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一、二、我的怨家与死对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我的死对头查铁丽

    我和查铁丽天生就是死对头。///www.99zw.cn///

    铁丽,任何人只要一听这个硬邦邦的名字就可以知道,这肯定是一个极其难缠的家伙,一个女孩子,如果不叫什么月、水、梦、柔、而叫什么铁,和铁一样美丽(我想破脑袋也不明白,铁有什么美丽的),和铁一样坚硬,就足以让人退避三舍。

    当然,为什么她父母会给她取这么个名字,从她的年龄也可知一二,他们当初一定曾经雄心勃勃,豪情万丈,胸怀全球,放眼世界,以解放全人类为自己的毕生目标。事实上也是如此,这个叫铁丽的女孩,她的父亲是七十年代上山下乡的知青,而她的母亲,则是在广阔天地中战天斗地的铁姑娘。两人在广阔天地中一结合,便有了令我头痛的查铁丽。

    本来,人家女孩子爱叫什么叫什么,根本与我无关,然而,她偏偏与我邻居,又是同班同学。从初中(在那以前,她还随她的父母住在广阔天地里而没有成为我的邻居)开始,只要我有任何意外伤害或者不测风云,那就一定是她捣的鬼,比如凳脚不明不白地开裂,饭盒中令人心怵地跳出蛤蟆,自行车上莫名其妙地多出一把锁,考试前最重要的那本课堂笔记不见了而考试后又会神秘的出现在我抽屉里,如此等等。所以每次一看到她的身影我就头皮发麻,因为,只要她恶狠狠地瞪着我,我就要倒霉了;如果她一本正经地跟我打招呼,说什么事情,那我就要特别留神了;如果她朝我莫测高深地一笑,我就有大麻烦了;而如果这天她特别亲热,对我特别关切,那除了下地狱以外,我想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这再可怕的了。

    因此,只要有查铁丽在的场合,比如学校,我就是午睡也要在背后长上一只眼睛——虽然事实证明那并没有什么用。

    作为一个个子也并不算小的男生,竟然被一个女孩子吓成这样,实在有失面子,且有悖情理,但是你只要和查铁丽同过学,你就会明白,查铁丽可是得罪不起的。因此,只要查铁丽一开金口,比如想吃冰棍,哪怕是在乾元山(我们这个江南水乡小县的标志)顶,我们班的二十三名男生,至少会有44只脚冲下山去,之所以还有两只脚留在山上,那不是我勇敢或者存心要和查铁丽作对甚至不想讨好查铁丽,而是她公开宣称,我越是讨好她就越是会吃苦头,因为我连拍她马屁的资格都没有。

    按照一般书上或者影视中的惯例,如果一个女孩子这么对待一个男孩子,那一定是她的心中偷偷喜欢上了对方,但是,我和查铁丽之间她即使喜欢我,也是和她喜欢她家那条可以随她玩弄的哈巴狗一样性质;何况,查铁丽又怎么可能喜欢我呢?我们班的那群小男生在她眼里就犹如一堆癞蛤蟆,尽管她自己绝对不是天鹅,即使她真的是只什么鸟的话,也顶多是只乌鸦——当然,这也只是我回到家在夜深人静回忆查铁丽的种种劣行时才敢偷偷冒死一想的恶毒念头,白天,尤其是在学校,那是连这种念头一丝一毫都不能在脑海中浮现的,查铁丽会看透人的心思,然后——你就等着吧。

    当然,没有一个男生会甘心受一个女孩子的戏弄,有欺负就有反抗,有压迫就有斗争,但是,我之所以对查铁丽逆来顺受,主要是和我从事的地下工作有关。

    哦你可不要误会,我可不是什么美蒋特务,恐怖分子,经济间谍,黑道卧底,今天如果青少年要背着父母或者学校偷偷进行的地下工作,只有两种,一是上网,一是恋爱。

    我之所以被查铁丽长期踩在脚下,当然只可能是后者,

    是的,这一切全都是因为爱情的缘故,为了爱情,什么不能够忍受呢?

    只不过,这爱情的对象,不是查铁丽。

    ******************************

    二,天生冤家——我的“马子”童思诗

    女朋友,现在流行叫“马子”,追根溯源,好像是随着“煞死”(SARS)一起从广州或者香港流行过来的,每次一听人家提起,我脑海中就想起一副短打装束,坐在痞子身后,时而风情万种时而横眉竖眼的那种尤物。

    一般来说,“马子”好像都会抽烟(不是吸烟,吸和抽给人的感觉是绝对不同的、)喝酒、喜欢摇头丸(其实未必,都是港台片给害的),温柔起来可以象绵羊,一旦为了心上人拼起命来十头狮子都比不上,最最重要的是,“马子”对她的男友那是绝对的言听计从,死心塌地,比如男友要她当众脱掉胸罩或者内裤,那是绝对没有任何异议的(不过这是电影里,生活中我不敢保证确有其事。),除非她确实没有穿。

    当然还有另一种“马子”,那就是比她男朋友还拽,真正的女痞子,那么,上面的描述就要倒过来了。

    不过,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将“马子”这两个字与我的女朋友童思诗联系起来。

    我和童思诗也是天生的冤家。

    人们常说,冤家对头,冤家对头,这冤家和对头听上去似乎是同义词,其实不然。

    读过古代小说,听过古代传奇、章回说书或者看过古装戏的人都知道,所谓对头,当然是你死我活,随时会不请自来,不期而至,从任何一个你意想不到的角落中冲出来要你命的那一种。顺便说一句,对头似乎总是不会躲在你意想得到的角落里,似乎总是极其厉害,或者比你厉害,顶不济也是先下手为强暗下手为强,你防不胜防防了也白防,最后还是比你厉害,这是定理。

    一个人,要有这样的对头那是很可怕的,不要说刚结下梁子时天天担惊受怕,噩梦不断,哪怕时过境迁,甚至过了几辈子,还是保不准人家不会背后算计你,说不定那天你就会惨遭灭门之祸,即使他不来找你,即便你躲进了深山老林,或者金盆洗手,不问世事,你也会依然日日寝食难安,夜半惊魂。

    然而冤家,却往往用来形容那对彼此长年累月互相折磨纠缠不清的男女(前面当然不一定要加“狗”字),要是一个女子最终对另一个她始终拒绝的男子喊出“冤家”两字,那就意味着她已经让步、认可、屈服甚至彻底的缴械投降。

    一个人要有这样的怨家也许会很幸福,但同样也很可怕,对头不会天天来找你,虽然一见面就是你死我活、鱼死网破;怨家却有可能是日日相见的,甚至即使不见面也同样你死我活、没完没了。怨家意味着无可奈何,无可逃避,板上钉钉,没有选择与讨价还价的余地。然而,人类真是贱呵,即便这样,人们还是更乐意结识怨家而不要对头,这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童思诗可从来没有叫过我“冤家”,尽管我们都曾经公开承认对方就是自己的老婆老公,前后达数年之久。

    不过,没有叫过不等于不是,犹如现在人们天天叫的,尤其是在电话里或者网上叫的“老公”、“老婆”,并不是其真的老公老婆一样。

    童思诗,是我的“事实冤家”,这里所说的“事实”,一如法律上“事实婚姻”所指的那个“事实”。

    要弄清这事实的来龙去脉,还得从(盘古开天地?不不不,没那么久,不过也不是昨天)我俩小时候说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