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十二,冤家相见,分外脸红——初为人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天一大早,我照例上学去。///www.99zw.cn///

    刚出家门,查铁丽就幽灵般地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硬将一包温暖柔软的东西塞到我手里道:“给,这是今天的早点,豆浆不好拿就算了,放学到我家喝牛奶。”

    我猝不及防,还真给她吓了一大跳,等弄清楚怎么回事,忙推辞道:“不要不要,我已经吃过早饭了。”

    无功不受禄,我以为查铁丽只是说说而已,谁知她真的送早点来了,一时倒弄得我不好意思起来,哪肯接受。

    敬酒不吃吃罚酒,查铁丽眼睛一瞪,沉下脸道:“吃过了也得吃!我昨天不是跟你说好了吗?以后出门不许吃早饭!”

    还没等我说话,她又道:“我先走了,别忘了放学后到我家。”说完,她一阵风地跑走了。

    于是,我一路吃着查铁丽不知是打狗还是拜师用的肉包子,心情复杂地上学去。

    查铁丽的话就是圣旨,我当然不敢违抗,辅导就辅导吧,反正还有童思诗做垫背的,于是放学后我径直去了查家(为避免同学闲话,不能一起走)。

    查铁丽见了我,说了声:“来了?坐那边吧,”便把我让到桌前安顿下来,坦然自若,好象料定我不会拒绝似的——我自己都斗争了好久,却早在别人的预料与掌控之中——倒是童思诗大感意外,不解查铁丽何以把我找来,我看她的神情倒也不象是装的,看来我确实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不,淑女?)之腹了。

    冤家相见,分外脸红,离婚以来,我与童思诗明争暗斗这么久,不用说相见自有几分尴尬,不过好在有查铁丽,她三言两语就说服了童思诗,这一关好歹总算也混过去了。

    从这天起,我们三人就组成了一个学习小组,我负责辅导查铁丽的数理化生物,童思诗则负责政语英史地。地点则在离我家隔壁查铁丽家,离童思诗家也并不远。

    查铁丽父母都是从乡下来的,十分好客,也没有城里人的种种规矩。他们正为掌上明珠童思诗的教育犯愁。虽说城里学校质量高,可要是跟不上也白搭。现在先后来了两个小老师,而且成绩还是班里数一数二的,当然是喜出望外,极其热情,更不会管我们打破了一个花瓶还是踩脏了地板——反正查铁丽闯祸是家常便饭,所以我与童思诗都觉得在这里比在自己家都自在。加上查父母为生计家事日夜奔波,开了一家快餐小店,两人都很忙,很累,本来对女儿就不怎么管,现在更是放心地将家丢给我们,我们就更肆无忌惮了。

    至于查家的经济实力在当时也算得上雄厚了,除了开着一个还算红火的快餐店外,其它原因我后面会讲,所以,供应两个小老师一顿晚饭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要知道当时还没有人出钱请家庭教师啊,查家的意识还是很超前的,虽然现在想起来,他们这种做法还是挺划算。

    至于我们,开始还总要推辞一番(我们可都是懂事的乖孩子),说不用了,回家吃,可挡不住查家的极力真诚挽留与查铁丽横眉竖眼地把门,后来也就老实不客气了,恭敬不如从命,反正家里早已知道了,不会担心。

    在孩子看来,别人家的饭总是比自家的香,更不用说当时查家的伙食标准是我们难望其项背的(快餐店,总会有不少荤菜剩下的)。

    查铁丽也不是太笨,看她那么能捣乱就知道了,只是基础甚差,兼玩心甚重,性子太急,且父母本身没什么文化(虽说查父是当年的知识青年,可一则当年文革时教育水平极其低下——说来不信,连我自己都不信,我问过当时几十个学生,正1加负一等于多少,没人知道——学生也无心向学,二者在广阔天地中受了贫下中农多年的再教育,天天劳动,累死累活,早把学到的那一点儿可怜的“知识”随着插秧插到稻田中去了,其母亲则从小战天斗地,根本没读过什么书,当年更没有什么九年制义务教育),管教无方,因此查铁丽虽然名义上是初中生,其实连小学四年级的东西都有很多不懂,但我与童思诗都有自己一套学习方法,水平也不是盖的,辅导个把查铁丽不成问题。

    不过说真的,虽说查铁丽进步很大,我与童思诗两个优秀教师功不可没,但学生要学也是一个关键因素,不然老师再好也是白搭,可查铁丽有股犟劲,发作起来也不可小觑,因此内因还是关键。

    当然,说她不是太笨不等于不笨,其实也就是有点笨的意思,什么东西都要从头教起,因为其知识面(这里指书本知识)实在太窄,有时一个问题搞不明白,我们解释给她听,解释的东西又不明白,还问得我们张口结舌,只好再去翻书,如此,我们两个觉得自己也因此进步不少。

    我忽然觉得,其实辅导别人是最好的学习方法,因为教才得以知不足,所谓要给别人一杯水,自己先要有一桶水是也。通过辅导查铁丽,很多自己过去不甚了了的问题都无情地暴露出来,对知识的认识掌握也就更加深刻了。

    当然,我与童思诗的关系还是很僵,甚至两人说话时眼睛都不看对方,前面也不带什么称呼,好在一共只有三个人,从内容上还不至于误解。不过幸好中间有个查铁丽,可以当作传声筒。

    虽然查铁丽大大咧咧,可是也正是她这性格,做起事来往往越俎代庖,擅自替我们做决定了,因此反而成了我们两个之间最好的润滑剂,让我们很容易接受对方提议,又不至于放不下架子。当初就是她硬拉着我去见童思诗,没有她软硬兼施,我们还真转不过这个弯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