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四卷 最后乱情篇 第十四章 抚云弄玉(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儿就是大殿,太好了!侧门无人把守,咱们这就进去破开结界救出大师姐!”虽对宝玉诸多不满,但岫烟还是不得不将破开结界的希望放到了宝玉身上,此刻的少女除了祈求老夫保佑外是再无他法。

        距离三人甚远的一队修真正在聚首聊天,无所事事的他们绝不相信有人能够躲过天罗地网的监视,甚为放心甚至连法宝也收入了怀中。

        “咦,哪边好象有人?!”莫明的意念让其中一人惊诧出口,虽然被山石挡住了视线,但他就是莫名其妙的产生了这一意念。

        “怪事儿,我怎么也觉得那边有人?!”另外一修真的附合话语还未消散,其余众人脸上的惊讶已是无比强烈,他们也在同一刹那生出同一预感,真是怪到家了!

        “走,过去看看!”懒散的众人身形一振,脚踏云雾纷纷腾空而起。

        “什么人?!抓住他们!”宝玉三人还未踏入侧门,数十邪派修真的身影就已破空而至,凌厉的杀气不仅挡住了他们入门之路,更引来了不计其数的敌人蜂拥而至。

        “不好,向后山逃!”力量与人数的悬殊让宝玉三人不敢有丝毫恋战,眼看已无救人机会,在邢岫烟带路下他们被迫冲向了敌人唯一还未聚拢的方向——无稽崖顶!

        邪派修真的法力虽比千年巨妖相差甚远,但对此刻的宝玉与邢、秦二女来说无疑是不可抵挡的灾难,短短的旅途可谓步步惊心、寸寸夺魄!

        “轰!”致命的光芒在千百法器间迸射而出,险之又险紧挨三人身侧砸出了一个大坑,烟尘弥漫之中无辜的大地又一次成为了替罪羊!

        “小心!”三人虽逃出了包围圈,但来自天上地下的追杀却没有片刻停顿,一道远比先前所有攻击都要可怕的黑芒似若九天惊雷飞劈而下,目标则是奔逃在前的邢岫烟。

        可卿地提醒虽然及时,但法力不高的岫烟面对疾若闪电的偷袭却是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能轰得自己灰飞烟灭的力量杀至了眼前。

        死定了!少女下意识闭上美眸。为自己短暂的青春还未享受灿烂一刻而心魂碎裂!

        “砰!”沉闷的撞击声令得可卿心弦刹那间绷至了极点,夺命之光实实在在击中了血肉之躯,那开山劈石般的力量在一阵火花闪烁后伴随巨响声一起消散无踪。

        “啊!”秀发在厉风中飞扬,睁开眼来的邢岫烟木然的上下扫视自己完好无损地身形,自忖必死的少女随即美眸一抬,一眼看到了眼前摇摇欲坠的挺拔身形!

        天啦,是宝玉,他救了自己,以血肉之躯替自己挡下了这致命的力量!

        唔……禁不住的热流让邢岫烟芳心一片酸涨温暖。百转千回的意念全在电光火石之间,不克自制的清泪化作一片波光让少女双眸红润,她——一向理智的邢岫烟竟然在逃命地危急之时愕在了原地。

        “宝玉,你别吓我!”情势危急可卿抛去了戏谑的称呼,如海真情化作隐带惊惧的呼喊,绝色鬼灵不顾一切将宝玉抱入了她娇柔地胸怀。

        他奶奶的!是谁力量这么强大?!片刻间回过神来的宝二爷再次顶天立地的映入了二女眼眸,他紧接着一手拉上一女手臂道:“还愣着干什么?快逃命吧!”

        “贾兄,既然来了。何不坐下来吃杯清茶聊聊天?哈、哈……”张狂得意的笑声之中无边云雾一阵翻腾,腾云驾雾的柳湘莲故意凌空而立,居高临下藐视着脚下地三只蝼蚁。

        “柳兄的茶太难吃。贾某没兴趣!”宝玉扬声回应,同时放低声音对俩女催促道:“你们快走,他的主要目标是我!”

        为了拖延时间,笑意悠然的宝二爷随即又扬声道:“不过如果柳兄肯做一道‘小人心肺汤’地话,那贾某倒是愿意品尝一二!”

        “还不快逃!你们不走,我也走不成!”宝玉藏在背后的大手使劲催促俩女快逃。可惜可卿却是一脸坚定毫无动身之意,而一向与他不咬弦的岫烟也眼露迷离不言不动。

        “贾兄,别白费心思了!你们谁也逃不了!”柳湘莲的魔力果然可怕,连宝二爷微不可闻地话语也未逃过他的双耳。诚心折磨可恶情敌的小人嘲弄道:“贾兄果然多情,在这种要命时刻还惦记佳人,真让湘莲佩服!”

        话语微顿,柳湘莲大手牵动满天风云展示了强大的力量。故作大度俯身戏弄道:“你我相识一场,别说不给你面子,这样吧,只要你向我下跪磕头,那我就放你的两个女人下山,如何?”

        “宝玉,不要!”可卿抢先开口,坚定的美眸闪动万千情丝,怎样也不愿见意中人屈膝下跪,邢岫烟虽没有如此激动,但目视柳湘莲的熊熊怒火也表明了少女心态。

        “可卿,放心吧,我不是傻瓜,怎会相信妖人所言呢?!”宝二爷何许人也,对柳湘莲玩弄自己的心思是看得一清二楚!

        “柳兄,我倒真想下跪松松筋骨,可惜我的女人不想有这样无能怕死的老公!对不起啦,不能让你如意!”

        唔……即使是性命攸关时刻,可卿与邢岫烟芳心也是忍不住万千羞涩,宝玉与柳湘莲口口声声把她们当作了宝玉的女人,俩女心中自是羞喜交加,尤其是可卿更有一生夙愿突然降临的无限激动幸福之感。

        “嘿、嘿……”阴冷的笑声似若冬日寒冰,神色阴沉的柳湘莲本性暴露,“既然贾兄双膝不便,那我就帮你一把!受死吧!”

        连串的惊雷在柳湘莲手势变幻之间凭空突现,手掌相握的三人在雷电间忽快忽慢、时近时退,虽是逃命之时不免紧张狼狈,但风神俊朗的宝二爷再加上仙姿曼妙的可卿与岫烟,就连一干旁观的邪派修真也露出了倾慕之色,好似一男二女正在雷电中翩翩起舞,煞是动人!

        “死吧!”宝二爷越是风采不凡、挥洒自如,柳湘莲眼中的嫉恨则越是厉害,本想生擒仇人好好羞辱的家伙瞬间凶光大作,手上力量不由增加了几分。

        宝玉一手牵着一女行走在万丈钢丝之上。在越来越重的压力下,他额头冷汗开始增多,无奈之中想起了警幻仙子所言,看来又得冒那天大的危险了,拼吧!

        “岫烟,风之谷在哪儿?快带路!”生死磨难最能融洽人与人之间地关系,俩人先前在山脚的一番隔阂此刻早化成了战友情谊与暧昧情愫。

        女人永远是那么喜欢浪漫,宝二爷在全心全神躲避危险,俩女的双眸却是一片迷离朦胧。对于满天电火是不闻不问,只知跟着挺拔的身影左右前后同进同退,仿似不是在逃命,而是在与情人沙滩上漫步、花丛间携手!

        “嗯!”邢岫烟不由自主往不远的山顶一指,三人的身与心在共鸣相印之中同时加力向绝地逃去。

        咦!强烈的诧异在千百邪派修真心中横生,即是诧异三人竟能逃过宗主那毁灭天地的雷电大阵,也是惊讶那总在危急时刻以身挡雷的小子可怕地体质,最为惊讶的则是三人为何向死路逃跑。难道是因为那个方向无人防守吗?!

        “想自杀,没门儿!死也要死在本宗主手中!”一字一句从齿缝间迸出,满眼着火的柳湘莲可谓对宝玉恨之入骨。眼见威风潇洒的方式不能收拾情敌,他下定决心用最原始法子——近身肉搏加群殴来搞定对手!

        “抓住他们!”柳湘莲大手一挥,无数手下立刻蜂涌向敌人追去,而他则率先脚下云雾一顿,随即用足全力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向宝玉追去。

        以柳湘莲速度与方位,绝对能在宝玉三人自杀跳入禁地前抓住他们。可惜柳湘莲自信的凶光却被天意又一次捉弄;身形刚动,一股奇怪至极却千年罕见的狂风突然迎面吹来,以他如今傲视人间的法力竟然也被狂风吹得摇摇晃晃差点载下了云头,更别说追上去了!

        “他妈地!”恨火让柳湘莲面容一片狰狞。当他稳住身形再次狂追而上之时,宝玉三人已经冲到了无稽崖边,脚下就是那让三界色变的“风之谷”禁地。

        “宝玉,我们用净瓶逃出去吗?!”邢岫烟对禁地的可怕当然不会陌生。

        娇喘吁吁地少女本能的以为宝玉是准备用此良机施法脱身。

        “不,我来是为了救妙玉,绝不会弃她而去!”宝二爷一语让可卿与岫烟芳心同时为之悸动,但又让俩女为之迷惑,现在情形不走难道留下来等死不成?!

        “你俩坐着它赶快走!”宝玉迅疾念动口诀放出了净瓶,同时突然一把将俩女推入了玄异空间,毫不犹豫道:“我要进风之谷,里面会有救得妙玉的最后机会!”

        “嗖!”衣袂与虚空刮出凌厉的声响,纵身一跃的宝二爷话音未落就已扑入了绵绵云雾之中。

        “宝玉!”深情激荡的呼唤之中,可卿并未驾着法宝离去,反而随之纵身跳入了无底深渊,特殊地时空,共渡的危难让佳人放弃了矜持,焚毁了自卑,毫不犹豫向命中注定的爱人追去。

        “唉!”邢岫烟也禁不住自己芳心的冲动踏出净瓶尾随而去,颇具灵性地法宝微微一顿,也在众修真目瞪口呆之中自动飞进了风之谷!

        “他妈的!”仅只刹那光阴仇人就跳入了封印禁地,没有半点喜意的柳湘莲反而气得暴跳如雷,狰狞的面容一片铁青,只恨不能亲手杀了讨厌地贾宝玉!

        “宗主,请三思!”一干修真也终于飞到了崖边,见柳湘莲似有跃跃欲试之状,他们急忙连声劝解,生怕他一时冲动自陷死路,从而令得邪教大业毁于中途!

        “继续监视,如果贾宝玉活着从禁地出来,立刻乱刀分尸绝不留情!”一番权衡之后,柳湘莲还是回复了理智,平静下来的他思绪也随之正常,立刻向大殿飞去,他要将贾宝玉的死讯第一时间告诉妙玉,其目的当然不言而喻。

        “呼——”满天云雾在凌厉劲风狂卷下翻腾汹涌,宝玉三人并未如想象般跌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反而如履实地踏在了连绵云团之上。

        “扑通!”宝二爷刚刚立稳身形,可卿就已好似乳燕投怀般扑入了他的怀抱。“你怎么也下来了?!”

        淡淡的苦笑还未浮上宝玉无奈的嘴角,更大的惊喜再次从天而降,一向轻视自己的邢岫烟竟然也落到了自己面前,更为好笑的是半片净瓶也在呜咽声中围着他打转,好似在述说被抛弃地委屈与不满!

        “原来这儿竟然这么美丽,一点也不危险吗!”长久听闻此间可怕的邢岫烟好奇的双眸秋波流转,四顾环视既是为巨大的落差而惊声叹息,也是为了逃避宝玉那明亮似若有形的探究眼神!

        “是呀!我也以为不是刀山,就是火海呢!”眼带情意的宝二爷自然不会再对少女冷言相向。更趁机将雷之洞的无尽威猛讲述了一遍,更让俩女对此间的异常大为好奇。

        “宝玉,你说这‘风之谷’会不会也突然降下九天神雷?”可卿既然在情怀激荡下扑入了意中人怀抱,索性就再也不愿离开;其实佳人想挣脱也难,坏师父那有力的灼热手臂时刻紧揽着她柔腻纤腰,像一道用万千情丝编织而成地情索将可卿与他自己牢牢的捆在了一起。

        “应该不会!”五色神石的直觉让宝玉摇头否定,但心中的戒备却没有丝毫松懈,“全一定有其它危险。这三大禁地绝不会是小玩意儿!”

        也许坠入爱河的女子都会失去原本的坚强,心有所依的俩女不由自主面带惧色望向了不见边际的云海。

        “别怕,有我这天下第一挡箭牌。什么危险都能渡过!”三人一边闲聊一边在云团上携手漫步,宝二爷更充分发挥男人本份,悠然微笑面带春风抚平了二女心田地裂痕!

        连绵的云团纷乱之中又隐含奥秘,无论宝玉三人是缓步而行,还是腾飞半空,总之脚下身周还是白茫茫云雾。一点也看不见实地的影踪。

        想象中地危险并未来临,可是已走了不知多长时间的俩女却已娇喘吁吁,由先前的兴致勃勃变成如今的黯淡无光。

        “我们进入了先天迷阵!”睿智的心海意念闪烁,宝二爷经过长久的验证终于肯定了自己猜想。以隐带烦躁地语调仔细解说道:“无论人、神、妖,只要进入这先天封印除非找到破阵之法,否则法力就是再高也走不出结界,唯一的结界就是永远困死其中!”

        “宝兄弟。你一定行得,先天神雷都不能伤你,这迷阵你也一定能带我们过去!”抢先发话如此推崇倍至的却不是可卿,邢岫烟首次用倾慕的美眸笼罩了顶天立地地宝二爷。

        “对,邢妹妹说得在理儿,我对你有信心!”可卿一边柔声附和,一边对岫烟浅浅一笑,俩女些微怨怼就在这一笑之中化为了灰烬。

        “呵、呵……”除了傻笑外,宝玉根本没有其它办法,想不到俩女对他如此崇拜,令得无计可施的家伙不由颇为汗颜。

        怎么办呢?自己能走在迷阵吗?!

        “魔祖,小人已按你的吩咐将贾宝玉送入了风之谷!”大荒山隐秘之处,暗中行事的原始老祖对着玄光镜中地主子是无比恭顺,末了担心的追问道:“那贾宝玉能破得了风之谷吗?他进去后好象没有什么动静传出来!”

        “他行的!你不用管风之谷之事了,抓紧时间进行下一步的安排!”原始之魔对五色神石的了解岂是一般人可比?!信心百倍的天地巨魔得意的微笑在迷蒙面容上闪烁,仿似已经看道了第二份元神回归的一刻。

        “宝玉,咱们在这儿多久了?我好饿呀,快饿死啦!”禁地之内是哀声叹气,宝玉三人除了走就是躺,可是任凭他们想尽法子还是未能脱离禁地的控制,邢岫烟已是鬓发散乱气息烦躁。

        “我也很难受,好象灵体要散了一般!”不待宝玉有所回应,相伴岫烟躺倒云团的可卿主动接口,娇弱无力没有丝毫神采,“我们应该已过了上百个日夜了吧!”

        “是一百八十个昼夜,好在这儿还能分出黑白!”同样躺倒云团的宝二爷虽不感到饥饿,但如此长时间的围困却在点点滴滴的消磨着他的耐性与理智!

        “唉!已经三年了,看来我们永远出不去了!”时光似箭一晃而过,彻底失去希望的可卿趴在宝玉怀中呢喃自语!

        “是呀,我真想吃东西呀!”有着法力在身的岫烟一直饿了几年,可佳人也怪,只是越来越饿,却没有饥饿而亡。

        “这劳什子禁地也太可恶了!不知凤姐姐她们在家中过得好不好?她们会不会因为见不到我而悲伤?!”担忧与烦闷已占据了宝二爷心海,几年时光他竟然全部忘却了自己欲望的冲动,仅只拥护俩女却没有翻云覆雨。

        “砰!”宝玉话音未落,一物突然从上空掉下,云团微颤之中一只无比可爱的梅花鹿出现在三人身前。

        “哇!鹿呀!”望着这误坠深渊的小鹿,可卿与岫烟本能的看到了一团美味可口的鹿肉,三年不知肉味儿让她们觉得自己一口就能将之吞下肚中。

        “杀,杀了它,喝它的血,吃它的肉!”长久的郁闷化作暴戾之音在宝二爷心间回荡。

        三人不约而同立身而起,一步一步向小鹿逼去,而可怜的小动物也许是跌得头晕脑涨还未清醒,也许是被宝玉三人那可怕的眼神吓呆了,竟然呆立原地忘记了逃跑。

        “太好了!有好东西吃了!”一男二女是仪态全无,这也难怪,只要是正常人如此过上几年时光,没发疯已是不凡了;就像在沙漠中快渴死的过客突然看到了绿洲,你说他能不连滚带爬冲上去吗?!

        “咪……”面对三人高举的屠刀,小鹿竟发出了小羊般可怜的叫声,那大睁的双目更像人眼一般流出恐惧之泪、哀求之光!

        “轰!”细微的哀响却似晴天霹雳在三人心间炸响,善良的本性终于被叫声唤醒,生命的烙印中必不可少的黑暗一面犹如昙花一现消失无踪,宝玉与二女刹那之间身形一顿,恍然大悟般回复了正常本性!

        天啦!自己刚才想干什么?!怎么能对如此可爱的小鹿动杀心,还想将它生吞活剥,唔……自己怎么啦?!发疯了吗?!

        “对不起,小鹿!”俩女蹲下倩影,母性大发以手抚弄小鹿头顶,面对的虽然是小动物,但她们还是真诚的表达了歉意;宝二爷虽没有如此动情,但还是自嘲一笑收回了大手,同时对好奇上望的小鹿报以了和善的笑容!

        “吼!”震天动地的吼声突然从小鹿口中迸射而出,宝玉三人心中的惊诧还未表现出来,身周的景物突然一变,虽仍然立身云团之上,还满天迷雾却已消失,蔚蓝的天空清晰可见。

        “恭喜你们,通过了本性考验,现在你们可以回到人世去了!”悠长的话语为宝玉三人带来了希望曙光,他们适才原来是一番幻觉考验,现实仅仅只过了片刻而已;好可怕的先天迷阵,竟然连宝玉的神奇直觉也被骗过了!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四卷 最后乱情篇 第十四章 抚云弄玉(2)"><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