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部第二卷 正文 女孩们 八十四、林羽思放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年一度的XX中学秋季运动会开始了。///www.99zw.cn///

    用我们校长的话来讲,就是群英荟萃,盛况空前。

    群英未必荟萃,盛况倒是空前。

    运动会首先是肚子的运动会。

    因为,运动会就是每个学生家庭实力的显示会。

    不管是穷的,富的,只要还不是家里已经揭不开锅的,在运动会期间都会给孩子一笔可观的零花钱,为的是让自己的孩子可以买了各种形形色色千奇百怪的零食,到同学面前显摆,或者不被同学显摆。

    即使穷,面子还是要装的。

    即使自己的面子不装,孩子的面子也不能不装。

    所以,一个校运会开下来,四周的小店铺与水果摊,小吃部都可以小小地发一笔横财。

    因此,校运会开幕的那天,每个学生的课桌上都摆满了花花绿绿的袋装食品。

    要不就是桔子苹果香焦甘蔗之类的水果。

    只有几个农村同学前面几乎是空的。当然,也不是全部农村同学都是这样,有几个人带的东西比城里孩子还丰盛得多。

    除此之外,就只有张斌及其同桌女孩面前也空空如也。

    张斌不买零食可以理解,他什么东西没吃过,需要借运动会之机来大饱口腹或者摆谱?他的同桌可以沾光,自然也不用掏钱。

    但是,当我为找小记者的事来到隔壁初三三班时,却看到顾晓菲面前也是空着的。

    顾晓菲什么也没有买就有点不可思议。

    在我的印象中,顾晓菲是很喜欢吃零食的。

    第一次到我家,就报销了我一包薯片。

    有人会说,你不是记性不好吗?怎么对这件小事记得那么清楚?

    是啊,我的记性确实很差,差到一个班级的同学,一起读了半年书,还有三分之一的同学叫不上名字来。

    不过,一包薯片可不是小事啊。我忍了又忍,省了又省,才从牙齿缝中留下来,作为精神刺激的,给顾晓菲初到我家就给报销了,怎么能轻易忘记。

    还有查铁丽也偷吃过我一包零食,这些,我都记着呢。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顾晓菲这么喜爱零食的人,在校运会期间居然没买一点零食,真是不可思议。

    至于我,虽然也向我妈要了十几块钱,但是都用来还债了(什么债?你忘了上次我成为大作家那天晚上,同学要我请客,我不是花完了所有零钱,还欠同学十五块吗?),自然没有钱买零食,不过吉人自有天相。

    这天我到学校一看,我的课桌上,摆的东西比谁都多。

    我也不知道是自己过去请的客,别人回请的,还是哪些(复数,哇,还不YY?)女生偷偷给我放的,我看了看众同学,却是疑人偷斧,个个都象给我送了东西,又个个都不象。

    看看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样子,我又不好意思问,只好笑纳了。

    真的是笑纳啊,一个多星期没吃零食,馋虫都快从肚子里爬出来了。

    早上八点是入场仪式,我就不参加了,宣传部今日可是重要角色。

    干什么?搞报道。

    临时从各班抽了一批活跃分子,普通话讲的好的,上主席台播音,文笔好的,充当临时记者。我们宣传部三个人,郑国凯负责全局(我这个正部长只是个虚名,就让他搞吧),我与林羽思负责审稿编稿,还要临时编排一些稿件,这我本来也是不熟悉的,幸好林羽思已经搞过几届,轻车熟路,我跟着她搞了一天,便也有点上手。

    一般格局是这样的,郑国凯去跑稿,然后粗粗一看,行了就收了,不行就叫小记者如何改或者另写,稿件送上来后,林羽思修改,最后由我润色,一般是加上一些鼓舞人的让人激动的形容词动词,我喜欢堆砌词藻的毛病就是那时养成的。

    有时候,林羽思写些总结性或者应景性的稿件(比如昨天我们学校打破了多少校记录,县记录,产生了多少金牌,今天我们要怎么怎么样等等)经我的生花妙笔一点缀,便是十分蛊惑人心,骗得全校的GGJJDDMM又在操场上拼死自相残杀一天,有的时候,看得稿件实在鼓舞人心,在主席台亲自坐阵的校长也忍不住抢过话筒,唧哩哇啦喊起来,让我们这两个幕后策划者心中很有满足感。

    没过多久,我与林羽思之间便有了默契,一举手一投足对方都能心领神会,工作自然就更顺利了。

    不知怎么,我感到林羽思对我似乎特别热情,凡是我不知道的,她都非常细致耐心地教我,甚至有时要填张表,她说明一下就行了,可她偏要握着我的手,一笔一划地教。

    郑国凯常常跑外面收记者稿子听领导指示啊什么的,因此审稿室里也就我与林羽思两个人,每到这时候,林羽思就借故教我什么东西,来握上我半天手。

    本来握手也没有什么,就是每次她教我时,都要靠在我背上,胸前的两团高高的东西挤压着我,长发(又是长发,凡是我喜欢的女孩子或者喜欢我的女孩子怎么都喜欢留长发,唯一与我接近的不留长发的查铁丽,她不喜欢我,我也基本上不喜欢她)飘到我脸上,弄得我怪痒的,她的气息一直吹到我耳边,搞得我每次都呼吸急促,手心出汗,面孔也一阵阵潮红,有点意乱情迷。

    开始几次,我也没太在意,可是次数多了,就有了点感觉,可是看看林羽思的样子,好像又是一本正经似的,全心为了工作,所以我也不能确定。

    ***********************************************************

    明天清早要去一百多公里外(富阳县)扫墓,晚上才能回来,所以这张解禁以后下一章解禁在明天晚上了,大家有月票与推荐票支持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