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二十六、采莲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早饭过后,查铁丽将一个大竹罐装满茶水,又拿了几个煮熟的玉米当点心,一行人便上了船,准备出湖去。///www.99zw.cn///

    这次童思诗可学乖了,先将身子蹲下以降低重心,然后一只脚挪进船舱,手扶船帮,然后再把整个身子挪上船去。虽然慢点笨点,但倒是没有发生意外,我们自然也不敢笑话她。

    因为船上只有一条浆,自然由查铁丽掌管,所幸我在查家找了一块木板,权充当浆,童思诗也童心大发,用双手在船两边来回划水,活像一只唐老鸭——只是唐老鸭没有她这么美丽罢了。

    我们三人合力,小船箭一般地蹿进菱叶阵中去。

    一进菱叶阵,我们又放慢了划水速度,任由小船徐徐而行,仿佛害怕水波惊碎了菱叶莼菰们的清梦,我们边捞边吃着尚未长大而清新可口又略带一点涩味的幼菱。查铁丽告诉我们,这菱角本身富有营养,可以做菜,又可充饥,还可入药,听她妈妈说,她妈妈小时候,我们国家碰上三年自然灾害,全国灾荒,饿殍遍野,他们就是靠了这满湖的菱藕,才活了下来。听查铁丽这么一说,我们不由对这菱角肃然起敬。

    虽然菱叶密密麻麻铺满了湖面,但却也并非无路可寻,原来,经常行船的地方菱叶就自动分开,露出一线水面。菱叶浮在水面,本来难堪重负,偏有三三两两的蜻蜓轻盈地停在上面,船来飞起,船过又从容落下,让人好生羡慕。本想掉掉书袋,不过搜索枯肠,好像古人也没有什么诗句来描写过,好象只有“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也不是很贴切,只好作罢。

    划了不知多久,童思诗又惊叫起来,原来前面出现一大片莲藕荷花,碧叶红葩,凌波微步,正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了。

    船入荷田,立刻象进入叶的森林,花的海洋,让人们不由得屏住了呼吸,不敢大声喘气,生怕惊动了凌波仙子。

    我们坐在小船上,那荷叶荷花正好与我们其平,时值阳历七月,便是阴历六月。六月荷花,正是盛开季节,只见一个个骨朵从淤泥中拔起,或含苞待放,或微露花蕊,或盛开怒放,或花瓣飘零,留下披靡的莲须与未熟的莲子,又给人无穷的惊喜与希望;更有一柄柄碧绿的莲叶婷婷玉立于清波之上,随风摇弋,船儿轻轻划过,那荷叶上的露水宛如一颗颗晶莹珍珠,纷纷随着荷叶的颤动向叶心滑去,正是“大珠小珠入玉盘”。

    小船摇动的水波荡漾,那叶上的露珠在朝阳光芒的折射下也如水银一般滚动,越滚越大,终于不堪重负,从荷叶上滚落,犹如电影慢镜头般掉入水中又溅起,同时极轻微地发出扑通声,立刻有鱼儿应声跃起,一口吞下,鱼身在空中划过美妙的弧线,我不禁想起一首极为清新优美汉乐府民歌:“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正低声吟诵着,只听有人也低声吟道:“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不消说,这人当然正是童思诗。

    虽然这首词几乎已经让人引用得太滥太滥了,可是,从美女口中吟出来的味道却又格外不同。

    我心中微微一动,童思诗应合这首南朝著名的《西洲曲》,莫非有什么深意?悄悄微侧过脸偷眼望去,只见童思诗面如荷花,眼若春水,见我看过来,顿时又烧红了脸,顺手拉过一张荷叶半遮半掩,好象拒绝,又如回避,但却又欲拒还迎,半推半就,我不禁春心荡漾起来,又想起周敦颐《爱莲说》中的句子“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再看童思诗与查铁丽两人,一个坐船中,似芙蓉含羞,一个立船头,如莲叶招展,真是相得益彰。

    这时,忽听得查铁丽搁下浆,朗声道:“我刚才听你们吟诗,很美啊,要不,你们两个比一比,谁背的有关莲花的诗句多。”

    查铁丽的话,几乎就是命令,其实即使不是命令,此刻我们也乐意听从,不过又有点不好意思,两人同时道:“你也来吧。”

    查铁丽乱摇双手道:“我可不行,还是你们来,我当裁判。”

    查铁丽虽然经过我们两大高手一年恶补,成绩是上去了,只是知识面很窄,,就算赢了她,也是胜之不武,我们也不勉强,再说我们也是吟者之意不在诗,根本没把输赢放在心上,只不过借吟诗来道出自己想表达又羞羞答答不敢表达的心曲罢了。

    这时,只听童思诗轻轻吟道:“色夺歌人脸,香乱舞衣风。名莲自可念,况复两心同”,我微微一笑,还以:“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一茎孤引绿,双影共分红”。

    于是,两人你来我往:“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池面风来波潋潋,波间露下叶田田”。

    “菱叶萦波荷飐风,荷花深处小船通。”“艳歌笑斗新芙蓉,戏鱼住听莲花东。”

    “浅渚荷花繁,深塘菱叶疏,”“满目荷花千万顷,红碧相杂敷清流”。

    “根是泥中玉,心承露下珠。在君塘下种,埋没任春浦”,“莲花复莲花,花叶何重迭。叶翠本羞眉,花红强如颊。”听得查铁丽虽然并不太懂其中意思,但见我们一句接一句,也连连拍手叫好。

    这时,童思诗正吟到:“粉光花色叶中开,荷气衣香水上来。棹响清潭见斜领,双鸳何事亦相猜。”我心中又是微微一动,见童思诗拨开莲伞荷花,笑脸盈盈,秋波闪闪,美妙风姿尽在不言处,一时间,“应思潋滟秋池底,更有归天伴侣来。” “船头折藕丝暗牵,藕根莲子相留连。”“牵花怜共蒂,折藕爱连丝。”万语千言都到嘴边,只是心儿乱跳,张口竟有千斤重。

    初谙世事的少男少女之间,正是春心初醒,情事方知,若即若离,欲说还休,连自己都难以说清的朦胧迷离情感,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初恋吧?

    爱的种子一旦发芽,便会深深地植根于青春的沃土,在情感的雨露滋润下不可阻挡地生长起来,变成参天大树。

    正在这时,又听查铁丽大声道:“五、四、三、二、一,时间到,星羽超时未能接上,按本裁判规则,本次比赛童思诗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