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二卷 正文 女孩们 四十一、温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是我第一次跟一个女孩子真正同床共枕。///www.99zw.cn///

    但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第一次会是跟查铁丽。

    查铁丽不是我的死对头么?我应该与童思诗才对啊。

    不好!

    我真该死,这个时候才想到童思诗!

    今天,童思诗跟着那处女杀手张斌一同离去,那后果还不是羊入虎口,凶多吉少!

    我不知哪儿来的这么大劲,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童思诗,我要去见思诗!”

    因为我跳得太突然,因此竟把查铁丽紧紧搂着我的手给挣脱了。

    也不知道童思诗怎么样了,我还能躺在这里接受别的女孩按摩吗?

    刚跳起来,臀部就一阵剧痛,站立不稳,又栽倒下来。

    而且正好砸在刚刚起来的查铁丽身上。

    查铁丽虽然力气比我大,可没想到我会居高临下倒下来,因此两个人竟又一起倒在床上,我刚好压在查铁丽身上,我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压痛了查铁丽,她也是闷哼一声!

    我正想说什么,忽然,一线灯光从门缝中射了进来!

    查铁丽轻轻“嘘”了一声。

    是查铁丽的父母,早早起来,开店去了。

    开快餐店是很辛苦的,何况他们为了多赚点钱,又卖早点。

    生活不易啊。

    从门缝中漏进来的灯光正好打在查铁丽脸上。

    她的目光澄澈无比。

    我心不由一动。

    上一次,她从昏睡中醒来看着我的目光也是这样。

    然而,白天,查铁丽的目光是严峻,敏锐,咄咄逼人的。

    还带有一丝玩世不恭。

    这个世界,让心灵的窗户也披上了伪装,只有在这深夜,才会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手肘正好砸在查铁丽胸部,饶是查铁丽勇猛,也暗暗直抽冷气!

    我连忙将身子侧倒在查铁丽身边。

    灯不一会儿就灭了,查铁丽的父母轻手轻脚关上门走了。

    屋里又是一片漆黑。

    少女的身躯暖玉温香,让人沉迷。

    可是,我不能沉迷。

    童思诗呢?

    童思诗也许不知在哪里遭受那只色狼的蹂躏折磨,我还能在这里……

    不行,我一定得去找她。

    本来查铁丽力气比我大,我是无法挣脱她的,可是看我这么坚决,只好道:“你冷静点,我给你开灯。”

    于是她轻轻把我放在一边,先起了床,然后再开灯。

    然后她再把我轻轻扶起来。

    屁股一着力,我又痛苦地哼了一声。灯光刺得我睁不开眼。

    查铁丽就道:“你看看自己的样子,坐都坐不稳,自身都难保,怎么去救人啊。”

    “我不管,童思诗被张斌带走了,我一定得去救她!”我坚决道。

    其实应该说是童思诗跟着张斌走才对,可是我的潜意识中,坚决不肯承认这是事实。

    “你醒醒吧,你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查铁丽抓住我的肩膀使劲摇道:“天都快亮了,即使你能救她,也早已来不及了。”

    “那我也要去救她。”我固执道。

    “你上哪儿去找她?你知道她在哪吗?”

    “天堂大酒店,要不就是张斌家。”

    “你知道张斌家在哪吗?知道了,离我们镇好几十里,还有这么远的路,你怎么去?去了找到他家你又能怎么样?”查铁丽耐心劝说我道。

    我一时没想到这茬,愣了一下,道:“我,我报警。”

    “无凭无据,警察会管吗?再说,张斌与童思诗都过了十四岁的生日了,两个人都是自愿的,就是警察想管也管不了。”

    “思诗!”我叫了一声,泪水唰唰地下来了。

    都怪我,都怪我啊。

    如果不是我三番几次地伤透童思诗的心,她又怎么会跟着张斌走?

    查铁丽出门,拧来一块热毛巾,替我擦去泪水。

    “好了好了,别哭了,都怪你自己不好,你为什么不早点补救呢?事已至此,哭也没用。”

    “查……姐姐!”我看着她悲悯的眼睛,一下倒在她怀里。

    查铁丽就站在我身前,我刚好靠在她的胸脯上。

    其实我与童思诗比她还大一个多月,可是似乎她真是我们的姐姐。

    查铁丽轻轻拍着我的后背道:“好了好了,没事了,这也不全不是你的错,你不要怪自己……”

    “思诗!”我在查铁丽怀里悲恸不已。

    “不哭不哭,”查铁丽还是轻轻拍着我,幽幽道:“童思诗不乖,童思诗跟人走,童思诗不给你当老婆,没关系,她不给你当老婆,姐姐给你当……”

    姐姐给我当……

    这,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查铁丽说这种话,我不由得愣了一下。

    我的印象中,查铁丽永远是那么强悍,那么果敢,好像从来不需要任何人似的,没想到她也能给人当……

    而且,如果不是我要对自己做过的事负责,根本不会想与查铁丽做那种朋友。

    我与查铁丽太不相同了。

    即使做朋友,也好像是那种同性朋友。

    在我潜意识里,我从来没有将查铁丽当作一个异性,更不要说把她当作与童思诗一样的亲人。

    我又哭又笑地不好意思推开查铁丽,查铁丽又用手中毛巾擦去了我的泪水。

    这时,我的目光才落到自己的下身,又猛发出一声惊叫:“我的,我的……”

    那是我的小弟弟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