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四十三、一鸣惊人自由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童思诗眼珠一转,狡黠地道:“只要一方念出的诗另一方能接下去,或者说出出处,那就算输了。///www.99zw.cn///”

    我一想也行,比赛就得公平,且双方实力相当才好看,本来我与童思诗既是天生怨家,自然半斤八两谁也不会比谁高出多少,只要她不是事先准备,故意找些冷僻诗作来考我就行。

    于是便朗声道:“行,你先来。”

    童思诗沉吟良久,朗声念道:“下渚水浅,防风云高,江山尽妖娆;烟笼百港,雾锁千渚,氤氲何袅袅。  问天地星月,可晓寒暑,念藕丝莲心,亦领风骚,谁日共裘袍?待明早,携手万里鹏程,人世共笑傲。”

    查铁丽连连拍手笑道:“我虽然不太懂,但也知好诗,星羽快点回答。”

    我一时大奇,寻思道,这分明是一首借景咏情之词,赋比兴一气呵成,更有对仗谐音等手法浑然天成,只是语言雕琢痕迹尚存,略显生硬,不算炉火纯青。

    可是古往今来写下渚湖的诗词并不多,我怎么就没有看到过?不说看到,就连这个词牌,也是闻所未闻。想我也在母亲逼迫下看了不少唐宋诗词楚辞汉赋什么的,怎么就没有一点印象?莫非是明清以后人所作?

    (作者按:词原是用于配乐的歌词,它始于唐,起于五代,盛于两宋而衰于明清,不分风格、流派,凡作词必遵循前人留下的词牌——也就是最初的音乐的格律节拍,每个词牌又有自己的格式与平仄规定,不能逾越,故谓之“填词”,所以词必有一定格式,不能乱造的。)

    搜尽枯肠,也未能找出答案,只好坦然道:“我输了,这是什么词牌?”

    童思诗微微一笑,道:“没有词牌。”

    没有词牌?词怎么能没有词牌呢?正大惑不解,童思诗笑道:“这是一首自由词,作者童思诗。”说罢大笑不已。

    原来这样,我被这鬼丫头骗了,于是佯装发怒,作出个僵尸嗜人模样:“好啊,你耍赖,看我教训你。”

    童思诗早笑得坐立不稳,跌进我怀里,连连告饶道:“好了好了,我投降。”

    “那你认不认输?”

    “不认。”

    “为什么?”

    童思诗忽然坐起,很认真地道:“为什么不可以没有词牌?既有自由诗,当有自由词,兴之所致,随意挥洒,一气呵成,尽破平仄,不是作词的最高境界吗?”

    一席话说得我若有所思。

    (作者按:路是人走出来的,词牌是人创出来的,何以前人可创,今人就不能?何以可以按照音乐节拍来填词,为什么就不能按照词的节律来配乐?何以可以有自由诗,甚至不押韵的诗,就不能有自由词?本来自由词应该大有作为,但由于卫道士们装腔作势的吓唬,近百年来便不知少了多少本该有的旷世名作。我这里倒不是说我自己,虽然我在过去一时冲动,忽发奇想,写了一些自由词自娱,但我对自己诗作水平没有信心而不是这种形式,因此根本不敢拿出来见阳光,我自认小说散文还可以,诗词嘛,就免了,所以自由词的发扬光大就留给各位了。)

    查铁丽听得云里雾里,直道:“你们说些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啊?”

    我们相视一笑,童思诗道,不懂没关系,反正你这个公证人只要知道,这一回合是星羽输了,帮我记住就行。

    然后她笑盈盈指着我道:“该你了。”

    童思诗真是才女,出口成章,我自知不敌,想那些古诗虽然浩如烟海,但一般人通常只学名篇,不会为比赛去故意背些冷僻诗词,上一回合我已经输给童思诗,处境十分被动,要想扳平难度就很大。

    再说本来我在文科上就不如童思诗,要临时抱佛脚恐怕也是难以匹敌,不过幸好我刚巧有件秘密武器,虽然有点投机取巧,但少不得也需拿出来应付一下了。

    该秘密武器便是我的小诗《回声集》(归属于笔者的诗集《浪花集》)。

    《回声集》中收集了笔者平日偶得的一些小诗,因我说过,我诗的水平远在小说散文之下,拿出来实在贻笑大方,只能照顾牙医生意,所以我锁在自己家的抽屉里,不让任何人看,连童思诗都不知道。此时,情势所迫,少不得只好拿出来搪塞一下了。

    于是轻声吟道:

    穿过黑暗的空间

    划破无边的寂寞

    寻觅温暖,呼唤知音——

    我是一颗流浪的星。

    吟完众人无语,须臾,查铁丽拍了两下手,又停下来,疑惑道:“完了?”

    “完了。”

    “哦,这么短,也叫诗?”

    “为什么不能?古人的五言绝句只有二十个字,像我们大家都熟悉的李白的《静夜思》,孟浩然的《春眠》等,另外,我国女作家冰心的诗集《春水》,《繁星》,印度诗人泰戈尔的《飞鸟集》等,都很短,有的只有两句。如:泰戈尔《飞鸟集》的‘如果你因失去了太阳而流泪,那么你也将失去群星了’,长吗?”

    “如果你因失去了太阳而流泪,那么你也将失去群星了。”查铁丽咀嚼了一下,道:“是不错,我很喜欢,什么时候给我看看。”

    “学校图书馆有,”说到这里,我看童思诗睁着乌黑的大眼睛若有所思,用手碰碰她道:“该你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