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一卷 前传童年、少年至情窦初开 六十六、谁动了我的小弟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六十五,谁动了我的小弟弟?

    这一场拔河比赛进行了很久很久。///www.99zw.cn///

    久得以至于我忘记了究竟是谁先放的手,是童思诗,还是查铁丽。

    反正最后我好象遇到大赦,长出一口气。

    如释重负。

    心总算平静了下来。

    还是有点困。

    当然我还是想了一些什么,但是我已经忘记了。

    于是渐渐沉入梦乡。

    朦胧中我好象有点十分奇怪的感觉。

    那是一种让人极其舒服,极其激动,极其兴奋,极其销魂,使人颤抖,使人战栗,使人惊怵,使人窒息,叫人全身如同触电般刹那间紧张起来的感觉。

    就好象,就好象一朵花儿在蜜蜂的亲吻下激动地颤栗。

    我醒了。

    在这一霎那,一只手迅速从我的裤裆中缩了回去!

    而就在这半醒半睡似醒非醒的过渡期,我竟然没有办法判断这只神秘的手来自何方。

    全身还是有一种酥软无力的感觉。

    我用手摸了摸异样的下体,顿时被吓了一大跳。

    这是什么?竟然高高地顶起了被子!

    其实,在睡下来时,我就已经感觉到那儿高了起来,但是绝对没有象现在这样。

    我也不知道,一个男生的那里可以高成这样!

    我一时羞愧难当,幸好是在夜里,没有人看见。

    我知道,这是一种极其不好的行为,是道德败坏的表现,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如果不是和女孩子睡在一起,我非好好扇自己几个耳光不可。

    很遗憾,在我的青春朦胧期,并没有人告诉我这是一种极其自然的生理行为,既不下流,也不必为此感到羞愧。

    更遗憾的是,有关这方面的知识,我竟然是后来偷偷与同学看了黄带之后才知道的。

    看黄带当然是不好的,黄带使人堕落,黄带诱发犯罪,黄带猛如虎,但它却在传播性知识方面起到了对青少年的启蒙作用,这真让人哭笑不得。

    而我们在学校那很少的一点生理卫生知识课上,我们既没有学到什么,也不想听照本宣科。

    不过与懂不懂性知识无关,到了一定时候,那儿还是软了下去,把我解放了。

    虽然如此,我可就再也睡不着。

    我怕睡着了,那只神秘的手会再次伸过来。

    我怕那手一旦伸过来,我那里又会高起来。

    不过也不一定是怕。

    究竟是怕还是盼望,我也说不清楚。

    然而,不管是怕还是盼望,那只手终于再也没有伸过来。

    而两个女孩子,似乎都睡得很香,呼噜一个比一个打得响。

    在怕与盼望之间,在响亮的呼噜声中,天开始朦胧发亮了。

    这样躺着真是受罪,于是我悄悄起床,独自到楼下去。

    两个女孩,似乎都还在鼾睡。

    我拿了一本英语书,来到下渚湖边。

    清晨的下渚湖,轻雾朦胧。

    我的心,也是一片朦胧。

    原来是一个非常甜蜜的暑假,非常开心的暑假,现在弄成这样。

    查铁丽把我赶走,逼我回到童思诗身边去,而童思诗却不给我解释机会。

    我也知道童思诗的怪脾气,有的时候,你和她吵架,谁也不理谁,可没过三五分钟,她早就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搭讪,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有的时候,她会记恨你几天,几个月,甚至有可能记恨一辈子。

    别的不说,早在在托儿所年代,仅仅因为有一次我在做游戏时,没有邀请她而是拉了另外一个女孩子的手,几年后她还记得。

    现在问题还不在我怎么与童思诗和好,而是昨晚,到底是谁动了我的小弟弟。

    如果是童思诗,说明她当然口是心非,只是表面上跟我怄气,非得我再三再四地去和她说好话,哄她,她才会大赦我。

    但是以童思诗的脾气,她才不会这么做呢。

    但如果这手是查铁丽的,问题可就大了。

    难道查铁丽也口是心非,表面上叫我滚到童思诗那儿去,实际上却……

    可是好象也不对,那天查铁丽叫我滚开时可是真的动怒了,哪儿还有半点对我的情意?

    可是,要是两个女孩子都没干这事,那这只手又来自何方?

    唉,小弟弟啊,要是你会说话就好了。

    那么,请告诉我,是谁动了你?

    可是,现在实在让我伤透了脑筋。

    ************************************

    附加本书相关说明:父亲们

    本书是进起点之前开始写的,也写了十多章,当时原打算写10万字左右的,这我在前面已经说过,现因为原有框架无法达到扩展要求,所以重写,并增加了祝雅亮与陈参军两个人物,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小说中人物似乎都没有父亲,这个问题可就大了,当然可以改写,但我看来看去,很难放进去又不伤筋动骨的,因此就作一折中办法:在本章说明,小说中所有的人物父亲都健在,不过是透明人,也就是需要的时候就出来,不需要的时候就隐身,好在这部小说也不太要父亲出马,只是放在那里当个摆设而已。

    当然,我也很为书中的父亲们难过,凭什么其他人物都在出风头时,却要他呆呆地站在那里?这也没有办法,因为中国从母系社会转到父系社会已经历经几千年,现在又在向母系社会转化,现在的中国男人已经大权旁落,家里除了扛煤气罐洗衣做饭外基本上没他什么事,孩子,妻子,在家里是数一数二的主人,这老三嘛,恐怕只能靠边站,听从调遣了。

    既然父亲们是这样一个可有不可无但也没有什么用的人物,所以我们将其设定为“透明人”,特此公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