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诡异匕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虽然与妖兽相比,这些植物精怪不一定更厉害,但它们却有一个特点,普通的妖兽,由于不停的散发着妖气,所以修士可以一眼就认出来,从而提高警惕。

    但这些植物精怪,除非它们自己愿意,否则不动的时候,与普通的植物没有区别,能够轻易瞒过修士的神识,也就是说,能够起到很好的突袭效果。

    将道人缠住的是一水桶粗的藤条,表面还生有可怕的尖刺,道人的脸色难看无比,同时又有些庆幸,若非他事先加持了一层灵力护盾,此时已被这精怪送去了阴曹地府。

    道人的脸上闪过一丝厉色!

    手掌一翻,已经多了一柄匕首,那匕首乌漆麻黑的,毫不起眼,然而隔得老远,林轩却感觉到了惊人的灵力波动。

    狠狠戳下!

    咔……

    然后便是一阵很奇怪的惨呼,那缠住道人的藤条,迅速枯萎了下去,原本鲜活的颜色,变得枯黄,仿佛一瞬间被吸走了生命力一样。

    “大胆,居然敢伤害我碧云山的灵妖!”

    “可恶,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远处的林轩双眉一挑,更加小心的隐藏自己的气息。

    随即,那蓝色的光幕开始发生变化。不再从里面射出光柱,仙气氤氲之下,无数光剑从里面分离出来了。

    赤橙黄绿青蓝紫,飒是好看!

    “七彩剑阵!“

    道人惊呼一声,瞬间脸色难看得要死,就像是大祸临头了一般……

    林轩也心中骇然,七彩剑阵,当初还在飘云谷的时候。他就曾听人说过,那是一种很厉害的阵法,能够将凝丹期的修士,也轻易斩杀,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啊!

    “认得就好,你去为本门的灵妖陪葬吧!”

    从光幕后面。传来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然后无数的光剑飞了起来,色彩绚烂,美丽无端。

    刺啦……

    几乎是一瞬间,那雨伞形状的防御灵器就被破除,打成了一团废物。而道士也被万剑穿心,扎得千疮百孔。

    片刻后。

    蓝色地光幕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这里根本就不曾有过禁制,几个修士的身影出现在了视线里。

    两男一女。

    都是三十岁左右年纪,不过应该不止,因为以他们筑基初期的修为,除非是天才。否则不可能年轻到这个程度。

    三人修炼的应该是对于驻颜拥有较好效果的功法了。

    那个女子姿色一般。却打扮得花枝招展,举手投足间,都显得有些做作。来到道人陨落的地方,她踢了尸体一脚:“这个可恶地家伙,居然敢动手杀了本门的棘妖,真是百死莫赎。”

    “师妹说得不错,棘妖虽然只有两百年的道行,却是蛮荒异种,师傅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这一来。我们三个都免不了受处罚了。”

    “可不是吗?”另一人也忿忿的接口:“本来还想留他一命。看看是哪个贼子如此大胆,居然敢闯我碧云山的药园。谁让他那么不识时务,我们也只好下杀手。”

    “说起来……”左边的男弟子沉吟了一下:“棘妖虽然当行不高,但却浑身坚硬无比,就算是极品灵器,也很难损其分毫,能够将它一击必杀地,除非是法宝。”

    “呵呵,师兄说笑了,这野道人算什么东西,怎么可能有法宝,何况就算是他真有,以筑基期的修为,也不可能驱动。”另一个男弟子不以为然的道。

    “两位师兄说得都有理,但那匕首,肯定有其特别之处,否则不可能灭掉棘妖。”女子掩嘴而笑:“我们在这里争毫无意义,看一下不就可以。”

    “呵呵,还是师妹聪明。”

    “而且,真是什么异宝的话,肯定能卖不少晶石,我们三人平分,这样就算是受了师傅处罚,也甘之如饴啊!”

    “何师兄,你这话好大胆,让师傅听见了,不关你半年的黑屋子才怪。”

    女子一边笑骂,一边蹲下身来,而听了他们的对话,林轩心中同样也十分好奇,但却咬牙忍了下去。

    那七彩剑阵的威力他可是亲眼所见,林轩才不会傻傻地将自己置于危险地境地。

    有些厌恶的一脚将道人的尸体踢开,女子拣起了他地储物袋。

    神识注入以后,很轻易就找到了那柄匕首,女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就是这个。”

    将其取出,握在掌中,两个男弟子也围过来观看。

    然而下一刻,三人却脸色大变。

    “师妹小心!”

    “它……它是活的。”

    “啊!”

    伴随着惨呼,血花迸溅,那匕首将女子穿心而过,遁光飞向了远处。

    事发突然,两个男弟子目瞪口呆,一个脸青唇白,手足无措,一个则惊慌的将女子扶住,手忙脚乱的为她包扎伤口。

    然而已经晚了,女子睁圆了双眼,死不瞑目,她做梦也不曾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陨落。

    良久以后,两个男弟子才回过神来,面面相觑,脸色难看无比,棘妖被灭,不过受师傅的一顿处罚而已,可现在师妹……

    倒不是他们与此女有多么深厚的感情,而是此女乃是师傅在世俗界地后人,两人不敢想象师尊大发雷霆之怒地情景。

    “对了,那匕首呢?”

    两人想要找到罪魁祸首,可用神念搜索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是此物通灵,真的能够独自飞遁,还是被人顺手牵羊,悄悄收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