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六十二章 西子心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意念所及通天法力随手而出,挺拔身影刹那间荡起了万千掌影,呼风神通令得桃林清风流转,凭空大作的风儿呼啸着卷起了一地桃花,余韵残红满天飞舞,香风花雨耀人眼眸!

        凌空翩翩起舞的花瓣有序的跳跃,无形的法力化作千丝万缕牵引着桃花轻轻洒落清溪水面,荡起无尽涟漪微波,万千花瓣在水面欢呼雀跃团团打转,脱离尘埃的它们将希望带向了远方,生机勃勃随流而去!

        “落花有意葬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深沉悠长的叹息声中,宝二爷感触良深仰天呼出了最后一口闷气,他是非凡的“假”宝玉,岂能做那忙碌尘世的庸俗人?!

        流水无情但他宝二爷却从水面看到了多情的自己,对佳人的爱慕与担忧胜过了世间一切,拿定主意的家伙沉重的步伐瞬息间轻盈有力,多情的本性最终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宝钗,我来了!

        坚定身影怡然转身,长袍衣袂随势而动,无形的气息凭空刮起豪迈的气势,激荡的气流挡不住逐渐远去的高大身影。

        率性而为随心而动的宝二爷感情战胜了理智,急步离去的他更从宝钗联想到水月庵苦等自己的静虚师徒,说起来也足有将近半年没有看到三女尼了,虽说是事故不断,但自己却抹不去那缕薄幸的愧疚。

        是时候接三女进红楼别府了,反正这次也顺路,何不一方二便呢?!想到这儿的宝二爷不由自主脚步加速,一颗心儿更提前飞到了甚是怀念的水月庵,那儿可是与凤姐姐真正一夕定情之地!

        “唉!”幽深叹息低沉悠长,这次可不是强自说愁的宝二爷在此仰天长叹,就在宝玉身影走出桃林刹那,花木林荫深处,婀娜多姿、曼妙无双的绝代倩影缓步而出,飘逸幽美的再生西子痴痴目送宝哥哥最后一片衣袂消失于幽深美眸之中。但佳人芳心之内多情的人儿却久久不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儿却在灯火阑珊处!”惊才艳世的空谷幽兰驻足适才宝玉立身处,俯首眺望还未飘远的片片桃花,眼带清泪地佳人忍不住随口低吟让她莫明感动的千古名句!

        独立特性甚至有点孤芳自赏的黛玉禁不住玉手虚挥,似若想要抓住那追逐流水的幸福花瓣;感触万千的少女目睹了宝玉适才一切,如仙出尘的她对于宝玉的神通仅只刹那惊讶,但对桃花的欢呼却是长久的震撼!

        午夜梦回唏嘘常叹,只恨此生未遇知音人!原来、原来、原来……知音人就在自己身边!长久地期待竟如此容易就从天而降。怎不叫芳心悸动的少女洒下感动之泪?

        为什么是他?!怎么会是他?!黛玉迷离目光追逐桃花而去,纷乱的思绪同样也在迅疾远扬之中,自己苦等的人儿怎么会是宝玉呢?!

        宝玉不是不好,但花心大萝卜是佳人对他不二的评价,这也是长久以来黛玉若有意似无意远离宝哥哥的真正原因!

        先天的至阴怪病让少女没有大度的心胸,自负非凡地她虽也有着一颗追求真爱的坚定不移之心,但却不愿意自己喜欢上一个处处留情的风流人物!

        一想及当他不在自己身边而与其他女子缠绵眷恋,再生西子就不由郁闷大作芳心隐痛。先天与先后地狭隘让少女不可避免的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

        怎么办?来回闪烁的意念再难于心海抹去,一边是初开的情怀不能闭合,一边更难以改变的心念对峙而立。长久的疑问在此刻达至了势不两立地程度,怨怼之气越积越多,但少女的苦处依然得不到分毫化解!

        国色宝钗这前院的失火还未解决,幽美黛玉这后院又已摇摇欲坠,可怜的宝二爷真是难得安生,休想轻闲!

        别府大门口。宝二爷见过诸位爱侣后,仔细将大小应急事宜一一向包勇与倪二交代。

        “二爷,你老放心地去吧,我们一定不让赵全那狗贼占到丝毫便宜!”知道主子有事外出。粗豪的倪二是拍胸脯做保证,不过他的送别之语却让众人是窃笑不已。

        汗……他奶奶的!本公子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倪二地话语怎么这般别扭?!直翻白眼的家伙嬉笑着“轻”捶了忠心手下一记,随即大步流星奔上了骏马。放开四蹄飞逝而去!

        也许是为了遵守修真法戒,不得惊世骇俗,也许是下意识之中切断了自己的软弱同情之心,出门寻找宝钗的家伙选择了费时良久的平凡马儿!

        风在转,云在动,肃杀的气息一夜间弥漫了皇城每一个角落。

        一纸诉状直接递上了金鎏大殿,铁证如山直指贾家滔天罪行,贾赦为一己之私欲灭人满门,而苦主更是皇后宗亲,这下乱子可捅破了天!

        四大家族自是据理力争,正当吵得不可开交之时,大有关联的皇后娘娘果然一如赵全所料凤颜大怒,软弱昏庸的皇帝老儿除了念无量寿佛外是没有丝毫决断,最后好在北静王出面求情,以贾赦与贾政早已分家保住了荣国西府与大观园!

        “咣铛!”剧烈的撞击声撞开了白玉为堂金作马的贾府大宅,可怜的贾赦正在与一干心腹子弟商量着如何玩乐,冰冷的铁镣就将一切美梦化为了泡影;好在同为钦差的北静王暗中使力,在皇后一念之仁下荣国东府的女人在惊惶无助中得以幸免,无家可归的邢夫人与凤姐、迎春寄居在了西府。

        可怜的贾赦当然没有如此好运,发配边疆已是皇上天恩!有了如此罪责自是墙倒众人推,先是贾家罪证满天飞,随后发展到了四大家族恶行欺天下。

        沉迷仙道的皇帝老儿发怒了,一声令下四大家族的军权纷纷落马,三大家族虽未像贾家那般惨遭抄家,但惶惶不可终日真是比死还难受!

        相隔不出三日,身带四大家族令牌的大群蒙面刺客竟然杀入了皇宫,运气不佳的皇帝老儿就此寿终正寝,危难之际太子登位。

        “英明”的太子毫不犹豫断定乃是有人假借罪臣之名行凶,他在软禁四大家族的同时展开了血腥的调查。凡是有可能继承帝位的朱氏子弟纷纷祸从天降!

        朝野之中不乏聪明之人,虽不敢开口但却隐隐嗅出了阴谋的味道,不言自明地暗流在朝野涌动——要变天了!

        天本来要变,也确实要变,但却不是朝着他们所想那般变化!    小  说  wWw.1…….cn  首发

        异变突生让人几乎不敢置信,一向与军界新贵中山狼过从甚密的赵全竟然在朝堂上直指幕后黑手就是此人!

        气得双目发红的中山狼当然是愤起反击,一场撕杀就此开始,一个强大的反叛阵营不得不分成两派,京城陷入了腥风血雨之中。

        朝野上下人心惶惶。惟有北静王独坐府中悄悄点燃了雄心壮志,原来自己真得见到了命运之神,大乱的预言已然应验,那自己是否也会黄袍加身?!

        包勇带着四大家族与红楼护卫的重任走入了北静王府,让一向理性的水溶又一次慨叹果然是神明有灵,天意不可违!

        孙绍祖虽是军界中人,但不敢公然反叛的家伙只得动用私兵出手,锦衣卫在职业军人面前本处劣势。不料南城突然杀出大军,可怜的中山狼措手不及被乱刀分尸。

        自道天命所归地赵全毫不犹豫借势直逼皇宫,在宫中内应帮助下打开宫门。借口新皇乱杀无辜祸国殃民,厉声指责令其禅位于己!

        在两个亲密太监小金、小银的怂恿下,吓得心胆俱寒的新皇颤抖着写下了最后的圣旨,得意无比的赵全在狂笑中失控,明晃晃的钢刀闪烁将新皇一刀两断!

        “杀!杀叛贼,清天下!”禅位诏书还未能送出宫门。京城再起突变,一支神秘而强大的蒙面军队似若摧枯拉朽把赵全的奇兵轻易剿灭!血染京城,尸骨遍地!

        蒙面大军呼叫着口号震动天地,赵全在无力反抗下横刀自刎。一场皇梦化为了泡影,一代枭雄就此倒在了超越凡尘地神通之下,时也命也!真正应了那句悲壮豪言——天要亡吾,非战之罪!

        又一场血洗开始了。不过死者少,下狱者多!红楼密探从全国各地送来了各级官员的审核密报,无数红楼精英将其仔细核对调查,最后整理出了一场上自公候,下至州县的大清洗名单。

        清廉能者三级连升,无能昏庸者贬为庶民,奸恶贪污者轻则锒铛入狱,重则人头落地!

        急度地变化当然会引来全国一时的翻腾,利益受损者不免心生歹意,但有着天下万民大快人心鼓掌相应,没有平凡百姓的支持,一小撮笨蛋的反抗就似雨中星火瞬间就灭!

        新的时代来临了!宝二爷为北静王精心铺垫的新时代来临了!天下虽乱但可谓黎明前短暂地黑暗,百废待兴民心齐整,新气象让全国上下皆在振奋之中,最后的期待就是平定大乱的北静王登上帝位!

        黄袍加身——半推半就的北静王终于圆了少时之梦,本性正直地他自然会勤政爱民,更有宝二爷留下的八字真言,整个天下百年来至少会国泰民安、和乐融融!

        天下大事之外,无人注意到新皇后并不是原来的王妃,在宫中太监一时漏嘴后,世人才知李皇后、李王妃与李太子妃这李氏皇家三女都在战乱中不幸遇难。

        红颜多薄命!唏嘘感叹的世人不免更对一代明君抱以更大地敬爱之心!

        任他翻天覆地我自逍遥,在老皇帝玩完之时,宝二爷正在水月庵三女的温香软玉中留恋忘返!

        “啊……”纵情的呻吟让时光仿似又回到了几月前,随着宝二爷猛然一入,静虚更形丰腴的玉体差一点儿飞上了云雾,智能儿与智善儿在春色环绕下也是奋不顾身扑入了宝二爷这团烈火之中。

        “唔……”欢乐达至最高之处,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迎合的美妇人已成饮泣之声,今儿个的她是特别的狂野奔放,以往想也不敢想的姿势与动作纷纷用在了爱郎身上,如此激情一是为了弥补长久的思念,也是感动爱郎为自己报了血海深仇!

        “好姐姐,你们再耐心等上几日,我会尽快命人接你们入京!”宝二爷手抚三尼头上青丝是情爱涌动,水月庵虽是偏僻之地。但也不是人迹不至,三女要在庵堂偷偷蓄发,其面临的压力与风险是可想而知!

        明白世俗丑陋与可怕的宝二爷念及此处更是情潮澎湃,放开心中对宝钗的牵挂全心全神将“神之极乐”又一次重临三女身心!

        “宝玉,你真得不再多留几日吗?”清风流转,朝阳初升之时,迎着淡淡薄雾三女相伴宝二爷走出了庵门。

        “我会尽快回京的!”宝玉深情地目光将三女齐齐笼罩,贴心的又一次关怀嘱咐道:“你们千万记得把我送的腰带束好,有了它无论何等危险都不会真正的伤害到你们。老公我也能安心办事儿!”

        “嗯!”三女幸福的微笑如花绽放,重重的点头答应后不再多言,静静的目送爱郎纵骑而去,直至无影无踪她们仍然不言不动,谁叫她们的心神已经随着爱郎一起远扬了呢!

        京城的动荡一一按照宝二爷地编排顺利进行,力量一旦超越了人间法则,那俗世变化自能得心应手,可怜的赵全就像一个出色的杀手。忠实的屡行着宝二爷一举定乾坤的大扫荡计划!

        一切都未出现意外,新皇登基的消息传遍全国之时,正在广袤天地纵情飞奔的宝二爷放下了最后一丝担心。他的离开并未影响大局,外有包勇、倪二这等忠心手下身先士卒,内有元春与凤姐真心爱侣主持大局,家里家外变动虽大,但风波一过家族也未受到什么真正地伤害!

        四大家族当然是咸鱼翻身、威势重显,卷土重来之势更是超越以前。惟有贾赦发配边关没有得到赦免,真是辜负了他爹给他起的好名字!

        原来愚笨的贾赦贪生怕死,下狱之后不用拷打就像赵全求生,四大家族地迅疾倒台他当时也是“功不可没”。所以冤屈虽然洗消,但他的罪责却依然不得减缓,没有被砍头已是侥天之幸!

        这并不是“意外”,宝二爷虽是诚心设计。但贾赦的应对就是他自己荣辱的关键;精明过人的宝二爷自然不想这蛀虫继续呆在眼皮底下,就让他到边关锤炼一下吧!嘿、嘿……至于能否有命回来就得看天意了!

        天下没有绝对的完美,就连心舒神畅地宝二爷智者千虑也没有考虑到那不算意外的意外!

        不明内情的老太太虽然身体安康,但在贾家被抄之时受惊过度,又急又怕再加上年事已高,竟然就此一病不起,家族重见天日她的病势也不见起色,群医束手下只等寿终正寝!

        在外逍遥地宝二爷对此是一无所知,即使知道了,他又能做什么呢?!他应该干什么吗?!

        也许是天地听到了这一疑问,掌管人间生死的地府也正为此展开了一场难以决断的会议!

        “众卿有何意见?还请放胆直言,时辰不多了!”阎罗王面带烦恼大手虚挥,生恐一时错误引来滔天大祸!

        “回阎君,这生死簿上记载贾母阳寿已尽,咱们还是公事公办吧!”经过地府之乱,黑判的性情仍然不变,耿直地他手指生死簿没有丝毫犹豫!

        “黑判所言在理儿”,司马判性情稳重凝声接口道:“如若我们过于小、心,不免失了地府威严,不过可以暂时将老太太生魂保存,只要贾公子不表态,那咱们就让老太太下辈子转世再享荣华!”

        “阎君,司马兄提议不错!贾兄弟也不是小肚鸡肠之人,这拘魂之事儿就交给下属去办吧!”陆判凝声结束了这场看似有点荒诞的会议,在不可企及的力量面前,真得是连死神也得低头!

        宽敞的运河连通了南北,在北国久待的宝二爷越是接近江南水乡,越是兴致大发而弃马坐舟,速度虽然缓慢,但两岸风光与鸟语莺声却让他陶醉不已!

        雅兴大发的家伙独自雇了一只轻舟放流而下,在重金诱惑下驾船的汉子自是唯名是从,不顾夜色已深依然靠着经验掌舵而行!

        夜间行船本是大忌,但如此反而让宝二爷多看到了一份白日的静谧深邃之美,有时打破陈规真得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深受上天眷顾的宠儿随意的举动,带来是岂只是美景而已?!

        逆流而上的中型客船在暮色深沉时缓缓泊于僻静河岸,放帆收缆吆喝声中,眼露异样之光的十余魁梧船夫相视一笑,相继走入底层船舱养精蓄锐去了。

        “姐姐,咱们要什么时候才能到达京城?”上层优雅的仓房内,一位倩影适中浓纤有致的少女微带不耐小嘴微翘,烛火阴影虽看不清少女玉容,但那清脆悦耳的嗓音却绝不会怀疑那是一位丽质天生的美少女!

        “妹妹,你还是这么性急!”相比妹妹的活泼率真,姐姐的性情却正好相反,静坐窗前的少女随着话音转过了面容,清丽如水的双眸闪烁灵秀与优雅之光,完美的瓜子玉容精致细腻,有着一份超越青春年华的沉着镇定!

        “好啦,离家这么远了你还是要教训人家!”活泼的妹妹娇嗔声中迈步上前,柔和的烛火终于看清了妹妹玉容,挺直的琼鼻下是红润小嘴,微尖的下颌搭配着飘逸的秀发,让一旁偷窥的风儿不由刹那间兴奋狂吼,在烛火摇曳中禁不住一声惊叫,“天呀,竟然是一模一样的双胞胎!”

        同样的面容在娴静的姐姐与率真的妹妹身上都是那般天衣无缝,巧夺天工!

        “好姐姐,人家坐船坐闷了吗,”走上前来的妹妹摇着姐姐的手臂昵语撒娇,话锋一转仍不忘先前问题,“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京城?”

        “唉!”姐姐对妹妹无可奈何,她有时真得想不明白,只相隔片刻出生的妹妹为何与自己性情相差这么多,“我出门已给堂姐寄了书信,如果不出意外她会派人在码头接应,我们再乘三日大船就可坐上大姐姐的马车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人家也是急着看到大姐姐吗?上次她回家都是两年前了!”妹妹美眸闪现欢喜之光,不由自主脱口追问道:“大姐姐那么美,又那么好,姐姐你不想见到她吗?!”

        斜倚软榻的姐姐雅静玉脸望向了窗外月光,幽静的气息在柔美月华映衬下更是相得益彰,凭添几许妩媚丰姿,但佳人的话语却显得甚是低沉凝重,“傻妹妹,我怎么会不想见到大姐姐呢?!你忘了我们上京是干什么吗?!”

        话语微顿,心思细腻的姐姐转过头来语带担忧道:“大姐姐家中这次出现变故,希望她吉人天象不要出意外,可惜母亲得病不能出门,只得咱姐妹俩探望于她了!”

        “轰!”姐姐的话音未落,紧闭的舱门突然被一脚踢开,白昼老实本份的船老大此刻却一脸狰狞冲了进来。

        “啊——”姐妹俩本能的一声惊叫穿云裂空,火暴的妹妹最先反应过来,厉声斥责道:“谁叫你们进来得?还不滚出去!”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六十二章 西子心乱"><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