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第七百一十六章 林轩的抉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怎么可能?

    林轩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然而神识反复扫过,对方的遁术确实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天下之下,能人辈出!

    林轩深深吸了口气,或许这与对方所修的功法有某种关系。

    林轩并不清楚,这番推测虽不能说全中,但与事实已非常吻合,白鹿童子所习妖术,乃是模仿某种上古异兽白鹿。

    此鹿背有双翅,含天地玄黄之力,虽不能说瞬息万里,但速度之快,已远非一般的灵禽所及。

    故而白鹿童子施展妖化神通以后,光论速度,同样能够超过元婴后期的大修士。

    当然,他的这种状态不能持久,法力消耗也到了令人难以承受的地步。除了某些关键时刻,平时是很少动用的,不过敌人想要从他手里逃脱,难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贺道友,我们也去帮手!”

    “好。”

    独目老者点了点头,两人也各施神通,化为不同颜色的两道惊虹,从旁包抄过去了。

    俗话说,放虎归山,后患无穷,既然化怨已经结下,岂能放红绫仙子这么轻易逃脱,他们是打定主意,要不惜代价,将此女就地灭杀。

    眼见四位元婴期老怪先后离开,众修士这才“嗡”的一声纷纷议论了起来,除了刚刚被卷进去的几个倒霉鬼,其他的人眼中不无不流露出兴奋之色,毕竟这种层次的战斗,平时哪是他们能够亲眼目睹,可谓大饱眼福。

    还有少数凝丹期修士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显然或多或少有了一些体会感悟。

    不过,最让大家感兴趣的自然还是红绫仙子的身份了。

    修为精深无比,又拥有绝色之姿,按理说,这么一位元婴中期的女子,就算是苦修之士,也没有道理毫无名气。

    以一敌四,当着三位元婴期执法使,硬生生的将黄木真人斩杀,视大会的规矩如无物,虽是女儿身,却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度,众修嘴上不说,却无数人为之心折。

    幸灾乐祸,倒是希望此女能够从三名元婴老怪的围追堵截中逃脱。

    当然,他们是帮不上忙的,然而没有人注意到,一面貌普通的少年,已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原地消失,化为一道淡淡的青影,紧随几位元婴期老怪而去。

    红绫仙子的遁术也有几分独到之处,然而比起白鹿童子还是差远了。尽管占有先机,也不过仅仅逃出了二十余里,一道褐色的惊虹,就出现在了她头顶的上空。

    红绫大惊失色,这种结果是她半点也不曾预料到的,眼见白鹿童子双手一搓,那碧绿色的魔幡浮现在了面前。

    毒雾滚滚而出,似乎想要将她包裹。

    声势惊人,然而平心来说,红绫并不放在眼中,可一旦在这里被缠住,另外两个老怪物可就要赶来了。

    自己的事自己清楚,红绫尽管骄傲,也不认为以一敌三,自己还有胜算。

    俏脸一沉,眉宇间隐隐有煞气闪过:“我们无冤无仇,道友真要苦苦相逼么?”

    “哼,邙山圣地,禁止私斗,白某已经给过仙子机会了,是你一意孤行,如今还不束手就擒,那样的话白某可以考虑请长老对你重新发落。”白鹿童子狞笑着说。

    “哈……”红绫仙子怒极反笑,“阁下的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想要抓我,行,先看看你的本事再说。”

    玉手一拂,一柄晶莹的飞刀出现在了掌中,此刀长不足半尺,也不知是用何种宝物打制,莹白如玉,表面却有鲜红的火焰跳动不已。

    “去!”

    红绫仙子樱唇微启,轻轻吐出了一个字,此刀一颤之下,上面的火焰猛然暴涨,变成一头颅大小的火球,如陨石落地,狠狠的向着对手砸去,而火球之中,还有飞刀的寒光让人心悸,这是双重叠加攻击。

    不能说威力无比,但也绝不容小视。

    红绫并没有与对方在这里纠缠的意思,故而希望以雷霆之势,一鼓作气,冲杀出去。

    然而白鹿童子也狡猾以极,他同样是元婴中期修士,多历风雨,岂会看不出红绫仙子的意思?

    想跑,没那么容易,他虽然自问神通稍逊于此女,但拖延少许时间却没有问题,故而这家伙根本就没有半点硬拼之意。

    双手掐诀,口中喃喃的念出咒语,那些毒雾翻涌个不停,从里面冒出重重幻影,有魔鞭,也有其他一些古怪的东西,并不与飞刀硬拼,而是如影随形,在周围盘旋不已,将红绫可能逃跑的路线全都封死。”

    “卑鄙!”

    红绫惊怒焦急,通过神念,将浑身的法力往飞刀中狂注入而去,顿时,那火球变大了一圈不止,里面的刀光也越发刺眼,轰隆隆的攻进了雾气深处。

    所过之处,毒雾被火焰扫荡一空,又露出了清明的夜空,但很快的,又如同瘟疫般的死灰复燃。

    白鹿童子小脸苍白,这样打下去他的法力消耗很快,但没有关系,他的目的仅仅是拖延时间而已。

    这点距离,相信另外两位老怪物很快就会赶来了。

    可结果真如他所料么?

    “怎么回事,这里是什么地方?”

    黑蟒夫人停下遁光,看着周围的景物,脸上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就在前一刻,前方明明还是茫茫丛林的,可转瞬间,就变为了一光秃秃的荒原,土地干裂,四周则是无尽的黑暗。

    此事太过古怪,让她这位元婴期老怪,也不得不加倍的郑重起来。

    “不清楚,但我们似乎是陷入了某种禁制。”独目老者倒背双手,表情也显得有些凝重。

    “难道是刚刚那臭丫头?”

    “不会,以白鹿道友的遁术,应该早就追上了那红衣女修,她绝没有时间,也不可能有精力,分身布下这古怪禁制。”

    “照道友所说,难道她还有别的同伙?”黑蟒夫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这个很难说,毕竟我们对于此女的底细,可是毫不清楚,很难判断她是不是孤身来此的。”独目老者一字一顿的分析着。

    “那我们应该如何?”得知对方可能不止一人,黑蟒夫人已打起了退堂鼓,这好色的女修,也是欺软怕硬,目睹了黄木真人被斩杀的经过,她的心中,对于红绫顾忌颇多。

    以三打一自然不怕什么,可对方如今又来了同伙,这争斗还要不要继续,可就要好好斟酌一下了。

    “以道友之见,我们应该如何?”

    “这个……”独目老者眼中异芒闪烁,也陷入了思索:“不用硬拼,但要先将这禁制破除,如果情况不对,我们就收手。”

    这家伙也是老奸巨猾的人物,见势不妙,也立足于自保。

    “好!”黑蟒夫人正中下怀,自然不会有反对意见。

    ……

    “少爷,想不到两人如此胆小。”

    “恩,我本也以为,想要拖住他俩,恐怕费力不小,没想到这么轻松。”林轩嘴角边露出一丝笑容。

    以遁速来说,他虽然不及白鹿老怪,但却比一般的元初修士快的多,故而赶到黑蟒夫人等人之前,将五鬼裂魂阵布下。

    两人不疑有他,自然是一头闯进了阵法当中。

    “不过少爷,话又说回来,你与那红绫仙子,明明是敌非友,不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为什么还要反过来为她挡住两名元婴修士呢?”月儿脸上满是迷惑,据她所知,少爷可是无利不早起,又百贪花好色。出手帮红绫仙子就令人非常不解了。

    “没什么,我只不过顺水推舟,想让此女欠我一个人情罢了。”林轩淡淡开口。

    “为什么?”

    “死丫头,你的好奇心怎么这么浓。”林轩看了月儿一眼,笑骂起来了,不过声音却充满了宠溺之色,表情也变得郑重了起来,“我与红绫交过手,此女乃上古隐修,神通颇有玄妙之处,就算我不帮忙,那三名妖也最多将她重创,绝对灭杀不了此女。”

    “既然如此,我还不如做一做好事,帮助此女顺利脱身,这样她就欠下了我一个人情。”

    “可少爷要红绫的人情又有什么用?”

    “傻丫头,你难道没有发现,此女与我们以往遇见的修仙者略有不同。”林轩突然有些神秘的开口。

    “什么不同?”月儿却越听越迷糊。

    “少爷我踏入仙道也有百年,以往所遇之人,往往寡情义,无利不早起,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修仙界本就残酷无比,只有腹黑心狠之人才能生存下去,然而这红绫仙子……”林轩顿了一顿,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却是一极重情意的女子,恩怨分明。”

    “少爷,你该不会看上她了?”

    “胡说八道。”林轩一呆,忍不住狠狠瞪了月儿一眼,这丫头平时傻傻的,没想到联想力却这么丰富:“我是说此女恩怨分明,重情重义,既然如此,我就帮她一次,让红绫欠下我的人情,这样一来,她即便心有不甘,也不好意思再为了那玉玄宗的掌门令符,来找我这恩人的麻烦。”

    “这叫冤家宜解不宜结,此女神通不弱,我可不希望与她争个你死我活,双方的纠葛,能够化解,自然再好不过。”林轩微笑着开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