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二卷 正文 女孩们 八、来了一个“呕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八、来了一个“呕像”

    还没有点完名,一片乌压压堵住了门口。///www.99zw.cn///

    只见校长,教导主任,班主任,再加上刚才那个油光头鱼贯而入,顿时蓬荜生辉。

    外面还有几个,不说大家也知道个八九不离十,就不一一介绍了。

    于是表演开始。

    众人今天特别卖劲,一个个你方唱罢我登场,唧唧歪歪的,上面说了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记得那一张张哇啦哇啦的大嘴与油光头色迷迷扫描班上女生的眼神了。

    耳朵受点罪也没关系,最可恶的就是别的班级都散学回家了,我们还在那里干坐着。

    等我把这些另散溅进我耳朵中的字句连贯起来,大意就是:

    片姿集团是我县最大的民营企业与房地产发展商,董事长张果冻一直热心公益事业,出于对教育事业的关心,张董事长决定为我校教职员工每人免费提供一套住房。因此,我们学校上上下下一千多教职员工与学生对其公子张(也就是那个油光头)转入我校学习指导无不感到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弹额相庆,夜不能寐,十分兴奋,百分高兴,千分自豪,万分荣幸。而学校安排张公子到我们初二二班,更是对我们班莫大的信任,也是我们初二二班全体师生的莫大荣誉,我们一定要以张公子为榜样……以下删去令人发呕字句一个半小时。

    开始一个两个,后来三三两两,后来成群结队,一批批同学喘着粗气举手上厕所,我有点好奇,那些人怎么不回来,加上也有点恶心,也请了假,谁知进厕所一看,哇,爆满,一个个正在那里呕呢。

    这张公子,可真是我们初二二班的呕象啊。

    呕象者——呕吐的对象也。

    可是没办法,呕完了,吐完了,或者没呕完,吐完,还是得回教室继续受罪。

    最倒霉的是,班主任宣布,下午大家还得来学校一趟,因为实在太迟了,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我校视察的张夫人必须赶回去,下午还有一个重要会议(后来我们知道,原来张夫人是个麻将迷),所以现在解散,下午给张公子召开一个欢迎会,并且缴纳学杂费。

    于是冲出校门,夹在一群同学中间往街上去,一路只听那些女孩子兴奋异常,好象拣到个金娃娃似的,什么一下来了两位大帅哥,又有人更正道什么两位大帅哥,一个是只能看不能碰的花盆(女的是花瓶,男的就是花盆),还有一只简直就是大色狼。又有人说,大色狼一来,祝雅亮就惨了,又有人说,要是我惨了你也逃不掉,嘻嘻哈哈不提。

    这时后面响起喇叭声,赶紧闪到一边,匆忙中不知踩了谁的脚,头上立刻吃了一记暴栗,不用说我就知道又是查铁丽。

    刚想陪个笑脸,就见后面奔来竹杆开路的那个车队,几乎也没怎么减速,冲过我们身边,就插入了前面占据大半条马路的学生行列,顿时一片惊呼,人们纷纷闪避,又听一声熟悉的惊叫,是童思诗!我与查铁丽怵然对望一眼,立刻挤上前去。

    车队领头的车子又向前滑行了十几米才停住,竹杆奔了过来,妖艳妇人没下车,只对竹杆说了句什么,竹杆点头,便走向最后那辆车。

    那辆车正好停在童思诗面前,车窗开着,不等竹杆开门,油光头已经走了出来:“对不起,这位同学,没有伤着哪里吧。”

    童思诗受惊,当然花容失色,而且十分狼狈。

    这几辆车都擦得油光铮亮,但开了一段时间,表面还是有灰尘,刚才从童思诗身边擦过时,将她的裙子弄脏了。

    油光头用手势制止了竹杆的话,又恭恭敬敬地对童思诗献殷勤说:“不好意思,把你裙子弄脏了,人还好吧,没伤着哪里吧?要不,我送你去医院检查检查?”

    童思诗刚才被吓得不轻,现在还有点紧张,却也摇摇头道:“没关系,不用了。”

    尽管受了惊吓,但她回答时的样子还是楚楚动人。

    “不行,我一定得送你去医院,上车吧,”油光头说着就作势要来拉童思诗,童思诗大窘,双手乱摆:“不用不用,”可油光头还是抓住了她的胳膊。

    这时,忽然响起一声怒喝:“住手!”

    是我身边的查铁丽!此时,她奋力推开人群,挤到童思诗面前,我急忙跟上,挡在她身边。

    油光头愣了一下,见又是一个女孩(至于我,他正眼都不看一下),转怒为喜道:“好,好,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我没别的意思,”说罢放了童思诗,又从口袋里掏出两片纸:“这是我的名片,两位同学多多指教,多多指教。”

    查铁丽一把打开道:“拿开你的臭手!”

    油光头旁边的保镖脸色一变就要发作,油光头赶紧对他们喝道:“这里没你们的事,退下,退下!”

    这时,中间那辆车早等得不耐烦,已经按过好几次喇叭,这时,那个妖艳妇人从车窗伸出头道:“张斌,走了,我还有事。“

    “知道了,”油光头应了一声,又转身对着查铁丽与童思诗讪笑道:“要不,这样,中午我在天堂大酒店摆两桌酒,算是向两位小姐赔罪?”

    “谁要你……”还没等查铁丽说完,忽听童思诗道:“好啊,我跟你走。”

    说罢,竟狠狠瞪了我与查铁丽一眼,挤开我们,上了油光头的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