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六十五章 三宝情缘(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弦月初升,在金陵游玩了大半日的宝二爷并未回到贾家府邸,而是在外找了包下了一座幽雅的客栈独院。

        已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家伙用经验强迫自己恢复了平静,凝神闭目悠然等待最佳时光的到来。

        “轰!”一声巨响突然在宝二爷心间炸响,毫无预兆的突变就此将他元神吸入了黑暗旋涡!

        “啊!”被迫出现在虚无幻境的家伙刚刚立定身形,惊呼声也仅只冲到喉间,更为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

        曾经让他惊惧于心的法力障壁此刻是光芒大作,整个虚无幻境都在天旋地转之中,强大至宝二爷也难以抵挡的吸力自障壁传来,而宝玉体内的法力是源源不绝透体而出,就似回归母亲怀抱的幼子般欢呼雀跃!

        “啊!怎么会这样?!”感受到力量飞一般流失,大惊失色的宝二爷知道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并不是幻觉,而是灭顶之灾在向自己猛然袭来!

        “不要惊慌!”仿似听到了宝玉的心声,警幻仙子悠扬的仙音带着淡淡的欣喜,柔声抚慰道:“你的法力已足够冲破虚无幻境,这是五彩神力在自动与你融合,没有危险!”

        神秘仙子的天籁之音让宝玉心绪终于放松了许多,但不大适应的他还是疑惑的追问道:“既然是融合,怎么我的法力有去无回,再这样下去,我会不会成为人干儿?!”

        “嘻、嘻……”幻境楼阁之内,静等楼台倒塌的观音大士忍不住轻声偷笑,千万年的道心已破,女菩萨再难回复平静无波的佛之境界!

        “无赖!”三界第一美女自语娇嗔,随即扬声解释道:“你会暂时失去法力一段时日,待得五彩空间转化为混沌之力,力量自会完全回到你体内。到时的你可不是现在的你可以比拟的!”

        “什么?我现在要失去法力!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是一日还是两日,千万不要超过七日呀!”在宝二爷心中对自己能够法力大进并没有多少狂喜,反而念念不忘七日赌约,果然是一个天生的大色狼!

        “不久,一点也不久”,时刻关注着宝二爷的观音自然明白宝玉意思,有点儿幸灾乐祸地缓缓道:“只要半——年就够了!”

        果然不久,对于存在了千万年的神仙来说,半年也就仅只刹那而已。对于可怜的宝二爷来说却无疑就是晴天霹雳!

        “啊!完了!”想不到自己千算万算也算不到会出此意外,眼前发黑的家伙带着最后一丝期盼讨好笑语道:“仙子姐姐,这融合可不可以拖上几日,就是明儿也行,何必现在呢?!”

        “唉!本仙子也没有办法!”既然自己是警幻不再是观音,心念微妙变化的佳人当然也少了诸多顾忌,戏谑流转以无奈语调道:“这融合之力别说是我,就是集合满天神佛也难以阻挡!”

        仙音微顿。警幻仙子柔声道:“你放心吧,虽法力消失,但有虚无空间五彩神力的支持。你已成不朽之身,三界无人能伤你分毫!半年一到,那你想怎么玩都没有问题!”

        “唔……可我只想搞定现在!”没有大志的家伙已习惯了超越凡尘的力量,如今一旦暂失被打回了原形,仿佛连智慧与勇气也同时消失了一般!

        宝玉的颓废并未超出警幻意料,任何人在急剧变化之后都会有一个不适地反应。明了一切的仙子绝代美眸闪动灵慧之光,法力仙音化作警世重锤狠狠得砸在了无精打采的宝玉心间,“醒过来!你别忘了你是不凡的‘假,宝玉,你没有法力以前不也一样活得逍遥自在吗?!武力只是工具。并不是解决一切的万能灵丹!”

        “啊!”重重的心语勾起了宝二爷昂扬的信心,斗志重燃的家伙心神一清,不由对自己地失态大觉好笑,自己不是一直都教训手下要多动脑子吗。

        怎么如今反而犯了这毛病?!

        我就是三界独一无二的“假”宝玉,没有法力也一样无人可及的宝二爷!

        哈、哈……

        豪迈大笑之中,宝二爷体内最后一丝法力终于离体而去,就在五彩光芒前所未有地明亮瞬间,成了“人干儿”的家伙就此被一脚重重的踢回了人间界!

        呵、呵……金箍棒快回来啦!全新的齐天大圣要大玩三界了!

        异变突生大出众人意料,宝二爷固然计划落空望高墙而兴叹,而高墙内的薛家姐妹也空自紧张了一夜,睡于一榻的俩姐妹禁不住齐齐一声失望地叹息。

        以宝钗对宝玉的了解,毫不怀疑身具神通的冤家会半夜而来,那信心是无比坚定,可是事实却正巧相反,不变的现实让宝钗在天明瞬间不由自主开始了“胡思乱想”。

        宝玉怎么啦?!难道妹妹这样就把他吓跑了吗?!还是他根本了对自己不在意?!唉……怎么会这样?!

        自怨自怜地意念悄然一转,心生诧异的宝钗又暗自寻思,以宝玉为人绝不是薄幸之人,他既然能找到金陵来,就断然不会对自己无情无义,况且可恶的家伙并不是中途而废之人,他不会是出现了意外吧?!

        不会得、不会得!念及此处的宝钗连连在心中说服了自己,以宝玉神通与精明怎会出现意外呢?!尽管芳心百转千回,但灵慧佳人却怎样也找不出宝玉不来地理由!

        “姐姐,看来你对宝玉认识不深哟!”相比宝钗芳心的紊乱,宝琴虽也同样若有所失,但心绪自然轻闲得多,轻言浅笑不负责任的随口道:“我看这宝玉就是一个鬼鬼祟祟的胆小鬼,你们还说他有什么超人的神通呢!”

        “二姑娘,我们可没骗你,宝玉是真得会仙法,他一出生就口衔神玉怎会是普通人呢?!”莺儿推门而入,同样一夜未眠的少女对于二姑娘轻视意中人那是大为不满,随即透出浓浓的担忧道:“他一夜没有出现,会不会出现了什么意外?!”

        宝二爷有无意外三女还未弄明白,但天下大乱的意外却在一夕之间传遍了金陵古都;此时正值老皇帝被杀,无能的兔子太子登基之时。四大家族的危机终于蔓延到了金陵!

        哗!整个金陵都为之震颤,随着金陵贾家的被封传闻得以实现,其余三大家族虽没有被封,但平日巴结奉承之辈却已跑了个一干二净!

        相比史、王两家,薛家因为只有女扮男装的宝琴以薛蝌之名打理,其严谨程度自然稍差,唯恐遭受池鱼之殃地下人开始了无故失踪,而宝琴、宝钗虽有灵秀心思、精明手段,但却没有男子那份狠辣。一干下人就此弃主而去,只留下半数忠心的婢女与仆人在惶恐中渡日!

        立于人少影疏的庭院之中,宝钗姐妹是面面相觑,想不到仅只一日时光,繁华鼎盛就变成了冷清萧条!

        “姑娘,看来宝玉定是听到消息回京收拾残局去了!”在此危急关头,莺儿对宝玉的念想也未放下片刻,合情合理的为宝二爷找到了理由。“咱们是不是也立刻回京?!”

        “嗯!应该是这样!男子就应该以事业为重!”雍容宝钗不愧大家之名,暂时抛开了儿女情长的她就像一个沙场老将般从容镇定,欣慰之余隐带唏嘘感叹。“我们不用回去了,金陵这儿都闹得这般厉害,看来京城的基业更加难保!在这种时候我们更应该守好这祖籍之地,实在不行宝玉回到金陵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以他才能即使红楼受到牵连,不要多久也必能卷土重来,关键是必须留下翻身的资本!”

        “姐姐说得在理儿!”宝琴伪装男子时地神色出现在玉容之上。凝神思索道:“未到最后时刻我们不能自乱阵脚,我明儿就贴榜招人,一定不能弱了家族威名,以免宵小之辈凯觎而生意外!”

        “妹妹。宁缺毋滥,招人时千万要谨慎仔细,以防匪人趁机混入!”宝钗美眸隔空望向了京城方向,国色佳人想不到自己一走家中就出现巨大变故。

        对亲人的担忧不由充盈了他的心房,清泪红润双目刹那,佳人的感触也飞向了遥远的地方!

        但愿母亲不要出事,老太太与太太也千万要保重,还有……还有重任在肩的坏家伙,你一定要平安无恙!老天爷,如果你能让他渡过此劫,宝钗愿意折寿十年,不,二十年、三十年……也愿意!

        危难与生死虽然可怕,但却也最能凝聚爱人之心,经历过磨难的爱情就像璞玉经过了雕琢,方能散发永世不变的晶莹光华!

        三女意料中应该往京城狂奔地宝二爷此刻确实正在团团打转,但他自然不会担心京城“小、”事,只是在为了与美女们打赌这等“大”事烦心!

        失去法力的家伙仅比常人身手敏捷,要想翻过高墙,穿过护院的防守,直达宝钗卧房无疑是痴心妄想!

        唉!怎么办?围着薛府乱转地家伙无意之中抬头一望,刹那间眼前一亮是计上心来,那张新贴的榜文好似正在对他散发热情的呼唤,嘿、嘿……有办法了!

        新的一日在雄鸡高唱中悠然拉开了序幕,平凡的一日对于王小二来说是一生不忘津津乐道!

        家境贫寒的他以作伙计赖以为生,微薄地收入令他三餐仅能果腹,不料家中小孩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令他顿时犹如末日临头,砸锅卖铁之后,最后一餐只能靠一套半新衣衫典当来换!

        “破烂衣衫一件,两文钱!”当铺掌柜不屑的瞟了可怜的王小二一眼,职业化地将衣物说成了乞丐装。

        “两文钱?!”王小二不敢置信自己的耳朵,不满的抗争道:“掌柜的,这件虽不是新衣,但我买时花了五十文钱,只在过年时穿过两次!”

        “两文钱,当还是不当?!”标准奸商地掌柜是吃定了眼前这寒酸的家伙,当然要大力压价小赚一笔!

        “我……我……”王小二心痛的最后望了一眼自己最好的衣物,刚要咬牙点头却被清朗的话语中途打断!

        “二十两,我要了!”话音未落,一只大手已然从愕然呆立的掌柜手中夺过了衣衫!

        “啊!公子,你……你不是开玩笑吧?!”不仅王小二是如此认为,就连店掌柜也是同样心思!二十两,王小二就是干一年也挣不到这个数!如若不是对方衣着不凡,恐怕他都会将这怪人当成疯子了!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宝二爷双手潇洒一分不答反问。随手将两锭银元宝塞入王小二怀中,随即不容分说转身就走!

        “恩公,请等一等!”出乎宝玉意料,王小二竟然追了出来,一脸感激双目红润道:“恩公大恩小人终生不忘,不过这衣衫根本不值这么多,小人只敢要十两就已很是惭愧了!”

        咦,这人还挺有意思!宝玉本是见对方神色可怜,眉宇间甚是正直善良方自好心帮他一把,想不到对方的诚实还远超他的估计!

        世人还是好人多呀!心生喜悦的宝玉大手推回了王小二送还地银两,轻声笑语道:“收着吧,这点银两对我比一文钱都不如,对你却有大用!”

        话语微顿,宝二爷顺着心中喜意随口道:“如果你实在不好意思,那就当是我借给你地,你用这钱做个买卖。一步一步得来,等发财后还给有需要的人就是了!”

        “恩公!小人如果此生有力定当回报世人!”王小二不由分说“扑通”一声双膝跪地,掷地有声发下了坚定的誓言。

        “嗯!”宝玉并未故作谦虚扶起王小二。而是眼带异光深深的望了他一眼,随即挟带无形的风儿悠然而去,随风传来他发自真心的话语,“眼光准、下手狠,待客诚、为人善!”

        法力虽失但宝二爷玄异的靠山却并未失去,对于他的善举警幻仙子自是大力支持。神奇仙力随着宝二爷眼光一齐刺入了王小二心海,令他心窍一颤刹那间灵智大开,将宝二爷所言理解得无比透彻!

        以高价买得旧衣的家伙终于做足了准备,如此小插曲他并未放在心上。

        却不知道十年之后,天下出现了个以经营客栈起家地大富大善之人,世人感激他的善举与仰慕他营生的本领,所有的店伙计都被称作了“小二”。而所有当小二的都以王小二作为了终生奋斗的目标!

        “哇靠!怎么这么多人排队?”本以为危难时刻想进薛府之人没有几个,宝二爷却没想到侧门招人处会是这般人潮汹涌!

        议论纷纷之中不乏同样疑惑者,三两成群的闲聊传入了宝玉耳中,终于让他明白了个八九分!

        “张三,怎么这么多人?”宝二爷身左的俩人开始为他解惑!

        “嘿、嘿……当然人多了!”张三故作神秘对同伴道:“这薛家听说遍地是黄金,管事地主子又是一个好说话的主儿,只要进去了捞他一票再半夜溜之大吉,嘿、嘿……你小子不也正是这样想得吗?!”

        “卑鄙!”宝二爷前面一人回头不屑的嘲讽张三,随即摇头晃脑很有学识地清高模样道:“钱财如粪土,名利似浮云,你等庸俗浅薄之辈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老兄,那你干吗要来做下人?!”又是一个看热闹的插话相问,“你不是为了发财,难道是为了被砍头不成?!”

        “非也,非也!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瘦高的家伙面带自我陶醉,轻飘飘的道出了心中梦想,“小生是为勇救佳人于危难之时,想宝琴姑娘贵为金陵第一美人,小生怎忍名花受苦?!当效仿古人相如与文君谱下千古佳话!”

        汗——原来是一个想拐带美人儿的斯文败类!宝二爷差一点没暴笑出声,他先前还真以为见到侠士高人了呢!

        “他奶奶的!想女人就想女人呗,竟然说得这么好听!”另一个粗汉忍不住蛮声出口,一身短打地家伙四肢很是发达,“老子只想进去捞到金银,顺便再弄一个俏丫鬟走,听说薛家的丫鬟也是个个娇滴滴得像水葱一般!嘿嘿……”

        原来这些家伙为的是这些!宝二爷见眼前人群为大汉话语而骚动,一个个眼中都是光芒大作煞是兴奋,好似美女财帛近在眼前伸手可及,不由悄然为之发笑,看来真是富贵险中求呀!

        暗自讥讽的宝二爷眼中突然一亮,人潮汹涌之中并非仅只他一枝独秀,一干为了金钱美人不惜铤而走险地小人群中,两个清秀的少年脸带不耐退到了人潮之后,不知不觉中与宝二爷站到了一处,成了相隔而立的一个小团体!

        喧哗的人群让宝玉失去了闲聊地兴致,但还是礼貌得向身旁两少年展颜一笑,悠然拱手一礼!

        俩少年面日削瘦者显得甚是怕生,看了宝玉一眼之后迅疾垂首紧盯自己脚尖,手绞衣袂不知在想什么;而圆润脸形的少年则大方的回了宝玉一礼,柔和的眼神从容与宝二爷双目微笑对视,将良好的印象映入了宝玉心间!”

        “铛!”嘹亮的钟鸣声中,薛家侧门悠然而开,在一干家丁簇拥下,薛二爷昂然阔步来到人堆之前。

        薛府选拔家丁的时刻正式来到!

        “薛二爷,小人愿为薛家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张三恭敬的弯腰行礼,一点也看不出先前对金银的渴望!

        “薛公子,小生这厢有礼了!”那斯文的读书人也是身手敏捷,奋力挤到了人前,一脸正气咬文嚼字道:“小生素闻薛家大善之家,际此危难关头,小生愿以一己之身为薛公子鞍前马后!”

        “二爷,收下小人吧!”那粗豪汉子更是直接,毫不犹豫双膝跪地道:“小人做牛做马绝无怨言,二爷你指东小人绝不走西!”

        靠!恐怕不走西,却会走南闯北吧!人群之后的宝二爷禁不住直翻白眼,失去法力的他又不愿挤破头,只得郁闷的徘徊在人墙外!好在那俩少年也同样挤不进去,三人倒无形中结成了伴!

        高居台阶之上的薛蝌端坐太师椅,无论何人献言他都是泰然接受面带微笑,却丝毫不露心中喜好!

        二十余人纷纷效仿先前三人举动,但良久不见主人有任何反应,他们在无趣之后终于渐渐停下了表演,一脸期待薛二爷作出决定!

        薛蝌见人群不再喧哗,不由对自己“以静制动”的策略大为满意,面容肃穆的他徐徐立身而起,略形矮小的身形在众人眼中却是极其高大,威仪的气息更让一干意图不轨者心怀忐忑,暗自不安的寻思,不是说薛家主人很是昏庸无能吗,怎么这蝌二爷眼神这般厉害?!

        “薛贵,把新规矩念给他们听听!”高高在上的薛蝌不带喜怒大手虚挥,身后的老管家自是应声而出。

        “薛家招收家丁三大条例:一、凡自愿入府为仆者必须签下三年卖身契约;二、行为不轨者轻则鞭打,重则送官究办;三、期限不满不准私自离府,生为薛家人、死为薛家鬼,否则视同逃奴对待!”

        老管家扬声将三大规条念完后,话锋一转平和的补充道:“一旦得以录取,本府将以高薪厚报,并享受一等家丁之待遇!”

        “杀——”老管家话音刚落,一干薛府护院突然齐声高吼,凌厉的气势直冲云霄,高昂的吼声令众人是心中发毛!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六十五章 三宝情缘(2)"><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