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三十四、少女的心,春天的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以后接连几天,我们三人都在家做作业,顶多趁早上凉爽时出去割几把草喂喂鱼,又过了几天,我们的手都好了,查铁丽更是生龙活虎,精力更胜中暑之前,我们这才把剩下的一点竹林除草活干完了。///www.99zw.cn///我与童思诗两个城里孩子,经过锻炼,这时倒也有点像模像样的干活样子了,至于烧饭,当然更是不在话下。

    大概一个星期后,查母回家看了我们一次,同行的还有我与童思诗的母亲,带来一些补给,顺便问问我们打不打算回去,我们当然回答不。当时城里除了有电视电影外,实在没有什么好玩的。

    在这里过着神仙般的日子,我们当然乐不思家了。

    母亲们吃上了我与童思诗亲手做的饭菜,自然连连夸口,不知道是我们确实做的好还是下渚湖的蔬菜新鲜没有污染或者是自己儿女亲手做的缘故。

    看到我们将家里以及农活治理得还算过得去,大家也很放心,只是我妈妈好像看出什么苗头,临走时把我叫到一边,再三叮嘱我不要欺负童思诗。

    你们说我妈妈奇怪不奇怪?老叫我不要欺负童思诗不要欺负童思诗,我喜欢童思诗都来不及,怎么会欺负她?

    看着我不以为然的样子,我妈有点急,声音大了一点,一边的查铁丽转过头来,大声道:“放心吧,阿姨,我会管住星羽不让他欺负童思诗的。”

    这查铁丽,耳朵也真灵光。弄得我与童思诗在众人面前面红耳赤。

    查母一去不复返,她城里的生意挺忙的,现在有查铁丽与我们两个帮着(其实我们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地里活又实在不多,自然放心,而且自己女儿的本事她也了解,把她扔到下渚湖里三年两载的绝对饿不死。倒是我与童思诗的母亲总是放心不下,每逢星期天(当时尚未实行双修日制度),必要带了大包小包东西,急匆匆地从城里坐三卡到二都(当时尚未修建公路),然后央求人划了小船赶到豸山,看望宝贝女儿与儿子。后来成了习惯,只好每个星期天都由查铁丽划船去等她们,平添不少麻烦。

    每回她们来看我们,自然免不了问长问短,再三叮嘱,而童思诗母亲对我就象我母亲对待童思诗一样,亲热过了头,这就免不了冷落了查铁丽,查铁丽自然感觉得出来,因此后来查铁丽划船将她们一送到,就借故(弄菜什么的)躲在外面,迟迟不回家。

    后来我注意到了这种情况,觉得非常对不起查铁丽,就提醒母亲注意,我妈倒是注意了一点,可童思诗就有点不高兴了,我也不知如何平衡,只好下了最后通牒,不准我妈妈她们再来看我们。妈妈虽然不情愿,但也拗不过我们,再看看我们似乎也完全能够自力更生,还替家里省下了伙食费,只好答应下来。

    于是,在下渚湖的这个暑假,成了我人生记忆中最难忘的一段珍藏,每天早上,我们都划了小船满湖乱转,吃遍了菱角与莲藕,可惜此时的莲子与菱角一样还不太成熟,不过其香嫩的味道也是别有风味。

    另外,在下湖游泳之余,我们也会顺便摸一些螺丝,湖蚌,田螺,蛏子之类的以改善伙食,童思诗游泳本领大有长进,蛙泳仰泳蝶泳什么的都会了,就是潜水也能在水下一口气呆上半天,不输于我与查铁丽。

    童思诗会了水,对上船也就不再害怕了,当然,我也就遇不上少女扑进怀里的美事了,还有,家里早已给我们带来了游泳衣,我也就无缘再目睹出浴美女的天然胴体了,不过,如果要偷看的话,那机会……

    下渚湖膏腴之地,物产极其富饶,有一次,我们正在湖上划船,突然从水里跳上一条大白鱼!我们喜出望外,同心协力将其按住,开始还有点犹豫,要不要放生,后来对美味的馋涎占了上风,拿回家一称,竟有五斤多!三人美美地吃了一顿还有余。

    还有一回,我们竟然在人家设置的捉鳖瓮(湖中人家常把一个大瓮口朝天地埋在甲鱼必经之路上,乌龟王八一爬过,就自然掉进了瓮里,再也上不来了,)中找到一只大甲鱼!真是天赐美味,我对瓮中捉鳖这个成语也有了感性认识。另外,我们还找过野鸭蛋(可惜当时还没有提倡大力保护野生动物),大雾弥漫的早晨在湖边抓过虾子,这些,都被我们贪婪的嘴巴给消灭了。

    碰上天气不热的日子,我们就呆在湖里整天不回来,省得回去做饭了,虽然当时还不流行现在常见的生存锻炼,可是为了糊嘴就得什么都干。有的时候钓鱼,要是钓不到查铁丽也会带着我们去人家放在湖里的捕鱼笼子里去偷(查家鱼塘里虽然也有鱼,但都是春天刚放养的,太嫩还不能吃);有的时候去捡鸡鸭鸟蛋,或者颁农家的玉米跟摘南瓜,挖番薯、芋艿、茨菇吃,反正逮到什么是什么,天天换口味,收获丰富了就随便找个土墩沙洲拣点枯柴烤来吃。

    当然,我们还设计抓过鸟儿,无奈下渚湖鸟类虽多(总数达数万),却十分警觉,抓捕难度太大而被迫放弃。鸡鸭倒是随处可见并不难抓,不过查铁丽坚持不准,因为你吃点人家的利息是可以的,老本绝对不能动。

    经过一段时间的流窜生活,我们都晒得黑黑的,而且野外生存能力也大大增强,我想,要是现在把我扔到荒岛上,恐怕我的生存概率要比常人高出很多。

    不过,我与童思诗的事情不但没有任何进展,反而倒退了,那次我从她澡盆边逃开,后来又关心查铁丽,可能有点伤了她自尊,从而对我又冷漠起来,我们变成了只是一块吃饭游玩的伙伴,如同两小无猜的玩童,我不知道是因为有查铁丽在旁,还是我的反应让童思诗失望,她好像跟我玩什么游戏,不离不弃,让人难以捉摸。

    少女的心,春天的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