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四卷 最后乱情篇 第七章 悠闲思情欲(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宝玉!”惊喜的呼声打断了静静相对的二人之间那微妙难言的气氛,晴雯高挑的倩影在香风吹送下盈盈而至,率真少女一把扑入了爱郎怀抱,亲热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了好姐妹的存在。

        “宝玉,秋芳她在我们出事时就回来了,人家怎么劝她也不走,非要留在别府过担惊受怕的日子!”晴雯话语微顿,突然出手捉住了转身欲逃的傅秋芳,随即以欢快坚定的语调与贾家家主商量道:“宝玉,大姑娘已经决定留下秋芳,以后就不走了,你说好不好——?”

        拉长声调的询问,再加上晴雯眼底的“凶光”闪烁,可怜的家主敢说半个不字吗?!人都住进来才与自己商量,这分明就是先斩后奏吗!太过份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嘿、嘿……

        看着二女离去的倩影,宝二爷心中仍在浮现傅秋芳俏丽不俗的性格玉容,如此美人儿他这天下第一大色狼怎会拒绝呢?!还是晴雯宝贝儿知自己心思!

        “哦,对了,大姑娘到园子里找二姑娘她们去了!”眼看就要走过转角,晴雯身影一顿做出恍然大悟之状,半真半假的“好意”提醒宝玉道:“大姑娘从侧门出去得,你进来时刚走!嘻、嘻……”

        戏谑的笑声之中晴雯与傅秋芳消失不见,只余下又一次被戏弄的宝二爷在那儿仰天悲叹;女人,好可怕呀!自己有这么多女人,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呀?!唔……我好苦、我好苦!

        白日的苦闷与委屈决不会渡过夜晚,因为被欺负的家伙在夜里就会完全报复过来,所有的不平都在众女呻吟、求饶甚至昏厥之中得到弥补。

        “啊—二,悠长的尖叫声中,薛姨妈在猛力向后一顿刹那飞上了云端,激情似火燃烧了整个蘅芜苑空间,宝二爷长久的美梦得到了实现!

        “嗯……”回光返照的中年美妇被宝玉话语挑起了冲天情火,禁忌的力量果然无敌,“好……好宝玉……乖侄儿……厉害地老公。来吧……姨妈要……奥!”

        “小宝玉”挟带万丈激情冲入了已是泥泞不堪的香菱体内,热情宝贝全都埋在了美香菱的娇嫩之中。

        “唔……”娇柔美人快感之颠的饮泣声撩拨着室内众女的情愫之弦,纤细的玉体却展现着惊人的力量,宝二爷强健的阳刚之躯被佳人迅疾上下抛跌起伏。

        “喔……”强烈的躁热与酸涨如惊涛拍岸冲击着宝钗心房,国色佳人芳心虽已接受这火热地现实,但少女本能的羞涩却不可避免让她闭上了美眸!

        “呀!”宝玉在香菱哀声求饶时转过了身形,火焰升腾的家伙还未来到宝姐姐玉体之上,回过元气的姨妈已然大方的帮了他一把。

        善解人意的中年美妇带着一丝对女儿的歉疚抱住了宝钗娇躯,母爱流转的爱抚似若暴风骤雨。轻易将少女幽谷变成了消魂沼泽!

        “噢!”极度空虚之中宝钗玉体被母亲扶抱而起,心生诧异地少女刚刚张开美眸,就被世间最为火热的羞人一幕冲到了云霄之上。

        只见美艳母亲单手抱起女儿,俊俏情郎仰躺于地,而母亲一手牵动女儿缓缓下沉,在薛姨妈的一番忙碌下,勾魂之音回荡天地,宝钗又一次吞纳了宝兄弟地神奇之物!

        刺激并未如此落幕。再接再厉的薛姨妈抱着女儿柔若无骨的纤腰开始了纵横奔驰,欢喜得大为享受的宝二爷的眼中光芒迸射而出,迷离陶醉不知天南地北!

        薛家母女在同一瞬间瘫软如水。薛家另一千金宝琴的呻吟引开了宝二爷贪恋地灼热目光,兴发如狂的家伙一个虎扑就此与宝琴滚成了一团。

        阳刚之躯向下一沉,激情之物就此将俩人牢牢连接在了一起,千年万年也不分离!

        春色在夏日的映照下无比灿烂,动人的天籁仿如生命地轮回般一遍又一遍重复不休,在薛家四女玉体上纵横的家伙制造出一重又一重的激情浪涛。气势磅礴,无休无止!

        在藕香榭内,神色淡漠的惜春表面看上去更是孤僻沉静,惜字如金地少女悄然多了一圈与世俗格格不入的神秘光华。因她是宝哥哥“徒弟妹妹”的关系,不仅可卿成了座上客,就连新到的桃、梅二女也常居于此,梨香院的一干美丽女伶更是视此为家。无形之中反而让素日冷清的藕香榭变成了别样的热闹之所!

        “芳官姐姐,你们的法力为何这么高?!”四姑娘此刻整个心思都陷入了玄异仙道之中,一反常性话语急切,似有所悟转首望向可卿道:“难道你们也是得到了宝哥哥的帮助?”

        十二女伶轮班当值,今儿正巧芳官与龄官休息,二女欢天喜地的前来串门子,想不到迎面就遇到了如此难题!

        “这……”虽与宝玉已是老夫老妻,但受宠最多的芳官却还是甚为不好意思,借着迟疑片刻迅速在脑海里想着掩饰的借口。

        “是啊!我们都是经过他‘特训’得,嘻、嘻……可卿,你说是也不是?”火暴的龄官可没有诸多顾忌,反正室内全是与那大坏蛋有着暧昧情愫的女子,她可不想自己独自尴尬,毫不犹豫将可卿拖下了水。

        “你这丫头跟着宝玉也学坏了!”可卿法力的提高虽有所不同,但佳人发虚的内心却不能勇敢反驳,只得用女子最为厉害的原始办法——挠痒来解决难题。

        桃、梅二女在诸女之中法力最高,但对宝二爷那特殊的“仙法”也是闻所未闻,俩女灵慧的眼眸从可卿与芳官的嬉闹之中看出了一丝端倪,原本悠然的玉脸“噌”得一下布满了红云;不会吧?!真的吗?难道那事儿还能提高法力不成?!那要是自己与他……唔……羞死人了,自己在想什么?!

        惜春芳龄还小,年少青春的少女对龄官话语是不甚了了,只是明白了一件事儿,宝哥哥真得有办法让自己很快修炼成仙,但他却偷懒不愿意!

        迎春所居的紫菱洲,悲欢气息交替而升,无边欣喜在哽咽饮泣声中弥漫了整个院落。

        在赵姨娘的引导下,有点不解其意的王夫人心神矛盾走入了迎春闺房。

        一路之上。王夫人都在万千意念的折磨下心如乱麻,世上没有不透风地墙,赵姨娘与宝玉之间暧昧怎瞒得了明眼人?!更躲不过时常“关心”儿子行踪的王夫人眼眸,对宝玉大胆狂放深有体会的美妇人不用多想,就很是肯定的认定了俩人之间的不伦关系。

        没有多少怒气的美妇人只是感到心跳加快,更有一缕莫明的酸意,想不到自己长久以来为了礼教而逃避儿子的纠缠,可是他的小妈却主动投入了他怀抱,真是……气死人!

        即使如此。王夫人仍然坚持着自己地意念,毕竟赵姨娘是只是宝玉小妈,而她是亲妈!一想到这儿,美妇人芳心的意念再一次坚定不已!

        她这是做什么?!本能的戒备让王夫人眼底闪烁着怀疑之光,赵姨娘竟坚持着要她摒退随侍下人,如此奇怪的举动怎不让心有所思的王夫人芳心大跳?!难道……是宝玉授意的吗?!他不会在房中等着自己自投罗网吧?!

        不会的!意念一转,中年美妇自我安慰的强行找了一个理由,这是迎春地卧房。二丫头不会与儿子干这等荒唐之事!况且自己不同意,宝玉也不会强来,他不是对自己很……天啦!怎么又这样想了?!不管了。先进去再说!

        天人交战牵引着王夫人脚步时快时慢,最后那莫明的思绪令佳人不由自主掀开门帘疾步而入。

        “啊——”惊声尖叫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惊叹、不敢置信地狂喜,以为自己见鬼的美妇人眼中整个天地都消失不见,惟有亲生女儿元春带泪的玉脸充斥了整个心灵。

        “女儿、女儿……是你吗?你终于回来看为娘了!你在阴间过得还好吧,娘对不起你,当初就不该听你爹的话送你入宫!”激动至语无伦次的中年美妇迈步向元春冲去。全无半点见鬼的恐惧,更将心底隐藏多时对女儿地愧意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母亲,女儿没死!我还活得好好的!”元春悲呼着抢先扑入了母亲怀抱,年近三旬的绝美少妇却哭得像一个小女孩儿。淋漓尽致的哭声之中浓浓地亲情红润了室内众女眼眸!

        房内并不是只有元春一人,迎春、探春与惜春、赵姨娘也在感动之中缓缓上前与痛哭的母女搂成了一团!除了感动天地的真情挚爱以外,世间惟有温馨亲情方能恒久长存,刻骨铭心!

        风波一过。荣国东府自然也随之解封,为了主持大局凤辣子只得无奈搬回了居所,贾链已去,凤姐的影子平儿自然也不再需要伪装,巧姐儿本可以不离开怡红院,但在宝二叔一番昵语之后,小魔女少有得乖乖听话,娇嫩玉脸更在激动红霞映衬下妩媚动人,水灵得似欲滴出汁来!

        实际上已成寡妇地邢氏也搬回了东府,她本想叫女儿迎春与自己同往好解寂寞,可是心念情郎的二姑娘自是百般不愿,本性善良温婉的少女虽坚持着拒绝了母亲,但孝顺的她却意念一转,暗地里与凤姐商议了许久。

        “唉!”不明女儿内心的邢氏并未恼羞成怒,没有了贾赦这愚笨小人的左右,风韵不减的中年美妇又回复了老实善良的本性,无奈之中带着满腔幽怨回到了东府!

        “婆婆,你就不回上房去了吧,那里怪冷清的!”凤姐与邢氏一直以来相处甚好,笑语轻声挽住婆婆手臂,丰润玉脸闪动一丝神秘笑意,大有深意模糊不清道:“放心吧,你只要住在这儿,过不了多久一定会快乐起来,而且是真正的快乐!”

        宁国府虽也重见天日,但尤大奶奶与尤氏母女是怎样也不愿回到伤心地,她们最终在稻香村安定下来,而贾珍与贾蓉的一干小妾婢女则统统被尤大奶奶打发回家。

        宁国府众女也都是苦命之人,但性情坚贞者早已不死就逃,剩下的全是随波逐流的懦弱之辈,得到丰厚金银的她们虽舍不得贾府奢华生活,但可惜宝二爷对此等女子向来是退避三舍不屑近之,她们的命运就此决定。

        “娘亲,你在望什么?等人吗?”尤二姐是明知故问。玉人虽抹去了表面的轻浮伪装,但游戏红尘的性情却怎也难以完全消失,不知不觉就带者喜色调侃起母亲来!

        “二丫头,那你又在这儿等谁?”人逢喜事精神爽,再加上受过神石改造的尤氏已是灵智大开,熟妇丰润的玉脸在羞涩之中毫不闪避地给了女儿一记有力的反击。

        “母亲,二妹妹,你们都回来吧”,在院中凉亭悠闲而坐的尤大奶奶算是局外之人。手摇锦扇笑语道:“宝兄弟才回来,事情多着呢,他再快也要明儿才能过来,今儿日头这么烈,你们还是进来歇歇凉吧!”

        “嗯!”二姐儿与尤氏同时点头认同,被大女儿识破焦虑内心的美妇人更在脸色微热中随口问道:“纨大妹子也出去好长一段时间了,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

        “算算日子,快了!”二姐儿也有点为自己的失态而含羞。聪明的借着母亲话语转移了大姐戏谑的目光。

        “咳、咳……”让人心房发疼的咳嗽声弥漫了整个潇湘馆,泪洒斑竹的林妹妹绝对是万千喜悦之中唯一地例外,眼瞅宝钗与宝玉眉目传情相偎相依。

        娇弱西子捧心之手更是发白发抖,揪心之痛让她美绝尘世的黛眉更是凭添了无尽幽怨。

        “唉!姑娘,你不要再想那些烦心事了,否则你这病情又会加重了!”紫鹃在门外无怨无悔的看着药炉,浓浓的药味与修竹的雅致混杂在一起,颇有点大煞风景的无奈感慨!

        “紫鹃。你不明白!”斜倚枕榻的黛玉绝美玉容一片苍白,不能化解芳心百结愁思的她突然病发,幽深性子让她不愿被人怜悯,而诸女又陷入了宝玉回归地喜悦之中。所以一时间向来多愁善感的林妹妹就被无意冷落,怎不叫郁结于心的她更是一病不起、满怀伤悲?!

        “姑娘,我有什么不明白地?!”紫鹃一边小心翼翼揭开药盖看了看,一边隐带怨怼恨声道:“其实我什么都明白。你这病还不都是因为宝二爷闹得!”

        话语微顿,少女发狠的用力扇了扇炉火,紧接着抑制不住心中激动道:“宝二爷已经与宝姑娘好上了,真是不长眼!”

        “不许胡说!宝姐姐心眼儿好,人也好,你怎么能在背后损人呢?!咳、咳……”空谷幽兰般灵秀无双的黛玉一时情急不免牵动了病情,话语未完就连声咳嗽起来。

        待得里边的咳嗽声告一段落,说错话的紫鹃这才放下心来,她不能离开药炉,只得诚恳的解释道:“姑娘你别着急,我不是说宝姑娘不好,可她再好也不能把你比下去吧!我就想不明白,宝二爷怎么不与你好上呢?!”

        “唉……”紫鹃发自真心地疑问引来黛玉由衷的感叹,宝哥哥平日的坏坏笑容刹那之间充斥了整个心海,灵秀不凡的黛玉怎会看不到他眼底地情思?!

        但少女难解的心结却自行将一腔真情禁锢在了心灵深处,换来的却是她深深的阴郁、强烈地伤悲。

        “你不明白,你怎会明白呢?!”黛玉重复着先前话语,芳心所想的仍是那困饶自己的死结,怎么办?!自己即忘不了宝玉抹不去情丝,却又忍受不了他多情的禀性!难道真要这样病死不成?

        “又是这句!”紫鹃以微不可察的声调不满的呢喃自语,身为丫头的她自然不明白黛玉那“奇怪”的心思,知道主子不会详说的她问也懒得问,兀自陷入了沉思之中,意念盘旋誓要看穿黛玉心中秘密!

        “姑姑,这就是潇湘馆,林妹妹就住在里边儿!”黛玉主仆讨论的主角此刻正踏着淡淡的夜色悠然而来,表面看去他是独自一人,但实际上却有玉容激动的鬼灵疾步跟随!

        “就是这里呀!”绝美鬼灵因为法衣已被宝玉所破,索性扯下面纱露出了与黛玉七分相象的绝美玉容,虽比不上黛玉天生的幽静曼妙,但贾敏却有着熟妇特有的动人丰韵,再加上青春不减的优雅玉容,那诱惑力加起来并不比府中任何女子稍差——果然不愧贾家女儿个个绝色之名!

        “这丫头,看样子与小时候差不多,还是喜欢将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关在房里!”感触良多的叹息之中,贾敏一边回忆着自己死时小黛玉的影像,一边发自真心升起了强烈的担忧!

        “紫鹃、紫鹃……”宝二爷强自按捺心中冲动,轻轻举步穿过修竹庭院,见紫鹃独自一人在那儿发呆,他一连呼唤了几声也不得回应,只得上前以手轻推少女肩膀,“醒醒,醒醒,大白天在偷懒呀!”

        “啊——怎么是你?!”正在神思远扬的紫鹃被吓了一跳,娇躯一颤面色发白,惊身一跳后方自看清了眼前来人,想不到正在念叨的宝二爷会来到身边,她诧异的惊叹是脱口而出。

        “呵、呵……怎么不能是我?!我以前又不是没来过?!”不以为忤的宝玉虽觉紫鹃话语奇怪,但久经考验的家伙早已学乖,他深明女人心海底针的道理,这世间没有几个女人会与男人讲道理,聪明的男人千万别自找麻烦!

        “青天白日的你怎么突然就出现了?像鬼一样吓了人家一大跳!”不出所料,深受黛玉熏陶的紫鹃也是嘴不饶人,伶牙俐齿近似蛮横的指责起罪魁祸首来。

        “咦,林妹妹又犯病了吗?!”闻到药味的家伙不由心生焦灼,毫不犹豫的就要掀帘而入。

        “二爷,你轻省一点儿”,紫鹃护主心切对宝玉这“不长眼”的家伙怎么也摆不出好脸色,又急又快抓着宝玉衣袖道:“姑娘已病了好几日,你现在才来!她好不容易刚睡着,你可别把她惊醒了!”

        “是,是……好紫鹃,你别推我!”宝二爷是爱屋及乌,对于林妹妹的丫头兼好姐妹自不敢随便得罪,一脸讨好的笑意小声道:“我保证只是看看,绝不惊到你家姑娘,这总行了吧!”

        其实紫鹃也只是做做样子发发怨气,又怎会真想赶宝二爷走呢?!心中气愤稍减的少女随即移开了阻拦的身形,“好吧,我出去熬药了。记着,不要惊到我家姑娘了,大夫说了,她不能受惊吓得!”

        门帘落下,聪明的紫鹃将宝二爷独自留在了房中,虽不完全明白主子心思,但她却很是肯定主子心病必与宝二爷有关,现在就看天意能否让宝玉这心药医好心病了!

        牵挂玉人病情的宝玉一时情急连贾敏在一旁也不管不顾,三两步就冲到黛玉床前凝神关怀!

        “唔……黛玉怎么病成这样了?!”贾敏的哽咽声终于将他惊醒过来,只见姑姑正俯身床前珠泪盈眶,红润的朱唇颤抖不休,显然正在为女儿的惨状芳心生疼!

        “姑姑,你还是先回避一下才好!”宝二爷温柔的大手轻拍贾敏香肩,尽情感受着佳人的柔腻丰腴的同时,他也有理有据的说服了绝美鬼灵,“妹妹这病不能受到惊吓,姑姑你这样定会令她情绪受不了的,还是让侄儿先给她说说,心中有个数才是!”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四卷 最后乱情篇 第七章 悠闲思情欲(1)"><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