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五十八章 三会皇家女(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砍了他!不行!一缕发自心底的疼以及善良的本性让雍容皇后使不出皇家惯用的绝招,意念一转采用了柔和的方法,自己以后不再准许小太监进入寝宫就是了,只要不见他那奇怪的心思自会淡化!

        时光悠然一如既往,随着弦月攀上了中天,两位大美人儿坚定的信心也在一点一滴消失不见!

        这坏家伙不来了!王妃失望的眼眸隐带酸意,以她对情郎的了解不得不联想到二女来不成定是因为太“累”了!

        她们不来了!他不来了!皇后想得也是同一人,不过冷美人儿心中却与王妃正好相反,矛盾的压力让皇后本是心如巨石,如今目标人物不出现她反而感到轻松起来;四肢舒展的佳人没有发觉,随着自己心绪的轻松先前坚定的意念也随之淡漠,她甚至忘记了自己应该下旨永不让小太监入宫。

        希望总在最后时刻才会降临,就在二女玉容暗淡彻底放弃刹那,失而复得的兴奋狂喜从天而降,让她们芳心大受震撼,掀起滔天浪潮的同时忘记了适才几乎咬牙切齿的“愤恨”与“决心”。

        “皇嫂,王嫂,赶快开牌吧,急死人家了!”欢声笑语的小公主丝毫没有迟到的自觉,又是她第一人抢先坐上了牌桌。

        “大姑姑,二姑姑,快呀!”李芷也是反客为主一脸急切,两少女就此聪明的转移了两位大美人儿视线,她们可不好解说迟到的原因。

        已在不知不觉之中成为了皇后专用幕僚的小宝子脸上谦卑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悠然自在的爽朗笑意再加上悄然回复英气的男子嗓音,难怪会让冷美人儿时常遭受袭击,在阳刚气息侵略下幽怨芳心节节败退。

        一切的变化虽然很是明显,但因为朝夕相对反而就连天意、李芷,还有王妃也未发觉,天人交战的皇后更不用说了,此刻的她哪还有心思注意这些细枝末节。

        “姐姐。我等不及了,走吧!”王妃用欣喜地语调为皇后找到台阶,心灵异变的皇家两大贵妇相视一笑,下意识加快脚步坐上了牌桌。

        牌局又开始了,无论有无意图四女的心神都在初时沉浸在了游戏的乐趣之中。

        “娘娘,小的给你揉揉肩!”小太监是先斩后奏,在火热掌心落在皇后香肩之上后方自柔声发话,那温和凝重的语调不似奴才讨好主子,反而更像情人间的呵护与怜爱。

        皇后柔腻凤体先是悄然一震。随即在小太监柔情环绕下止住了斥责之言,而其余三女的浑然不觉又让她自我安慰得为自己找到了悄然接受的理由。

        一杯杯美酒流过香唇,互有输赢地四女今儿斗了个旗鼓相当,四张绝美玉、容凭添了一抹妩媚春色。

        “唉!李芷,你觉不觉得有点不好玩了?”最初的兴头过后,天意开始变得意兴索然,违心的胡乱出起牌来。

        “是啊!我也觉得不似前几日那般好玩了!”太子妃也故作兴致大减之状,还没输就自行吃了一杯美酒。随即又自然反问道:“你有什么好法子没?”

        王妃姐妹虽仍然对这游戏充满了乐趣,但也觉得确实少了几分刺激,闻言皆不由自主停下手中动作。好奇的望向二女。

        “小宝子,你有什么好办法?”已有几分醉意的天意不愿多动心思,笑颜如花望向了正与皇后“亲密”接触的小太监。

        “这……”小太监手指的轻揉慢捏微微一顿,清秀的面容闪动犹豫之色。

        “说吧,我们不会怪你!”皇后已对小太监地按摩没有丝毫不妥之心,习惯就会成为自然。佳人娇躯甚至似有似无地挨入了小太监瘦小的怀抱,那若虚若实的暧昧之丝更是隐约牵连着二人心海;虽未转身,但皇后就是奇迹般感受到了小太监心中地犹豫。

        “回娘娘,民间玩牌一般以金钱作赌注。所以十分刺激人类贪财的本性”,小宝子把心一横道:“而几位主子都是富贵之人,当然对钱财无甚喜好;而赌酒虽也兴致不错,但多日如此自然会感到厌倦。几位主子要想牌局好玩,就必须想出新的赌注来!”

        “这样啊!”恍然大悟的天意月牙美眸星光闪动,李芷也是玉容舒展大有跃跃欲试之状。

        端庄成熟的两位大美人儿自然更加稳重,她们见两个小丫头情状不由心生不妙,刚要开口阻止却为时已晚。

        “有办法啦!”天意纤细的娇躯充盈活力,欢呼着扬声道:“咱们就像原来那样赌衣衫,怎么样?”

        “好啊!”太子妃自是毫不畏惧地兴奋回应,随即侧首对两位姑姑道:“大姑姑,二姑姑,你们不会不答应吧?!”

        天啦!两个小丫头疯了!皇后羞急的美眸下意识望向了身旁的小太监,小、宝子虽然是不是男人的男人,可到底也不是女子,以她皇后之尊岂能在他面前赤身裸体!

        不行,无论如何也要反对!当皇后在心中不停给自己鼓劲儿之时,不知是有意还是一时糊涂,她彻底忘记了最为简单地法子,其实只要将小太监赶出房门一切不就应刃而解了吗?!

        “皇嫂,你不会怕了吧?!”见皇后与王妃久不回应,天意用起了最为老套但永远实用的激将法,“还有,王嫂你也怕了吗?”

        “妹妹,你说吧,姐姐我听你的意见!”以皇后对王妃的了解,她百分百肯定端庄温婉地妹妹会大力反对,聪慧佳人即不想在两个小丫头面前示弱,又不想在小太监面前春光大泄有失体统;意念一转,聪明的皇后选择了顺水推舟之法,借着几分酒意反击天意道:“哀家怎会怕了你们两个小丫头,不过你王嫂她……”

        “没问题!”皇后的得意还未浮上唇角,不料妹妹一番犹豫后竟然让她目瞪口呆的答应下来,好在丰盈王妃话锋一转道:“不过只脱外衫,而且赢了则穿回一件,这样的话我就参加!”

        天啦!这天地变了吗?!皇后美眸是闭了又闭,努力要看清眼前巧笑嫣然、面若丹霞的三旬美妇,这还是自己记忆里的妹妹吗?容貌未变。但皇后却在熟悉之中油然而生一缕新奇之感。

        变了,真得是变了,变得比以往更加美丽动人了!

        “唉!好吧,有得玩总比没得玩好一点儿!”天意与李芷相视而笑,语调虽然不甚满意,但还是无可奈何的点头同意。

        “二姑姑,这次人家就听你的,下次咱们再变成以往那般!”李芷也及时开口附和,三女就此自说自话将有点荒诞但在巧妙安排下合情合理的赌注定了下来。

        先前发下豪言壮语地皇后不料事情演变至此。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冷美人至此已被逼上梁山,她如果反口不应那就是当着两个小丫头不给妹妹面子!她可以对天意与李芷摆出尊长之颜,但对姐妹情深的妹妹当然不可等同对待,再加上妹妹已将赌注大减——种种意念几番盘旋下,绝美皇后终于艰辛的点下了玉首。

        “小宝子,你在哀家身旁站好,如果哀家输了就治你的罪!”心有不甘的皇后虽被逼无奈,但还是聪明的为自己找到了最后的护身符。先下手为强的佳人发挥特权将小太监拉到了身旁,更借着几分酒意壮胆给了小太监一个少有地媚眼。

        虽然减轻了赌注,但因为一个不是男人的男人矗立一旁。精彩的牌局更是小心翼翼,好在天公也甚是作美,输赢在四女之间一来一回并没有直接恶搞某人。

        随着时光推移,皇后紧绷的心弦已悄然随着笑声一起飞逝,在外衫的穿上脱下来回之中佳人逐渐习以为常,先前每穿一次她还仔细束好衣襟。后来干脆连腰带也抛到了一旁,学着小公主与太子妃那样敞开了心怀。

        “咯、咯……”银铃欢声弥漫狭小空间;说实话,面对罗衣初解的四女小宝子眼中并未占到多少真正的便宜,要知外衫虽去但古人的中衣比现代地外衣还严实。皇后芳心的羞涩更大是来自心理的异样与礼教地刺激!

        亘古的时光突然一跳,相似的画面一闪间已是第二日夜里,不用两个小丫头多说,输了一盘的王妃盈盈起身脱下了一件外衫。

        “啊!二姑姑你耍诈!”太子妃的不满声隐含嬉戏之意。三女美眸同时瞪在了王妃外衫下的层层衣物之上,丰盈王妃也真够厉害,夏日她竟不避酷暑穿得又厚又多,看来诚心作弊了。

        “嘻、嘻……”一向温婉地佳人好似二八少女般巧笑嫣然,兰花玉指轻戳扑上前来的李芷额头,“芷儿,你们事先可没规定穿多少衣衫!”

        画面再次一跃,火热时光又来到新的夜色下。

        “咯、咯……”小公主输了牌却不恼反喜,乐呵呵吃了一杯酒后跃身而立,在三女惊诧下她终于缓缓脱下了衣衫揭开了迷雾。

        “呀!你学我!”原来小丫头有样学样也裹成了一个大粽子!

        “无赖!”李芷不敢对二姑姑肆意攻击,对死对头她可没有多少忍耐。

        “哼!怎么样?”小公主得意的小脸一扬,随即眼露狡黠之光环视三女道:“别以为我不知道,看你们自己地摸样,我敢肯定皇嫂与李芷都不会穿得比人家少,至于王嫂那更不用说了!”

        呵、呵……低眉垂眼的小太监心中却是笑开了花,如今的小插曲并不在他安排之中;他就像一个掌舵的导演,而四女则是出色地演员,在导演手指方向下他们自由发挥着精彩瞬间。

        面对小公主的笑语质问,原本气势汹汹的李芷低了下头颅,而理直气壮的王妃与皇后也羞红了玉脸。

        “这样吧,既然大家都穿了这么多,那咱们输了就不再穿回,谁脱到贴身小衣就算输!”人言酒壮英雄胆,现在却是醉壮美人心,在迷雾漂浮的玄妙美感下,一时迷糊的皇后竟随着王妃一起点头应允。

        被克星斜视挑衅的太子妃更是愤然回应,“赌就赌!”

        各色衣衫犹如彩蝴般此起彼伏,四处纷飞之中刮起了旖旎春风,逐渐浓重的呼气如兰犹如石子儿落水荡起了涟漪波浪,涌动的推送着室内四女向着更高的激情之颠缓缓攀升。

        “呼!”皇后长长出了一口大气。危急关头她在紧挨一起的小太监指点下躲过一劫,可怜的李芷终于中衣尽褪半裸玉体。

        牌局告一段落,而活泼的李芷已在醉意下眼眸迷离,大方地叫小太监帮忙拾衣、穿衣,更在穿戴时不避嫌疑软软倒入了小太监胸怀。

        咦,芷儿在干什么?!太子妃过份的举动让皇后这婆婆免不了心生担忧,但在李芷通红的醉脸下她又回过神来,看来芷儿是醉了,让小宝子服侍一下也没什么!凤池都还有太监呢!

        欢乐时光转眼即过。刹那之间又一夜的输家出现了!

        这次轮到王妃输得春光大泄,丰盈佳人日益完美的润泽玉体看得皇后在幸灾乐祸之余也不由大为羡慕,而醉得手足无力的王妃也学着李芷摸样使唤起小太监来,末了更趁着醉意整个扑入了小宝子怀抱。

        不待目瞪口呆的皇后有所反应,小宝子瘦小的双臂却像昂藏男儿一般坚强有力,双臂一展硬是将比他还高的王妃横抱而起,以极尽暧昧之姿一步步向王妃卧房行去。

        呼——加剧吹送地风儿团团打转,皇后七分醉意的双眸看得是异彩大放。

        小太监这刻的身影在她眼底、心中突然变得高大挺拔,最后直向顶天立地大肆发展!

        莫明意念在绝美皇后心中久久回荡,小宝子怎么一点儿也不像太监?!

        什么叫抽丝剥茧?!这个答案总有一日会让皇后刻骨铭心!

        “哇……小宝子。你看我画得对不对?”天意宫中,长居于此的太子妃是丝毫不给主人面子,欢呼雀跃之中又将小公主比了下去。

        “哼!鬼画符!”鸡蛋里挑刺的天意速度更慢,小嘴微翘恶意中伤死对头的杰作,却不知她俩所画得正是绝对正宗的“鬼画符”!

        话音微顿,小公主不想再与得意的太子妃在这话题上纠缠下去。话锋一转凝声问道:“臭小子,我们什么时候给皇嫂治病?总不能每日都让你这家伙白白占便宜吧?!皇嫂要是知道了非杀了我们不可!”

        “呵、呵……”无赖家伙不以为意轻声浅笑,悠然反问道:“你们说呢?!如果现在就能说动皇后主动配合,那老公我又何乐而不为?”

        “可是……你就没有……其它法子了吗?”太子妃玉脸红云升腾。半真半假怀疑道:“还是你这坏家伙诚心想勾引大姑姑?”

        “冤枉呀!我是真得没有其它法子了!”同样半真半假地回话自然无比,嬉笑应对的小太监差点就流下了可怜的冤屈之泪,“我已经让王妃最后一次劝说皇后,实在行不通地话你们可不许再对老公我的人格胡乱猜测!”

        “嘻、嘻……你有人格吗?!”二女的调侃话音未落。愤然大作的小太监已然猛扑而上,堂堂太子妃与小公主竟然在小太监的追扑下花容失色,一脸惊慌。

        “姐姐,你就听妹妹一劝吧,我这次真得找到高人了!”费尽唇舌的王妃玉脸写满了沮丧,想不到姐姐地顽固竟然这般厉害。

        “好啦,我的好妹妹,姐姐知道你是一番好意!”美皇后对王妃的关怀大是感动,强自抹去心中幽思的冷美人儿少有地展颜欢笑,就像少时哄妹妹般笑语道:“姐姐这段时日病况并未发作,也许这怪病会不治而愈呢!”

        明知姐姐是安慰自己,可是王妃也找不出继续开口的理由,以皇后如今走进了死胡同的心思,她除了说明实情外已再无它法。

        不妥!丰盈王妃意念一转,明白姐姐心思的她知道如今时机还不成熟。

        对于宝玉,皇后绝不会允许这个陌生人与自己那般亲密至极地接触,深受礼教束缚的女子宁愿自杀也不愿清白受损;而对于小宝子,皇后虽已好感大生,可一旦说明实情恐怕一向自傲的皇后会因为“受骗”而羞恼无比,从而坏了最后一丝希望。

        唉!百转千回的王妃心中一声叹息,最后略带郁闷的暗自思忖,难道真得只有让姐姐彻底爱上小宝子才行吗?!这样的话一切难题都可迎刃而解,但好像有点……有点……

        具体有点什么王妃也说不清楚,佳人一想到自己与侄女、小姨子一起联手把姐姐送入情郎怀抱,虽不是真正的鱼水之欢,但那暧昧情景也相差无几!

        念及此处的她不由更是芳心砰砰乱跳,说不清、道不明的刺激意念在心海一掠而现,盘旋不去,看来自己姐妹都逃不出坏家伙手心了!

        “两位老婆大人,小的所言千真万确!”另一方面,小太监在一番解说后神色一正,将天公作美的安排肯定道:“这妖邪之病乃是以前妖僧国师黑心之作,他本想用皇后母仪天下的贵气之体炼制成‘病魔人’受他控制,这‘病魔人’一旦炼成再让妖怪吸取体内邪气,妖僧最后就会成为一代巨妖——病魔!”

        “啊!病魔!”俩少女的惊诧穿云裂空,胆战心惊的天意脱口而出问出了最后一丝怀疑,“那这妖僧干吗不找其他人,非要害皇嫂呢?!”

        “皇后之尊乃天下女子之最,能成为皇后娘娘也是天命所归,所谓命带贵气正是如此!那妖怪要想炼成病魔人普天之下也只有皇后娘娘与皇上二人合适,你说他会选择谁?而当他成功后法力就会天差地别的飞跃,要知道先天妖魔可是妖界的梦想!”

        小太监凝神回想着道典所载,他自己虽也是一知半解,但完美的记忆却将之一一背出,末了更暗自窃笑道:“幸亏这妖僧恶行被无意打断,现在趁着皇后娘娘中魔不深还能医治,不过必须娘娘心甘情愿配合才成,否则老公我何必花费如此精力?!”

        “嗯!”爱郎神色的感慨让二女心弦在共鸣中再无怀疑,虽然还有一丝本能的酸意,但念及这也是无可奈何,她们也只得尽心想帮,“走吧,这就玩牌去!”

        天意与李芷在多年作对中离奇得达至了“心心相印”的境界,二女悄然相会的眼神同时一笑,清楚的明白了对方心思,反正治病时她们也要出手,只要自己在旁就不怕坏家伙搞出更多的花样来!嘻、嘻……

        酒至三巡,游戏正酣。心有灵犀的小公主在小宝子大有深意的眼神提示下毫不犹豫的出错了牌,“意外”的巧合让皇后是惊喜从天而降,意料不到的胜利让美皇后更情不自禁兴致高昂!

        “咯、咯……小宝子,你果然是哀家的命中福星!”冷美人儿已被热烈的气氛熏染成了火红的玫瑰,在美酒帮助下她高挑的玉体悄然中挨入了小太监胸膛。

        “皇后娘娘,出这张!”俯身指点的小太监已是双臂环抱,头脸时轻时重的撩拨着佳人面颊的羞涩燥热,可惜他是太监之身,只能用双腿紧夹勃然怒立的小宝玉,不敢恣意纵情将异物狠很的抵在绝美皇后滑腻柔腴的丰臀上。

        “大姑姑,你既然这么喜欢小宝子,不如就把他留在宫中吧”,太子妃得意的眼神瞟向了小公主,二人虽是合作伙伴,但又在大一统的前提下无时无刻不在互相戏弄之中。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五十八章 三会皇家女(7)"><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