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四卷 最后乱情篇 第二十一章 将计就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柱香时光,也许已过了好几个时辰,不知疲累的宝二爷终于为林妹妹营造出了最为舒爽安逸的休息空间。

        “唔……”含糊不清的梦呓声中黛玉缓缓张开了双眸,入目就是宝哥哥那专注无比近乎虔诚的俊朗面容。

        又酸又涨的暖流在玉人心房油然而生,突然旧病复发的黛玉心灵防守脆弱了许多,素日的坚持与理智再也关不住激荡的真情热流。

        “唔……宝哥哥!”饮泣与惊喜交加的仙音冲口而出,黛玉痴痴的呼唤将近日的“苦”完全倾洒而出,痛苦的抉择与矛盾让少女这些时日经历了人生最为黑暗时刻,如今绝症暴发,在即将失去生命之时,矜持玉人方自放弃了一向的坚持!

        “林妹妹!”挚纯而浓烈的情思同样自宝二爷心房透体而出,大手坚定有力的握上了黛玉颤抖无力的玉手。

        世间最为出色的一男一女就此两手相握、两心相通,心有灵犀静静感受着如海真情,任凭那带着淡淡忧伤的真爱就此将他们彻底淹没!

        除了真情眼眸的凝视、痴爱神色的交融,宝哥哥与林妹妹没有任何别的动作与言语,从始至终两只紧握的手掌都在诉说着无声的心语,一切都在心弦同鸣中得到了完美的交流!

        “姑娘,宝姑娘她们来看你了!”紫鹃欢跃的话语将神思飞扬坠入爱河的二人拉回了现实,四春姐妹等一干姑娘到访探病,紫鹃当然不能阻挡!

        “嗯!”黛玉轻声回应依然中气不足,幽深美眸带着幸福泪光对宝玉道:“宝哥哥,以往是我错了!今儿能有你这番心意我就是死也甘心了!”

        “好妹妹,你放心,我怎样都会治好你的!你别忘了,阎王可是我的好朋友,他可不敢带你走!”宝二爷用昵语温言说出了狂野豪迈的宣言。有他“假”宝玉的存在,又怎会让“红楼”最大的惨剧发生呢?!即使毁天灭地他也不会让林妹妹香消玉殒!

        “没用得!母亲说了,她就是死在这病上,而且有仙人也说了,这不是一般疾病连神仙也治不了!好哥哥,这段日子能有你陪伴我就满足了,也不枉在人世走这一遭儿!”

        “颦儿,我们看你来了!”宝钗伴着大姐姐元春率先掀帘而入,无心之中打断了一对痴男怨女的忧伤情话!

        探春、迎春与惜春也随之而入。后面还传来湘云与巧姐儿的活泼笑语,院子里更出现凤姐与李纨等人地丰盈倩影,看来大观园的姐妹全都来了!

        众女对于宝玉在此并未有丝毫诧异,秋波流转妩媚相送后,她们就此把宝玉抛到了一旁,齐齐把真心的祝福与慰问送给了病中的黛玉,至于黛玉的病情,她们并未有丝毫担心。反正有无所不能的老公在,林妹妹最后必是安然无恙!

        汗……被冷落一旁的家伙颇有苦闷之气,原来老婆太多老公受苦这话果真有理儿!

        咦!插不上话的宝玉脑海灵光一现。想起林妹妹适才所言,略一细思他就想到了其中关键,不由暗自思忖,看来姑姑必然了解林妹妹病因,我这就找她问个明白,只要能对症下药自己就不信治不好林妹妹!

        念及此处的家伙疾步走出了众女立身之处。满心急切向姑姑卧房冲去,也难怪他如此急噪,先前在黛玉未醒之际,宝玉已然用法力试了一试。可一向神奇地法力这次却犹如泥牛入海全无半点作用!怎不让心念佳人的家伙整个心思都放在了这可怕的怪病之上?!

        “嗯……啊……宝玉……好侄儿……快!”隐约的“奇怪”声音自门内传出,刚刚走到门前正要敲门的宝玉禁不住微微一顿,天下第一大色狼可不是青涩菜鸟,房内激情的呻吟对他可说是无比熟悉。而且房内还传来呼唤自己的天籁仙音,如此美妙的邀请他还不心怀一荡就不是宝二爷了!

        贾敏在宝钗众女到来时就悄然隐身返回了秀房,众女虽早已知道她地存在,但贾敏天性与女儿一样矜持,再加上如今的她眼若秋波、眉带春色,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她情心已动,不愿自己羞人模样被众女取笑于心的美妇人当然只有逃避这唯一地选择!

        命运之手总是这般巧合,不知是媚药欲火已到了无可忍受的一刻,还是被宝二爷雄浑男子气息点燃了积压已久的情欲火炬,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倩影颤抖的绝美鬼灵回到房内就陷入了不可自拔的迷离梦幻之中。

        “啊……”失去控制的玉手挽上了发涨地玉峰,腻滑乳肉在手指轻压下散发幽香美味,熟妇玉乳的难受躁热终于缓解了许多,但转移阵地的肆虐情火却在幽谷禁地掀起了滔天巨浪!

        “宝玉……来吧……爱姑姑吧!”呢喃自语在独自一人的空间是无畏无惧,纤秀玉体闪烁情欲光华,美妇风韵让一切变得朦胧唯美!

        恍惚之中贾敏心弦一颤,幻想之中宝玉这坏侄儿面带火热穿门而入,魂儿、魄儿同时为之欢呼地美妇人在美梦之中是肆无忌惮,毫不犹豫扑入了幻想出来的侄儿怀抱!

        激情两指夹磨涨大乳珠,本已是罗衫半解的美妇刹那间就变成了完美销魂的赤裸羔羊!

        “啊……宝玉……来吧!”贾敏在酥麻透心流转之中忘记了一切,任凭芳心真实地意念牵引自己的狂野激情,积压已久的情欲此刻犹如火山般完全爆发!

        既然是梦,那当然是越完美越好,越激情越妙!在幻想宝玉的挑弄下,玉液润泽的贾敏就此缓缓分开了细滑修长的玉腿!

        “呀——”惊声尖叫发自灵魂深处,无比复杂的欢鸣可谓是千滋百味!在坏侄儿奋一入之中,姑侄俩就此身心和鸣交融一体;贾敏的惊叫即有不适巨物的疼痛,又有满足与充实的呻吟,更有那极度的诧异与惊惧!

        天啦!这——这——这感觉也太真实了!

        宝玉眼中望着与黛玉七分相似的成熟玉容,心中不禁想起了灵秀无双地林妹妹,要是林妹妹也这样紧紧的迎合自己,在自己身下婉转娇啼,那、那、那……人生就太完美了!

        禁忌的力量真是无敌。在俩人“姑姑”“侄儿”的互相刺激之下,打破禁忌的姑侄俩又一次紧紧融为一体,时而狂野、时而温柔的欢爱仿似永无止境!

        时光悠然流逝,春色无边也有中场休息一刻,当瘫软如水的姑姑再也不堪挞伐,坏侄儿终于有了空闲时间来关怀林妹妹病情!

        “唉!”悠长的叹息让贾敏情潮退却,想及女儿不治之症她不由悲从中来,哽咽与泪水刹那间浇灭了滔天情火,美妇人自怨自责道:“都怪我不好。

        是我把这绝症遗留给黛玉得!唔……”

        “姑姑,别伤心了,今后一切有我!”宝二爷敞开双臂接纳了贾敏,想起先前黛玉所言,他语带好奇询问道:“林妹妹说什么仙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侄儿情郎温暖的胸膛逐渐抚慰了中年美妇纷乱地芳心,贾敏话语凝重将事情叙说了一遍,末了带着无限感慨唏嘘道:“那仙人说这病是治不好的。除非……唉,不说也罢,免得徒自烦恼!这都是命。最多让黛玉也像我这样罢了!”

        “姑姑,除非怎样?!你说吧,我向你保证,如果实在不行绝不冒险就是了!”美妇人认为是天方夜潭无奈放弃,可宝二爷却不会如此做想,明白美姑姑顾忧的家伙发自真心举手保证!

        “这……”贾敏虽未见过宝二爷法力纵横的英雄本色。但她却感受过他在妖界时的不凡表现,再一想及雷之洞那可怕的先天神雷,中年美妇对奇迹化身的小情郎不由信心大增,略一寻思后最后还是说出了真相!

        “宝玉。那仙人自己也认为那是空想而已!”在宝玉毫无变化的坚定神色笼罩之下,贾敏灵秀芳心尽力回忆着深刻脑海地神奇话语,“要想救黛玉,必须得到西天净土灵河之底的神奇仙草——绛珠草。方能治好这人间绝症!”

        “绛珠草?!灵河底?!怎么会这么巧?!又是一处先天封印禁地,而且已是最后一处!”连串疑问在宝二爷心间回荡,女色虽能磨人心志,但真情却更能擦亮他的眼睛,神石玄异地本能令宝二爷心弦一颤,发自灵魂深处的惊悚寒意再也难以忽视!

        “阴谋,这肯定是一个天大的阴谋!世间绝不会有如此巧合!”意念百转千回之间宝二爷靠着直觉做出了不变的判断!

        “宝玉、宝玉,你怎么啦?!”贾敏担忧的娇柔之音惊醒了小情郎,玉容伤感流转的中年美妇以为宝玉是被这不可能完成地坏消息吓住了,由己度人的绝美女鬼腻滑玉手环上了侄儿虎腰,用柔媚玉体抚慰无比伤感的宝玉,“不要想了,这是黛玉的命,她不会怪你得!”

        青春年少香消玉殒——这确实是林妹妹地命运轨迹。

        命,什么是命?!谁说命运不可逆转?!我命由人不由天!有了自己这“假”宝玉的存在,即使是命运也要改变于它!

        “嗯……”宝二爷心事一定情火再起,火热的唇舌突然封住了贾敏还要出口的安慰话语,紧接着热情一挺,再次深深地进入了熟妇美肉深处!

        黛玉之事并未瞒过众女灵秀芳心,在宝二爷主动与元春、凤姐姐、宝钗这等心思绝顶聪慧的爱侣一番密议之后,一个大胆的决定诞生了!

        黛玉病势果然日渐加重,不过一向以情为主的宝二爷却只是每日探望软语慰问,久久不见他有远行的动向!

        时光一晃又过了半月有余,掐指一算距离宝玉失去法力已是将近三月时光,表面悠然的家伙仍然还是每日周旋在红楼诸女之中!

        美丽人生羡煞世人,在李纨有心撮合下,李家姐妹也一齐投入了宝二爷怀抱,从此稻香村除了尤家母女的激情呻吟外,又多了李家姐妹的娇声欢鸣,而“永恒空间”更让宝二爷是每夜都要将一干爱侣全都送上激情颠峰方自罢休!

        除了惜春与探春这两大金钗宝二爷舍不得草草摘采,还有桃、梅二女妖心绪复杂若即若离外,偌大的大观园上下全成了宝玉的女人,上至薛姨妈这般成熟美妇,下至巧姐儿此等青春嫩女无一遗漏。

        可惜唯一的、最大的遗憾还是存在。宝二爷下意识避开了王夫人的私下相对,而风韵绝美比女儿元春也不多让的王夫人也是与儿子尽量离得远远,即使眼神痛苦银牙微咬,但中年美妇那最后地堤防依然甚是“坚定”!

        就在这表面的纵情声色之中,宝二爷苦练的“动之法门”无时无刻不在恢复着无边法力,虽只有短短月余时光,但此刻的宝玉已快接近以前最为颠峰之时!

        哇!要是宝玉完全融合了神石之力,那到时的他力量会强大到何等不可思议的程度?!呼——真是想想也让人期待与激动!

        “宝玉,颦儿的事我们听说了。你准备怎么办?是不是像以前那样到西天灵河取绛珠草?而且还可顺道取灵河仙水救钏儿妹妹还阳?”悠闲的时光在众女略带诧异与责备的仙音中结束!

        “不,这次我不想去,那儿是天神之地,不是妖界与人间可比!”宝二爷理直气壮为自己地胆小辩解,“我想通了,即使林妹妹真得治不好,我也可以把她变成鬼灵之身,何必冒这天大风险呢?!”

        宝玉话语犹如长上翅膀传遍了贾家上下。众女玉容齐芥闪现复杂的光芒,即有为爱郎的谨慎而安慰,又有对黛玉无限的同情。还有一丝淡淡的失落——女子对天生崇拜的英雄陨落的失望!

        盛夏的热情感染了贾家众女,酷暑地难受却止步在了花木林阴的大观园外!根本不用宝二爷的仙法出力,仅凭人类智慧创造地园林构造与地理环境就让大观园内仍是清风凉爽,美景怡人!

        宝二爷难得独自一人懒洋洋行走在名花异草之间,刚要伸个懒腰的家伙却被一阵凭空出现的苍劲笑声所打断!

        “呵、呵……贾兄弟,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呀!”仙风道骨的原始老祖踏着纯净白云缓缓从天而降。亲切的笑容掩盖了他心中的急切,宝玉地出乎意料让他再也不能隐身暗中,为了完成主子命令不得不再装一次得道高人!

        “啊!原来是老祖,小子失礼啦!”宝二爷高举的双手顺势抱拳一礼。

        同样欣喜的神色下也是暗自冷笑,“他奶奶的,我还以为你这老家伙不出现了呢!”

        先前意念虽然猜测合理,但没有原始老祖地出现宝二爷还是不敢百分百肯定。如今等待的猎物自行上钩,他再也不会怀疑阴谋的存在!

        一番寒暄之后,各怀鬼胎的二人谈笑风生之中主动配合对方进入了正题。

        “贾兄弟,老夫凑巧听闻贵府林姑娘有难,不知是否为真?!”在得到宝二爷无奈叹息地点头认可后,原始老祖紧接着一脸诚恳道:“那水之河禁地确实凶险,不过以贾兄弟不朽之身大可去得!放心吧,你一定能取得绛珠草安全归来得!”

        “唉!老人家不瞒你说,我不是不想去西天采仙草,可是那儿听说有十八罗汉尊者把守”,宝二爷一脸苦色把手一摊,连连摇头道:“我可不想把命送给那些光头和尚!你也知道,我府中这么多女人,怎样也不能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个森林吧!”

        “呵、呵……贾兄弟真不愧多情之人!”原始老祖抚须微笑,但藏在衣袖里的另一只手却连指节也捏白了,心中更是恨声咒骂,“这笨蛋小子怎么突然变得这般聪明?!这下难办了!”

        心有所思的宝二爷再次仰天长叹,“唉……要是既能取得仙草,又能没有危险就太好了!”

        “哈、哈……”故作豪气的笑声掩盖了原始心中的郁闷,把心一横的老家伙大笑道:“贾兄弟,你我相识可谓缘份深厚,那老夫就破例亲自帮你一次,我在三界还有几个朋友,到时由老夫拖住守阵罗汉,你尽管进入禁地为你爱侣取宝就是了!”

        “啊!真得吗?!那小子就谢过老人家大恩!”满脸惊喜的宝二爷是一揖到底,低垂的面容却是无比奸诈,心中贼笑更是阴险得很,“嘿、嘿……你这老东西,每次都利用本少爷当免费劳工,这次不让你吃吃苦头怎么行?!”

        “老人家慢走,咱们西天路上见!”恭敬相送声中,宝二爷终于长长的吐了一口闷气,验证了邪魔用心的家伙不由对一干爱侣的智慧深表佩服,自己虽也同样对这老家伙有所怀疑,但却并未想过反过来利用老家伙引开十八罗汉的注意,这也许就是女子细心与男子豪迈的差别所在吧!至于始魔元神,那就看自己爆发的仙力能不能出其不意了!

        目的已达,宝二爷当然再也不需伪装,林妹妹之病已然迫在眉睫再难拖延。

        “宝玉,不好了,林姑娘的病情突然加重,你……”袭人正在为宝玉整理行装,秋纹、麝月惊慌的话语远远就传入了宝二爷耳中。

        “啊!”袭人惊叫声刚刚响起,宝玉身影就已消失在怡红院,关心则乱的心神在穿墙过户之中禁不住暗自祈祷,林妹妹千万不要有危险!

        人影幢幢的潇湘馆写满了哀伤焦虑,当宝玉凭空突现之时,妙玉与可卿主动迎了上来,天仙美女额角汗迹仍在,比宝玉早到的她已然将黛玉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林妹妹的病不能拖了,你还是带着她一道上西天吧!”

        “宝玉,这事儿透着蹊跷,黛玉病情虽日渐沉重,但这般突然变化定是事出有因!”红楼最为精明的凤辣子绝美双眸闪烁灵慧之光,明了内情的丰盈佳人压低话语道:“会不会是邪魔作祟,逼你带上林妹妹好有所牵制?!”

        “嗯!一定是原始那老东西!”宝二爷不凡心思一转已想到了症结所在,可惜虽明知有诈却不得不往陷阱里跳,一向悠然的宝二爷一想到黛玉那苍白痛苦的玉容不由更是恨上心来,“他奶奶的!肯定是邪魔干得好事儿,真他奶奶的阴险!”

        “宝玉,既然这样我陪你去吧!”妙玉即使已为人妇,但那圣洁飘逸的气息也没有丝毫消失,幽深美眸如水清丽,紧接着明智的建议道:“到时你取得仙草就由我医治林妹妹,而你则出手对付魔之元神,否则放任妖魔出世,恐怕三界就会出现不可挽救的浩劫!”

        “办法好是好,但你一去恐怕也是抵挡不住先天禁地的威力,到时我不一定顾得上你!”宝二爷关键时刻回复了镇定睿智,男子的担当让他灵智大开,略带叹息的否定了妙玉的提议!

        三大禁地之中“水之河”不仅最为凶险,而且还有十八金身罗汉防守,其困难之处比之其余两处可谓难如登天。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四卷 最后乱情篇 第二十一章 将计就计"><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