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第二百三十一章 窥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谢了。”林轩抱了抱拳,然后便毫不犹豫的走下了楼梯。

    望着林轩的背景渐渐运去,黄鹤散人的眼中闪过一缕精芒,嘴角边挂着冷笑,这小子来店里无理取闹,自己岂会真的给他指点。

    那腰牌倒是真的,不过想参见凝丹期修士的交易会,哪有那么容易,让他吃点苦头,也算是替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再说林轩,离开“百草堂”以后,手中把玩着那块檀木所制的腰牌,脸上同样露出一丝玩味之色。

    以他的城府,岂会看不出黄鹤散人对自己居心叵测,恐怕此行,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然而林轩别无选择,这万象草他志在必得。

    其实在百草堂所做的一起,林轩都是故意先计划好了。

    在坊市中逛了那么久,却没有看见一个凝丹期的高手,店铺所买的灵器最多不过上品,药材的情况与此相似。

    于是林轩开始了猜测,多半还有一个更高级的交易会专门面向凝丹以上的高手,自己所需要的万象草说不定也只有那里才有。

    可自己怎样才能参加呢?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最缺乏的就是情报,而且林轩估计,只有那些大的店铺恐怕才有此类信息。

    于是他挑中了百草堂,并利用激将法成功获得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看了看手中的腰牌,林轩略一沉吟之后,就照着黄鹤散人的指点,向着山谷深处而去了。

    没多久,就出了坊市,入眼的景物颇为破败的样子,地面堆满了枯黄的落叶,一人多高的杂草乱七八糟的长着,与仙气凛然的坊市相比,简直就像是两个世界。

    但林轩仅仅是略一沉吟。就没有犹豫地继续向前走去。

    大约半个时辰以后,林轩就来到了山谷的尽头,两边都是悬崖绝壁,没有路了。

    林轩将腰牌拿出来,正反看了看,然后就又沿着山脚像左走了二十余米,来到了一光秃秃,陡峭的山壁前面。。

    那山壁看上去毫不起眼,也没有任何的特异之处。

    然而林轩却毫不犹豫的伸出手。并且将手按在在山壁之上。

    体内灵力流转,手掌上冒出一层淡青色的光芒。

    少顷,林轩就收回手,然后那山壁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之后,居然露出了一个一人多高的洞来。

    那洞深不见底,林轩放出神识。却像是触到什么禁制,一下子就反弹了回来。

    林轩皱了皱眉,不过随即就像是发现了什么,表情又恢复如常了。

    细碎的脚步声传入耳朵,一个二十七八岁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虽然不算什么绝世美人,但也颇有几分姿色。眉眼顾盼间,带着一股诱人的风情,然而修为却普通得紧,灵动期第五层。

    她打量了一眼林轩,看清楚眼前的少年筑基初期的修为以后,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恭敬,而是颇有几分意外和怜悯。

    虽然这番表情一闪即逝。但却丝毫不落的被林轩看在了眼里。

    随即她低下头去,声音略带妩媚的道:“晚辈张小蝶,前辈既然能够找到此处,那肯定是有信物了,可否给妾身看看呢?”

    “信物?”

    林轩一愣,挠了挠头,脸上露出一丝迷茫之色,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就是腰牌,上面刻有此处地地图。”

    “哦!”林轩这才像恍然大悟似的在身上一阵笨拙的掏摸。半响,终于将腰牌递到夫人的手中。

    那**的嘴角更是微微上翘,不经意间已经露出了一丝讥嘲,接过腰牌,验视无物:“原来是黄鹤散人推荐前辈来此的,请跟我来好了。”

    说完,此女转身,轻移莲步,身姿摇曳地向前走去了。

    “哦!”林轩应了一声。也连忙跟在后面。只是不经意间,他的眼光悄悄向左上角的石壁处瞄了一眼。

    “看来此人也没有问题了。”

    一间宽广的石室里。端坐着六名身穿黄袍的修士,从容貌上看,大约都是三四十岁的样子,修为却颇为不凡,都是筑基期五六层,其中有两个,更是步入了假丹。

    除了法力高深以外,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老于世故,颇为精明强干。

    此六人正是天目派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

    感于几位师弟都只知道闭关苦练,于门派之事一窍不通,枯木真人吃一堑,长一智,对二代弟子中地几位出众之人着力培养,对他们的要求不仅仅是修为,还有为人处世。

    希望今后宁天宇继承掌门以后,这些弟子能成为他的左膀右臂,帮着多处理一些门派的杂事,免得师弟又步自己后尘,因为俗事缠身无法静心修炼,与结婴失之交臂,最后扼腕不已。

    此时六人的面前,悬浮着一个巨大的光球,那光球里,正清晰的现出林轩与那**像前走的画面。

    “师兄所言不错,这小子应该没有问题,虽然以他的年龄,能够筑基成功实属不易,但看他一副呆头呆脑地样子,肯定不是别派的奸细。”一黄脸修士摇头晃脑的分析。

    “我只是不明白,明明凝丹期修士才能参与的交易会,为什么非要允许一些筑基期的修士也参加,接过平白多出这么多事来。”坐在末位,一个肤色白净,年龄最轻的修士则皱了皱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