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二卷 正文 女孩们 五十七、拒绝班花的邀请是不是脑子进了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家可能都知道白雪公主的故事。///www.99zw.cn///

    里面那个邪恶的女人,好像是后妈吧,天天对着镜子问,她是不是天下最漂亮的,结果镜子却从来不说谎。

    文学是生活的镜子,就是反映生活的,如果你是一个丑女人,每天一照镜子,发现自己那么丑,不去想办法改变,却迁怒于镜子,那你就是将天下所有的镜子都砸了,依然无法改变你是丑八怪的现实。

    当然,这世界上有一种镜子,有时可以将矮的变成长的,胖的变成瘦的,丑的变成美的,那叫哈哈镜,确实能够给人以愉悦功能,但是你如果要因世界上有哈哈镜的存在而非要砸掉世界上所有正常的镜子,甚至迁怒于制造镜子的工人,人家一定会说你神经病。

    既然这样,某些人为什么还要因为《青春艳曲》反映了生活而捶胸顿足,如丧考妣呢?

    真是搞不懂啊。

    生活有美有丑,人生有喜有悲,这不是青春艳曲的错,正如有人长得丑,与镜子无关一样。

    你可以选择不照镜子,但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作者,我拒绝将生活中丑恶的东西变成美好的。

    又:有书友说我在酝酿一场加精风暴,我是从来不吝啬精华的,只要有好书评,我马上加精,一天加几回,所以精华早就加完了,这周已经没有了,不过大家尽管发帖,下周有四五百个精华,我会全部补上的。

    ***********************************************************

    五十七、拒绝班花的邀请是不是脑子进了水?

    同学们是又起哄,又鼓掌,又吹口哨,惹得其它班级的人都跑过来张望。

    却听得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我嘴中吐出道:“你干嘛,走开啊!”

    全场一下子静了下来。

    大家都睁大眼睛看着我们俩。

    大概他们认为星羽今天是脑子进水了,竟然会如此无礼地当面拒绝舞会皇后的邀请。

    说实话,我也不知自己到底有没有病。

    只见祝雅亮笑容立刻僵在脸上,然后红晕渐渐升起来:“星羽,你……”

    那些听上去怎么也不像我说的话正从我嘴里吐出来:“我不会喜欢你的,永远不会,带着你的零食找别人去吧。”

    说完,我拿起马甲袋向祝雅亮扔去。

    祝雅亮呆立当地,没有动作。

    马甲袋打到她胸口,然后又掉下去,瓜子花生什么的从里面哗哗流了出来,还有一个苹果溜溜地滚出来,又十分有讽刺意义地朝我滚来,一直道我脚边方才停下。

    我怒火中烧,飞起一脚,苹果掠过女生头顶,打在窗框上。

    幸好没有打中人。

    祝雅亮的眼眶慢慢红了:“星羽,你……好!好!!!”

    说罢,转身向教室门沉重地走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很短的时间里,直到现在,才有人清醒过来,弄清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更多的,还是张大了嘴巴懵懵懂懂。

    陈参军站了起来,追到祝雅亮前面,拦住她道:“雅亮,别走,我跟你跳!”

    祝雅亮冷冷地看了他半晌道:“走开啊,谁希罕你!”

    说罢,突然捂住脸,身体剧烈颤抖着,跑出了教室。

    童思诗猛烈推开张斌,回到座位上去。

    陈参军也呆立半晌,竟然面色铁青,目光剑一般朝我刺过来,然后,拳头捏得格格响,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吴凡见势不好,连忙起身挡在我面前,道:“陈参军,你想干什么?还不快回到座位上去?”

    然后转身对我道:“星羽,你呀,唉!”

    说罢对查铁丽喊道:“这里交给你了,舞会继续。”

    说完也便急急跑了出去。

    查铁丽倒是尽心尽责,再说,她在班上的威信不低,陈参军也不敢怎么样,舞会很快又热闹起来。

    只是,这热闹中似乎少了些什么……

    一个好好的晚会让我搅成了这样,似乎很扫兴。

    就连那些妒嫉祝雅亮的女生们也觉得我做得有点过分,而且也怕碰钉子,居然没有人敢再来邀请我。

    当然,一般女生很少主动邀请人的。

    不过,我也不敢贸然去邀请她们,不知道她们对我刚才的举动是怎么想的,万一再碰钉子,脸上不好看。

    童思诗也坚决拒绝了张斌要她跳舞的请求,张斌情知不能用强,又知道自己名声不太好(只是在我们班,其它班的女生还是很看好他的,看看球场边上的拉拉队就知道了),所以也不去邀请别人,就拉了与他同桌的女生,两人一曲又一曲,一直跳到最后。

    我觉得童思诗似乎在偷偷看我,但我每次都没能捕捉到她的目光,也许只是错觉。

    还是查铁丽,后来拉着我跳了两只舞,我们也都不会跳,看着别人的脚学了半天,也没有学出点什么名堂来。

    查铁丽今晚还算开心,看来她对我的表现还是满意的,虽然扫了那么多人的兴。

    在跳第三只舞时,她悄悄对我道:“去叫童思诗。”

    叫童思诗?

    唔唔唔唔唔。

    不行!

    我可不敢。

    倒不是怕张斌,而是怕她不理我。

    尤其是在这么多人面前。

    她的脾气我知道,不可能这么简单就原谅了我。

    但是查铁丽已经发出了威胁,我也只好试一试。

    于是在下一曲开始时,我起身向童思诗走去。

    一共才十几步路,但这十几步对我来说可真是漫长啊。

    众目睽睽之下,必须脸带微笑,又不能笑得太灿烂,想长久自然保持这种状态是很难的。

    总算接近了目标,我深吸一口气,正想上前,然后说出在嘴里打了千百个滚的话:“童思诗,请你跳个舞好吗。”

    可是就在我走到她面前,刚刚身体前倾伸出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时,童思诗却视而不见的转过身去。

    我这才感受到刚才祝雅亮尝到的味道,笑容同样僵硬在脸上。

    我向左右看看,没有女生表示出愿意为我解除困境的姿态,只得讪讪地站直身子,一直走出门去。

    去上厕所。

    ********************************************************************

    推荐:哈贝达斯黑店 小哈式的主角,小哈式的故事,小哈式的搞笑,小哈式的想像,还有小哈式的感情,这就是小哈的新书——《黑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