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六十六章 三宝情缘(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唰!”电光火石之间景物变换,原本人影幢幢的空地上刹那间就变得冷冷清清,只留下了无所谓的宝二爷,还有那两个不一般的清秀少年!对了,还有表现最为突出的三个家伙。

        “薛公子,小生俯仰无愧!”读书人是挺胸抬首,尽力显现了自己的凛然正气!

        “二爷,小人说了,做牛做马绝无怨言!”粗豪汉子从始至终跪在地上没有起来!

        那张三当然也不甘人后,坚定有力的发誓道:“小人生是薛家人,死是薛家鬼!”

        三个老油子都是狡猾之辈,慷慨激昂的面容下都是不约而同的得意心声,“嘿、嘿……先兵后礼,敲山震虎,雕虫小技而已,想唬弄俺,没那么容易!

        不弄它个金银满怀、美人在抱,誓不罢休!”

        “那你们三位呢?”薛蝌对近处三人点头微笑,随即又将目光望向了较远的宝玉与两个不甚高大的少年。

        “小人也想进薛府为奴养家糊口!”宝二爷这次是准备充足,虽没有法力变身,但却精心“打扮”了一番,以薛蝌仅只一面之缘如不仔细凝视绝对看不出破绽!

        “我兄弟二人也想进府!”圆脸少年紧随宝玉之后恭敬的向薛蝌施礼!

        “这样啊!”薛蝌目光略显犹豫,一一在最后六个选手脸上划过,最后为难得扬声道:“可我们用不了这么多下人,怎么办呢?”

        “二爷,你就选小人吧!”看似粗豪的汉子心思却最为狡猾,一脸哀愁手扯自己破衣道:“二爷,小人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饭了,又是孤身一人无依无靠,从小就是孤儿吃足了苦头,请二爷可怜可怜小人吧,只要让小人吃一碗饱饭小人就满足了!”

        “二爷。小人更惨”,张三凄厉的话语打断了粗汉的表白,“小人老父、老母刚刚过世,可怜家贫连棺材也买不上,还受尽了街坊欺凌,请二爷可怜小的吧!”

        “唉!”读书人果然另有一套,未语先哭的家伙在悲叹之中是眼泪长流,拉长声调对薛蝌道:“不瞒薛公子,小生境遇之惨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三岁死了父,四岁亡了母……到昨天,连陪伴小生十余年的阿黄也去了!”

        “阿黄是谁?”听得津津有味的宝二爷不由自主脱口相问,他真没想到还会遇到这般好玩之事!

        “阿黄就是小生唯一的亲人、从小的玩伴——大黄狗,你说连它也死了,小生惨不惨?”对于宝玉地配合,读书人是暗自大喜,痛哭流涕誓要将薛蝌感动到底!

        “啊!”不待薛蝌有所表示。见势不妙的粗汉一声惨叫摔倒在地,满脸痛苦哀声道:“二爷,小人更惨。去年不仅狗儿死了,连家中的蛇虫鼠蚁都统统饿死了,小人如今已是疾病缠身离死不远,只愿有生之年求得三餐温饱!”

        “二爷——小人才真是惨!”张三更是夸张,不知何时将额头弄了个洞,血流满面道:“二爷。小人就快死了,只有二爷发下慈悲,小人才有一条活路!”伴随话音,张三还似模似样的抽搐起来。心中暗自得意一声冷哼,“靠,想跟老子比,回家练练吧!”

        “哦!你们仁真得很惨!”薛蝌是神色动容。最后随意得对宝玉三人问道:“哪你们仁有没有他们惨?”

        唰,众人的眼光整齐的落到了宝玉等人立声之处,那三个大“惨”人更是眼带威胁,凶光隐现!

        宝玉与俩少年是面带苦笑微微摇头,心中已被笑意弄翻了天的宝二爷强自平静道:“我们只是想进府干活而已,没什么悲惨得!”

        唉!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呀!自得其乐的宝玉不由暗自发笑,到了今天他才知道自己原来在无赖本领上的修为还不够!

        嘎、嘎……搞定!三个无赖泼皮是心中暗自狂喜,更对宝玉三人差劲儿地表现予以了最大的不屑,“靠!就这点本事儿还敢给老子争,真是找死!”

        薛蝌果然微微一愣之后作出了决定,不再多言的转身对老管家道:“让‘惨,到家了的三位——离去,其余三人收入府中,暂时安排到外院杂事房!”

        什么?!三泼皮使劲儿的摇了摇脑袋,但发觉现实还是没有改变,一直子曰诗云的读书人情急之下是原形毕露,“为什么不选我们?我们这么可怜!不公平!”

        “呵、呵……”薛蝌还以不屑的讥笑,随即神色一沉冷声道:“哼!你们当薛家是什么地方,善堂还是戏班子?!”

        脚步一顿,回过身来的薛二爷话锋再次一转,肃穆地面容写满了调侃,“就算你们真得这么惨,到了惨绝人寰的地步,那我还收留你们干什么?!收留几个心理变态来消遣自己吗?!”不待三人有所狡辩,薛蝌已然走入了侧门,但最后的嘲弄还是随风传来,“还有,记得把你们袖角地油渍洗干净!还三天三夜没吃饭呢!白痴!”

        呵、呵……什么也没做,俺就进府了!偷笑于心的宝玉与俩少年与三泼皮擦肩而过,俩少年取笑的眼神虽没有那般明显,但嘴角的微翘还是让三泼皮无颜面对,只得灰溜溜似若丧家之犬落幕而去。

        搞笑的竞选就此告一段落,不费吹灰之力入得薛府的宝二爷自是颇为兴奋,大有天助我也地强烈慨叹!可惜他的得意还未维持片刻,残酷的现实就让可怜的家伙冷汗浸透了重衫!

        “薛七,你鬼鬼祟祟偷看什么?!”护院头子外号暴龙,不仅指他勇猛凶悍,更指他对待下人严厉暴力,不由分说就是一脚踢翻了薛七,厉声呵斥道:“这后院重地只有丫鬟与上等家丁才能进入,是你这家伙能偷看得吗?!”

        灰头土脸地薛气龇牙咧嘴从地上爬了起来,让对自己脚力颇有信心的暴龙是大为惊讶,要知他这一脚平常人不躺上半个时辰是起不来的,而这家伙即无内力,身板儿又单薄,竟然这般耐打。真是怪了!

        不仅暴龙讶异,一旁闻声而来看好戏的家丁丫鬟们也为之惊讶,自然风儿更是好奇地扑了上来,仔细一瞧,亘古已存的风儿禁不住笑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什么薛七呀,这挨打的倒霉蛋不就是宝二爷吗?!

        “教头,进府时蝌二爷说了,我可是一等家丁。怎么不能进去?!”不朽之身的宝二爷当然不会受到伤害,但疼痛却难以避免,兀自不满的大声抗议!

        “对呀!我们可是一等家丁!”薛八、薛九从人群中行出,同时进府地三人悄然间结成了联盟。

        “谁告诉你们一等家丁就是上等家丁了?!哈、哈……”暴龙禁不住的暴笑引来了众人哄然回应,令得三个新丁禁不住面面相觑,同时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三个字——上当了!

        “哈、哈……你们听着,他,是二等家丁。比你们高一级!”暴龙“好心”的指着身侧一人狂笑嬉戏,随即又指着另一人道:“他,是三等家丁。

        比你们高两级,现在明白了没?”

        不待薛七、八、九郁闷点头,暴龙又大力踩上了一脚左右各伸出一指,先是并立随后往两侧分开,越分越远,扬声嘲笑道:“你们仨。要想成为上等家丁,还有这——么——远的距离,做梦去吧,嘿、嘿……废物。白痴!”

        “你……”暴龙话音未落,下颌微尖的薛九已是勃然变色,不堪暴龙辱骂的他禁不住扬声就骂,就连稳重的薛八也一时没有拉住。“狗嘴吐不出象牙!”

        “哇呀呀!反了,反了!”下院之内以暴龙地位最高,这家伙其实也没有什么坏心眼儿,就是有一些小毛病,众人平时忍一忍笑一笑就过去了,熟悉之后更没什么!想不到今儿会被一个新丁反骂,再加上对方是二爷命令监视的对像,他当然是怒不可竭,一时被恨火烧去了理智,蓄满力量的一脚突然狠踢而出!

        “啊!”暴龙狂躁地气势让众人禁不住惊呼出口,他们可是亲眼见到暴龙在怒吼声中一脚踢断了碗口粗的树桩!

        “轰!”一脚正中胸腹,目标应脚抛飞,沙尘飞扬之中不停打滚!

        “呀……咦?!”众人先是惊呼声中心生不忍,随即又被安然静立的薛九弄得僵立当场!怎么会这样?!

        也许是吓呆了,薛九面色木然石化当场,就在适才暴龙失控的一脚飞踢而至之时,危急瞬间薛九本以为再难逃避,不料薛七却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面带微笑替自己挡下了这记足已致命的重击!

        “兄弟,兄弟……”薛八眼带震撼来回在弟弟与薛七身上扫视,他可是清楚的见到了宝玉冲上前去时的毅然,所受震动虽没有薛九那般天翻地覆,但呼唤兄弟的语调却也是大为颤抖!

        “哎呀!不好了,我怎么这般糊涂!”一脚踢中目标,暴龙地怒火也随之消失,清醒过来的莽夫不由大是懊悔,面色苍白就向地上的薛七奔去,同时对呆立地众人大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叫大夫去!”

        “哎哟……不用啦,我没事儿!”龇牙咧嘴的薛七出乎众人意料,用力揉着挨打之处自行爬了起来,殊不知他这狼狈的举动却惊落了一地下巴!

        “你……你真没事儿?!”此刻的暴龙是话语打结,小心翼翼围着薛七仔细打转,连声追问道:“你真得没事儿吗?!”

        “只是有点疼,没什么!”薛七浑不在意露齿一笑,虽然满面灰尘没有丝毫风采,还显得甚是狼狈,但众人眼中的光芒就像见到偶像般灼热起来,其中又掺杂了一缕看可爱怪物的狂热!

        “薛七,你练过武吗?”暴龙急燥地大手已然抓住了薛七相对细小的手腕,一番探试后却发现对方除了筋骨异常结实外并没有丝毫内力。

        “难道我的功力退步了?!”暴龙喃喃自语,粗扩的面容写满了疑惑,随即不信邪地走到一截树桩前猛然发力一脚踢去。

        “啪!”运足功力的大力金刚腿果然名不虚传,硕大的树桩是应声而折,巨大的力量令断面像刀口般平整!

        “哗!”众人又是齐声惊叹,不过更多地慨叹是为了薛七的安然无恙!

        怎么会这样?!同一个疑问无数次在众人心间闪烁,最为郁闷地莫过于粗豪的暴龙,在院子中走来走去的家伙也许平生也未动过这么久的脑筋,江湖上出了名的火暴呆霸王良久之后是灵光一闪。为这怪异的现象找到了合理的借口。

        “哈、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在众人迫切期待之中,宝二爷也忍不住提起了兴趣,他可不相信这粗汉会知道真相,只想看看他又会想出什么有趣的理由来!

        近乎癫狂的暴龙少有得认为自己原来也很聪明,在家丁们开始变得不满之时,他终于强自止住了夜郎自大地狂笑,得意的拍着宝玉肩膀道:“薛七,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挨打人。天生骨骼精奇,永远也打不死的奇人!

        哈、哈……”

        “天下第一——挨打人!唔……”宝二爷心中的苦笑是充斥了整个心灵天地,怎样也想不到暴龙会给自己安上这么一个“响亮威风”的名号!

        “龙老大,你干吗笑得这么开心?!”直到众人的好奇开始消失,可暴龙的狂笑依然故我,熟识地家丁不由大着胆子拉住了兴奋得发狂的家伙!

        “呵、呵……老子终于找到了绝佳的沙包了,你说不该笑吗?!”暴龙一句话让宝二爷禁不住眼前发黑,差点就摔倒于地!现在地他可没有反抗暴龙的力量!

        “哇……对呀!”众人是齐声惊叹。紧接着突发奇想道:“龙老大,我们还没尝过尽情揍人的滋味,可不可以让我们也试试拳脚过过瘾?!”

        “没问题!反正他是天下第一。你们打不坏地!”暴龙大方得随口就决定了薛七可怜的命运!

        “唔……”相对众人的兴奋,可怜的宝二爷终于眼前发黑摔倒于地,一旁地薛八、薛九兄弟也是相视浅浅一笑,那笑容首次露出了发自心底的窃笑与嬉戏,没有往日的礼貌与虚假!

        神奇的宝二爷果然不凡,走到哪儿都是成名人物。如今更是一“打”成名!

        鹤立鸡群风采照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两种对待人才地法子既造出了无数孤胆英雄,也抹杀了许多有能之士,薛家一举成名的“天下第一挨打奇才”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呢?!

        “姐姐。你说怎么办?”不到一个时辰,关于薛七的密报就放在了宝琴与宝钗前面,这两位薛家千金实际上就是薛家掌权人,面对府外一干如狼似虎地贪婪小人。她们必须全力以赴以保基业不倒!

        “妹妹,难道我们赶走的只是真小人,反而把大奸大恶之徒引进了家门吗?”宝钗未见过薛七,但凭直觉却心生不妥,有此奇能者又怎会屈居为奴?!

        “这三人都不像坏人!”宝琴一向对自己的慧眼颇有信心,仔细凝神回忆一番后平静而肯定道:“他们确实都不像做奴才得,可是我们既然贴出了榜文当然不能不招几人,两害相权取其轻,我也只能选他们了!只希望他们是有苦衷所以才暂时屈身于此,毕竟我怎样也看不出他们有不轨的意图!

        “妹妹,防人之心不可无!”宝钗心思细腻稳重了几许,柔媚双眸闪动担忧之色,随即柔声对宝琴道:“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小心为上,尽力只派些轻闲杂事给这三人做,再想法试探一下,看他们进府究竟何为!”

        “姑娘,不如就用老法子吧!”莺儿适时插话提议,欣喜的话语隐透兴奋之心,作为丫鬟的她当然没有主子那般忧心!

        “嗯!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宝钗丰润的玉脸透出浓浓感叹望向了窗外虚空,以低沉朦胧的话语道:“财帛夺人志,美色勾人心!试试也无妨,不过一定要做得巧妙高明!”

        暮色初显,因祸得福差事轻闲的薛七、八、九相携回到了下人房,在薛贵的有意安排下,三个一等家丁共居一室,几日相处友情凭空增加了几许。

        “七哥,你这么能挨打,怎么会想到进府当下人呢?”圆脸的薛八在一番闲聊后自然的问出了心中疑问,随即反应过来自己有点交浅言深,赶紧诚恳的补充道:“小弟问得唐突了,七哥不好回答就当小弟没问!”

        “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不好说得?!”宝玉对于薛八兄弟虽说上深交,但以他玄异的直觉也感受不到二人心中有邪恶之气,所以无所顾忌豪情迸发笑语道:“实不相瞒,我进府确实是另有目的!”

        “哦!”对于薛七的坦率,一向害羞而少言的薛九也接过了话头,半真半假的调侃道:“难道七哥也像被耍的那三个家伙一样为了金钱美女?”

        “呵、呵……钱财美女是男人都喜欢!”宝二爷笑容满面直言不讳,大手虚挥神色悠然道:“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男女情爱更要两情相悦、矢志不渝!”

        掷地有声的坚定话语过后,他紧接着意态悠闲反问道:“两位兄弟,觉得我是这样得小人吗?!”

        “那七哥你到底为何进薛府呢?”薛九清秀的面容带着一份明显的好奇与隐约的……不满!

        对于俩兄弟的追问宝二爷不以为忤,洒脱的笑语道:“不瞒两位兄弟,我是急欲进入后院见一个人,一时不得其门而入,就只好用这笨办法了!”

        “是女人吧!”又是薛九抢先发话,脱口而出的话语竟透出一缕酸意,让猝不及防的宝二爷不由为之一愣,为小兄弟的怪腔怪调大感愕然!

        “小弟,你怎能这样问话呢?!七哥你千万别介意!”圆滑的薛八假作斥责化解了室内初生的尴尬,话锋一转豪气的说道:“既然七哥这般相信我哥俩,那咱们一定全力帮助七哥达成心愿!”

        “多谢!”七日之期将近,不想输给二姑娘的家伙正暗自发愁,他虽用这几日时光摸清了路径,但时时有人若明若暗的监视,根本就没有进入后院的机会,如今得到这二人自愿相助,他自然是欢喜兴奋!

        “对了,二位兄弟应该也不是真得为生活所逼甘愿为奴吧?!”宝二爷不带异想的自然手指二人修长手掌道:“看你俩双手就知道不是下力劳作之人,如果有何苦衷或者冤屈不妨也对为兄说来,说不定我能帮上一帮,就是帮不上忙也可让我当一回听众!”

        一向沉默的薛九今儿却话语特别的多,又一次抢先出口道:“我们进府是想追查一个负心人,想不到会有缘与七哥相识!”

        能言善道的薛八走至一旁任凭二人交谈,明亮的双目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凝视着薛七与薛九!

        “哈、哈……原来兄弟也是性情中人,咱们真是有缘!”宝二爷兴致大起,大手轻拍薛九瘦小的肩膀道:“是哪个女人让兄弟你这般牵挂?竟然不惜如此大费周章!”

        “七哥你不也煞费苦心吗?!”薛九也不多作解释,身形一颤借着吃茶的动作离开了宝玉大手,随即又以好奇口吻问道:“不知七哥有否负过何人?”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六十六章 三宝情缘(3)"><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