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五、从冷战到全面竞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接下了童思诗母亲笑吟吟递过来的红包后,我暗暗下了决心,明年就是打死我也不来了。///www.99zw.cn///

    在随后的寒假里,我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学习中,哪里都不去,你童思诗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前二十名吗?我不信就赶不上你。

    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人一赌气,劲就上来了。

    我发狠要赶上童思诗,所以拿出了吃奶的劲头念书,虽然没有悬梁刺骨,卧薪尝胆,但也算得上是拼上了一点小命,连我妈都不相信,这孩子怎么居然象变了一个人似的。

    于是,我就整天学习学习,再学习,天天搞到深更半夜,弄得人是精瘦精瘦,我妈心痛,又没有办法,只好在家里经济情况允许的条件下尽可能地给我改善伙食,就是这样,我还是比同龄人矮一点。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期中考试成绩一宣布,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的总分一下子蹿到了十一名!

    这一来,全班同学自然是刮目相看,而童思诗虽然也有进步,但只拿了第个十五名,班主任在宣布成绩时自然一个劲地夸我,将我树为全班学习的榜样与标兵,对同样取得进步的童思诗和其他同学只是蜻蜓点水,搞得我倒不好意思起来。

    不好意思之余,我偷偷看了一下童思诗,只见她低着头,涨红了脸,死死咬着嘴唇,不由得心中得意了好一阵子。

    可惜乐极生悲,在第一学年期终考试中童思诗竟然又跑到了我前面,这次她拿了第十一名,我只得了十三,其实我也不能算是退步,但上次实在是超常发挥,我也深知童思诗的个性,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也在暗中努力,但还是大意失荆州。

    这一次,势利的班主任当然将小人得志的童思诗夸成了一朵花,虽然没有正面批评我,但话中有话,谁都听得出“有所退步的个别同学”指的是谁。这下可把我燥得脸色青里泛红,红里透黑,我暗暗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打败童思诗,堵住班主任那张嘴。

    小学一年级的暑假到了,所有的孩子都迎来了一段幸福的日子,只有我们象两只逆水的小船,依然无法轻松。

    因为我也知道,童思诗也一定跟我一样卯足了劲,非要盖过我不可,而且她也一定知道我也在努力,鹿死谁手还在未定之天,她怎么会掉以轻心呢?

    所以,这个暑假,我终于顶住母亲的压力,没有象过去一样去童思诗家鬼混,只是默默在家温习预习功课。童母邀请未果,童思诗又不肯来我家,两个大人的关系也随之变冷,来往越来越少。

    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一年的寒假,母亲再也没有提出去童思诗家做客,童思诗母亲也没有来相邀,两亲家的关系自然断了交。

    从小学二年级开始,我与童思诗双双进入了班级前十名,学习成绩突飞猛进,战绩则互有胜负,但谁都无法保持对另一方的长期优势。其它同学则在瞠目结舌中纷纷败下阵来。到了后来,班上就只有我们两个轮流拿第一了。

    从那时开始,我与童思诗便展开了全面竞争,从语文算术到音乐美术,从手工体育直到卫生值日,我们之间的竞争已是全时段,全方位的立体战,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就象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美苏与东西方之间的冷战进入高潮,双方的确保相互毁灭能力也达到了颠峰,双方在各方面都展开了竞赛一样。

    和所有竞赛一样,一旦开始就不随参与者意志可以随便喊停了,起初也许只是出于偶然,双方其实对胜负并不看重,后来慢慢就成为意气与面子之争了。竞争一旦开始,双方必然不得不全力以赴,寸土必争,寸步不让,即便双方早已不想再战,也找不到合适的台阶可下,只好象两只斗架的公牛一样,非得用火烧才能分开了。

    我与童思诗虽然是不宣而战,但彼此心照不宣,谁也不肯退让,非要压倒对方不可。

    然而,我们既然是天生怨家,当然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阵子东风压倒西风,一阵子又西风压倒东风,两人轮流做庄,谁也确立不了绝对优势但又都骑虎难下,不能松劲,所以我的整个小学阶段学习自觉得不得了,我妈妈逢人便夸儿子乖我是个乖孩子,其实她哪里知道,我是在跟童思诗较劲,没法不自觉。

    时间就这样在较劲中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地过去了,我与童思诗在暗中较劲的同时,表面上依然如同陌生路人。其中只有一次例外,记得好像是四年级吧,有一次秋游,在山径僻静处我曾经偶遇童思诗(当然也许并非偶遇),她偷偷给我打了个招呼,不过我一时没有心理准备,再加上心高气傲,没有理她,虽然过后有点后悔。此后童思诗就再也没有理过我。

    这就象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当年(1956年?)好像是在瑞士日内瓦会议上吧?周恩来总理向美国人伸出了手,却没有得到回音,结果两个领导人再次握手隔了将近二十年。

    同样,由于我没有接受童思诗伸出的橄榄枝,我便失去了一个双方和解难得的好机遇。

    我的整个小学生活,就这样悲惨地在两点一线中渡过。

    洞中才数日,世上已千载,竞争哪知岁月,相拒不觉穷年,就这样,时间过得飞快,我好像左脚刚踏进小学门,右脚已经在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