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第六百二十四章 风声鹤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青光一闪,附近的灵力开始扭曲,汇集在一起,一只青色的大手凭空成形,幻化出一片光影,向着那缕黄芒捞去。

    “前辈手下留情。”

    黄芒里面,竟传来少年举子惊恐的声音,然而林轩的表情却寒冷如冰,青色大手微一用力,已将那缕黄芒抓在了手里。

    吸了口气,碧幻幽火也随之飞了回去。

    弹指间,强弩飞灰湮灭,林轩的表情满意无比。

    就算是元婴期老怪,也不过如此。

    将两人的储物袋收入囊中,林轩又看向那灵力凝成的大手。

    表情有些凝重。

    在那大手的掌心之中,黄芒不停颤动,可惜却无法挣脱禁锢,林轩能够感觉到他的惶恐与怨毒。

    此事可有些奇怪了,众所周知,只有元婴期老怪,才能够元神离体,普通的修士,就算是到了凝丹期,也绝满意这样的本事。

    魂魄一大离开肉身,不消一时三刻,就会化为虚无,从这个世界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这缕黄芒,明明是对方的魂魄,过来这么久却丝毫不见他减弱。

    难道这家伙,竟修炼有某种加强魂力的神通?

    林轩开始在脑海里猜测。

    不过现在他可没有心情研究什么。

    袖袍一拂,一小巧的玉盒已滑落到了掌心之中,林轩将黄芒盛入,又在盒盖上贴了一张禁制符箓。

    他手中并没有滋养魂力的宝物,如果对方没有特殊神通,就任他自生自灭好了。

    当然,如果对方的元神能够一直存在,那自己也就另有用途。

    做好这一切后,林轩将神识放出,方圆数十里内,并没有修仙者,他不由得叹了口气,虽然自己并不是心慈手软之徒,但不管如何,马家总是因为自己,才招来了横祸,多少还是有些唏嘘的。

    好在,凶手已然伏诛,无辜惨死的马家修士可以在九泉之下瞑目。

    “少爷,接下来我们应该如何,继续呆在这里修炼吗?”

    “当然不。”林轩摇了摇头:“原本我是这样打算的,魔婴成形未久,先将其稳固,随后再去寻找可以炼制天尘丹的灵火,不过就现在的形势来看,计划却不得不改变……”

    “为什么?”月儿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惑。

    “傻丫头,这还用问么,刚才的两个儒门的修仙者,是如何找到这地方来的?”林轩苦笑着开口。

    “如何?应该是发现了少爷魔婴成形时的天象……”月儿说道这里,表情一僵,已明白林轩心中所想。

    “知道了吧,这两个人既然能发现结婴天兆,那其他人也是一样,如果继续留在这里,麻烦必将接踵而至。”林轩叹了口气。

    月儿点了点头:“少爷此言不错,看来是时候离开了。”

    林轩回到峡谷,将洞府前的阵法撤去,再将其他东西略作收拾,随后袖袍一拂,大片的风刃激射而出,轰隆隆巨响之中,两处绝壁崩塌了小半有余,顿时湮没了他曾经在这里待过的痕迹。

    随后林轩化为一道青虹,绝尘而走。

    ……

    林轩的选择并没有错,没过多久,消息就远远地传出。

    先是黄岐山附近出现诡异天兆,引得大量的修士来访,毕竟这种天生异象,极有可能牵扯到什么异宝。一时之间,风起云涌,附近的门派家族,甚至一些实力高深的散修,无不蠢蠢欲动。

    结果自然是什么发现也没有,唯一的收获,就是盘踞在这儿的马家消失了。

    门内的数百修士,被屠戮殆尽,无一活口,消息传出,整个旋崆岛为之震动。

    马家固然只是小虾米,但他们毕竟是依附于魔幽门的势力,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这样做,岂不等于在魔幽门的脸上,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

    门主震怒,由一位长老亲自带队前来查询根由。

    抽丝剥茧,蛛丝马迹浮出水面,各种证据都指向该岛修仙界的另一大巨头。

    浩然宗!

    然而该派岂会认下罪状,反而指责魔幽门残害了他们的两位凝丹期高手。

    双方唇枪舌剑,火药味儿愈演愈浓。

    一时之间,旋崆岛风声鹤唳,各大势力都在猜测,这件事会不会成为魔儒两派又一**战的导火索。

    聪明者闭关不出,很多家族宗派也都开始限制弟子的外出活动,枪打出头鸟,这时候,还是当缩头乌龟最好。

    当然,也有一些势力暗中兴奋起来了,乱世出英雄,只要规划的好,未始没有火中取栗的希望。

    暗潮汹涌。

    ……

    雾苍山,魔幽门总坛。

    在某灵气最为充足地点,一白袍儒生与赫发老者盘膝而坐,从散发的灵气来看,这两人都是元婴期高手。

    白袍儒生外号魔幽上人,乃是该派掌门,一身魔功诡异残忍,然而从气质上看,却常常被认为似乎儒门之人。

    至于赫发老者,则身材壮硕,浑身魔气翻涌,一看就是心狠手辣的魔道巨头。

    “师兄,我们为什么要忍气吞声,马家虽然不值一提,但这件事情,也太伤我魔幽门的面子。”赫发老者瞪起一双斗鸡眼,表情不善。

    “哦,那以师弟之意,应该如何,与那些酸儒重燃战火?”

    “有何不可,难道还怕他们怎的?”赫发老者不服气的说。

    见对方真是这么打算,魔幽上人不由得一阵愕然:“师弟,你也想得太简单,且不说这件事情是否真是浩然宗所为,还有待斟酌,就算证据确凿,我们现在也不宜与他们兵戎相见。”

    “为什么?”

    “师弟,你怎么忘了我们所图谋的大事。”魔幽上人转过头,看了看摆在架子上的本命兽,其中九个眼睛已然亮了:“如今我们的计划已进行了大半,怎可在这关键时刻,与浩然宗交恶,些许忍耐总是要的。”

    “可……”赫发老者点了点头。可表情还是有些不甘。

    “师弟,小不忍则乱大谋,好歹你也活了六百岁了,难道这个道理依旧没有想通透,忍得一时之气,只要等我们的计划成功,浩然宗算什么,就算是一统旋崆岛,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白袍儒生阴笑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