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三十八、悬崖上,惊险万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到我们脚步,查铁丽回过脸来,见童思诗还是挽着我的手,脸色又是蓦然一变,也不理我们的招呼,竟转身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我一见查铁丽作势跳崖,暗叫一声“不好”,急忙甩开童思诗的手,急步冲上去,然而哪里还来得及,只见身着鲜艳红衣的查铁丽如一团火焰,竟从数十米高的崖上飘然而下!

    我心中大急,大叫着扑到悬崖边,收不住步子,差点也冲了出去!

    幸好我眼疾手快,抓住了一根崖边树枝(这种树手指粗细,山顶随处可见,土名荆树条,学名不详,极为坚韧,可承受千斤拉力,过去乡人常用来做窗栅栏),才没有掉下去,饶是这样,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童思诗早在身后又哭又叫,不一会儿也赶到我身边,将我摸了又摸,看我安然无事,才破涕为笑。///www.99zw.cn///

    再看查铁丽,此时却正在崖下两三米处一个突出的石坎边,正攀着岩石棱角往下爬,原来她是跳到那个石坎上啊,可把我们吓坏了。不过下面还是悬崖,万分危险啊!我与童思诗都捏着一把汗,拼命大喊。听到我们的惊叫声,查铁丽抬起头来,微笑着朝我们挥挥手,继续沿着石脊往下爬!

    “回来!不要!查铁丽!危险!!!回来!不要……”我与童思诗声嘶力竭地喊着,在悬崖上团团乱转,童思诗早已泪流满面。

    查铁丽充耳不闻,只是选择嶙峋石壁上的岩石坑洼与突出处的交替往下爬,我与童思诗已经喉咙沙哑,紧张万分,此时竟不再喊,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查铁丽一点一点地挪下去,不时抓落踩翻碎石,眼看她顺利抓住一块脸盆大的石头,身体重心移过去时,那石头又突然松动!

    危险!我与童思诗又惊叫起来,说时迟那时快,查铁丽借势轻盈地一荡,早象壁虎般贴在了石壁上!

    往下看去,那石头挟着滚滚沙石以万钧之力在山脊上蹦跳着往下飞滚,弹起又落下,弹起又落下,眨眼便砰然坠地,再看查铁丽,半个身子悬在峭壁上,惊险万分!童思诗哪见过这阵仗,早已六神无主,只是抓着我的手道:“星羽,你救救她,你快救救她,怎么办啊!”

    饶我纵然是个男生,此时此刻也是手脚发软,无能为力。虽然我也是山里孩子出生,爬黄山天都峰鲫鱼背都脸不改色心不跳的,可这里根本就没有路,又是近乎九十度削壁,要是让我去救查铁丽,恐怕不等到了查铁丽上方就会掉下去,连同查铁丽一起粉身碎骨了。

    眼看查铁丽吊在悬崖上,我们又毫无办法救她,山上又没有其他人,急得我连连喊“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喊到这里,我忽然闪过一道灵光,大声喊道:“神鱼保佑!神鱼保佑!!!”童思诗也眼睛一亮,跟着我大喊起来。

    这时,查铁丽向上看了一眼,在岩壁上蹭掉了凉鞋,将赤足伸过去,脚尖钩住了一处岩壁突起部,慢慢将重心移了过去,然后顺利地爬到了下一个石坎,脱离了险境。

    我和童思诗高兴地跳了起来。

    查铁丽稍稍休息了一下,找到并穿上了鞋子,然后在我们“查铁丽,小心点!查铁丽,小心点!”的叫声中继续下行,现在她好像顺利很多,速度也明显加快,我高兴地拍着童思诗的手道:“没关系没关系,有神鱼保佑,不用紧张不用紧张!”

    说是不用紧张,但我和童思诗的手心里都湿漉漉的,没法不紧张。

    查铁丽很快爬到了悬崖底部,又向我们挥挥手,往下一跳。

    *****************

    这一跳就半天没了动静,任我们大喊大叫也没有回音,我心中一急,难道又出什么事了?情急之中又甩开童思诗,大叫大喊着从山间小径上冲了下去。

    等我心急如焚地赶到悬崖下一看,原来上面看下来的悬崖底部离下面也有三米多高,查铁丽正侧身在地,倒抽凉气使劲揉着脚呢。

    我跌跌撞撞冲过去,一把抱住她:“怎么了,有没有受伤?”

    “没有,只是稍微有点痛。”查铁丽伸手想推开我:“你管我干什么?我又不是童思诗!”

    我哪里管她怎么说,强行脱掉查铁丽凉鞋一看,足部明显有点发青,这是毛细血管出血朕兆,我大声吼道:“还没有受伤,都内出血了!”

    本来我是不敢向查铁丽吼叫的,当时我也是一时情急。

    查铁丽出乎意料的没有发怒,竟然仰头轻轻对我说:“我以为你不在乎我呢。哎呀,你也受伤了。”

    刚才我不顾一切从山上冲下来,手臂等裸露处被刮伤很多处,衣服也被荆棘扯破了。

    “你,我这点伤有什么要紧,”我哭笑不得道:“你真是个疯丫头,你知道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跳下来多危险吗?”

    查铁丽含泪朝我惨笑道:“没事,扶我起来。”

    这时,童思诗也终于赶到,两人合力将查铁丽扶起,查铁丽试图用伤脚试着支撑一下身体重心,稍一用力哎哟一声,倒抽一口冷气,头上也冒出豆大的汗珠,看来还真的伤得不轻。

    童思诗早已六神无主,边哭边道:“这可怎么办啊,这可这么办啊。”

    “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查铁丽摇摇头道:“不用了,我刚才摸过,骨头没有断,不过是扭挫伤罢了。”

    受了伤,她反而有点神采飞扬起来,这查铁丽,我们和她相处了那么久,竟然还有点琢磨不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