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三十二,逃避少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正当我倒完水,倚在桶边上气不接下气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www.99zw.cn///

    童思诗突然转过身来,一把将我的手按在她胸前!

    童思诗的突然举动,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

    童思诗的身体,我从小便不止一次地看过,熟得不能再熟了。虽然久违了六年,女孩的身体早已起了变化,但昨天游泳时,不看不看也还是看了,不抱不抱也还是抱了,可不知怎么,我今天反而更加惊惶!

    昨天,我们在芦苇中,查铁丽已经下水不会过来,荒无人烟之地,感觉十分安全,而且我当时已经震惊到麻木,不知自己在干什么,所以,竟然没有感到害怕!

    但现在,我头脑已经清醒了,刚刚处于青春朦胧期的少男少女谁经过这阵仗?再说虽然是在家里,可主人查铁丽随时会回来,这就不能不让人心存三分忌惮。

    但这还不是主要原因。

    我总觉得,查铁丽对我与童思诗的关系有一种微妙的态度,有的时候,她似乎总将我们往一起拉,可有时,似乎又有点不可言说的味道,而我,原来是对她毫无感觉的,可是经过这几天的朝夕相处,看着查铁丽朴实无邪天性的尽情流露,我似乎也对她也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正因为这样,查铁丽在外面干活,我们却在她家亲热,就好像十分对不起她似的,要是不在她家,当然情况又当别论。

    初生蓓蕾般的少女胸部是那么美妙,我却惊恐万分,道:“我,我去烧午饭,查铁丽要回来了。”

    说完,将手强行抽回来,逃也似地奔到了外屋,兀自心跳不已。

    其实童思诗要真的硬阻止我抽手我也不会用强,不过她毕竟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三分大胆,七分羞涩,所以也羞答答地放了我。

    我们每个人在青春觉醒期都会经历这么一段心路历程,在这时候,对异性的强烈向往感与心理障碍并存,大胆与羞涩相争,有时这方面占据上风,有时又是另一方面压倒对方,因此,陷入情网的人们在自己钟情者面前往往不是大胆袒露情感,而是往往千方百计地将其掩埋起来,不让对方发现,甚至会不由自主地从自己最心爱的人身边逃开。

    是的,逃避有时也是一种爱。为了爱而逃避,这难道不是我们每个人年轻时都曾经有过的事吗?

    我们不该指责青春,正象我们不该指责自然;我们不能嘲笑青春,一如我们不能嘲笑生命。

    我淘了米,下锅生着了火,开始剥毛豆,过了一阵子,童思诗也走了出来,红着脸低低走到我身边,给我帮忙。

    这几天我们已经配合查铁丽做过几顿饭了,正如俗话所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因此,我们二人合力,一个锅烧饭,一只锅炒菜,两人自告奋勇,相互配合,轮流烧火上灶,居然也作出了四样小菜,它们是:

    1,丝瓜蛋花汤。

    2,咸肉烧冬瓜。

    3,炒豇豆。

    4,毛豆炒茭白。

    过去一些影视作品里,为了表示主人公初次做饭烧菜的艰辛不容易,总是杜撰出一些什么菜中盐放多了,饭烧焦了的情节,一看就十分虚假,难道人个个都那么笨,不知道盐会放多,先少放一点并尝尝味道啊?

    如果我再那么写,不但十分俗套而且有将读者当白痴之嫌。

    我与童思诗都是绝顶聪明之人,怎么可能连一顿饭都搞不定呢?简单的说吧,结果就是:

    1,丝瓜蛋花汤口味正好,只是火候有点过,丝瓜稍黄,蛋老了。

    2,咸肉烧冬瓜火候刚好,只是稍偏偏咸,这也不能怪我们,是肉太咸了,开始尝尝汤很淡,所以盐放多了,后来越烧越咸。

    3,炒豇豆,不知怎么搞的,已经很小心了,色泽不太好,偏黄。

    4,毛豆炒茭白,有几根茭白因为翻动不及时炒焦了,不过这盘菜总算是成功的。

    总的来说,作为处女作,这顿饭还过得去。

    饭菜都做好了,时间眼看也都十一点多了,查铁丽还没有回来,我们有点焦急。我去刚才干活那儿看了一次,查铁丽不在,也许她到更远的地方干活去了,查铁丽说过,她家在远处还有鱼塘,是由原先的小块稻田改成的。

    回到家,感到有点热,顺手拿了一把扇子坐在门口摇,一边享受着湖里吹来的凉风,童思诗也讨好的走过来,又拿了一把扇子使劲帮我扇,我不好意思道:“没关系,不用了。”

    童思诗含羞道:“人家怕你热嘛。”

    说罢,竟然闭目,轻轻将柔若无骨的少女身躯靠到我身上来。

    我连忙推开她,道:“查铁丽快回来了,让她看见就不好了。”

    心中不是不想,有点矛盾而已。

    童思诗撅起小嘴:“查铁丽查铁丽,你心中就没有我。”

    “哪里,我怎么心中没你,对了,你的手怎么样了。”

    女孩子家最麻烦,我可不想再惹出事来。

    “都怪你,人家手痛,你都不帮人家洗澡。”童思诗娇嗔道,又想起什么:“那你的手没事吧?”

    “没什么,起了两个泡,过几天会好的。”我若无其事地道。

    “很痛吗?让我看看。”

    “不用了。”我将手藏到身后。

    “看看嘛。”

    正当童思诗拿着我的手,一个劲地往水泡上吹气时,我眼睛尖,早看见查铁丽远远走来,连忙推开童思诗,前去迎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