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六十、缺少性知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用说,童思诗此时正在我屋里。///www.99zw.cn///

    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我这人,天生就很笨,不太会安慰女孩子,此时,我更不知该如何开口。

    下了好大决心,我才轻轻拉开蒙在童思诗头上的被子——换了查铁丽,我一定不敢,可这是童思诗,我们不知吵过多少回又重归于好了——“思诗,我……”

    童思诗脸朝下趴着,身子猛烈地起伏着,不理我。

    我见状也没有办法,只好哄哄她吧:“思诗,我……”

    “你来干什么?快回到你的查铁丽那儿去吧!”

    我真是搞不懂了,这两个女孩,都为我生气,可又都叫我到对方那儿去,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话,或者一个真,一个假,甚至两个都是反话,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办好。

    “思诗,你听我解释……”

    “不要听不要听!!!”童思诗用手捂住耳朵大叫道。

    “思诗,你听我说嘛,”我一边说着,一边将童思诗的身体翻过身来:“你听我解释……”

    童思诗脸上并没有泪水,有的只有冷冷的目光,那目光,可以让你一下子冰到心里去。

    “你这个骗子!”

    “思诗,你听我说,我与她,并没有什么的,只是,只是……”

    童思诗又冷笑一声道:“谁是你的思诗,我叫童思诗!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

    “我没有骗你啊,我和她真的没有什么,不信你问她……”

    童思诗又“哼”了一声道:“这还用我问她,问她又有什么用?我都看到了!”

    我急急道:“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啊,你看到什么了?”

    童思诗欲语又止,终于恨恨地说:“我看到,我看到,你,你那下面,裤衩里高,高高的……你还有脸说你们没有什么!”

    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

    面对童思诗的谴责,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其实,这都是人生的常识。

    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十分需要有关性的基本知识,可是,我们并没有地方去获取。

    不错,学校按规定开设了生理卫生课,可是并没有专职生理卫生教师,大多是兼的,好一点的,还在上课时照本宣科地读一下,还有的,干脆就把它当作自留地,上起自己那门主课来了,因为,那“没有什么好说的,大家回去自己看一下就行了。”

    而那书上,根本就没有我们碰到的各种情况。

    当然,也有些同学就去找各种书籍来看,不管医学的还是黄色的,逮到什么是什么。

    而大多数同学,对性的知识还是懵懵懂懂,甚至谈不上一知半解。

    而我与童思诗,很不幸地就属于这大多数。

    童思诗不懂,所以才误会,我不懂,所以我也无法对童思诗解释清楚。

    其实,青春期的少男,那个地方偶尔有点高,有点硬,那是很正常的,有时在街上看到一个漂亮女孩,尤其是穿着比较暴露的,都会那个……高……半天,又怕给人看见,实在很尴尬,但是我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想过,要和她怎么样。

    说白了,这是人的生理的自然反应,这种原始反应,由指挥身体植物神经系统的外围脑组织控制,高与不高,并不能受人的意志所控制,所以当事人是无辜的。

    你想想,我一个少男,被只穿着内衣的妙龄少女查铁丽紧紧搂着,能没有反应吗?

    没反应,那是TJ,太监,就象起点的很多书一样。

    可我不是。不是太监,这能怪我吗?

    但是,我有反应,并不意味着我想对查铁丽怎么样,更不是已经对查铁丽怎么样了,其实我也根本没有想过要对查铁丽怎么样。

    就算童思诗这样抱着我,我有反应,也并不意味着我要对童思诗怎么样。

    可惜的是,童思诗并不知道这一点。

    她只知道,她一口咬定,一个男人——比如我——要是那个高起来,就一定是对女孩子做了那个了,就是卑鄙!下流!无耻!流氓!

    可惜的是,我也并不知道这一点。不知道,那个地方高,其实是说明那男的还没有对女孩子做过些什么,不高了才有事。

    我不知道,所以我没有办法对童思诗解释。

    因为我缺少性知识。

    即使我能跟童思诗解释,她也同样不会相信。

    因为,她也缺乏必要的性知识。

    反正,不管我怎么解释,她就是认定我与查铁丽已经“那个”了。

    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冤啊!!!

    解释不进慢慢解释,可是实际问题又来了。

    楼上原来有三间房,一间是童思诗与查铁丽住着,一间是我住着,还有一间西房空着,但是,现在,西房的屋顶已经被台风掀去大半,里面也都是水,我这间现在被童思诗占着,本来我俩也还可以挤一挤,反正我们也不是没有“同居”过,但是童思诗现在正在气头上,我的好话她根本听不进去,一再叫我滚到查铁丽那儿去。

    我跟查铁丽本来根本没有什么,可她偏偏要把我们往一块推,你说,这可气不可气?

    可是,真的要到查铁丽那儿去,我敢吗?不两头被扁才怪呢。

    如果不去,晚上我又住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