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百炼成仙 第七百四十章 乱之初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样啊“……林轩闭上双眸,脸上露出一丝沉吟之色,随后再睁开的时候,却有可怕的杀气沛然而出:“既然几位不愿通融,就不要怪林某心狠手辣了。”

    话音未落,他已抬起左手,屈指微弹,几道清色的剑光闪现,迅疾如电,狠狠的向着对方斩了下来。

    “你敢动手?”

    那几人又惊又怒,为首的修士忙伸出手去,冲着悬浮在身前的法宝一点指,其他人也纷纷祭出灵器,对方一区区的凝丹期修士,这样做,简直就是找死。

    面对众修士的围攻,林轩却视若无睹,嘴角边隐现讥讽之色,这时候自然没有必要再隐瞒实力了。

    体内法力略一运转,一股惊人的灵压顿时向着四周扩散,林轩浑身青芒闪烁,光是气势就让几名敌人勃然变色。

    l

    “你,你是元婴期高手!”那为首的凝丹期修士不能置信的开口。

    “哼。”林轩没有回答,只是缓缓抬起了左手。

    “等等,前辈,这一切都是误会,您要离开,晚辈哪敢阻拦”

    “是啊,且慢动手,我们这只将禁制打开。

    ”其他几名筑基期修士同样脸色大变二然而为时已晚,欣然看见了自己的容颜,林轩岂会放他们离开?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林轩可不会因为心软而给自己留下什么后患。

    袖袍一拂,大片的剑光飞掠而出,这一回,不论数量,还是规模,都远非刚才可比的。

    众修士大惧,与元…婴期老怪动手无异于找死,他们自然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此时此刻,哪还会有人将命令放在心里,自然是各奔东西,保住小命才是最重要的事二四散而逃,可想走哪有那么容易,林轩~掐诀,剑光如暴风骤雨,像众人席卷而去。

    凄厉的惨叫声传入耳里,几乎是一瞬间,几名筑基期修士就已然泯灭。

    便是那唯一的凝丹期修士,也被七八道剑光包裹,不过是苦苦挣扎,芶延残喘罢了。

    前辈,还请手下留情,只要饶我一命,为奴为仆,晚辈愿意供您驱策。”那人满脸畏惧之色,苦苦哀求着。

    可惜林轩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将更多的灵力注入剑光之中。

    一清脆的碎裂声传入耳朵,此人用的不过是普通宝物,在如此多剑光的围追堵截下终于承受不住,被劈成两半了。

    血花之中,冲天飞起一颗斗大的头颅,眼睛依旧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林轩伸手一招,一道霞光飞掠而出,将他的储物袋包裹,至于尸身,则被林轩用火弹化为灰烬了。

    神识探入,林轩手一搓,一道白光从储物袋中飞出是一巴掌大小,的令符,林轩脸上露出喜色,一把抓住。

    找到了!

    看了一眼前面的光幕,虽然这种程度的禁制,自己用蛮力也能破除,但那样可就太花时间了。

    而有了这控制的令符,自然要省时省力许多。

    林轩将法力注入其中,令符在掌心不停颤抖,彷如活物,这是因为对方曾经祭炼认主。

    不过这种程度是难不倒自己的,心念微动,一团鸡蛋大小的诡异火焰在掌心中浮现而出。

    碧幻幽火!

    令符的颤抖停止了,借着魔炎的威能,林轩将对方在令符上的神识印记抹去,一道红光从上面发射出去,禁制随之解除。

    松了口气,林轩自然不会继续耽搁,浑身青芒大起,迅速离开了这里。

    仅仅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数道颜色各异的惊虹从远处飞掠而来,光

    芒收敛,露出了几名修士的容颜。

    三男两女,其中有一个林轩认识,白鹿童子,而剩下的四个),也全是元,婴期老怪物。

    这次的变故,可说印山历史上从所未有,将那些元婴期的执法使全都惊动。

    尸体虽然被林轩用火弹毁去,但打斗的痕迹依旧十分清晰。

    “这里有血迹,还有残存的法力,这种程度,恐怕只有元婴修士才能造成。”白鹿童子放出神识,在附近细细扫过,脸色阴沉的开口了。

    “不错,战斗似乎一瞬间就。结束,如果敌人是凝丹期修仙者,绝对没有实力这么快就灭杀几名弟子的。”另一身穿红衣的宫装女子,也满脸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么说,凶手不是那扰乱交换会的家伙?”又一沙哑的声音传入耳朵,这次说话是一辈背老者,此人的打扮十分奇特,明明是元婴期修仙者,却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给人的感觉就像叫花子似的。

    “这也难说”白鹿童子脸上露出沉吟之色,略一迟疑,才喃喃的开口:“那人表面上是凝丹期,可现在想想,却疑点颇多,也许他与我们一样是元婴修士,只不过将修为隐匿。”

    “这不可能,参加交易会的元婴修士足有近两百之多,还有黄眉真人这样的大修仙者,他如何能骗过那么多人的神识?”宫装女子以手掩口,满脸不信之色。

    “这倒不一定,世间功法那么多,很难保证就没有这么奇妙的秘术,何况张夫人忘了,那几名守护传送阵的弟子是如何禀报的”驼背老者神色一动,阴测测的反驳。

    “你是说?宫装女子皱了皱眉,也被勾起了疑惑:“那几名弟子说对方能够操纵元婴期尸魔二”

    “不错,我可是用了问心术,确定了他们并没有撒谎的,张夫人认为区区凝丹期修士有能力控制元婴期炼尸么?”

    “嗯,这样一说,倒真有可能是同一个人,既然如此,我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快追好了。”宫装女子有些急切的说。

    “追?这可就没必要了。”蛇背老者却摇了摇头:“如今印山大会已盛名扫地,乱成了一锅粥,即使将此人抓回来也于事无补,何况,对方身为元婴期老怪,却隐匿修为,多半是某个大派长老,如今这非常时期,我们没必要再树强敌二”

    “难道就这么算了?”宫装女子不甘心的说。

    “严格说来,这次的乱局并非他引起,而是由于长生丹太过珍贵所至,而这件事情,不仅牵扯了元婴后期的大修士,连毒蛟王也白白损失了一枚极品晶石,我倒是担心人族与妖族的战火又会因此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