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四卷 最后乱情篇 第九章 悠闲思情欲(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青春女子本就无甚坏心思,再加上李家姐妹也都是灵秀之辈甚合众女喜好,性情相投的她们不多时就已亲热的打成了一片,年岁相近只差些微月份,少女心性也就姐姐妹妹乱叫一气,反而更显出那份亲热和睦!

        “宝玉,这是我二妹妹,三妹妹!”李纨将宝玉留在最后,即是因为先前一幕的尴尬未消,也是因为她想弄明白三人间真正的关系。

        “小汝子参见恩公!”李纹、李绮与俊朗人儿面面相对近在咫尺,先前所有的复杂思绪在此刻全化成了一缕含羞带怯的欣喜。

        “两位妹妹不用多礼,你们叫我宝哥哥就是了!即是自家人,我救你们也是应该的!”宝二爷本能的大手一伸就欲将俩女搀扶起来,不料李纨却抢先一步破坏了他的“好事”!

        “二妹妹,三妹妹,你们不用多谢!”李纨一手挽着一位玉脸火热的妹妹,突然话锋一转,隐带笑意道:“快说说,宝玉是怎样救你们的?他这坏家伙有没有趁机对你们干什么坏事儿?”

        汗……望着像母鸡保护鸡仔般满脸戒备的纨姐姐,大为汗颜的“淫贼”是背心冷汗狂流,心中冤屈不断暗自思忖,不就是先前一时激动让纨姐姐在人前露馅儿了吗?!想不到一向温柔的纨姐姐也会像小女孩般报复心这么强!

        欢声笑语弥漫了稻香村每一寸空间,兴致大起的众女闲聊几句就将话题换到了正事儿之上。

        “纨姐姐,咱们的诗社就等你开坛了!”探春率真的性情让少女第一个开口。

        “这么好玩的事儿我也要参加,诗社起得什么好名字?”终于能在内院光明正大现身的元春活泼一面表露无疑。

        “啊!对呀,咱们闹腾了这么久,是应该为诗社起个好名字!”宝钗容光焕发的玉脸闪烁着情爱之光,相伴一侧的香菱也是春色盎然微点玉首。

        黛玉虽因母亲的到来脱离了卧榻,但少女眼底的幽怨也未消失;在此欢乐地气氛感染下,幽兰玉人仍是话语幽沉,略一凝神语带探询道:“院子里那丛海棠花开得离奇又好看。咱们不如就叫‘海棠’诗社吧?”

        “好倒是好,不过这兆头好象不怎么吉利!”迎春在四春姐妹之中仍然是妩媚超凡,绝代尤物的光华日益勃发,二姑娘下意识将目光望向了宝玉,虽未明言,但众女却都明白了她眼底的意思!

        “宝兄弟,你说说看,咱们起个什么名儿?”凤辣子与平儿一左一右已是公然相伴,平儿随即接过凤姐话头道:“宝玉。要不就叫‘白玉’诗社吧,外面不是说咱们家是‘白玉为堂金作马’吗?!”

        “我看就叫‘巾帼’诗社也行!”宝琴笑语莺声隐带嬉戏,与巧姐儿迅速打成一片的她故意询问小魔女道:“巧姐儿,你说我这名字起的好不好?”

        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丫头娇躯虽像母亲那般日渐丰腴、妩媚初显,但天生的本性可不是那么容易改得了,故意望着情郎二叔拍手欢呼道:“好啊!琴姑姑好主意,反正咱诗社都是女的,这名字又好听又贴切!”

        “咯、咯……”悦耳的银铃声悠扬动听。众女玉容纷纷如花绽放,就连初来乍到地李家姐妹也忍不住相拥而笑,而黛玉更是抛却矜持笑得前仰后俯。

        汗……死丫头、小妖精。看我今夜怎么收拾你!被巧姐儿当作“巾帼”的宝二爷除了恨恨的瞪视外,就只能用眼神暗示小丫头自己的惩罚会是多么的“可怕”,可惜巧姐儿狂野灼热的回应除了兴奋外根本没有半点惧怕!

        “好了,大家别闹了,还是听听宝玉高见吧!”李纨摆出掌坛气势,玉手虚挥止住了众女的笑闹。

        取个什么名儿好呢?!在众女发自真心的期待之中。没有多少料地假文豪于虚幻之中已是冷汗狂流,万千意念纷乱盘旋,正当可怜家伙要举手投降之时,一缕灵光刹那间于心海深处一掠而现。强烈的冲动让他脱口而出道:“红楼——对,咱们就叫‘红楼诗社’!”

        红楼?!众女心底齐齐反复默念这有点儿奇怪的两字,这本是那香烟地招牌,用来作诗社之名岂不有辱斯文?!

        巧姐儿更差点开口反驳。可是小丫头还未出口,脑海意念却越想越觉得意味十足,红——即代表了脂粉女儿家,又包含了怡红院,更隐喻红红火火的好兆头;楼——即有充满意境的亭台楼阁之意,又有以社为家的无限遐想,意念再转,这“楼”与“搂”音调是如此相近!

        啊!念及此处的小丫头一颗心儿万马奔腾砰砰狂跳,羞涩幸福刹那间将故意使坏的反驳之心全部消弭无踪。

        “好名字!”凤辣子不知是否与女儿想到了一起,眸若美波情丝荡漾,半真半假地娇嗔戏语道:“宝玉,那你是不是准备取个名字就叫红楼公子呀?!”

        “嘻、嘻……好是好,不过我看宝哥哥不怎么满意”,黛玉矜持的掩唇而笑凭空多出几许狡猾的味道,斜倚亭柱的少女不徐不急以平静而认真地语调取笑道:“宝哥哥,干脆你就叫‘红楼花主’好不好?!”

        呼——黛玉带着一点调侃,一点儿埋怨的戏言却引来了众女芳心瞬间的火热,好似这“花主”之名正是因自己而来一般,心有所思的她们不约而同芳心发虚,再也不敢欢声偷笑。

        “呵、呵……林妹妹就是聪慧,我就用这号了!谢谢好妹妹!”无赖家伙脸皮是何等之厚,嬉笑着坦然接受了这代表花心地“好”名号!

        在众女突然的小心翼翼下,“红楼诗社”与“红楼花主”同时定下名来,在各自以居处取了名号之后,众女相约几日后的端午佳节正式开坛,随即各自携带曼妙丰姿盈盈而去。

        “宝玉,你……你还是回去吧,太晚了袭人会担心!”众女四散而去,惟有无赖色狼留在了最后,那灼热的双眸在纨姐姐与尤家母女身上来回巡视。

        其不良的意图是不言自明;可惜李纨虽芳心大动,但有两位妹妹在一旁,端庄佳人还不敢如此大胆奔放,只得强自将坏小子推出了院门。

        “嘻、嘻……你还是老实回去吧!”二姐儿也上前相帮,不过推拒的玉手却是暗暗在意中人掌心划着小圈圈,口中是无情的拒绝,但眼眸却充盈了火热的诱惑,妩媚多情果然不愧妖精之名,即要让坏家伙心痒难熬。又要令他无计可施!

        “噌!”冲天火光烧红了宝二爷心海,忍无可忍的情欲浪潮犹如惊涛拍岸破堤而出。

        院门处浓密地林荫挡住了众女好笑的眼神,身如火烧的家伙双臂一揽,挟带不可抗拒的威势将俩女一左一右搂入了怀中。

        “好姐姐,今儿我不走了!”坚挺超凡的热情之物用力的顶在了李纨双腿之间,隔衣猛刺之中将无尽激情的热力烫入了美少妇幽谷蜜穴。

        与此同时,他宛若蛟龙般灵活的指掌也没有空闲,二姐儿挺拔的玉峰与柔腻地腰肢成为了他魔掌下的羔羊。

        “唔……”二姐儿虽游戏红尘胆色不凡。但如此亲密与爱人接触还是平生头一遭儿,不由被羞涩热流弄得软倒宝玉怀中,整张玉脸红得似欲滴血。

        “啊……”反而一向端庄的李纨其承受力要强一些。丰盈佳人在禁不住的呻吟后,用尽全力挪开了酸涨的禁地,娇喘吁吁哀声求饶道:“好……兄弟,我两个妹妹在……你就放了……姐姐吧!”

        佳人眼底真心的哀求让宝玉不得不强自压下滔天情火,最后狠很的一吻后低声道:“那好吧,不过下次你们可再也休想逃跑!”

        带着一腔躁热。宝玉几乎是奔跑而去,他此刻已是欲火冲天,再不解决恐怕就得烧成人干了!

        “嘻、嘻……”片刻的深深呼吸让二姐儿回复了自在本色,柔声笑语道:“纨姐姐。下次怎么办?!不会真得让他……”

        温婉李纨在芳心情丝缠绕下也是勇气大增,灵光闪烁戏语还击道:“下次?!我可不敢给他下次了,怎样也不与他独处,否则还不被姐妹们笑死!”

        “这倒是一个不是办法地办法!”二姐儿少女处子之身更不好意思主动投怀送抱。目光发虚的应合着李纨提议。

        俩女不甚坚定的芳心也算拿定了主意,碍着面子问题做好了应对地准备,可惜天下第一大色狼又岂是如此简单就能对付得了?!

        “嗯……”悠长低沉的呻吟声回荡在凤姐居所,如风如火狂冲而入的家伙径直扑上了凤姐卧榻,室内未燃烛火,但他还是凭着玄异的感觉准确的扑上了挚爱完美的玉体。

        “坏家伙,一来就干坏事儿!”凤姐地娇嗔换来无边的火热,爱郎一口将她温软饱满的玉乳吸入了口中!

        “啊……好人……轻……轻点儿!”以凤姐的泼辣也有点承受不了宝玉地急噪鲁莽,佳人四肢缠绕之中香臀勇敢的追寻着透心的酥麻。

        咦,旁边怎么还有人?!狂热的翻滚之中宝玉一下子碰倒了另一具火热地娇躯,本是一动不动的人影似若被刺般猛然一颤,下意识向内里缩了进去。

        肯定是平儿宝贝,嘿、嘿……老夫老妻了还这般害羞!窃笑于心的家伙故意搞怪,突然加重了穿插的力道,让凤姐抑制不住的天籁仙音苦苦折磨害羞的爱人,而他若有若似无的碰触更是让藏在被褥中的倩影瑟瑟发抖!

        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天啦……想不到传言是真的!更想不到这般羞人的活色生香会出现自己身旁!宝二爷心中羞喜交加的“平儿”此刻羞确实是“羞”,羞得无比难堪,但“喜”却没有半点影踪!

        在锦被遮掩下羞躁不安的邢氏心绪可谓翻天覆地,傍晚时分凤姐儿热情的留下了她,而邢氏也因大屋的凄清心怀幽怨,也就半推半就留宿于媳妇房中。

        婆媳相伴本是平常之事,但有了宝二爷这大男人半夜的突袭则变得无比旖旎,更为奇怪的是凤姐那忘情的呻吟,也不知她是忘了床上还有婆婆的存在,还是迷乱的情海让她在激情中以为仍是平儿睡在身边,抑或绝美佳人根本是故意如此——总之凤姐迎合是少有的勇猛……道道臀浪即使在黑夜之中也见得到白光晃动,丰腴地美肉更在摩擦之中发出连绵消魂之音。

        唔……宝玉在干什么?!他竟然把手伸了过来了!惊恐的邢氏奋力向后一退。饱满的玉乳终于躲过了魔爪的肆虐,惊魂未定中年美妇珠圆玉润的玉体悄然间布满了嫣红之色,受到凤姐儿影响的她本能的被勾起了经年空旷的幽怨寂寞。

        “啊!”半声惊叫在唇舌间滚动,退到床壁内侧的美妇人还未如释重负吐出惊险热气,不料宝玉本已势尽地大手奇迹般再次一伸凭空拉长了尺许,就此在“平儿”腻滑乳肉上揉捏了一把!

        咦,一段时日不见,平儿的玉峰好象变大了一些!情火悄然将宝二爷素日的精明化成了灰烬,在欲海之颠放浪而飞的家伙怎也未想倒被调戏的会是自己的婶娘。

        邢氏在心儿狂跳之中退到了最后方寸之地。被突生异变与适才一揉的酥麻酸涨所影响的她忘记了惊声呼救,在心弦微微变化之中美妇人终于看倒自己素日从未细想地心念,原来俊朗不凡、英明能干的侄儿早已引发了女子本能的喜爱,虽不是情爱欲恋但却比亲情多了那么一点幻想与复杂。

        唔……自己在想什么?!邢氏下意识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一下,本性温顺的中年美妇可谓风韵不减,能生出迎春此等尤物,她这母亲当然不会差多少,平日又养尊处优保养有方。虽然比不上王夫人的美艳高贵,但也绝对是一位绝色人物!

        不待邢氏清醒过来,兴发如狂的宝玉又在凤姐有意的配合下翻滚着接近了无处可逃的“平儿”诚心与爱人调情地家伙一边伸出空闲的大手。一边加上了言语嬉戏,“平姐姐,今儿怎么这般害羞?!要不要老公帮你一把?嘿、嘿……”

        “我……我……不是……啊!”邢氏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成了冤枉的猎物,发颤的她急忙开口解释,但断断续续地羞涩之言却小如蚊蚣。也许宝二爷清醒过来时还能听过一知半解,如今情丝缠绕完全将之当作了爱人动情的呻吟,不待“平儿”话语说清,他连手带脚都伸进了被褥之中。

        “好姐姐。你还要玩呀,那老公我就当大色狼非礼你了!”宝玉已是平躺于榻,一手握着凤姐上下起伏的玉兔,一手又挟带火热的青春之火点燃了美妇丰满娇躯!

        熟妇特有地丰润终于引来了宝二爷游走大手的微微一顿。正当他神色微变欲将紧抵“平儿”幽谷的大手收回之时,压他身上纵横驰骋的凤姐聪明的添上了一把大火,“宝玉,她这么爱玩,我就帮你一下!嘻、嘻……努力!”

        话音未落,已是身心舒畅的凤姐柔若无骨的娇躯灵活的钻进了被褥之中。

        “啊!不要……别……”只听呢喃不清的挣扎声中一件又一件中衣内衫飞舞而出,到了最后索性连薄薄的锦被也被凤姐一脚蹬下了床。

        “嘿、嘿……”凤姐姐如此激情相助,多情的家伙哪有心思与闲暇来细思不对劲儿的地方,即使他知道了真相,恐怕那上弦之箭也不得不发!

        “好姐姐,我也来!”事先被遮得严严实实的门窗挡住了星月之光,未点烛火的卧房虽然旖旎火热,但却是一片漆黑,宝二爷超人的六识也只能隐约见物,凤姐又故意挡住了婆婆面容,宝二爷眼中见到的只是那怒突起伏的勾魂玉体,情火肆虐的家伙难得糊涂,散发着霸道气息不由自主扑了上来。

        “嗯……不……熙凤……你疯了吗?”邢氏修长丰润的玉腿爆发无尽生机,春潮汹涌之余猛然用力一夹,夹住的却是宝二爷热情的头首!

        就在芳心神智仅只剩下最后一丝之时,欲望大作的邢氏却发挥惊人的勇气,奋力挣脱媳妇羞人的挑逗,得到空闲的朱唇一边大口喘息,一边隐带责备的质问,“怎么可以这样?!让人知道了,我这还有什么脸面?”

        “嘻、嘻……”凤辣子怎会被邢氏的疾言厉色所吓倒,抚弄中年美妇玉峰的两手没有丝毫停顿,一边学着宝玉模样拉扯涨大地乳珠。一边以低沉的语调诱惑道:“好婆婆,媳妇儿也是为你好,况且这也是二姑娘的意思!我们都不想看你继续过苦日子!”

        “胡说!嗯……”二女的争论对于宝二爷来说是充耳不闻,已是膨胀欲裂的家伙只想尽快与身下的丰盈玉体合而为一,哪还管得了其它?!

        “婆婆不信,那问问二姑娘!”在邢氏不敢置信的眼神下,凤姐突兀的扬声对外屋道:“二妹妹,听了这么久好戏,还不出来?!”

        珠帘随手而起。借着外屋如水的月华映衬,侧首望去地邢氏一眼就看到女儿身影,在平儿与巧姐儿无声相伴下,未着寸缕的三女将室内涟漪的波纹推至了无比复加的火热境地!

        天啦!这是怎么回事儿?!真得是这样吗?!迎春出现的刹那,本要闪躲的美妇人却在女儿带着祝福与鼓励的眼神下认命的四肢一软停止了反抗。

        算了,反正女儿都这样决定了,自己又怕什么呢?!本性温顺地邢氏又一次选择了随波逐流,不过不同以往的懦弱。这次绝对是正确而幸福的妥协!

        “婶娘,是你!”凤姐功成身退,利箭上弦地宝二爷终于认出了丰腴美肉的主人。长辈的身份令他下意识微微一顿,不过滔天的刺激随即又将他瞬间淹没,对这美艳丰润的婶娘他虽不是十分上心,但世间有哪个男人对如此美人儿的自荐枕席会无动于衷?!

        “嗯……”无奈认命地邢氏想不到宝玉会在这时开口,不由羞得是玉脸通红似欲滴血,下意识轻声回应后立刻羞得紧闭双眸。谁叫宝玉此刻的异物又上下跳动了好几次呢?!

        “好哥哥,人家把母亲都送给你了,你还愣着干什么?!”绝代尤物二姑娘轻盈俯身爱郎耳旁,为了打破邢氏心防迎春也是豁出去了。再加上床弟之间本就无所顾忌,美少女用更加丰润完美的玉乳贴上了宝玉后背,故意已禁忌挑逗着母亲与情郎的兴致,“宝哥哥。赶快弄你地婶娘吧,让我母亲与我一样快乐吧!”

        呼——让世俗常人作梦也想不到的美妙一幕降临在了宝二爷身上,三界独一无二的宠儿禁不住身形大振,在邢氏紧张发抖之中,他终于缓缓将虎腰一沉。

        唔……进来了,宝玉弄进来!邢氏闭上如水美眸,但心房思绪却更是清晰敏感。

        透心的酥麻在这一刺之中如潮汹涌,悸动灵活地欢爱充塞了邢氏美妇身与心的每一寸空隙,欢畅的呻吟流转不休,以火热之势拉开了新一轮男女之战!

        涟漪的波纹已经变成咆哮巨浪,两对母女在情郎的神威下俯首称臣。

        先是初承宝玉恩宠的邢氏四肢猛然缠上坏侄儿,首先在玉体痉挛中败下阵来,随即又是本应坚持到最后,但因承受爱郎冲刺最多瘫软如水的凤姐姐。

        两位母亲的无助哀求引来了孝顺女儿的英勇献身,在平儿帮助下,迎春将仍在邢氏玉乳上肆虐的宝兄弟拉到了自己身上。

        “二叔……嗯……二叔!”巧姐儿一声娇嗔穿云裂空,坏二叔大手对她稚嫩的娇躯没有丝毫留情,揉捏挤压无一遗漏,捻磨挑勾反复施展,上下两处少女禁地都在抚弄之中嫣红密布,只等坏二叔跨身而上迎来最美的瞬间!

        夏日艳阳抵不过房内火热,春花盛开也没有一男几女间的美丽灿烂,秋雨朦朦远不及五女的幽幽春潮,冬日寒梅在女儿香弥漫下惟有退避三舍。

        有着凤姐姐的挚爱,迎春天生媚骨的风情,还有巧姐儿稚嫩的诱惑,婶娘的禁忌,以及平儿的温婉柔顺任君摆布——如此种种怎不让宝二爷在兴发如狂之中是志得意满?!

        男人如斯,夫复何求?!

        “宝哥哥,我有事儿找你!”宝玉踏着清凉的晨风刚刚步入怡红院大门,不料迎面而来的不是意料中的温柔袭人,却是临风而立的纤细倩影。

        微湿的秀发上还有明显的露痕,看样子惜春在此已等候了不少时间;少女玉脸坚定如山,不待师父有所反应,她又已紧接着不容回避的石破天惊道:“我知道你有法子迅疾提升我的法力,今儿你不教我,我就不走了!”

        “我的好二爷,你终于回来了!”温柔袭人微圆的玉脸带着几许担忧与一丝嗔责从内而出,一边为宝玉披上暖心披风,一边发自真心的埋怨道:“一夜不回也不捎个信儿回来,害我与芳官、五儿她们找了你半宿!”

        “好姐姐,是我错了,下次一定记得!”狂野放浪的宝二爷在细心体贴的关怀中消失不见,写意的家伙双目微闭用心感受着温馨的气息;袭人的美丽上自是比诸姐妹相差一些,但她刻入宝玉生命烙印的关怀体贴早已在他心中牢牢占据了不小的地方,让坏小子总是在无尽狂放后更加享受她无微不至的服侍!

        “四姑娘天未亮就来了,我怎么劝也劝不动她,你自己想办法吧,我进去给你准备早点!”善解人意的少女放轻语调隐带调侃,随即主动为宝玉兄妹制造了独处的空间。

        “宝哥哥,你今儿教还是不教?!”惜春话语虽然生硬,但冷漠的神色却悄然一变,哀伤凄婉、幽怨悲苦……无尽的哭诉凝聚在了四姑娘精致小脸与红润双眸之中。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四卷 最后乱情篇 第九章 悠闲思情欲(3)"><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