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四卷 最后乱情篇 第十二章 悠闲思情欲(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纨姐姐!”火热低语简单直接,感受到了佳人热情的宝玉自是欣喜若狂,能让又敬又爱的嫂嫂与自己没有半点保留的心心相印,对于渴望人间真情的“假”宝玉来说足以成为一生的自豪。

        相对一干姐妹的少女自由之身,宝玉能得到一向坚贞守节的嫂嫂如此奉献,其情可贵更是弥足珍贵,难怪坏小子心中的情火会少有的高昂,远比与尤氏母女痴缠时更加刻骨铭心!

        不似对待尤氏的刺激狂热,宝玉心中情火虽狂燃至铺天盖地之势,但真心的爱与敬、怜与疼却令他由狂野变柔情,发狂的“小宝玉”在全心全神的爱意流转下,大反常性以近似膜拜的虔诚之态缓缓深入。

        “喔……”灵欲交融的瞬间,两颗心灵彼此重合在一起,心灵火花的撞击迸发出发自灵魂的欢鸣,李纨绝美玉容刹那间多了一圈唯美的光晕,陷入爱河的女人最美,美得独一无二、不可挑剔!

        叔嫂二人用力的搂抱,仔细的感受这期待已久的一刻,品味那消魂荡魄的美妙滋味!

        进去了,完全进去了!当全根而入之时,李纨芳心禁不住跳跃如天使精灵,天籁仙音在全身三万六千窍穴中流淌,美艳少妇感到此刻的自己才是真正的活过来了,从长久的死寂中复活过来了!

        “纨姐姐,好嫂嫂!”禁忌永远是无敌的,小叔子一边情难自抑呼唤着嫂嫂之名,一边用力的……。

        “啊……”虽已人人妇人母,但李纨却有了一种初夜的幸福疼痛,惊声尖叫的丰盈佳人从未开放的深处平生首此接纳了爱人,玉脸虽然带着痛苦苍白,但李纨如水美眸却流转无比幸福的异彩光华。

        两双玉手令得诱人春色再次升腾,尤氏母女不受控制的自动走到了二人身边,挟带万千妩媚将宝玉与李纨包围了起来。

        性福时光过得更是超越利箭。当李纨不知多少次攀上激情之颠后,爱郎对她的揉捏挤压、轻抽重插仍没有半点缓解,不是宝玉不知怜惜,而是他誓要将自己的爱之印记完美融入李纨生命烙印之中。

        “轰!”情欲火山终于在美少妇无限期待中爆发,真情地洪流以不可抵挡的威势悉数注入了美人儿玉体深处,一滴不剩的彻底占据了她的心房空间!

        “呀——好姐姐,好嫂嫂,好老婆!”在代表心中无限热情与感触的虎吼声中,宝二爷与三女紧紧抱作了一团。静静的为春色大戏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母亲,时辰还早,你不用这么急!”时光一晃画面跳到了十日之后,探春的秋爽居内正进行着一场重要的母女谈话,素来精明地三姑娘隐带深意道:“你这是在等宝哥哥吗?!”

        “为娘是在等他”,接受了神石改造的赵姨娘其灵智也提升了不少,自然微笑掩饰道:“宝玉今儿要来参加诗社聚会,我当然要等他。也是在等林丫头、宝丫头她们,怎么,有什么不对劲儿吗?”

        “母亲。你有没有什么事儿要给女儿说说?”可惜探春的灵秀在众女中也是翘楚之流,又岂是三两句就能应付过去?!高挑少女用洞悉一切的眼神凝视着赵姨娘,“咱们是母女,有什么事儿不能讲?!娘亲向来是最疼女儿得!”

        在探春眼神的无形压力下,赵姨娘心中大是发虚,再被女儿以母女真情如此一番围绕。中年美妇只得以期期艾艾的话语做出最后抵抗,“三丫头,为娘都不知你说得什么事儿,又怎么给你讲呢?”

        “其实……其实那日。就是在稻香村那日,我……并没有睡着!”三姑娘故作的镇定在此刻终于消散,少女的矜持令她在万千羞涩之中是红霞密布,话语更突然变得断断续续低入蚊蚋!

        “啊!”汹涌地巨浪化作无尽惊羞冲口而出。被“吓”呆了的赵姨娘始终不是女儿对手,被探春如此逼真的一讹,美妇人失态发红地玉脸就此出卖了一切。

        不待赵姨娘开口,探春又紧接着责问道:“母亲,你为何要与宝玉那样?!而且……而且你还纵容他对女儿……”

        “三丫头,我……”心如乱麻的中年美妇在女儿的质问下垂下了面容,不知如何解释的她片刻沉寂后小心的问道:“那……那你准备……怎么办?为娘已离不开他了!”

        “我也不知道!”幽幽的话语之中,探春走出了厅门,莫明地酸涩气息笼罩了三姑娘矛盾的身形,一向果断的知性美女此刻却再也不能做到冷静理智,感情冲动已是必然结果!

        十日时光仅只眨眼之间,幸福的宝二爷是从未有过地悠闲快乐,纵情与众女嬉戏的家伙一心要渡过这无比重要的半年时光。

        消灭了人间凶人,又远离了妖界威胁,他甚至连红楼事务也完全放手,名利、财富对宝玉来说无疑全是浮云轻烟,惟有心中挚爱方是一生所求!

        红楼诗社在秋爽居的聚会如期而至,众女与宝二爷地嬉闹仍是恣意嬉戏,但动人的春色却在探春的犹豫中黯然止步!

        精明不凡的宝二爷感受到了三妹妹的彷徨,体贴的他并未以猛烈的情火催逼,只是在留下一个温柔的眼神后潇洒而去。

        宝哥哥大有情意的目光牵动三姑娘纷乱的芳心为之追随,高挑少女朱唇一颤就欲开口留下心中人儿,可惜一缕犹豫又让大胆真情卡在了唇舌之间,只得用惆怅、羞喜……万千矛盾的眼眸将宝玉送出了秋爽居。

        “三妹妹,别看了,人都不见了!”百变佳人悄然走在了众女之后,笑语调侃同父异母的三姑娘后,元春话锋一转,以甚是凝重动情的神色道:“三妹妹,不要多想了,喜欢就紧紧抓住吧!幸福是要靠自己把握的,是吧?”

        轻柔贴心的话儿还在探春耳边回荡,大姐姐绝代动人的倩影已在自然清风相伴下走出了视野。

        “三丫头。大姑娘说得在理儿,你还是……”赵姨娘轻盈迈步上前搂住了少有软弱的女儿,美艳妇人念及女儿的烦恼并未与情郎共赴巫山,但坏小子口手的温存仍然将酥麻快感留在了她丰乳肥臀之上。

        宝哥哥与母亲的小动作并未逃过三姑娘地“无心”注视,探春侧脸避开了母亲脸上那嫣红迷人的幸福红晕,幽幽开口中途打断了母亲所言,“母亲,别说了,我有点儿累先进去休息了!”

        “唉!”赵姨娘无奈的叹息流转在郁闷空间。最后望了一眼女儿慵懒倩影之后,中年美妇也在万千愁丝之中回到了自己卧房。

        柔和的银辉照耀大地,正值十五月圆之时,如水月华沐浴着宝二爷挺拔的身影,三分醉意让他如踏云端飘然享受,大观园的一草一木此刻无不闪烁着迷离的光环。

        “谁?!”闲庭信步的宝二爷突然脚步一顿,身形紧绷、眼神戒备望向了花丛暗影之中,他虽失去了法力。但六识的玄异神奇却反而不减反增。

        “呵、呵……小兄弟,多日不见还是这么厉害!”苍劲亲切地话语透出浓浓的善意,仙风道骨的原始老祖杵着竹杖出现在了宝二爷眼前。

        “老人家。是你?!”疑问与惊诧同时在宝二爷眼底一闪而过,想不到眼前这神秘的妖界高人会出现在自己家中,与此同时一缕不妙的预感紧抓住了宝二爷心神。

        “小子谢过老人家大恩!”宝二爷在刹那惊讶之后恭敬的抱拳一礼,如若不是眼前高人相助他在妖界还不知如何才能成功逃脱。

        “些许小事不用多礼,老夫早已说过这是你我命中注定的缘份!”原始老祖此刻那世外高人儒雅神秘气息连宝玉也看不出破绽,紧接着面带慈祥化去了宝玉心中疑惑。“老夫本在人间界游历山川,不料在路上无意救了一女子,正巧她又是专门为你而来,所以老夫就顺手帮帮小忙了!”

        女子?!会是谁呢?好象自己认识的女子此刻全都在家中!刹那之间千百意念一晃而过。反复思虑地宝二爷脑海灵光一现,不由自主脸色大变道:“啊!是妙玉吗?她怎么样?不会受伤了吧?!”

        “呵、呵……别急!”原始老祖回身望向了身后花丛,“她应该要醒了,你自己去看看吧!人既然送到那老夫就功成身退了!”

        “老人家好走!它日小子一定涌泉相报!”也许是五色神石超天盖地的神奇。失去法力的宝玉虽不能看穿原始老祖包藏地坏心,但他却本能的对此人保持了一份莫明的戒备!

        原始老祖腾空的身影还未消失,宝二爷就已迅疾冲向了花丛。

        “妙玉、妙玉……咦?!”急切的呼唤嘎然而止,花丛之中确实仰躺一位大美人儿,虽然玉容苍白,秀发微乱,但也掩盖不了少女那飘逸出尘的绝美丰姿,可惜美是够美,但却不是宝二爷苦苦思念地天仙美女妙玉姐姐!

        这女子是谁?!她为何会千里迢迢来找自己?!

        千里之外的神秘地域,云遮雾绕的连绵高山远离了红尘俗世,但一场比之人间还要险恶的叛乱却在这仙境中轰然而生。

        大荒山无稽崖青梗峰,仅在五庄观第一仙家福地之下地修真道场,昔日的平和灵静、不染尘埃已被肃杀的阴风所代替,缕缕黑云压抑着整个大荒山的道家灵气。

        “师姐,你答不答应?”面容依然英俊但气息大变地柳湘莲站于大殿正中的结界之外,双目狂热的等待被困于内的天仙美女点头应允!

        “回头是岸,你别痴心妄想了!”妙玉盘膝静坐于结界之内,平静的面容迅疾闪过不屑轻视。

        “为什么?!为什么——”柳湘莲面容扭曲咬牙狂吼,失控的家伙随手一挥,竟然就此刮起了可怕飓风,随即满脸疯狂吼叫道:“妙玉,你看我如今的力量是多么强大,连师父也不是我对手,别说是人间界了,有朝一日就是天界也要以我为尊,你为什么还是看不起我!”

        “感情的事不可以勉强!”妙玉终于睁开美眸望向了柳湘莲,发自真心的劝道:“师弟。你本性并不坏,何必如此执着坠入魔道?!”

        妙玉话语微顿,动之以情的缅怀道:“师父从小待你恩比天高,你如今竟然将他老人家打入禁地生死不知,况且小师妹还一直深爱着你,你又何必不知珍惜呢?”

        “小师妹?!师姐你是因为她才拒绝我吗?!”狂乱的魔障已令柳湘莲彻底入魔,自以为是的小人语无伦次道:“你放心,我从未喜欢过她,只是为了利用才与她亲近!”

        “还有。小师妹虽长得不错,但又怎能与师姐你修真界第一美女相比?!她为我铺床叠被还可以,要想成为本宗主的夫人还不够格!”激动的话语完全将柳湘莲卑鄙地内心暴露无疑,法力凭空暴增的家伙只以为自己是天才正该如此,自大的心思已是无限膨胀!

        “唉!无可救药!”妙玉再次闭上双眸,对于狂躁的叛徒再也没有劝解之心。

        “你——”黑芒在柳湘莲眼底闪烁,入魔的家伙凶光闪烁,但多次碰壁的他却不敢再次向佳人扑去。只得在心中恨恨咒骂,不知妙玉从哪儿得到的神奇法宝,自己虽然将她困在了结界之内。但却不能靠近半步!

        “启禀宗主,属下办事不力让邢岫烟逃脱了!”被柳湘莲收服的邪道高手面带惧色跪在了台阶下。

        “什么?!饭桶,以她那点儿法力你们怎会让她逃了?!”

        怒声咒骂的柳湘莲不由自主向大殿外行去,想不到会出此意料之外地纰漏,看来要重新部署一番了!

        “唔……”柳湘莲急促的身形刚刚消失,大殿侧门之处强自压抑的饮泣声就传进了妙玉耳中。其声悲凄不可自抑。

        “是小师妹吗?!”妙玉虽未看到人影,但却凭着灵秀的心眼猜到了何人哭泣,除了听到柳湘莲适才心语的尤三姐还会有谁会如此伤悲?!

        大荒山一派大乱凭空突生,在柳湘莲突然的法力惊天动地下。再加上他秘密收服的一干邪门歪道,如此里应外合迅速将曾经辉煌的第一道教变成了邪派大本营,整个大荒山上下非死就伤,或者也被囚禁在了结界牢房之中。唯有尤三姐成为了例外,她既不是叛徒,但也未作出抵抗,勉强可以说是一个中立派。

        “师姐,我错了!”娇俏少女幻梦终于破碎,清醒过来地尤三姐踉踉跄跄冲了进来,匍匐地面为自己的“痴心妄想”流下了最后的苦泪。

        “小师妹,师姐并未怪你,大荒山弟子没有懦夫,起来吧!情关难过,师姐又何尝不是如此?!”妙玉眼中透出丝丝怜爱,与宝玉两心相印地玉人十足理解小师妹心情;女人,越是优秀的女人,一旦陷入爱河越会为意中人不顾一切,完全不可以常理想象!

        “师姐,我知道怎么做了!”外柔内刚的三姐儿曾经为了少女梦想走入歧途,如今梦醒少女坚强的本性终于抬头,不让须眉的决心从双眸迸射而出,甚是郑重的三姐儿向大师姐深深一礼后,挟带一丝惨然决绝地微笑走出了大殿。

        既然错已铸成,那自己就为这错误做最后的弥补吧,少女怀春的美梦悄然间变成了誓死的凌厉之气。

        “唉!”妙玉又是一声叹息,微微摇头地佳人并未开口相劝,小师妹那走入极端的心绪让她明白一切言语都是徒然,要想化解这以卵击石的悲剧,惟有心中人儿能否及时赶到!

        宝玉,你在哪里?你知道吗?你的妙玉正在经历劫难,你快来吧!

        刻骨地思念远扬而去,跨越千山万水隔空飞向了千里之外的京城贾府,不知爱郎法力已失的佳人眼中闪烁强烈的希望之光,用少女永难磨灭的浪漫之心期待着惊天一幕,期待着爱郎脚踏五彩祥云从天而降,救爱侣于危急瞬间!

        师父的预言果真厉害!念及此处的妙玉又想到了那个将自己与爱郎捆到一处的传说,曾经对命运之无奈的些微怨怼早已变成了满心的感激!自己的劫难已经应验,现在就该轮到宝玉的横空出现了!

        预言一定会实现的,一定!绝不会错!岫烟不是奇迹般的逃出去了吗!

        “嗯!”长长的呢喃声中陌生少女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啊!你醒了,太好了!”袭人刚走进房中就正巧见到少女略显茫然的双目环视四周,不由惊喜的快走了两步,这陌生女子自从被救后已昏迷了三天三夜,今儿正巧轮到袭人照顾于她!

        “姑娘,这是哪儿?!那位救我的老神仙呢?”陌生少女不顾娇躯伤势强行走下床来,连串的追问尽显急切之心,“这儿离京城还有多运?请姑娘告知,小女子还有性命攸关的大事要办!”

        “别急,小心,你身上有伤!”温柔袭人温言软语将少女劝回了床榻,面带亲切自然的笑意道:“这儿就是京城,是我们家二爷带你回来的,我只是婢女,至于其它的事儿就不太清楚了!”

        虽然贾府上下早就不把袭人当婢女看待,她这未来的宝二姨奶奶是当定了,可是佳人温婉的本性却令她不骄不躁,谨守本份没有半点儿持宠生骄,难怪宝二爷心中会将袭人视作不可或缺的贤内助、心情烦躁时的避风港!

        “谁说你是婢女了,你可是我的好夫人!”宝二爷对陌生少女是十足关心,悠然笑语为袭人面上增光,跨步而入之后轻轻的抱了抱羞涩的佳人,随即与眼露戒备的陌生少女正面相对道:“姑娘,救你的老人家是我一个朋友,他说你要找我!”

        “对了,我就是贾宝玉!”宝玉话语开门见山,清明双眸光芒闪烁,发自真心的担忧道:“容我多问一句,你是否妙玉姐姐的朋友或者同门?!她是不是出什么事儿?!”

        是他,肯定是他!少女本能的直觉让刑岫烟相信了陌生男子所言,她素日曾听大师姐谈过宝玉,灵秀少女更于对方焦虑的神色看到了他内心的真诚,同样满心忧虑的少女戒备之色瞬间消失,焦急万分道:“贾公子,小女子正是妙玉师姐的师妹,大荒山有难,大师姐危急之时叫我前来找你帮忙!”

        “什么?!怎么会这样?你说清楚?”对玉人的牵挂让宝二爷失去了一向的镇定自若,面色大变的他下意识向前一跨,几乎紧挨邢岫烟连声追问。

        “是这样的……”曼妙少女凝神将事情迅速述说了一遍,末了方自想起了另外一件不算小的事儿,“说起来,小汝子与贾府也算姻亲,我姑姑就是你们东府的邢夫人,所以大师姐才会给我说这些!”

        “啊!你是婶娘的侄女,这也太巧了!”一想及自己与邢氏的暧昧情缘,昨夜还将中年美妇弄得哀声求饶的家伙不由面色微热,下意识为命运的巧合深深叹息!

        “既然是自家姐妹那你先休养两日,我这就找婶娘来见你!”精明不凡的的宝二爷大手虚挥止住了邢岫烟的反对,恢复从容自若的他柔声道:“我不识路,还需要你帮忙,你伤势不养好怎么行?!况且依你说来一两日也不会有什么大变化,你就耐心养伤吧,我也正好做些准备谋定而后动,你养好伤也能多一个帮手,对吧?!”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四卷 最后乱情篇 第十二章 悠闲思情欲(6)"><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