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四十八章 夺天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嘿、嘿……不把你这狼心狗肺的小人弄疯弄死我就不是厉鬼!”恨声冷笑的女鬼自信满满飞舞而追,故意变出的拽地白袍在虚空拉出长长的幻影,将神秘的夜空变得气息阴沉,诡异莫测。

        “留步!”轻柔的仙音让鲍二媳妇美梦成空,破空而来的强大力量更是让她鬼脸更形惨白,不由自主全力运功凝神备战。

        五彩霞光笼罩之中,犹如天仙下凡的鬼灵衣袂飘飘悠然飞舞,羽衣翻腾逼近而来,悦耳的银铃在轻柔中透出一份冷肃的叹息,“从那里来回那里去吧,这儿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哎哟!奴家道是谁呢?原来是蓉少奶奶呀!”厉鬼法身一抖回复了生前原貌,浪笑环绕间突然话锋一变,张狂傲慢得对可卿道:“秦可卿接法旨,本座已是鬼王驾下大将之一,特来监视你完成鬼王法谕!”

        “唉!真是死不悔改!”可卿绝美玉容闪现同情与悲哀,绝美佳人思及意中人已然进入地府,她当然不会再假以词色。

        虽芳心生怒,但温婉可卿还是尽最后心力劝说道:“鲍家妹子,你我其实都是冤死之人,但死后也不能坠入邪魔鬼道,这样会永不超生,你还是让我助你一把回地府投胎转世吧!”

        “呸!说得好听!”鲍二媳妇见可卿竟对自己的法旨视若未闻,不由恼羞成怒,已然入魔的厉鬼更听不进可卿的良言相劝,凶光让她原本不错的面容变得狰狞恐怖,尖利刺耳的吼叫穿云裂空,“谁也体想挡我之路,手底下见真章吧!”

        厉鬼念及自己乃是受到鬼王特训的鬼将,比一般厉鬼凶悍许多的她更是对眼前娇娇柔柔的可卿不屑一顾,同时对可卿那绝代的风华更生出狭隘女人特有地嫉妒之心,不由分说第一招攻击就直奔可卿玉容而去。尖利的指甲已成致命利器,誓要将那讨厌的面容抓成一块破布!

        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可卿见厉鬼竟如此顽固不灵,而且出手还是女人大忌——毁容,即使是温婉可卿也不由怒火陡生,一声娇斥法力暴涨,毫无畏惧的迎了上去。

        两位女鬼本是凌空相对而立,只见她们各自微微一晃同时于原地消失不见,下一瞬间再次出现已经疯狂缠战成了一团。

        鲍二媳妇做鬼时日虽不长。但她却用风骚本性缠上了鬼王,经过鬼王在床上的特训之后,无意间学会了采阳补阴的骚媚妇人法力可谓是飞速飑升,短短时日已经可以与鬼将战个旗鼓相当,这其中当然有鬼王特赐的“仙丹”功效!而沾沾自喜的鲍二媳妇却并不知道,正是因为这些“仙丹”她才会在邪魔之路上越陷越深,最终泯灭了人性!

        可卿生前绝对是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家闺秀,纤纤弱质地佳人死后也只是一法力微弱的小鬼。但经过意中人“一抱,之后已成鬼仙之体的她可谓得天独厚,地府之战更让她犹如脱胎换骨超越了平凡,宝玉这坏师父临走时送得五彩玉带更为她增添了强大威力。与其说现在是她在与厉鬼作战,不如说是宝二爷在间接收拾凶残厉鬼!

        凌厉的劲气呼啸作响,随着袖影与利爪翻飞,撕裂虚空的气流掀翻了草皮,刮起满天树叶遮天蔽日,一个凶狠。一个强大,二鬼片刻之间互有短长战成了半斤八两!

        胜,取决于智慧与实力!

        灵秀的可卿绝对比鲍二媳妇更加聪慧,只知骚媚的厉鬼法力虽强。但比之可卿腰间玉带又相差甚远,二鬼之战结局不言自明!

        “啊!”一声惨叫之中,只见可卿倩影突然前所未有的光芒大作,万道五彩光华犹如利箭迸射而出。鲍二媳妇地护体法罩似如阳春白雪一碰就融,身受重击的厉鬼在惨叫声中落叶一般抛跌于地!

        “你走吧,我不想为难你!”见对手披头散发嘴角溢血,温婉可卿实在狠不下心肠擒获于她,不过还是在宝玉一向的鼓励下故作严厉道:“再让我在贾家看见你行凶,必然抓你回地府受罚!”

        “哼!”鲍二媳妇一口吞下上涌地血液,完全入魔的鬼眼绿光闪烁,技不如人的她意念一转留下一个怨毒的眼神后愤然化为一片黑雾遁地而去。

        “卿姐姐,你不该放了她!”纤细的四姑娘于花丛后迈步而出,缠着师姐观摩实战的惜春隐带担忧道:“宝哥哥说得对,这女鬼已经没救了,我们不杀她也应该将她押入地府发落!”

        “唉!我实在下不了手,她也死得实在不值!”可卿念及自身悲惨往事,对所有冤死之人不由都有着一份浓浓地同情之心,大有感触的叹息道:“如果她不是入了魔道,姐姐我定不会阻止她报仇,这贾链也确实该受到惩罚!”

        “嗯!”惜春虽是贾链同宗,但对这族兄却没有丝毫好感,大为认同的小脸一点道:“宝哥哥都是看在巧姐儿面上才这样决定得,我们就当是帮巧姐儿的忙吧!”

        “嘻、嘻……”惜春少有地抿唇一笑,紧接着笑语道:“姐姐,我倒有一计可以两全其美,即可以不让厉鬼行凶,又可以惩罚一下链二哥!”

        贾家女子果然无一弱者,就连平日沉默寡言的四姑娘原来也是厉害的主儿!

        侥幸逃得一命的贾链别说出府寻欢了,就连在家中也是整日大群下人环绕,可是恐怖地无形鬼影依然是紧咬不放,吓得个自命潇洒的链二爷是心惊神乱,惶惶不可终日!

        “鬼啊——”就连做梦他也离不开恶鬼索命,憔悴不堪的家伙急忙在自己发疯前遍请京城高僧道士前来捉鬼!

        繁华之地何来真正的高人?!一个个和尚道士在可卿捉弄下无不是抱头鼠窜,谈鬼色变。

        万般无奈之下,链二爷终于在好心的四姑娘无意提醒下想到了不是办法的办法——在烈日下趁着鬼怪不能出没悄悄离开京城,躲到金陵老家去!灰溜溜逃走的家伙其实是因祸得福,无意间逃避了发配边疆的贾家厄运!

        “兄弟,来,咱俩干一杯!”生性好酒的陆判举杯与宝二爷相碰,在阎王授意之下请宝玉帮忙的责任自然落在了陆判身上,豪爽判官虽有点不情不愿。

        但也只能是无可奈何!

        “大哥,这已是第十坛了,还是改日再喝吧!”有着神石之力净化酒力的宝二爷担心地按住了陆判手腕,精明过人的他从对方眼底看出一丝端倪,郑重认真的扬声道:“大哥心里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别闷在心里,尽管给小弟说就是了!”

        “唉!”陆判一声重重的叹息,依然还是一口吞下了杯中美酒,一番犹豫后仍然难以启齿。毕竟他已把宝玉当成了真心朋友,如今见他如此豪迈,陆判心中反而更不是滋味!

        “大哥,是不是阎王暗地里为难你?!”一脸疑问的宝玉眼底已是精光闪烁,要是阎罗王敢阴奉阳违,那就不要怪他宝二爷不客气了!

        “不是、不是……”醉意朦胧的陆判对宝玉的怒火又是感激又是害怕,他可不想把事情闹大,急忙双手连摇道:“不是这事儿。其实是……唉!我给你说了吧!”

        陆判把心一横鼓足勇气将阎王所托一一道来,末了他凝声道:“兄弟,这事儿你不想干千万别勉强。阎君不会把哥哥怎么样得!真得,你千万别为了哥哥我答应!”

        宝玉从陆判诚恳的神色中看得出他不是虚伪的反话,而是字字发自真心,感动于心地家伙突然一把拍着陆判肩膀大笑起来,“哈、哈……大哥,我还以为是什么天大的难事儿呢。不就是帮忙除妖吗,小事一桩!而且这可说是天意,小弟我本就打算找那鬼王麻烦!哈、哈……”

        见陆判神色愕然似有不信如此巧合之意,宝玉满脸欢笑悠然将可卿之事说了一遍。

        “呵、呵……原来如此。太巧了!”洒脱的陆判终于放下了心底包袱,义盖云天的兴奋道:“这事儿哥哥我一定帮忙,只要救回那秦钟立刻让他投胎转世,下辈子让他投到大富大善之家去享上一生富贵!”

        “兄弟。来,干杯!”心中大石一去,陆判的酒量也是再次暴增,强行又与宝二爷碰了三杯,随即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还有一事哥哥差点儿忘了,你早前是不是托牛头马面说了鬼仙之事?!这事阎王已经点头答应了!”

        “小弟多谢大哥帮忙!”宝二爷只觉事事顺利无阻无碍,兴奋于心的家伙忍不住自得其乐的暗自寻思,人家说朝中有人好办事!看来这道理在阴间也一样能行得通!呵、呵……这当鬼得与当人得也没两样吗!

        阴间的白昼灰蒙蒙地天空,虽没有丝毫蓝天白云的美丽,但这一切对宝二爷来说却有一种新奇的美感!

        与阎王一番商议之后,义无返顾地宝二爷主动请缨先行进入鬼王宫内擒鬼先擒王,待得大事一成立即与阎罗王来个里应外合一举消灭阴间祸害。

        宝二爷此举不消说也是为了确保秦钟安全,毕竟他的第一责任还是为了可卿救出家人,美人儿比“正义”更能让他宝二爷鞠躬尽瘁,死而后矣!

        怎么办呢?在陆判指引之下,阴森的无法之地凭空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家伙,宝二爷立身一荒山之顶抬目四望,却一时不知如何下手!

        唉!那儿就是可卿所讲的阴间厉鬼之林吧,也真搞不明白,她当时为何傻呆呆的晃到这儿来散心,以致于让那鬼王顺手抓了个大美人儿!

        念及此处地宝二爷心神一动,一缕隐约的意念开始在脑海盘旋!

        “将军,你老又在想相好了吧?”一干小鬼簇拥着鬼将巡视着厉鬼地域,在鬼王回来之后,四散的厉鬼又重新整合,而且势力更是越来越大,明显威胁到了地府阴间之王无上的地位,所以阎罗王才会这般急着铲除隐患!

        “他妈地,你们不想女人吗?!”鬼将笑语斥骂并不否认,鲍二媳妇的风骚确实让他无比迷恋,不想被手下继续取笑得家伙神色一正道:“还是好好巡视吧,大王说了地府对我们可没安好心,要小心他们的偷袭!”

        “咦,前面好像有动静!”鬼将话音未落。一个眼尖的小鬼就脱口惊呼将现场气息弄得凝重无比。

        “呛啷!”连串金铁交鸣声中一干厉鬼是刀剑出鞘,他们同时也做好了转身就逃地准备,如果真是地府大军那自是逃命为主,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吗!只要能及时通知鬼王就是了!

        “混帐,慌什么?!那只是一个落单的女鬼!”法力最高的鬼将凝神一看终于看清了在前方低头沉思的窈窕倩影!盛气凌人地家伙大声斥责仿似忘记了自己先前可是抽刀最快的一个!

        “嘿、嘿……恭喜将军,这次又是一个大美人儿!”众鬼飞速将那女鬼围了起来,见风使舵拍风追马绝对是小鬼的专长,危险一去他们是本性大露,色笑着恭维鬼将道:“将军。你老真是咱们鬼域第一福将,又有谁能像你老这样连续两次在这林子里碰到送上门来的美女?!这次必定又是大功一件!”

        “嘿、嘿……本将军不会忘记你们的好处地!”鬼将收刀回鞘兴奋的抢步上前,得意的对美艳动人的女鬼道:“大美人儿,乖乖随本将军回去享福吧!”

        “啊!你们干什……”女鬼惊声尖叫中途嘎然而止,厉声质问还未完全出口就已被急不可耐的鬼将一掌打昏!

        “走,兄弟们,回去领功!”浑身发热地鬼将望着地上的尤物玉体更是性致高昂,意念一转道:“不过这次本将军要先行带回府中审问一番才行。你们明白没有?!”

        “小的明白,将军尽管放心!小的们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俗话说得好县官不如现管。况且这鬼将平日也养了一班子亲信,鬼王虽然厉害但毕竟不能事事兼顾,一干鬼卒自是唯鬼将之命是从!

        “嘿、嘿……”奸笑环绕之中众鬼身影刹那间飞跃而去,只留下随风卷动的沙尘在那儿轻舞飞扬,只恨不能像风儿那样跟上去看一场好戏!

        “碰!”卧房大门重重合上,鬼将那兴冲冲的身影就此消失在一干笑容暧昧的手下视野之中。

        “美人儿。我来了!”众鬼已不是第一次听到鬼将这淫邪的话语,附耳门上偷听地众鬼知道好戏就要上场了!

        “啊!”女子尖叫声从房内传出,让小鬼们更是脸带兴奋之色,原来“听”有时比“干”还让人激动发狂!

        可惜房内一阵响动之后却突然升起了隔音结界。再也没有丝毫声响让小鬼们为之联想,意兴索然的他们不由对将军的吝啬大为鄙视,真不够意思!

        “将军,将军……”一个时辰之后。守门鬼卒估摸着房内地大戏早已散场,不再等待的他们轻声敲门催促道:“将军,是时候向大王复命了!”

        “嗯!知道了!”鬼将微带不耐的话语从房中传出,看来他对被鬼卒吵醒有点本能的不快!

        “吱!”片刻之后,神清气爽的鬼将哼着小调走出府门,临走时对下人道:“谁也不许打扰里面的女人,否则本将军让他魂飞魄散!”

        一干鬼卒又簇拥着头领来到了鬼王宫,相比根基深厚地地府森罗大殿,这鬼王宫明显简陋小气了许多,就连所谓大殿也只是一个黑雾环绕的上下两层平台而已!

        “小将参见大王!”在众鬼两排并立之下,鬼将一边恭敬的向鬼王施礼,一边自然的向一脸木然地幽沉鬼王接近。

        身材瘦削的鬼王笑意盈盈望着手下道:“辛苦你了,不过本王另有重任给你!”

        厉鬼之王大手虚空一挥,止住了鬼将前进之势,随即扬声命令道:“鬼将听令!”鬼王出声同时,他自然而然得将手中把玩的一个拇指大长颈玉瓶对准了鬼将,而眼底的笑意也更加强烈。

        “末将在!”鬼将身形一弓就要俯首听令,他话音未落,出乎意料地异变却陡然而生!

        “啊!”无比强大不可抵御的吸力从前方传来,鬼将猝不及防只觉天地间一种本源的玄异力量就此把自己完全束缚,神奇的吸力让他反抗的法力是泥牛入海没有着力之处,高大的身形刹那急剧缩小,无助的直向鬼王手中玉瓶飞去。

        “噗!”迅疾的瓶塞彻底将玉瓶封锁,得意的狂笑从鬼王口中暴笑而出,“哈、哈……贾宝玉,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你就好好的享受化身血水的滋味吧!”

        被吸入瓶中的鬼将——不,其实是宝玉化身不由面色大惊,想不到自己的行藏竟会被厉鬼识破,还被对方设计吸入了破瓶子里。

        “哈、哈……”回复原形的宝二爷一扫先前的卑躬屈膝之势,纵声朗笑道:“鬼王,你以为区区一个破瓶子就能困住你宝爷爷吗?!”

        “哼!无知小子,你试试看!”鬼王毫不担心的唇角一撇,得意洋洋的讥讽道:“一时三刻你就会化成血水,到时本王再来听你如何张狂!”

        “来人啦!谢贵客上殿,摆酒庆功!”兴奋的鬼王紧接着立身而起,厉鬼之王主动走下高台迎到了殿门口,看来这贵客真是不可小觑!

        “呀!”无边法力透体而出,五彩光华于虚空凝聚成一个充斥天地的巨拳狠狠向瓶壁砸去。

        “噗!”只是一身个细微的声响,宝二爷开山劈石的一拳竟连轰然巨响也未响起,而五彩霞光就像烟花落水一般瞬间消失无踪!

        “他妈的!这是什么破玩意儿?!”不信邪的宝二爷这一次是用尽全力,全身法力汹涌如潮自识海迸射而出,仿如利锥一般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旋转着向瓶壁刺去。

        “嘶!”这次声响终于大了点,不过效果却依然不变,瓶内空间一阵天摇地动之后,宝二爷一脸无奈的再次跌落瓶底,法力大成后首次遭受挫折的家伙不由恨声咒骂道:“他妈的!邪门!”

        一缕隐约的意念在宝玉烦躁的心海油然而生,模糊之中似曾相识的连串画面电光火石般一闪而过,速度之快让他难以看清,最后只剩下莫明的意念在心海徘徊,怎么回事儿?!为何自己觉得这场景竟有一种熟悉之感?!靠!难道自己梦中被困过不成?!

        鬼域大殿之内,在宝玉疯狂轰击之下,桌上的玉瓶突然一阵急剧震荡,正在欢畅吃酒的鬼王面色一惊,急忙向一旁的贵宾惊声问道:“金牛兄,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宝贝能否困住这贾宝玉,这小子的法力可厉害得很,据我的内线兄弟说就连阎罗王那笨蛋也怕得要死!”

        “哈、哈……鬼兄放心,无论他法力多高也难逃化为血水的命运”,扬声大笑者果然是妖界四王里最为厉害的金牛大王,他精光闪动的双目凝视着自己的护身法宝道:“我这宝贝连当年的孙猴子也曾被吸入其中,如若不是观音帮忙,恐怕也不会有后来的斗战胜佛了!”

        “啊——难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器‘夺天瓶’吗?!”鬼王一声惊呼悠长无比,不敢置信的面容震撼流转,禁不住脱口追问道:“此宝不是传说被孙猴子弄坏了吗?!而且还被太上老君带回了天界,为何又落入了金牛兄手中。”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四十八章 夺天瓶"><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