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五十二、每个男孩女孩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查铁丽指着满湖的狂涛恶浪道:“你要不回去,我就从这里游到对岸去,你信不信?”

    我看着查铁丽的眼睛,无言以对。///www.99zw.cn///

    查铁丽可是说得到做得到的。

    可是,我一个男孩子,又怎么能扔下女孩子孤身一人,在如此狂风暴雨交加的漆黑野外不顾,只管自己逃避呢?我怎么办?怎么办?

    我的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的下来了。

    塘外,恶浪滔滔,头顶,狂风尖啸,身上,雨水奔流,在齐腰深的鱼塘水中,我与全身赤裸的查铁丽就这样对峙着,也不说话,满脸是泪水与泥水的混合物,眼睛被硌得生痛。

    查铁丽在黑暗与电筒昏黄光线的来回扫动中望着我,眼中忽然充满柔情,用冰得吓人的胳膊搂住我脖子,深深地给了我一个满是泥巴味的吻:“听话,走吧,回去陪童思诗,再也不要出来了,千万不要再出来了!”

    在查铁丽轻轻的推送下,我终于离开了鱼塘。

    我涕泪交加地爬到竹墩上面,又将手中用尼龙袋紧紧包扎的电力尚足的手电换下了原来那个已经黯淡无光的电筒,又一次看了那黑黝黝的鱼塘一眼(从上面看下去,其实什么都看不到),一路唏嘘泣啼着,一步一步摸着黑艰难地离开了那里。

    许多年之后,每当我想起那晚的事,我就有无尽的愧疚。

    本来,我一个堂堂男子汉,又怎么能把一个女孩子扔在那样的暴风豪雨的冰冷之夜中不管呢?

    一个男人,可以木讷,可以懦弱,可以卑躬屈膝,可以象条狗一般地活着,但是关键时刻,你不能退却。

    尤其是不能抛下女人与孩子。

    反之,即便你平时再高大威猛,再举止不凡,关键时刻象只乌龟般缩着脖子,都只能用两个字概括:懦夫!

    如果还要加一个字,那就是:“呸!!!”

    而我,虽然有这样那样理由,所谓身不由己,情有可原,但是我依然不能原谅自己那一晚的行为。

    回家路上,又遇上麻烦了,此时的台风已经达到最大速度,挟持着巨量豪雨横扫过来,天地之间,到处是尖啸不已的水块横飞,几乎能将人砸昏过去,巨大的冲力要将人一下席卷而去,只要人双脚一离开地面,就只能听天由命了,此时幸好尚有还没完全倒伏与连根拔起的竹林掩护,但是,面对那片开阔地,我就无能为力了,只要我踏出竹林一步,就会被强风卷上天去,然后就只能到下渚湖里去找我了。

    没有办法,还是滚吧,但听着尖啸的风声,似乎连滚都不保险,我只好找了一块大石头,然后再抱着一路滚去,饶是这样,都有几次被狂风紧紧抓住,差点成了鸡毛,至于胸口被石头硌得痛不痛也感觉不到了。

    满脸雨与泪,泥人般地爬行回到家里,只觉得,全身已经一直凉到心里,刚跨进门,愕然发现,童思诗正坐在门边刚才带进来的泥水中打盹。

    听到开门声,她一蹦起来,扑到我怀里:“你可回来了,把我担心死了,咦,查铁丽呢?”

    “她不准我帮忙,哎,我不是叫你躲在被窝里吗?看,衣服又弄湿了。”

    “别说那么多了,快把身子擦干!”

    童思诗边说边使劲地从我身上扯下湿漉漉泥溜溜而且到处是破洞的衣服扔掉,又端来热水,替我擦起身来。

    身上已经遍体乌青,原来是被水砸与石头硌的,童思诗一边哭,一边用手舀着水替我洗(用毛巾擦痛),我怎么也劝不住她。

    我就跟童思诗说着查铁丽的事,分散她的注意力,说得她泪花闪烁,说到要紧处,她不由得全身都肌肉紧张起来。

    当然,我没有跟她说查铁丽抱我吻我的事。

    我不知道该不该跟她说。

    也许永远也不应该对她说。

    是不是每个男孩女孩都有对自己爱人难以启齿,难以解释清楚的秘密呢?

    童思诗帮我换上干衣服,我觉得暖和多了,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两个大大的喷嚏。童思诗似乎被我感染,也跟着打了一个小小喷嚏。

    我连忙道:“你赶紧去给我烧火。”

    童思诗应声下灶升火,我在锅里放上水,然后将两个老姜切成片,放下去煮。

    大家当然知道我要干什么,老姜红糖汤,祛风去寒。

    是中国人都知道。

    然后我就与童思诗挤在灶堂前烤火,人也渐渐暖和起来了。

    姜汤煮好了,我趁热古冬古冬一口气喝了两大碗,童思诗捏着鼻子也喝了一小碗,全身热腾腾的。

    这个时候,我们才想起查铁丽,在这样黑暗的暴风雨之夜,她在泥水中又怎么样了呢?

    没有衣服,没有姜汤,没有亲人朋友帮忙,孤身一人与整个大自然对抗!

    我们都在为她担心。

    灶火的余光照着童思诗微微颤动的睫毛与微阖的眼帘。

    泪光闪闪。

    *******************

    由于担心查铁丽的安危,我们一夜没睡,一直坐在比较暖和的灶前,互相拥抱着,在屋外总也过不完的狂风暴雨中坐了一夜。

    我们也不敢再去屋外,再去一次我肯定没命了,尽管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但那年我还只有十四岁。

    期间,我们上楼看了几次,西边原来破损的屋顶已经被狂风掀走一大片,瓦下垫着的竹席与油毛毡也被风撕破了,雨水汹涌的灌了进来,屋里顿时水漫金山,那水在屋里转了一圈,又沿着楼梯流到楼下,我们也无能为力,只好随它去。唯一能做的,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把屋里的积水通过侧门扫到屋外去。所幸风从东边来,破洞在西边,不然,整个房顶都会被慢慢甚至一下子掀掉。

    接近黎明时分,正是天最黑最冷的时候。

    狂风暴雨依然没有减弱迹象,我与童思诗正在灶前依偎着打盹,忽听啪地一声,我一下惊醒,推推童思诗。

    我们一下跳了起来,走到外面一看,只见边门被打开了,一个黑影正扶着门框,摇摇欲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