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四十七、伤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场秋雨一场凉,暴风雨过后,气温明显低了下来。///www.99zw.cn///

    今天才听乡人说,原来昨天那场雨是人工降雨。但不管怎么样,今天感觉好多了。

    然而,暑假已经过去了一大半,毫无疑问,我们在这里能呆的日子也不会太长了。

    清晨,我们就划着小船出湖去。

    因为即将离开,在这里的每一刻我们都倍感珍贵。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没有赶上湖上日出,不过初生的太阳将漫天云朵染成了灿烂朝霞,如绚丽焰火般向天边迸放,极其壮观。

    童思诗欢呼不雀跃(怕翻船),显得兴奋异常,查铁丽却叹了口气道:“要变天了。”

    农谚道:“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查铁丽应该不会错,不过,变不变天又关我们何事?

    我与童思诗已经躺在船底看天谈心,便应了一声,依然唧唧我我,也没有太在意。

    查铁丽唱起了《洪湖水,浪打浪》,优美的旋律迷人的景色相得益彰,也感染了我与童思诗,我们从船中坐起,也跟着唱了起来:“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啊。洪湖那个岸边是呀嘛是家乡啊。清早船儿去呀么去撒网。晚上回来鱼满舱。

    四处野鸭和菱藕,秋收满畈稻谷香,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鱼米乡……”

    在我记忆里,我们三人还没有合唱过一曲,学校里全班一起唱不算,而前些日子查铁丽的那些民歌我们又不会唱,因此,这是我们三人第一次合作,但竟然也配合得天衣无缝,丝丝入扣。

    小船轻摇着滑行前进,歌声荡漾在湖面上,荡漾在空气里,荡漾在水中,荡漾在我们年轻的心里。

    歌声扰动了一湖秋波,惊得鸥鹭鸭雉扑簌簌飞了起来,在天空盘旋,飞鸟盘旋的气流又摇动着芦荻上的露珠扑簌簌往下掉,在其下方的水域引起微细的涟漪,鱼儿们也纷纷游过去,看看有什么掉下来的虫儿之类的美味。

    烟笼寒水“雾”笼沙,由于空气中湿度太大,整个湖面在朝阳的照射下,升起了一层轻纱般的薄雾;又好似无风的日子里,农家屋顶的炊烟,袅袅婷婷,扶摇而并不直上,查铁丽也无声地放下浆,不忍摇碎这迷人神话般的画面。三人一时无语,看着面前的景色发呆。

    我忽然想起什么,微微侧头,偷看起两个女孩来。

    原来十分白皙的童思诗经过一个暑假的野外活动,虽然大多是在早晨,但毕竟还是比以前黑多了,然而,这并没有削减她的美丽,反而更增添了几分妩媚,也许是在野外呆多了以及与查铁丽相处久了,原来恬静文雅稍有点忧郁的性格现在变得活泼开朗多了,甚至有时还带上了一点查铁丽的野味。

    再看查铁丽,虽然原来她的个性十分活泼,顽皮,喜欢捣乱甚至到了令人可恨的地步,其实那不过是她突然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土地,离开了宽广的大自然怀抱,来到狭窄拥挤的城市里,开放的天性一下子被压缩到很小的空间里,压抑的情感无处宣泄而已,所以,她才要捣乱,破坏,搞恶作剧。

    当她一回到自己的故土,就恢复了天性,查铁丽是属于下渚湖的啊。其实,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我发觉她其实是个很好,很可爱的女孩。

    不过,可惜的是,虽然我对查铁丽也有说不清的好感,但是,她的这种过于活泼的天性还是非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当然,更怕她那野蛮的脾气。

    我真正喜欢的,还是童思诗这种,有点(注意,是有点,一丁点)林黛玉性格的女孩子,但不能和林黛玉一样多愁善感(那样还让不让人活了?),稍微文静一点的少女。

    当然,最理想的的是,就象现在这样,有童思诗这样的绝世佳人为偶,又有查铁丽这般的野性美女作伴……

    等等等等,让我撑把雨伞先……

    看,说着说着,臭男人的劣根性象狐狸尾巴一样藏不住了吧?你们(哦,错了,是我们)这些臭男人,都是这样,贪得无厌,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还想着地里的,怪不得人家说,天下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唉,贪心不足,喜新不厌旧是男人的通病,甚至天性(基因作怪),我也没办法,再说,我们也只不过是想想……

    什么?想都不能想,即便是做梦?说这话的一定是个女同胞,而且还是没有接触过男人或者管夫严的那种。

    要男人不想女人,除非狗不吃屎猫不舔腥鱼能直接呼吸空气而人呼吸水。

    又扯远了,反正,你们就容我们在心里想想吧。

    想想又不犯法。

    反正这时,我就是有童思诗这样的绝世佳人为偶,又有查铁丽这般的野性美女作伴,心里就别提多美了。

    可是,正所谓乐极生悲,我突然又有点伤心起来了。

    因为,这并不是故事的结束,并不如童话中所说的那样:“从此,他们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俗话说,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暑假过后,我们就要回到城里,投入到紧张的学习生活,我与童思诗也不能再象现在这样公然亲密,这神仙般无忧无虑的日子就要结束了。

    要再过上这种神仙日子,至少得再熬上一年。

    可是,花,明年可以再开,人,明年可以再来,可是,这花已然不是去年的花,这人,还能是去岁的人吗?

    明年,我们真的可以再来吗?

    不知怎么,我忽然没来由的升起一阵不祥的感觉,这样的日子不会再有,再也不会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