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五十五、查铁丽病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感谢大家支持,本书已通过三江与中推申请,请大家加油收藏与推荐。///www.99zw.cn///

    从调查来看,收藏的人只占热心读者的四分之一,太少了嘛,请大家动动贵鼠,将本书收藏了吧。

    ****************************

    查铁丽手脚乱舞,胡言乱语,一会喊热,将被窝全部掀开,一会儿又叫冷,将所有被子都给她盖上还不够,将童思诗折腾得不轻,更重要的是这些措施并没用,不把查铁丽的高体温降下来,她就会有生命危险!

    我又急匆匆地跑到楼下,掀开锅子,药本来还应该煎一会儿,但也来不及了,先盛了半碗,用几个碗来回倒了一会儿以降低温度,然后匆匆端上楼去。

    这时,虽然查铁丽神志不清,但喂药还是比刚才容易些,至少不用筷子来撬开嘴。

    于是,我捏着查铁丽的嘴,童思诗往里一调羹一调羹地喂,查铁丽或咳或吐,有一半倒是喂到外面,不过也没关系,反正药还有,吐了再喂,能吃多少算多少,关键是看看有没有疗效。

    豸山是个弹丸小岛,岛上可供解表发汗降体温的药不多,一时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找还有没有别的,只好抓到手里便是药,能治病就行。所谓病急乱抓药,只要不是相互冲突,“十八畏”、“十九反”的什么就行,这些药的药效性味归经什么的我就不说了,想来大家也不太感兴趣。

    半碗又加一碗,查铁丽喝了药后,竟自沉沉睡去。这时,我们稍稍松下一口气,我才又有空与童思诗拥抱一会,其实也是互相支持,以求得精神安慰,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但童思诗已经累得不行,两人就靠着查铁丽小憩了一会。

    我只是闭了闭眼,一心记挂着查铁丽的病情,心中有事,哪里睡得着,童思诗倒是真的累了,一个劲地打呼噜,我便紧紧抱着她,好让她睡得更香甜些。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查铁丽的呼吸开始平稳。我用手伸到她被窝中一摸,她已经全身湿透,不禁心中大喜。只要病人一出汗,体温就能降下来,体内的寒毒与其它毒素也能随着汗水排到体外,减轻病症,而且,这些药大多具有清热解毒,发表散寒功能,而丁香能升举阳气,正好对症下药,现在看来,查铁丽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我就不停地摸查铁丽的被窝与身子(各位不要怪我是色狼,抱着如花似玉的童思诗,还在摸其他女孩子),只觉得查铁丽的汗是一阵一阵潮水般涌出来,整床被子都湿了,内衣上更是可以挤出水来!

    而查铁丽的呼吸已经顺畅,体温则迅速低了下来!

    童思诗也实在累坏了,看着她睡得这么死,我真不忍心叫醒她,可女孩子的事情,我一个男孩确实也不方便,而且童思诗焉能放过我?没办法,我只好使劲推醒了她。

    童思诗睡眼惺松地听完我的解释,摇摇晃晃地起身找查铁丽衣服,我就拿着脸盆去楼下换了热水,与童思诗合力给查铁丽擦干了身子,换了干净内衣。

    这时,两人感到有点饿了,天早已大亮,只是云层太厚有点灰蒙蒙,风雨好像已经开始小下来,童思诗去烧了点粥,给还在昏睡的查铁丽喂了点粥汤,我们两人则胡乱吃了点粥菜。

    可是,查铁丽却有点不对劲,喂药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本来,她的体温已经正常,可身上的汗好像无穷无尽,丝毫没有减少迹象,人也依然没有醒,不会是药不对吧?而且,她的体温也未免降得太猛了些。

    我们又给查铁丽换了两次衣服与被子,但仍然无济于事,没过多久就又全湿了,只得将查铁丽放在稍稍干一点的被窝里,两人面面相觑。

    怎么办?看这样子,多半是我的药有问题,不是各种药物相互有冲突就是剂量过大(后来老中医告诉我,药的配伍基本问题不大,但是剂量不对,因为现在的中药大多是种植的,又是干的,所以剂量要下重些,而我用的是鲜药,其效力远胜陈药,野生的又大大超过栽培的,尤其是榨浆草,剂量一大,就很容易使病人大量出汗,脱水而造成虚脱),要是这样,又该如何救治呢?

    其实,中药里面是有相生相克的,但是一来平时人家感冒什么的需要发汗的比较多,很少会用到止汗药,我不太熟悉,二者中药里止汗药的数量确实也是少得多,而我的记性又不好,只记得什么五味子,五倍子,麻黄根什么的,可巧这岛上都不可能有。

    再加上现在风急浪高,也无法去二都街上购药,苦苦搜尽枯肠,才想起莲子、莲心、莲须这三味药都有一定的收涩作用,虽然一般并不用于止汗,但勉强可以一试。于是叮嘱童思诗看好查铁丽,我便又脱了外衣长裤,光着脚,顶着风雨出了门。

    这时,雨已经开始小起来了,但阵风依然很大,湖上也仍旧浊浪滔滔,一片白茫茫的。湖中水位也涨得很高,浪花凶猛地扑打着岸边,不停有松软的泥土崩塌。往日温顺恬静的下渚湖,现在已经完全换了一副狰狞面孔。

    岛边的几处荷田,大多已经完全浸没在水中,很少有还露出荷叶与莲蓬的,好不容易才找到几个还长着莲须的莲蓬头,但也远在水中摇来晃去,无法企及。风急浪高,我只好在湖边望莲止步。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停地问自己。

    这时,我心中充满内疚与自责,要是我昨晚不离开查铁丽,在她苦苦抗击洪水风浪时助她一臂之力,也许她就不会搞到后来那样吧?至少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即便改变不了什么,那也问心无愧了,就算我也因此生病躺倒,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退一万步说,要是我给她配药时小心一点,或者自己先作个试验,她也就不会搞到现在这个地步,不会有危险了。这都怪我,都怪我啊。

    想到此,我再也不顾什么危险,“扑通”一声跳下湖去。

    ***************************

    推荐:《白蛇新传之我是许仙》,夜燎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