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十八、初识新友下渚湖,重抱前妻童思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船儿轻轻滑过水面,沿一条数十米宽的水道向着下渚湖中心划去。///www.99zw.cn///

    现在,船体已经恢复了平衡,只是随着查铁丽划浆的动作微微左右摇摆,趴在我身上的童思诗这才惊魂初定,立刻飞红了脸,推开我坐了起来。

    虽说童思诗是我“前妻”,自然也没有少抱过,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自从我与童思诗“离婚分居”以来,两个人就再没有肌肤相亲,甚至连正面对话都未曾有过,此时如此亲密接触,旧梦重温,又焉能不尴尬?

    当然,我之尴尬,比童思诗又多一层原因,我坐在船底污水中,裤子自然全湿,更要命的是,刚才一屁股坐下来,恐怕伤及尾骨,因此现在还是火辣辣地痛,当着两个女生的面,又不好揉一揉。

    不过坏事可以变成好事,这半年来,虽然我们在一起学习,但彼此间还没有正面说过话,当中往往还要通过查铁丽转,想不到我这一跤摔的,反而将六年来与童思诗的隔阂一下子全摔没了,身体上零距离接触的结果自然是心灵上的零距离,我与童思诗恍然又回到当年手拉手过马路时的境界中。

    童思诗到底跟我心灵相通,趁我起身换干燥地方坐时,轻声问我道:“还痛吗?”

    “不痛,一点也不痛,也不是,刚才有一点,”我揉了揉臀部,言不由衷地说:“现在好多了。”

    童思诗“哦”了一声,我忽然浮起一丝异样的感觉,两人竟然一时无话可说!我不由自主地想起小时候与她同居同玩夫妻相称的事,脸慢慢发烫了。

    偷偷看去,童思诗似乎比我红得更厉害(当然这是感觉,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脸此时什么样子),两人都小心翼翼地回避着对方的目光,一时间,船上的气氛十分尴尬与僵硬,只好各自别过头,看着船外的湖水发呆。

    那时的下渚湖,几乎没有受到任何人造有机物尤其是塑料袋的污染,也几乎没有后来星罗棋布的网箱、虾笼,因此,湖水十分澄净,犹如一块硕大的透明软玉,又象淳朴少女柔若无骨的身体,在天地间妩媚地伸展。

    从极有韵律地左右摇摆着,几与湖平的船中看出去,整个下渚湖,此时正如一个情窦初开的含羞少女,静静地躺在清晨袅袅的雾霭中。水草莼菰分割护卫着水面,芦苇修竹摇摆于岸边,满眼苍翠令人如醉如痴。更有一只只野鸭静静浮在湖面,不注意的话还以为是块块杂物,只有当船驶近,它们才奋力拍动翅膀,噗嗦嗦沿着水面飞出老远,又悄然落下,引得童思诗像个天真的孩子,惊呼不已。

    我回味着刚才童思诗扑进我怀里的那一瞬间奇异感觉,少女下渚湖一般柔若无骨的身躯,温润玉石般滑腻的肌肤,芳香沁芬的处女体香,还有飘逸撩人的长发,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妙处难与君说,唯一可比的唯有下渚湖。

    那么,是童思诗象下渚湖,还是下渚湖更象童思诗呢?

    唉,俗了,俗了,就象第一个将姑娘比作花的是佳作,再比就是恶俗一般,古人早有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句子,我又算什么呢?

    可是,此情此景,不把下渚湖比作美人,不把美人比作下渚湖,又有更什么贴切的比喻呢?

    正胡思乱想着,“噗”地一声,一团湿漉漉的东西丢在我与童思诗面前,惊抬首,查铁丽正对我们笑呢。

    船儿此时正经过一片长满菱角的水面,菱叶随着水波起伏荡漾,令人心醉神迷,刚才那团东西就是查铁丽捞起的长着菱角的菱茎。

    下渚湖的菱角与其它地方不同,其它地方的菱角都是两只角的,唯独下渚湖的菱角是四只角的,只可惜此时远不到菱角成熟之时,不过味道十分鲜涩,别有一番风味。

    这里的菱角似乎无穷无尽,吃了还可以再捞,我与童思诗尝了个新鲜,嘻嘻哈哈,口也不渴了。

    查铁丽边划船边唱起歌来了:六月初六荷花开,水乡女儿采红莲,湖水摇着歌声去,船儿载着菱藕还。

    歌声轻轻随着水波荡漾,渐行渐远,渐行渐远,终于没入萍端,别有一番韵味。

    我从来没有听到查铁丽唱过歌,此时听来,虽然歌喉不怎么样,可是十分朴实清新,宛如下渚湖的风韵,原始,质朴,又带着一丝不驯的野味,浑然天成,不事雕琢,与景色搭配得丝丝入扣,又有湖光如画,佳人在隅,不觉神游天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