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五十章 最美女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也是巧合而已!”身负重伤的宝二爷当然不会去拼命追敌,这事儿他已尽力了,就是没伤他也不会白出力,强自保持高深莫测的家伙笑语道:“鬼王突围时就是从红判处突破,当时我就有所怀疑;按理说以四大判的法力是绝对能擒下鬼王得,再加上我适才故意拿出夺天瓶,红判一时激动控制不出露出了妖力,在我有心观察之下自然难以逃脱!”

        宝二爷平静的话语就似说了一桩小事一般,却让阎王更是佩服!

        独角大王竟在地府埋伏有同堂,在一干妖人有心算无心之下,地府鬼差并未能顺利将之擒获,无功而返的三大判官仅只带回了几个小妖尸首,一向豪气的陆判此刻也是垂头丧气,意兴索然!

        “大哥,跑就跑了,不用气着自己!”宝二爷是大殿内最为清闲之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无赖样。

        “唉!兄弟,哥哥我不是因为没抓到妖怪而难过,而是担心真正的红判到哪儿去了,他可是我好几百年的朋友!”陆判与其余二判一起重重叹息,三双目光同时闪动黯然之光。

        “我想红判有可能是被妖怪事先抓到妖界去了”,宝二爷凝神一想随口猜了个七八分,在兄弟义气的感召下,一向懒散的家伙少有得不受控制豪情盖天道:“大哥你的事就是兄弟的事,他日我一定为你走一遭妖界救出红判来!”

        宝玉慷慨激昂的话音未落,他就下意识生出了后悔之心,“他奶奶的,我这是怎么啦?!难不成打架上瘾了不成?!怎会没事找事呢?!”

        呵、呵……不过自己倒是真觉得打架挺有意思!看来到妖界游玩一番也不是件坏事儿!

        未待千思万绪的家伙拿定自己的心意,黑判突然抢在陆判之前立身而起,郑重无比的凝声道:“贾公子,先前是我看错你了,黑某这就向你奉酒赔罪!

        还望公子大人大量,我那红判兄弟就拜托公子你了!”

        嘿、嘿……谁说黑判笨呢?!他这一番发自肺腑的道歉及时将宝二爷反悔之言卡在了喉舌之间。无可奈何的家伙只得举杯相碰道:“黑兄,我也向你道歉,咱俩就杯酒化恩仇,如何?”

        “好,黑某先干为敬!”黑判一仰脖将烈酒吞入腹中,宝二爷见状也不怠慢,他对这耿直地判官是颇为欣赏,见着他就想见着了粗豪的倪二一般!

        重重插曲完全落幕,美女如云的贾府又向宝二爷发出了爱的召唤。对爱人迫切的意念。再加上他出于缜密心思并不想让阎王知晓自己重伤的实情,所以依然谢绝了阎君留客的好意,在陆判相送下缓缓向阴阳结界处行去!

        “兄弟,你不再多呆几日吗?!就让咱哥俩好好聚一聚吧!”陆判相送宝玉来到结界入口,他又一次挽留性情相投的宝兄弟!

        “不瞒大哥,小弟其实是急着回府养伤,”宝玉见四下没有外人,同样视陆判为知己的他低声说出了真相。把玩手中夺天瓶道:“我虽搞定了这破瓶子,但也已是元气大伤,不得不走!伤好后兄弟在家中备酒等大哥光临!”

        “原来如此!那大哥我就不留你了。兄弟保重!”陆判与宝玉两个性情汉子是惜惜相惜,他也明白阎王与宝玉间微妙地关系,意念一转也不再多留于他!

        “大哥保重!”宝二爷挺拔身影消失于结界关口,他真诚的话语却在陆判耳边久久不散,狂风呼呼作响,吹得陆判衣衫紧贴身形。更显魁梧汉子的昂藏气概;豪爽的陆判片刻间已然下定了决心,决不把宝玉受伤之事告诉多变的阎王!

        “大王,怎么会这样?!”阳间京城一荒郊野林,闻听召唤而来的鲍二媳妇见一干浑身血迹的残兵败将不由愕然呆立。往日高高在上的鬼王如今却是满面灰尘、狼狈不堪!

        鬼王简单将事情说了一遍,随即眼露凌厉光芒道:“此仇必报!不过咱们要先重整势力,本王决定先到妖界与金牛大王会合;宝贝儿,你现在就跟我走吧!”

        “不嘛。奴家定要报了仇才能安心”,鲍二媳妇略一寻思媚笑着挨入了鬼王怀抱,“大王,就让奴家杀了那贾链与王熙凤再到妖界来服侍你,好吗?”

        “宝贝儿,那贾宝玉就快回来了,你留在这儿会十分危险,那家伙简直不是人!”鬼王是岔怒于心但又无比惊恐,宝二爷当然不是人,而是比神仙还厉害地高人!

        “奴家不怕,最多我不再戏耍,一击得手就远遁而去,现在不趁着贾宝玉还在妖界,恐怕就再没有机会了!”被仇恨侵占了心神的女鬼看来也是吃了秤驼铁了心!

        “宝贝儿,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费心,”鬼王尽最后努力劝说这让他着迷的风骚美妇道:“不瞒你说,那贾链早被妖界独角妖王下了手脚,他绝对活不过今年!宝贝儿,你何必为了一个必死地废物冒险呢?!”

        “咯、咯……那太好了,奴家还愁这家伙不知躲到哪儿去了呢?!”鲍二媳妇骚浪的气息附耳吹入鬼王心海,淫邪的手掌竟在众鬼环视下在鬼王身上开始了游走,一边挑逗一边哀求道:“好人,我的大王,你就让人家杀死王熙凤那贱人再来找你吧!”

        “呃!”鬼王舒服得低吟流转,但正值逃命之时,他也不敢过多耽搁,在鲍二媳妇勾魂手段下,厉鬼之王只得无奈点头叹息道:“唉!好吧,本王就在妖界等宝贝儿你前来会合!”

        “咦?!她是谁?!为何奴家从未见过?!”鲍二媳妇好不容易搞定了想将自己带走的鬼王自是心情轻松,随即双目一扫在近百鬼卒之中发现了唯一的女人身影,虽是面蒙薄纱看那高挑地倩影却是婀娜多姿、婉约卓然!

        不待鬼王有所应答,鲍二媳妇一脸幽怨故作埋怨道:“原来奴家才离开一阵子,大王你就找到新欢了!哼,这么多妃子大王你就只带了她一人逃跑,看来是只喜欢她一人了!”

        “住口,无耻!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不知廉耻!”那蒙面女人竟然手指风骚女鬼厉声斥责,成熟丰盈的娇躯气得瑟瑟发抖,法力微弱的灵体差一点保不住人形原状!

        “找死——”风骚女鬼被这陌生女鬼气得脸色发白。她在地府可谓是如鱼得水,只有被人在床上“欺压”,何曾在地面被人教训过?!厉鬼勃然大怒就要上前将这让她自惭形秽的女人抓成母夜叉!

        “别,别……宝贝儿,不要生气!”鬼王阴森瘦脸闪现矛盾之色,又恨又爱又难受地望了望那蒙面女鬼一眼后,随即转向风骚女鬼讨好道:“宝贝儿,她只不过是一个只能看不能吃的花瓶而已,哪像宝贝儿你在床上那般带劲儿?!大王我只喜欢你。你何必吃醋呢?!”

        “她是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鲍二媳妇被鬼王一语勾起了无尽好奇,随即意识到自己语调有点生硬,急忙补救道:“大王,给奴家说说好吗?

        人家在鬼域可是从未见过她!”

        鲍二媳妇语至中途脑海突然灵光一闪,不由自主脱口追问道:“咦,难道她就是鬼王宫那禁地里的神秘人?!”

        “宝贝儿,你真聪明!”鬼王在风骚情妇身上一阵猛捏,随即神色一变大为失落黯然道:“本王十余年前在黄泉路上抢得此女。人倒是美得不可方物,可惜本王却只能看不能吃,又舍不得杀了或放了。只得将她关在鬼王宫整整十年!”

        “什么女鬼竟然连大王你也搞不定?!用强不就成了?!难道还怕她反抗不成?!”鲍二媳妇酸溜溜地瞪了蒙面女子一眼,她虽对鬼王没有感情,但狭隘浪荡地女子有着本能的嫉恨之心!

        “唉!”鬼王面带恨色望向了蒙面女鬼,神秘女子脸上的黑纱令他是大为郁闷,“本王也不知她从哪儿弄来一仙界异宝,只要一对她有想法她脸上那黑纱就会变成一丛利刺。刺得人疼入骨髓!”

        “咯、咯……原来大王你下不了手呀!”风骚妇人半信半疑笑得是花枝招展,笑声未落突发奇想道:“是不是你们男人不行,要不让奴家这女人试一试,我就不信收拾不了她!”

        “哼!”蒙面女子幽深美眸似若夜空星辰。幽雅深邃仿佛包容了无尽虚空,不过此刻却充盈了无尽的厌恶与不屑,见鲍二媳妇迈步而来她是不言不动,丝毫不闪避对方向自己面上薄纱伸来的手指!

        “啊!”俗话说十指连心果然不假。鲍二媳妇刚一接触黑纱瞬间就觉无形的利刺狠狠的刺入了她的手指,巨痛由手而上直达心窝,疼得入魔地她也是双眼一黑差点掉倒在地!

        “宝贝儿,你没事儿吧?!”早有准备的鬼王生恐风骚女鬼一怒之下杀了绝代美人儿,急忙状似关怀的紧紧抱住了鲍二媳妇!

        “她……她是谁?!”痛得面色苍白的风骚女鬼眼露恨火,但她却从鬼王的神色中看出了端倪,狡猾的女鬼自不会笨得公然让鬼王讨厌,只是暗地里下了更深更大的怨念!

        “本王只知她生前是宁海一姓林官宦的女眷,至于名字她死活也不肯说!”鬼王感触地叹息于心间迸出,凶残成性的家伙从第一眼见到这女鬼时竟生出了无限爱慕,这也够离奇!嘿、嘿……原来大凶人也有真心一面,所以这林氏女鬼才会在厉鬼之域安然渡过了十载春秋,没有被恼羞成怒的厉鬼撕成粉碎,真是称得上一大奇迹!

        鲍二媳妇地风骚还是取得了胜利,鬼王最终也只得大为不舍在女鬼高耸双峰上狠狠一捏后飞遁而去;而那高挑婀娜、优雅娇弱的神秘美女也在众鬼挟持下随之而去,成熟完美的倩影刹那间消失在嫉恨于心的鲍二媳妇视野之中。

        “哼!要姑奶奶随你四处逃亡,真是白日做梦!”鲍二媳妇不屑的冷笑让她更显轻佻,得意的自言自语道:“姑奶奶大仇得报,再在阳间风流快活,无拘无束,你个被打败了地死老头儿还想缠着姑奶奶,真是笨!咯、咯……等你在妖界站稳脚跟姑奶奶再来也不迟!”

        浮浪笑声在林中空地上回荡不休,入魔的女鬼灵体瞬间消失不见,只留下草丛中的蛇虫鼠蚁在大惊下四散奔逃!

        朱墙碧瓦的贾府再次出现在宝二爷面前,从地府出来地他心中不由涌出一股暖暖的热流。亲切地归属感终于令他双眸红润,思念的清泪禁不住在眼眶汹涌流转,与死亡地接近让宝玉更是深切体会到了“家”的滋味!

        虽身受重伤,但宝玉依然保持着外表的无恙,徐徐迈步跨入了大观园幽雅的拱门。

        “呀!”恶作剧的尖叫声在宝玉耳边凭空炸响,纤细的倩影好似母老虎般于门后一蹦而出,凶猛的来势直冲宝玉身形而来。

        “啊!”失去灵敏听觉地家伙果然被吓得身形一颤;“砰!”宝二爷还未从惊吓失神中回复正常,偷袭人儿的身体武器已狂冲而至,低沉闷响之中外强中干的宝二爷并不能像素日那样稳稳接住佳人投怀。一对滚地葫芦就此在林荫下搂成了一团。

        “哎哟!”胸前的巨痛远超身下鹅卵石的硬痛,被少女压在地面的家伙刚要开口,一缕惊心动魄的鲜血已然流出了嘴角!

        “啊!小宝子,你怎么啦?”恶作剧少女竟然是天意公主,刁蛮少女见臭小子久不进宫果然等不及了,以她公主之尊要强行住进怡红院那当然是没有问题!

        “宝玉,你别吓我,是我不好。你打我吧!”天意本想给意中人惊喜,不成想“喜”未达到、“惊”到是把自己惊着了,别看她平日与臭小子一付苦大仇深之状。但见宝玉此刻面色苍白、嘴角溢血,小公主却是花容失色原形毕露,美眸挂泪,芳心欲碎,恨不得让自己代替爱郎受伤!

        “呵、呵……宝贝儿你又偷着出宫啦!”宝二爷法力一转又强自压下了伤势,天生多情的他自不会责怪活泼纯真地小丫头。故作悠然轻笑道:“我只是咬着嘴唇了,看把你吓得!”

        “真得吗?!”没经历过世间磨难与苦楚的小公主虽性情聪明但却没有多少经验,月牙双眸在爱郎脸上一番巡视看不出丝毫破绽,随即破涕而笑突然话锋一转娇嗔道:“臭小子。你竟敢惊吓本公主,看我不砍了你的头!”

        唔……天啦!怎么又来了?!故态复萌地小丫头让宝二爷是大为头疼,一前一后的小公主都让他不知如何是好!唉!做男人真是命苦,做一个魔女公主的男人更是命苦!

        “小宝子。你找到医治皇后娘娘的方子没?!”一对有情人儿边走边闹,一番嬉戏之后挂在宝二爷身上的小公主终于想起了正事儿;对于雍容善良的皇嫂,小公主看来也是发自真心地喜欢,虽不像对元春那般亦母亦姐,但也是爱戴有加!

        “找是找到了,不过我还要用几日来仔细琢磨一番”,元气大伤的宝二爷要想尽快恢复法力自然受不得干扰,说至这儿的他灵机一动,顺势对小公主道:“为了彻底治好皇后的怪病,老公这几日要闭关参祥,宝贝儿,你可以不可以帮老公回宫带个信儿,让皇后娘娘耐心等待几日!”

        “哼!你又找借口想撵人家走!”天意委屈地小嘴一撇,竟然一语戳穿了臭小子的阴谋,但慧黠少女也明白爱郎不会随意如此,在半真半假的埋怨后还是乖乖接受了安排,“好吧!但你可要尽快进宫。否则我下次就把李芷一起叫来,看你还想不想安生!”

        “好,好……”宝二爷故作惊恐状连连点头讨饶,对小丫头的知进退他是由衷得欢欣,对小公主地喜爱更是悄然加深了许多!

        旖旎的风儿笼罩了怡红院空间,春天虽已过去,但醉人的春色却依然滞留人间,弥漫了宝二爷卧房每一寸角落。

        平凡的房间在玄异结界下变得充满了神秘的光华,袭人、麝月、以及秋纹、玉钏儿,还有随后赶到的鸳鸯纷纷羞羞答答的走过了那道让她们芳心大跳的镜门。

        众女想不到宝玉刚一回家第一件事儿竟然会是这样!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时代的印记怎样也难以从众女心中彻底抹去,在如海爱意汹涌之下,温柔袭人首先强忍无边羞涩走入了春色之房,礼教与情爱之火无可避免得让众女生出丝许难堪,但一声惊呼过后,爱郎苍白的容颜让她们是奋不顾身、争先恐后投入了他的怀抱!

        “动门之术”奇异的疗伤开始了,香艳缠绵火热流转,一干佳人柔媚玉体闪烁的不是欲望之光,而是为了爱人无私奉献的圣洁芳华!

        特制的大床之上风光旖旎,天籁流转之中微波荡漾,涟漪的情海在宝二爷开始迅猛的冲刺中逐渐掀起了滔天浪潮。

        永恒空间——宝二爷刚刚领悟的神通悄然施展,坏小子在地府的遐想并未真正消失,此时此刻为了治好伤势,他是不由自主就将这玄奥法门用在了如此“特殊”的地方,果然是色狼举止——一切都为灵欲交融而着想!

        大损的元气在源源纯阴补助下开始回复,五女曲线玲珑的曼妙娇躯虽经过神石改造,但依然还是不能满足急于疗伤的宝二爷所需。

        眼看袭人已是第五次在自己身下不堪挞伐;鸳鸯眼带坚韧但身露惧意,还是勇敢的将自己挪到了她的身上;秋纹也努力支撑瘫软的玉体向自己爬来,玉钏儿在坏姐夫背上的磨动早已是有心无力,麝月俯首相吻间则只有被动的承受!

        如此一幕令宝玉不得不爱念翻腾,随即怜惜得强自制止了一干爱侣的奉献,“你们睡吧,我让其他姐妹来帮我!”

        虽是元气大伤,但宝二爷玄异的法力之音还是通过万千情丝同一瞬间在一众爱侣心间回荡。

        蘅芜苑内,薛姨妈一家正在享受温馨的天伦之乐,丰盈美妇近段时日是美艳大增,嫣红腻滑的玉脸让宝钗也禁不住时常好奇的询问母亲,爱美真乃人之本性,更是女人永生难改的追求!

        薛姨妈柔媚娇躯微微一顿,下意识望了望身旁的香菱,二女神色不变但却暗地里交会了一个惊喜羞涩的眼神。

        “女儿,我与香菱出去走走!”时间紧迫,中年美妇并未过多解释,只是自然而然的带着香菱走出了院门。

        婆媳二人消失不见,宝钗与莺儿面面相觑的眼神久久也未从错愕中回复,母亲这是怎么了?如此突兀可是从未有过!

        “母亲,你听到二叔声音没?”巧姐儿正难得的跟着平儿学习女红,看来少女也想自己多一点女人味儿了!

        明白爱郎神通的凤姐从宝玉心语之中读出了一份焦灼急迫,毫不犹豫放下手中帐本道:“走,我们立刻过去!”

        寄居稻香村的尤氏正与李纨闲聊,在意中人情意滋润下,再加上院子里多出了尤氏母女三人,李纨早已从以往的沉默中走出,刚要接口回应的她却神色愕然呆立当场,原来尤氏竟一个施礼后匆匆离去,让一旁的尤大奶奶与尤二姐也不知为何!

        “尤家太太,你也是去怡红院吗?”尤氏刚一走出院门就与柳氏母女碰了个正着!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五十章 最美女鬼"><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