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二十五,青春之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乡村生活,遵循自防风以来相沿数千年的中华民族早睡早起的优良习俗,晚上九点过后,村民相续归去,场上顿时风流云散,家家关门闭户,熄灯就寝,诺大个村子,立刻显得冷冷清清,只有狗儿,不时应和着别家的犬吠,叫上几声,表示自己还在尽责。///www.99zw.cn///

    月华如水,树影婆娑,将坦露胸怀沐浴其光辉的小村笼罩得如梦如幻,神秘朦胧。我们明天不用早起干活,暑假中也不必再象平时读书那样,分秒必计、只争朝夕,而且这是我们刚到豸山岛的初夜,大家兴奋莫名,谁也不想躺在床上数羊。再说,放着下渚湖如此佳景不去欣赏,岂不是辜负了上天一番美意?

    于是,三人心有灵犀,谁也没有提出回家,而是信步登上豸山,敞开胸怀,尽情享受着强劲晚风。

    豸山岛如一块翡翠,静卧在明镜般的湖面上,视野开阔,水面低平,十里下渚湖风光尽收眼底,是湖上极佳的把酒临风赏月远眺的观景之地,也是理想的微雨垂钓日暮吹萧的休闲场所。

    而晚上下渚湖的风景,又与白天迥然不同。

    在迷离的月光下,恬静如处女般的下渚湖微微泛着万顷银波,一直延伸向天边。白天成群的鸥鹭鹧鸪野鸭水雉想必也早已安眠,只有不甘寂寞的鱼儿不时跃出水面,在空中留下银珠一串。更远处,鱼寮,沙洲,墩屿,小山显得格外静谧,象僮僮巨人般,无声地护卫着如诗如画如梦如幻般的下渚湖,在这样恬静纯洁、安详宁憩的夜晚里,人的一切杂念都慢慢消失了,消融了,一种纯净美好神圣的情感慢慢升起来。我们三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尽情沐浴在大自然肃穆庄严的氛围里,许久,许久。

    人生中,有很多场景,意景,是不能用语言来表达的,它更如一场缥缈易碎的无痕春梦,一丝弱不禁风的似水柔情,只要一个小小外来音符,就足以将其击得粉碎,再也无法追寻。

    也正是这些毕生难忘的场景,串起了我们每个人人生记忆的美丽珍珠,如果一个人的记忆中,没有任何这样美好值得回味的片断,那他的心灵,将是多么黑暗寂寞,无聊可悲啊。

    长大以后,由于心中俗念的增多,我再也没有进入过那个青春之夜的境界,可见,在这个人欲横流的世界上,即使超脱如我,要保持那分纯净无邪的心境也是很困难的。人之初,性本善,长大之后却不免市侩,我不知道,这是社会的责任,还是我们自己的责任。

    本来还想提议划船去湖上放浪一番,但考虑到童思诗今天所受刺激过多,已经心理负担很重了,晚上再上船她也许会……就不要再让她紧张了,只好作罢。

    夜已经很深了,湖上吹来的阵阵劲风也沁凉入骨,我们已经坚持不住了,只好寻路回家。

    查家只有两只床,本来还有一只钢丝折床,可童思诗说不必了,就和查铁丽睡吧,于是,两个女生就睡在查铁丽父母房里的大床上,我就睡查铁丽闺房中的小床。

    床头柜上摆放着查铁丽小时候玩过的无数稀奇古怪的东东,墙上挂的奖状则都是体育类的,屋角,床底到处是棍棒,石球和其它一些叫不上来的名堂,整个房间里看上去更像一个男孩子的宿舍。

    被子白天已经暴晒过了,当时我们对查铁丽的举动大惑不解,这可是夏天,现在才知道,原来下渚湖中,晚上睡觉真要盖被子啊。

    躺在床上,被中还发出夏阳留下的强劲余温,不过这时我全身冰凉,正好有点发抖,查铁丽的被窝一下子使我暖到了骨子里。

    被子有点香,但我不知是少女的芬芳还是太阳的余香。

    不过我这时想的不是被子的主人,而是童思诗。想着她白天扑到我怀里的情景,当时那种难以言说的奇妙感受,怎么也无法入睡。

    离过去我最后一次与童思诗“同居”已经六年有余了吧?

    时隔六年,我与童思诗又同居在同一个屋顶下,生活就像一个大圈,转了好久又回到原来的地方。

    只是,人已经不同了,我们已经从过去不谙世事的小孩子长成情窦初开的大人(其实是我们自己这样认为,在大人眼里,我们还远未长大,什么都不懂)。

    要是,要是我现在躺在童思诗的被窝里,那该多好啊。

    ……

    胡思乱想着,辗转无法入眠,好容易在温暖的被窝中朦胧睡去,刚要梦见童思诗,却又袭来一阵凉意:“起来了起来了,太阳晒到屁股上!”

    是查铁丽!真是个疯丫头,她竟然把我的被窝给掀掉了!童思诗受了惊吓当然也不见了,我真是无地自容,赶紧一骨碌爬起,,红着脸道:“你出去,你先出去。”

    “干嘛要出去?这是我的房间啊,”查铁丽格格笑着欣赏着我的狼狈相道:“好了好了,快点下楼吃饭,我们划船去。”

    下得楼来,太阳果然已经老高,童思诗已经洗漱完毕,正在吃早饭。

    听到我的脚步声,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竟然绯红了脸,小心翼翼地躲着我的目光,却又将眸角偷偷朝我撇过来,惊鸿一闪中,跳动着迷离而难以捉摸的光焰,难道昨晚她也温习了白天船上的事?我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微微地点了个头,算是打了个招呼,便拿着洗漱用具跑到河埠头去(当时没有自来水)。

    等我从河埠头走回来,才想到,查家没有自来水,挑水的事情当然应由我这个唯一的男子汉来做,于是问查铁丽水桶在哪里,查铁丽嗔道:“水缸早挑满了,要象你一样睡懒觉,这水还能吃啊。快吃饭去吧。”

    原来乡人挑水都在清晨,那时无人洗过脏物,水最干净,现在当然晚了。

    我情知失言,只好讪讪地笑着,坐到童思诗身边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