人敢出声质问!

        “不妨!贾公子不是我地府之人自不用遵守这些规矩,”阎罗王可没有半点不满,一脸欢颜得止住了蠢蠢欲动的一干鬼卒,随即以他平生少有的亲切语调道:“贾公子能光临地府是本君荣幸,请上坐!”

        “哗!”众鬼不可克制的私语同时响起,这时他们终于明白了那张突然多出来高位是为何人所设,而阎君的礼遇更是让他们几乎下巴坠地!

        “前日贾某冒昧还望阎君海涵!”安然落座的的宝二爷悠然神色不骄不躁,但却没有对陆判那般随意亲切,高深莫测的神态反而轻易压下了一干鬼差不满之心;而立于大殿下首末尾的牛头马面眼中更是喜色浓浓,想不到自己这人间朋友竟是如此风光,二鬼差不由联想到自己日后沾光的好日子,下意识嘴唇一裂笑了起来。

        “哪里,小事一桩而已!”见对方这般皮厚,把一个天大的事情当成了鸡毛蒜皮,阎罗王虽心中不满,但有地藏警训在心中环绕,他反而锦上添花豪爽的说道:“本君也不知那是贾公子爱侣,要是知道就不会出此误会了!”

        阎君话语微顿,以目示意司马判,机灵的判官早有阎君吩咐急忙递上手中生死簿!

        “贾公子,这是本君一点小小的见面礼,还请过目!”为保地府安灵,或者说为保自己这“阎王”之位安然无恙,阎罗王是不顾一切的花下大本钱非要结交这人间朋友!

        宝玉怡然微笑接过一看,以他如今本领也不由为之一震,这阎王看来是真想与自己交好,他这礼物可不是一点钱财可以配得上得!

        原来在生死簿上。原本写着尤二姐名字的地方如今已是一片空白,也就是说阎罗王主动为这次的“错误”向他表达了最深的歉意,这可是有违天条的举动,怎不叫宝二爷为之一愣?!

        见对方如此大礼,宝玉即使有着再深的的怨气也会消散一空,何况他本就不是来滋事得呢!

        “呵、呵……阎君这朋友,贾某交定了!”虽然自己地爱人总有一日会脱离生死轮回,但宝二爷还是不能抵挡阎王的一片热忱之心!

        “阎君,这……这可是犯天条得!”暴躁耿直的黑判又一次忍不住冲口而出。以他单线条的思路是怎么也不理解阎王所为,更是对宝二爷这家伙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恨不得阎君一声令下大家一起联手一击,将他拿下以报羞辱之仇!

        “黑兄,此言差矣!阎君自有道理!”未待面色发冷的阎王开口斥责,一向是老好人的红判已及时阻止了黑判冲动的身形!

        “贾公子,让你见笑了!”阎君在高深莫测的人间小子面前不好勃然变色,只得以勉强的笑容向宝玉表达了歉意!

        “呵、吼……没什么!我倒觉得红判大人很是爽快。有啥说啥,是个真正地汉子!”宝二爷确实没有生气,念及自己当时也的确有点过份。随即主动抱拳施礼道:“红判大人,前日贾某也是一时情急,改日定当治酒赔罪!”

        “哼!”黑判把脸一转毫无回应,羞辱之仇岂是一句话就可以化解地!

        “哈、哈……”陆判豪爽的笑声化解了大殿初生的尴尬,“兄弟,何必非要改日。不如现在咱们就开怀畅饮如何?”

        “好!来人啦,备酒!”阎王对自己最得力的手下更为欢喜,急忙借机扬声吩咐下去,同时也给了闭口不言的黑判一个训诫的眼神!

        能筹交错之间自是杯来盏往。主客双方一个有意,一个存心,理所当然得是宾主尽欢,欢声笑语刹那间充盈了整个森罗大殿。将一个世人恐惧的地狱悄然变成了欢乐地天堂!

        “阎君待贾某如此厚爱真让小弟感激”,宝二爷终于在言语之间拉近了关系,深明礼于下人毕有所求这一道理的他举杯回敬之后主动开口道:“阎君有事尽管开口,小弟也有事情想麻烦阎君帮忙!”

        “哦!贾公子但说无妨!”面容粗扩的阎罗王双目闪过一丝惊喜之色,看来自己终于交下贾宝玉这朋友了;于此同时,他先前只是隐约地意念终于逐渐明晰,既然对方主动开口那自己何不顺势借助这天赐帮手一举搞定地府心腹大患!

        “兄弟,有事你就直说,哥哥我办不到阎君也一定能帮忙!”真正豪迈的陆判适时接过话头帮了阎王一把,他心中对此现状是无比开心,最后一点儿忐忑早已消失无踪!

        “是这样,不知陆大哥可曾听闻过这样一种妖术……”宝玉清了清嗓音,凝神将皇后怪病细述了一番,末了满怀期待的望向阎君道:“小弟才疏学浅对此是一头雾水,所以前来请教地府高人,还望阎君为我解惑!”

        “这……”陆判等人苦思良久之后却是一脸沮丧,任凭他们绞尽脑汁也未想到世间还有这般妖邪怪病。

        要论鬼龄,此刻大殿之中无疑要属地府之王,阎罗王在众人投以厚望的凝视下也是大耗心神,千丝万缕纷飞之中阎王终于——还是没想起!

        “贾公子,本君也从未听说过这等邪术!”话语微顿,阎王即为了挽回面子,也为了真正与宝二爷交好,把牙一咬话锋一变,豪气的扬声道:“不过贾公子不用失望,地府书库搜罗万象,绝不在天界书库之下,本君这就命人立刻翻查,必能从中找出真相!”

        也只能这样了!宝二爷眼中再次升起希望,意念一转主动举杯回敬“小弟敬阎王一杯,干!”

        酒席总有散尽之时,在三分酒意推动之下,宝二爷是豪兴大发,从不看书的家伙首次对书库生出了强烈地兴趣,兴致颇高的婉拒了阎王安排休息的客房。反而直接要求亲自找书。

        “没问题!”阎王为他连天条也敢犯,小小书库又有什么大不了!略带小心的拍着宝玉肩膀道:“贾兄弟,本君明儿再陪你吃酒畅谈,来人啦!送贾公子进书库!”

        阴间地夜与阳间并没有多大分别,就在宝二爷挑灯战斗于五花八门的书海中之时,四大判官与阎罗也没有安生睡觉。

        “阎君,勾消生死簿可是犯天条,万一天庭怪责下来怎么办?”忍了半夜的黑判再一次旧话重提,粗豪的身形不由自主地密室内走来走去!

        “陆判。那尤氏女鬼是否贾公子的女人?!”阎王平静的面容没有变化,三缕黑须更在悠然清风中微微飘荡,看来不愧是几千年老鬼,一举一动无不是深谋远虑成竹在胸。

        “回阎君,下官敢保证那女子绝对倾心贾兄弟!”陆判虽奇怪阎王的反问,但还是一五一十将当日情形复述了一遍,最后更加入了自己的看法肯定道:“贾兄弟如此俊杰在人间绝对是万年难遇,以红尘俗世痴迷情爱的女子之心。怎会不对他动心呢?!而且阎君也应该看得出,贾兄弟也是风流名士,正所谓干柴烈火。郎才女貌!即使现在不是一对,也绝耽搁不了多久!”

        “嗯!那就好!”阎君是真正的安下了心,对于自己的冒险不由大为得意,再次手指生死簿对手下道:“你们翻开生死簿看一看贾家之人就明白本君为何如此啦!”

        四判闻言不由好奇心起,四个中年汉子竟齐齐挤在了窄窄的书爷之上,意念微动之间贾家上下人等地天定一生已然悉数于虚空浮现。

        “啊!怎么会有这么多空白?!”陆判身为四大判官之首也可算得上见多识广。绝对有秦山崩面不变的镇定功夫,可是此刻的他与三位同僚一样是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世间怎会出现如此多长生不老的凡人?!

        “阎君英明,下官佩服!”四判之中红判最先反应过来,在他有点儿肉麻的恭维声提醒之下。就连最不爱动脑筋的黑判也明白过来!

        原来这贾宝玉果然是三界少有的大神通之人,凡是与他有着欢爱关系的女子无一不在瞬间脱离了生死轮回,而阎君主动勾下尤二姐之名,看似大方其实不过是一顺水人情而已!如此巧妙。恐怕天规也难以惩处,怎不让一心讨好宝二爷地阎君紧抓不放!

        “阎君,敢问您对这贾宝玉为何如此礼遇?!”司马判话语微颤,一番犹豫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一脸诧异的紧接着道:“他虽法力高强,但我们还有地藏菩萨坐镇,实在不行,也可奏上天庭请求援兵,何必这样让着他?!”

        “哈、哈……”阎王强自一阵大笑,三缕长须乱抖之中掩盖了自己难堪的神色,在手下面前他可不愿表露半点惧怕,故作得意地轻声道:“多一个朋友总比一个敌人好,况且这贾公子并未真正做下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咱们何必非要平白树敌呢?!况且……”

        阎王见一干手下对此理由不是十分信服,只得把心一横用出了最后的借口,“况且本君也想借他之力收拾真正的祸患,那盘踞阴间的厉鬼之王也该是铲除的时候了!”

        “阎君妙计,下官等人望尘莫及!”四大判官此时也终于完全信服,一片恭维声拍得阎王更是得意舒服!

        相对其余三判满心欢喜,陆判这豪爽汉子不由自主生出一丝不快,对于利用宝玉这朋友地不快!但阎王是他的主子,森严的地府规条对他可很是有用,不敢忤逆阎王之兴的他大口开了好几次,最后还是未能冲口而出,要知道阎王可不是什么真正大度之人,这一点儿陆判还是清楚得!

        整整一日一夜之后,即使有通天法力作后盾,但天性不喜读书地家伙还是感到了腰酸背痛,他广阔无垠的脑海就像扫描一般将一本又一本“烂”书“装”了进去,囫囵吞枣好似流水线一般,让一干服侍的鬼卒又惊又佩,暗自慨叹,“果神人也!”

        “唉!”宝二爷抬头望了望窗外天色,随即又无可奈何的掉入了书海之中,本性懒散地家伙不由暗自思忖,他奶奶得!早知道这地府什么破书都收藏,自己就不亲自动手了,如今却弄成骑虎难下,不好意思中途放弃!

        念及此处的宝二爷又是一声重重叹息,“看吧,使劲儿的看吧,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些无聊破书看完为止!”

        唔……如果这些心语被三界修真听到,他们恐怕就会一头撞死在水里!堂堂地府会收藏无用破书吗?!要知道这些“破烂”可是三界盛传的秘籍宝典,普通人想看一眼也是痴心妄想!

        没有根基的道盲终于在万千道书之中脱盲了!就连宝二爷自己也未发觉,这些在他心中不值一提的“破烂”却正在一点一滴的升华着他傲视天地的混沌法力!

        这就像一个坐拥金山的人却不会花钱,动不动就用金砖买根棒棒糖一样,正是这些技巧手段的道书让宝二爷懂得了如何节省力气增加威力,杀鸡焉用牛刀,打蚊子不须用大炮!

        “哇!哈、哈……”一声尖叫之后,手舞足蹈的宝二爷一下子抖开压在身上的书山站了起来,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艰辛的付出之后终于找到了答案。

        “嘿、嘿……妙,太妙了!”急急扫描泛黄古书的家伙突然邪邪的坏笑起来,眼望“妙方”眼中却闪动火热光芒,如不是及时闭嘴恐怕口水都会流出来,想不到竟是这般美妙的法子!谢谢老天,本少爷一定会照方治好美皇后地!嘿、嘿……

        月朗星稀,在外浪荡了一日的贾链终于拖着歪歪斜斜的身形走回了贾府,手上余香忧存的他下意识舔了舔嘴唇,美滋滋得回味着天仙楼美女的酥软玉体!

        “砰!”低沉闷响声中,一片飘荡而下的树叶砸痛了醉醺醺的贾链,昏头转向的家伙咕哝咒骂道:“他妈的,连树叶也敢与本少爷作对,去死吧!”

        “咦!树叶?!”贾链抬腿欲踢,但意念一转在冷嗖嗖的夜风中回复了几许清醒,“树叶怎么会打疼人?!难道……”

        “呼!”刺骨的寒流凭空突现,缕缕冷风在贾链身后直往脖子里吹,用可怕的事实为他作出了回答!

        “妈呀!鬼——”贾链浑身一抖,布满红丝的双目奋力一张,吓得脸青白黑的家伙只听自己的心跳“咚、咚”有如雷鸣,但一时之间却紧张得犹如泥塑木雕,怎么也不能迈步逃跑!

        “嘎、嘎……贾、链、还、我、命、来!”鲍二媳妇阴森幽长的鬼声在贾链身周久久回荡,厉鬼并不急着立刻弄死仇人,而是一手拉住他的后领凌空而起,随即轻轻一松。

        “啪!啊……救命啦!”先是重物坠地之声,随即就是浑身掉得几欲散架的贾链的惨叫声,最后是他似若丧家之犬般呐喊求救的凄厉声。

        剧痛反而让贾链获得了逃生的力量,惊恐万分的家伙双腿离奇的回复了自由,连滚带爬毫不犹豫向前方狂奔而去,可惜慌不择路却跑入了平日幽静雅致,如今看起来却诡异恐怖的疏林之中。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四十七章 再入地府"><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