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齐人之福 正文 再遇欧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白秀珠猜到那个少女必是谷家的大小姐谷玉窑,回头看去,她顿时愣住了,她没想到跟在她身后进来的居然是一个好久不见的故人。

    “伯母。”欧阳于坚温和的朝谷夫人点头微笑,他一身督军等级的军装,站在那里英气凛凛,仿佛那个手握书卷的长衫男都是昨日的一场旧梦。

    “呵呵,好,于坚也来了。坐,坐。”谷夫人热情的招呼着欧阳于坚坐下。

    那厢的白秀珠端起茶盏,挡在眼前,偷偷瞄着欧阳于坚观察着。他那天离开北京竟是来了南方,意想不到的就是当初握笔的手今日竟握了枪。是该说造化弄人吗?还是说因缘早定?白秀珠内心不由自主的感概。

    欧阳于坚察觉到白秀珠正在偷偷看他,也不认她,只装作今日刚刚结识。他永远也不会忘了这个女孩儿当日对他说的那番话,身逢乱世,果然还是枪杆硬气。

    “玉窑,过去见见,那位就是汪家大舅爷的未婚妻,白秀珠小姐。白小姐学校放假,来杭州玩儿些日。如今你嫂身不方便,你可要好好招待白小姐,不得怠慢了,不能任性胡闹。知道吗?”谷夫人严肃的看着谷玉窑,仔细的叮嘱着。

    谷玉窑笑着点头,“母亲,您放心,女儿会和白小姐好好相处的。”说着,转头来到白秀珠跟前,笑着说道:“白小姐,你好。”

    “谷小姐,你好。”白秀珠站起身笑笑,又坐下。

    “呵呵,好。白小姐,这位是我们当地的当政督军,欧阳督军,也是小女的未婚夫。”谷夫人笑着介绍道,自家女婿跟汪墨比起来,除了家世差些之外,别的都是旗鼓相当。

    “欧阳督军。”

    “白小姐。”

    白秀珠和欧阳于坚笑着看向对方,两个人笑的就像初识一般。

    白秀珠没想到欧阳于坚会喜欢谷玉窑这种世家小姐,以前的他可是讨厌她们这种豪门千金,在他印象中她们永远都是刁蛮任性的。

    欧阳于坚心中不屑的冷笑,要不是为了得到当地氏族的支持,他又怎么会与谷玉窑此等庸脂俗粉纠缠,可笑那谷玉窑居然还以为她自己是天下无双的绝色佳人。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女?可笑,可悲。

    谷玉窑见欧阳于坚没有对白秀珠有过多的辞色,便安心不少。谷玉窑一直认为自己是杭州第一的大家小姐,所以对那个什么所谓的名门第一闺秀杜芊芊十分不屑。可是今天见了白秀珠,她以为她嫂汪璇算是杭州数一数二的美人了,可是这个白秀珠居然还要好看,穿着打扮也不像她们这里那么土气,坐在那里给她心里无形中就造成了一种压迫感,让她心里闷闷的。

    一屋人寒暄应酬着,直到谷老爷和谷玉农回来,一屋人心里松了一口气,白秀珠真怕再这样下去自己会笑得面瘫了,欧阳于坚感觉自己要坐不住了,要不是他不停的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他真的会立刻暴走也说不定。

    白秀珠又与谷老爷相互见了,又客套了几句,下人禀告可以吃饭了,一行人浩浩荡荡又去花厅用饭。用饭完毕,谷老爷命家里的戏班到水榭那边戏台唱戏,欢迎一下白秀珠的到来,大家热闹热闹。

    谷家的水榭戏台转为夏天准备的,四下通风,极为凉爽。男人坐了一边,女眷坐了一处,中间隔了一个通道,好让下人替换吃食。不一会儿瓜果梨桃,果脯糕点,果茶冰碗等小吃陆陆续续端了上来。管家拿来单,请每人点了一出戏,白秀珠点了一出牡丹亭。

    等到这出戏上演,谷老爷笑着说:“果然是女孩,喜欢看这种儿女情长的曲目。”

    白秀珠笑笑,“这也倒不是。我只是偏爱其中虏谍那折。”正说着,台上就唱到了这儿。

    只听台上伶人曲声曼妙,和着波光凌凌的水榭,“万里江山万里尘,一朝天一朝臣。北地怎禁沙岁月?南人偏占锦乾坤……”声音缥缈传来,让人神思恍惚起来。

    欧阳于坚怔怔的听着,白秀珠,白秀珠……他心中喊着这三个字,不知道喊了多少次,可是那女孩儿完全听不到。相逢恨晚?还是说命运弄人?也许那天的芍药宴他不去指责她,而是站在她的立场去看这件事,那么他们今天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局?那么今天陪在她身边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差不多十一点多,白秀珠在汪璇百般挽留下告辞。坐在车上,白秀珠重重的舒了口气,可算回去歇着了,这一晚上可真是累死了。

    阿秀看到自己小姐跟上了刀山火海般的疲惫模样,不禁笑笑,“小姐,回家好好歇歇,看您都累得不行了。”

    白秀珠点点头,“我一直很佩服我嫂,她那么天天陪着我哥去应酬,跟那些口不对心的人说话,真是不容易。我还有的练呢!”

    阿秀点点头,“小姐等跟姑爷结了婚,以后应酬多了,慢慢就会习惯了。再说小姐一直做得都很好,面面俱到。”

    白秀珠“嘿嘿”笑笑,“坦然”接收阿秀的夸奖。这就是生活,汪墨处在那个位置,而她也处在了总长妹妹的位置,她不能因为自己不喜欢就舍弃责任。身为家族的一员,她不但代表了白家,以后也代表了汪家,一言一行须谨慎。

    他们的车不远处跟着一辆匀速前行的军车,那辆车上坐着欧阳于坚。欧阳于坚觉得自己疯了,再次见到白秀珠,渴望她的心越发的不平静,现在自己居然还变成了跟踪狂,以前可是都不敢想的事情。不过看她的样过得很好,自己接到的她的资料也显示她过得很好。她好,就好。看着白秀珠安全到家,欧阳于坚的车悄悄离开。

    谷家

    晚上躺在床上,谷老爷跟谷夫人说:“你觉得这位白小姐如何?”

    谷夫人笑着说:“咱家要是再有一个儿,我肯定拼死拼活让她给我当儿媳妇。”

    谷老爷侧过身,拍拍老伴的肩膀,“那位白小姐,不简单啊!”

    夜色,十分寂静。

    只有蝉鸣,此起彼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