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四卷 最后乱情篇 第十章 悠闲思情欲(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呃!四妹妹别急,有事儿好商量!别……别哭!”少女眼角涌动的泪花轻易打碎了宝二爷的心灵堤防,多情的家伙怎见得美女受伤?!再加上四妹妹所提要求其实是那么的让他心儿发跳。

        咦,四妹妹究竟知道不知道内情?!宝玉意念一动,以疑惑的语调小心的追问道:“四妹妹,谁告诉你哥哥我有法子的?!”

        “二姐儿,你这法子管用吗?!”正对怡红院大门的远处花木之间,一心看好戏的可卿以手轻触身旁的尤二姐,语带笑意追问道:“你说宝玉会不会‘仔细,解释?”

        看得津津有味的二姐儿正对自己的“妙计”得意不已,灵慧佳人以她对男人的了解肯定道:“嘻、嘻……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肯定会很好玩!”

        “万一,我是说万一宝玉真把四姑娘那个了,怎么办?我们不成帮凶了吗?”梅女已经与二姐儿、可卿成为了好朋友,性情温婉的她与娇柔可卿几乎同时想到了这一“可怕”的结果,宝玉可不是什么谦谦君子柳下惠!

        “唉,看你俩怕得?!”桃女的性子与尤二姐是颇为相似,艳红玉脸灿烂盛开,桃女戏语反问道:“以宝玉的性情,还有四姑娘对他这哥哥师父的念念不忘,就我们帮忙这事儿也逃不了,你们说呢?”

        “咯、咯……还是桃姐姐说得对!”二姐儿与三女一起兴致盎然再次偷偷向门内望去,四女芳心更在同时莫明一颤,玄异的心弦待弹奏出喜悦、戏谑,外加酸溜溜的复杂之音。

        二姐儿与宝二爷已是公开眉目传情,俩人的合二为一只是早晚而已,高挑少女润泽玉脸更多的是对宝玉“动作”迟缓心生埋怨!

        可卿对宝玉这师父虽倾心已久,宝玉对她也是目含浓情,但玉人一半出于娇柔本性的矜持,一半是因为生前悲惨遭遇的自卑自怜,始终没有撕开那透明的薄纱。仍然停留在“爱在心头口难开”的地步。

        而桃、梅二女那情动的心房才是真正地复杂,她们与宝玉的交集来自于薛家的戏耍,还有妖界的生死共难;二女虽对宝二爷眼带爱意甚至可以为他而死,但她们至今也未弄清楚自己爱的是谁,究竟是前世那狂野豪迈的无敌战神,还是现在活生生的充满了缺点的凡人贾宝玉?!

        矛盾的心绪令俩女将酝酿已久地真情继续压抑,从未直接向宝玉表露过什么,不能忘却前世情愫的桃、梅二女甚至生出过离去的意念,但又被对宝玉的那缕心弦悸动留在了人世!

        相对外面那幕后策划四女的千丝万缕。单纯的四姑娘意念却很是简单,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学习仙法!

        见宝哥哥果然如几位姐姐所讲那般面带苦恼,芳心窃喜的四姑娘立刻按照二姐儿所教的玉容突然一变,笑颜如花之中把步步紧逼换成了软语撒娇,“好哥哥,你就教教四妹妹吧,人家以后一定对你好!”

        汗……竟然来这一蕊宝玉见四妹妹略显夸张地变化不由哭笑不得。无可奈何的家伙暗自抹去一头虚汗,做出了最后的反抗:“四妹妹,不是二哥哥不教你。确实是这法子对你不适合!”

        话音微顿,心弦一跳地家伙急忙用坚定的意志抵抗惜春可怜的眼眸,以及她稚嫩诱人的玉容,紧接着用无比诚恳的语调劝解道:“好妹妹,你只要一步一步的修炼,虽然慢一点儿。最终也一定能修成仙道地!”

        “慢一点儿?!一点儿是多久?!”一谈及仙道理四姑娘冷漠的外表立刻消失不见,急促紧迫连连追问。

        如今的宝玉经过地府书库的洗礼后已是今非昔比,少有认真凝神细想之后,心中发虚地家伙还是老实的举起了五指。

        “五个月?”惜春兴奋的神色让玉容光芒不变。五个月虽然不断,但也不算长,可是宝哥哥的尴尬摇头却令少女欢颜由强转弱!

        “五年吗?虽然长了点儿,但我还年轻。熬一下就可以了!”自说自话地惜春为自己找道了喜悦的理由,可是少女的微笑仅只维持刹那,哥哥师父汗颜的否定令四姑娘瞬间脸色大变。

        “天啦!五十年!”眼前发黑的少女整个是黯淡无光,她为了仙道已决定奉献青春,但五十年却不仅仅是青春年华,无疑是献出了整个生命!

        “那……那芳官她们用了多长……时间……能达到现在的地步?”心情沮丧的惜春语带颤抖断断续续,随即心神一动,纤细的倩影瞬间在虚幻中无比高大,挟带不可抗拒的“杀气”向宝哥哥逼来。

        面带苦笑的家伙在四妹妹监视下不敢作假,讪讪的又举起了五指,紧接着生怕妹妹生气的讨好道:“嘿、嘿……五个——时辰,不过这法子真的不适合你!”

        “什么,五个时辰?!”又是一声不可抑制的惊声叹息,不过其中深意却已大是不同,美眸在梦想光华的笼罩下是褶褶生辉!

        “我、要、学!”一字一顿于齿缝间流出,惜春的决心已是上刀山、下火海,无畏无惧,少女虚幻的身影更是顶天立地,以不可抵抗的气势逼压得宝哥哥一步步低下头去。

        汗……冷汗浸透了宝玉重衫,被逼无奈的家伙只得抹去难堪与躁热,豁出去扬声道:“四妹妹,这事儿你……”

        话至中途话锋突变,在青春少女纯净无暇的双眸期待之中,即使是天生无赖的厚脸皮也失去了胆色,只得由激昂变为软弱道:“你……你还是回去问芳官她们吧,如果到时妹妹你还要走捷径,哥哥我是不会介意的!”

        “真得吗?!”也许是宝哥哥无奈的叹息打动了惜春芳心,也许是芳官古怪的神色在少女脑海浮现,不依不饶的冰雕般坚定玉脸终于有一丝放松,“好吧,我先问问芳官她们再说,不过宝哥哥你可不能反悔!”

        “是、是……一定遵守诺言,我保证!”几乎是拱手作揖方自送走了心情急切的四姑娘,长出大气的家伙终于有空抹去额头冷汗!

        咦?!自己什么时候成正人君子了?!有美女自动送上门反而拒之门外?!

        嘿、嘿……难道自己中邪了不成?!想想也真怪。自从凭空变成宝二爷后,整个贾家上下自己所爱所喜者不少,可自己好象从来没有对四丫头有过什么非份之想!

        一次也没有?好象是……没有!怎么会一次也没有?!唉……虚幻宝玉在心灵天地捶胸顿足,对老大的行为深表痛恨,“天啦,如此天生异香的美少女,你竟然不动心!还是不是男人?!”

        “男人——对,我要当男人!”念及此处的宝二爷想不到自己会在惜春面前如此失态,大感面上无光地家伙终于清醒过来。鼻中仍然萦绕着惜春的勾魂清香,但心神已从迷离中回复了清明。

        有问题,肯定有问题!无尽的疑问在宝二爷心间回绕,智慧非凡的家伙脑海灵光一现,玄异的直觉让他下意识想到了惜春天生的异香之上。

        哇、哇……难道看似平凡的四丫头会是千年难得一见的——魂之圣女?!

        那她岂不是有着女子名器之中最未神秘少见的“噬魂旋涡”!

        美女如云地贾府之中名花遍地,芳龄甚小的惜春纤细的娇躯与仍显稚嫩的玉容确实不能脱颖而出,四姑娘又天生漠无表情不似巧姐儿那般活色生香,难怪宝二爷会对这种“木头女”没有丝毫绮念。只有单纯的兄弟之情!

        呼——凌厉的春风刮过心海,波澜荡漾之中热流狂转,一想到心中怀疑宝玉禁不住对自己的失常的懊悔万分。如果四丫头真是“魂之圣女”,那可是男人天生地恩物,一旦错过就会后悔终生!

        道典记载:“魂之圣女”不仅是修道的天才,而且还生具对男子“摄魂”

        的神奇本领,一般男子只要一闻到天生异香就必会神昏智迷成为她忠心地奴仆,就连天生失去法力的宝二爷也着了道。虽未成为小狗,但也是常性大变,如此摄魂之力真是惊世骇俗。

        贾家女儿果然个个绝色,人人非凡!惜春的神奇异香又一次验证了这一天命注定!

        幽静雅致的梨香院迎来了四姑娘香风倩影。意料之中的追逐嬉闹、软磨硬求之后,无处可逃的芳官只得在惜春攻势下败下阵来。

        “魂之圣女”地天生异能虽对女性没有大用,但也不是一点能耐也没有,受到些微影响的一干女伶再加上女子天生的同情。最后在芳官点头下纷纷抢着你一言、我一语,说了个一清二楚,一时连羞涩也忘了个一干二净!

        惜春呆了,呆呆的立在当场好长时间。平静近似冷漠地玉容下却是天翻地覆,少女直到离去也是痴痴呆呆,心中的梦想与贞洁发生了争执,从未想过情爱之事的青涩少女平生首次有了羞人的意念!

        日隐月升,夏日地蝉鸣让宝二爷忐忑的心房更是烦躁不安,眼盯房门的家伙即想四丫头推门而入,又不想她就这样为了无聊的仙道奉献贞洁,即使受惠的人是自己这大色狼!

        唉!原来自己也是一个矛盾的无聊男人!宝二爷在睡意侵占脑海一刻懒洋洋的躺倒床榻之上,在陷入美梦刹那自得其乐的笑了起来,微翘的嘴角流转安慰的笑容——为惜春没来而浮现的安慰笑容。

        三两日时光转眼即逝,快乐不知时日过,宝二爷更是觉得似若刹那之间端阳佳节就到来了!

        为了一洗这大半年来家中频发的霉气,重振上下千余人口的斗志雄心,新任家主终于奢华了一次,不仅大排宴席,还专门请了戏班子在家中鼓乐齐鸣。

        欢乐的相聚笑语喧天,十二女伶又给了宝二爷一个意外的惊喜,想不到她们还真有一身不凡的唱功,做起真正的女伶来也是似模似样,看得大观园众姐妹与王夫人等是兴味无穷,倍增节日的欢乐。

        夜色之中,外院宗亲与下人的拜见过后,在心有所思的宝钗提议下,一干内眷与宝二爷这唯一男子移师水榭凉亭,重开几席继续着欢乐的气氛。

        “诸位姐妹。现在已没有外人,咱们就算正式开坛了!”李纨在三分醉意之中立身而起,欢声笑语道:“名儿就叫红楼诗社,不变了,你们有没有意见?”

        “没有,纨姐姐再说其它的吧,人家都等不及了!”探春兴致高昂,如若不是夜色已深又没有场地,恐怕她就会立刻挥毫泼墨将此刻的热闹永远留存。

        “别急。我都想好了!”李纨玉手虚挥止住了喜悦欢声,随即有条不紊地将众女早已私下想好的规定一一道来,其中内容看似公平,但一细想就会发觉,最后的受苦受难者无不是可怜的“红楼花主”是也!

        让众女偷笑不已的条规好不容易有了完结之时,而此刻的宝玉却全然没有上当的自觉,已陶醉在群花环绕之中的大色狼哪有心思与闲暇来转动脑筋,就是有着清楚的了解。他也只会甘之如饴、无怨无悔。

        世事没有完美,完美本身就是最大地缺陷!享尽温香软玉的家伙怎能不受点儿罪?!

        “各位,听我一言。”李纨话音一落,心情的大好的黛玉也盈盈起身,悠扬仙音似若清泉流淌,“既然咱们建社了,那就应该入乡随俗都与诗翁相称,原来的姐姐妹妹、嫂子小姑之类的称呼是不是应该统统取消?”

        “嗯!林妹妹说得好。我也觉得应该这样!”沐浴在情爱光华之中的宝钗相携宝琴柔声附和,首先表态道:“宝玉上次不是给自己起了个红楼花主吗,我也凑个兴,就叫蘅芜君。各位姐妹也各自想想吧!”

        “林妹妹,你不若就叫潇湘仙子。”满腔陶醉的宝二爷不由自主接过了话头,为黛玉留下千古佳号。

        四春姐妹也是纷纷起号留名,简单者效法林、薛二女以居处起号。用心者则以古典或寓言为雅名,总之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看得宝二爷是眼花缭乱迷离醉人!

        红楼诗社就此在群花绽放下诞生,众女本想借着这难得地机会立刻开社,可惜天色过深最后只得无奈作罢。

        “各位,这样吧,我稻香老农既然是掌坛,那第一次开社就在稻香村由我做东!”李纨在散席之时是兴致高昂,为了让众姐妹欣然答应,不喜喧哗的她少有的提议道:“明儿我一早就派人做出几席大闸蟹来,咱们一边吃蟹饮酒,一边诗词游戏,怎么样?”

        “好,我明儿中午第一个报到!什么事儿都不干了!”豪爽地凤姐雅兴不浅,一向忙碌不休的她有了宝钗、探春等人帮忙,终于有了空闲享乐的时光!

        众女面带笑意与兴奋的期待走出了水榭,湖面的波光反衬着如水月华,闪烁的光辉就似众女此刻心海地翻腾,涟漪不断,浮想联翩!

        一向无赖的宝二爷这次却抢先在众女之前离席而去,让纨大奶奶不由为之一愣,意中人的纠缠固然让她羞涩难堪,但他怅然离去的身影却更加让美妇人为之心酸忐忑,下意识思索自己地矜持是否过分而伤到意中人了!

        “你就别多心了,他是要去见可怜的金钏儿!”知道内情的凤姐走在最后,眼见李纨玉容透出黯淡心伤,姐妹情谊甚好的凤二奶奶不由上前与之玉手紧握,柔声抚慰抹去了李纨芳心地些微酸涩!

        “钏儿,对不起,我好久都没来看你了!”玄异的密室之内,千年玄冰之上,金钏儿栩栩如生的倩影静静躺卧,旋转的花雨无时无刻不在洗涤着空间内的每一丝尘埃。

        命运让平凡的少女成为了不凡“假”宝玉的初恋,但老天在大方的恩赐后又无情的夺去了少女的生命,每当宝二爷念及此处心房就隐隐发疼,更加懊悔痛恨自己当时的无力反抗,难解的心结就犹如一根针扎在了心间,不让金钏儿回到身边他就心结难解,甚至下意识不敢面对纯洁少女那甜蜜平静的“睡容”。

        “好钏儿,你放心,不用多久我们就可以见面了!”宝玉哀伤缅怀的话语油然变得欢快喜悦,仿似金钏儿已经活生生的回到了自己怀抱,激昂的话语流转万千柔情,“几个月,只要几个月,钏儿宝贝儿,耐心的等等,老公再也不会让你离开身边!”

        珍贵无比的男儿泪不克自制悄然涌出心房,划过脸颊留下两道伤心的泪痕,随着宝玉毅然转身的凌厉之势,凝滞的时室被坚强的衣袂刮起了真情气流的卷动,一片苦涩水雾拉出长长的轨迹融入了花海之中。

        不敢回头的宝玉以无比坚定的脚步离开了思念人儿,但一缕心神却久久留在了金钏儿身边,无论如何,他都要平安无事的渡过这半年时光,只要时间一到,无所不能的他自可轻易取得灵河之水救佳人还阳,到时鸳梦重温,其景之美、其情之醉真是羡煞世人!

        忧伤不是宝玉本性,愁烦与他仅只擦肩而过,待得雄鸡高唱曙光普照,出现在众女眼前的又是那写意自在、追花逐月的风流宝二爷!

        “红楼花主,你再做不出来,那就认输吃酒吧!”取自典故的“蕉下客”

        探春葱白玉手笑指宝玉额头,故作大意将指尖沾满的蟹黄与醋汁抹在了宝二爷额头之上。

        “今儿我高兴,也是这螃蟹太好吃了,所以这文才吗……也被美酒佳肴弄跑了,呵、呵……愿赌服输,我吃三杯!”陶醉在花海之中的家伙再也不想费心想那劳什子千古名句,坦然自在的双手微摊认输罚酒。

        “红楼诗社”的第一社众姐妹是全部来齐,不过为了照顾提前离席的王夫人、薛姨妈、邢夫人等几位长辈,凤姐与香菱、平儿随侍而去;现在仅只剩下了宝玉、黛玉与宝钗,还有探春、迎春与惜春,宝琴、李氏姐妹也陪伴在李纨身旁;而可卿与贾敏因为鬼灵之身不喜在白昼活动也没有留下来,元春则在李皇后与王妃邀约赏花下离去,好在尤氏母女兴致虽然不是十分高昂,但她们本就住在稻香村,自没有离去的理由,倒也让一场雅事没有冷清下来。

        “红楼花主,你今儿是故意谦让呢,还是诚心找酒吃?”黛玉默然接受了宝玉起的雅号,她这潇湘仙子虽气息飘逸胜似天仙,但那心眼儿似乎小了点儿,从始至终都在揪着宝二爷不放,非要他出“口”应对,可惜对古诗几乎是文盲的家伙哪有真正出“口”的本事。

        “嘿、嘿……潇湘仙子,这轮我已自动认输,你还是监督菱洲与藕榭吧,她俩还未回诗呢!”傻笑着蒙混过关一向是无赖家伙的看家本领,笑呵呵的宝玉转移视线将二姐姐与四妹妹拉下了水。

        “坏家伙!”因为宝钗之事儿,全府姐妹都知道了宝玉与石钰的关系,情事暴光的的迎春也抹去伪装媚眼相对,文才相比宝、钗二蛛稍差的二姑娘落于后面,想不到还会被爱郎抓住不放,当然是撒娇不依了!

        “我作出来了!”惜春不知为何又回复了冷漠的个性,不理坏哥哥调侃之语的她兀自挥毫泼墨完成了每人一首的“咏菊”诗作。

        “嘻、嘻……蕉下客,既然宝玉不愿意作诗,那就比赛作画吧!”尤二姐早已将自己的大作挂在了壁上,美眸带笑的佳人嘴角微翘,主动掀起了讨伐色狼的大战!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四卷 最后乱情篇 第十章 悠闲思情欲(4)"><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