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二卷 正文 女孩们 二十一、姐姐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姐姐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www.99zw.cn///

    开始时,还是为了刚才的事,哭到后来,就连这几天的事一块翻了出来。

    为什么倒霉的事,丢脸的事,冤枉的事,受气的事,乌七八糟的事总是让我碰上?

    我不去找麻烦,麻烦为什么偏偏会自己找上我?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也许每个人都会遇上这桃花一劫,青春一劫吧。

    没有这种遭迂与劫难,人就无法变得成熟。

    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冤枉,所有的误解,所有的不平,所有的怨恨,所有的愤懑,积累在心底,就象春天凌汛的河床,总要找一个宣泄的口子。

    而我一见姐姐,就好象见到了认识很久的亲人一样,有一种格外亲近的感觉。

    就象,就象离家很久的游子见到自己的母亲。

    也许,人与人之间,是真的有缘份的。

    有的人,认识了一辈子,到头来还是形同陌路;有的人,只彼此看了一眼,便能够生死相托。

    ……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忽然有人说道:“好弟弟,别哭了,能帮姐姐一个忙吗?”

    我不好意思地抬起脸来,擦去眼泪,点点头。

    看到姐姐的胸脯,我的脸又红了。

    姐姐的胸脯也给我眼泪鼻涕弄得一塌糊涂。

    那女孩子也绯红了脸,连忙拉过外衣穿上,这才对我说:“姐姐摘了一些梨,一个人拿不下,刚才我以为你是我们这儿的人,所以上来叫他帮个忙,没想到碰上弟弟了。你能帮我运回家去吗?”

    我忙不迭答应。

    至少,这样不再尴尬了。

    何况,在人家女孩子怀里哭了那么久,多少也要补偿人家一点吧?不然怎么表现我的男生气魄?这不是送上门来的好机会嘛。

    两人相跟着来到山边梨树下,果见树旁已经扎起了四个涨鼓鼓的蛇皮袋,拎了一下,乖乖,每个至少有几十斤吧,一个女孩子家,确实拿不了。

    于是两人合力将蛇皮袋拎起,放挂到自行车书包架上,一边一只,两辆自行车正好四只,只是路不好,货又重,骑不了了,只好推着吧。

    推也不好推,蛇皮袋老打脚后跟,好在路不远,踉踉跄跄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梨运到了那排楼房前。

    还没等我们走到,那只凶猛的大黄狗早已扑了出来,前后蹦跳着,呜呜欲咬状,我心中直发毛,那女孩大声呵斥了几回,这家伙才摇起尾巴,上前嗅我,虽然知道已经没事,但我兀自心惊胆战。

    本来想将梨子送到女孩家就赶紧离开这尴尬之地,谁知我这女孩怎么也不让我走,硬生生将我拉进屋去。

    原来女孩在来摘梨前就已经早早烧好了中饭,硬要拉着我一起吃,我再三推托不过,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趁女孩盛饭上菜的当儿,我看了看女孩家四周的环境,只见这一溜三四户人家的屋子背靠山谷,面向东南,四面绿树环绕,环境清幽,风景还真不错。

    我对正在摆放菜碗的女孩道:“你们这儿的风景很漂亮啊。”

    女孩笑了笑说:“那你以后放假常来玩吧。”

    我也笑笑,没说什么。

    于是受邀入座,也不客气,狼吞虎咽,风卷残云。

    吃了一半,忽听机器震天响,早见一个中年汉子开着一辆拖拉机来到门前。

    熄火,进屋,捧起茶壶大口灌水,然后才跟我们打招呼。

    原来这是女孩的爸爸,回来拉梨去街上卖的。

    女孩急急替父亲盛上饭,她爸爸三下五除二扒完,便对我道他走了,不陪我了,自己在这里玩吧,反正有他女儿在,就象自己家一样吧。

    于是我们帮他将梨搬上车,他发动机器,匆匆离去。

    女孩一边整理碗筷,一边跟我闲扯。

    我这才知道,女孩叫何春花,十六岁,今年读初三,不过不在镇中学,而在城关乡中学。

    镇中学是县里三大重点中学之一,分初、高中两部,乡中学则只有初中。镇中学在城南,而乡中在城西,就离这里不远。

    她又为刚才的事向我道歉,说本来是跟我开个玩笑的,乡下人不懂规矩,经常这样的。

    我害燥尴尬得不得了,哪敢再提,她见状便道很喜欢我,不过不是那种喜欢,她比我大两岁啊,家中没有别的孩子,就认我做弟弟吧。以后有时间,就可以到姐家来玩。

    我觉得这个建议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会再尴尬了,也多一个玩耍与清净之地可来,便满口答应,连叫了几声好姐姐,这样就算正式认过姐姐了。姐姐也满心欢喜,手脚麻利地处理完家务,又端来一盆清水帮我洗净脸手。

    我就随着姐姐摆弄,心中十分幸福。

    虽然家中也有我妈管我,但成天唠叨,哪有姐姐善解人意啊。

    姐姐又从边屋拉出一张大竹床,放在凉风习习的大门口,道:“姐姐抱你睡个午觉吧。

    反正刚才姐姐赤裸的胸膛我也靠过了,现在正式认了姐弟,当然更没什么顾忌,反而求之不得,便高高兴兴地上床枕着姐姐的胳膊睡了。

    这一觉睡得可真香。

    等我睁开眼,只见姐姐正满眼爱怜地看着我,原来她早已醒了,怕惊醒我,竟然没动。见我睁眼,才满心欢喜道:“弟弟醒了?”

    我倒愿意自己没醒或者姐姐没发觉,好多靠着姐姐香软的怀里多睡会,但既然已经让姐姐发现了,只好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姐姐,老老实实坐起来。

    姐姐就连忙倒水给我擦脸,又杀了一个大西瓜,填得我实在撑不下。这有姐姐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

    今天介绍如烟的《神剑、鬼谷、五色船》

    剑在手,仰天啸,问天下谁是英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