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二卷 正文 女孩们 一、原谅我,女孩们肯吗?不肯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从下渚湖回来后,一片崭新的天地呈现在我的面前。///www.99zw.cn///

    可惜的是,并没有人与我手拉着手一同进入新世界。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而人,总是无法逃脱命运的摆布与捉弄。

    在我刚进入少年时,老师无情地将童思诗从我身边拉开,而当我进入青年时代时,我又一次被命运无情地唾弃。

    童思诗终于没有原谅我。

    那天从下渚湖回来,查铁丽先到她家的店里,因为她母亲留在下渚湖,所以店中上午旺季需人帮忙,本来东西也可以我们帮她拿回家,下午她来取的——只有一墙之隔嘛,再说反正有车,又不用我们费力,可是她就是不肯,所以我也没办法。

    于是她客气地对我们两家的大人告了别,拿着东西下车去了。

    车上就只有我们两家,两个大人倒谈得十分愉快,只有我与童思诗却沉默寡语。

    人的感觉是最敏锐的,尽管现在童思诗跟与我以前吵架不理我没有什么两样,但我可以感受到一种很深的冷漠与怨毒,沉重而冰凉。

    虽然里面还有一丝爱怜,一丝眷恋。

    我只觉得,曾经与我亲密无间的女友正渐渐离我而去。

    她终于不肯原谅我我与查铁丽干的那事。

    虽然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我与查铁丽并没有干什么,那不算什么,她也一样,可是在当时,我们两个都认为,那是一件极其严重的事情。

    所以,童思诗有充足的理由来忌恨我,疏远我。

    不幸的是,我也这样认为。

    所以,我理不直,气不壮,而且在下渚湖不敢大胆找机会对童思诗解释,失去了和解的最佳机会。

    这在以后带给我无尽的烦恼,而且是一切麻烦的开端。

    这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愚蠢的鸵鸟教育制度带给我们的礼物。

    车子很快到了童思诗家门口,作为一个男孩,我还是最大限度地拿出勇气,帮童思诗母女搬东西,可是童思诗一把夺过道:“不敢劳你大驾,我自己能行。”看得两个大人硬是一愣一愣地。

    我们的母亲们真是迟钝啊,只知道自己聊天,竟然没注意儿女们有什么反常。

    事情比较突然,母亲们也来不及反应,车子便载着我们离开了童思诗家。

    到家后,我妈态度有点严峻。

    我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她一口咬定我对童思诗干了什么,尽管我确实什么都没干,而且再三向她解释。

    不过,我隐瞒了我与查铁丽之间发生的事。

    我还不知道听了这事后,会不会我妈越加“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反正她没有问我,我也不必说。

    这种事情,总是越解释越麻烦的。

    我妈那个人大家恐怕也知道,有点小事就会唠叨个没完,不过幸好今天她上班,请假出来接我们的,当然还得赶紧回单位销假,所以最后我终于获得了解放。

    我妈走了,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冷冷清清。我忽然有一种空虚感。

    过去,我一回到家,就是看书,做作业。

    可现在,我既不想干这些事,又没有更合适的事儿可以打发时间。

    与童思诗的竞争好像是上辈子的事儿了。

    实在是无聊之极。

    闲着无聊,那就出去。

    妈中午反正不回来,我只能街上吃,与过去一样。

    尽管我现在能做饭了,可是,我不想在家摆弄那些铲子锅盖。

    出门乱走,鬼使神差地来到——

    当然是来到童思诗家门口。

    我们三家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住在底层。而底层的人家,门口都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庭院。

    庭院中总有那么几盆不死不活的植物。

    童思诗就在那儿摘叶子玩。她并没有发现我的到来。

    我想,她可能也是觉得没意思了。

    她也和我一样,既不想看书,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事情做。

    虽然我没读过什么孙子兵法,但也知道现在是乘虚而入,卷土重来的大好时机。

    而且是难得的大好时机。

    因为,后天学校就要报名了。

    于是,我看看四下无人,便走到栅栏边,鼓起勇气叫了一声“思诗。”

    童思诗转过身来,眼光鄙视而又带着一丝惊喜:“住嘴!谁是你的思诗!”

    “不要这样好吗?童思诗,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当然不敢说她是我女朋友。

    以前是没问题的,现在这样说,童思诗一怒之下将话说绝了就不好了。

    童思诗面色有所缓和,便问道:“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后来才想到,其实她是暗示我邀请她一起出去玩。

    可惜的是,我当时并没有想到这一点。我这人,在女孩子面前总是很迟钝的。

    我只想赶快了结我的心病。

    “我,我……”我讪讪道:“我跟查铁丽真的没有做过什么,我想和你一起到查铁丽店里,把事情说说清楚……”

    童思诗一下就毛了,指着我的鼻子道:“星羽,我没有想到你这样卑鄙下流无耻,你自己做的好事情我都亲眼看见了,还有什么好说清楚的!”

    说完,就是一把叶子打在我脸上:“再说,你跟查铁丽做了什么,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可没有那个闲心,这里没有你的思诗,滚到你的铁丽那儿去吧!”

    叶子打到脸上并不痛,可是我的心儿都凉了,不,是刹那间被彻底冻结了。

    开学前最后的一线与童思诗和解的希望也告破灭了。

    虽然我可以死皮赖脸地继续缠下去,可我是个男人,我有自己的尊严。

    再说,我也不想让童思诗看不起。

    那么,查铁丽呢?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童思诗家。

    不知道怎么办好。

    去找查铁丽吗?

    当然,还能找谁呢?

    既然我与她做了那种事。童思诗又不肯原谅我,不找她还能找谁呢?

    不过,当时我是朝查铁丽店的反方向走的。

    声东击西暗渡陈仓掩耳盗铃欲盖弥彰。

    最后那句不对。

    **********************

    推荐:子孑予了

    《邪道术皇》,打造另类修真的擦边色色传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