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二卷 正文 女孩们 九十三、查铁丽原来也是欺软怕硬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九十三、查铁丽原来也是欺软怕硬的

    这天晚上,我预先埋伏在童思诗家边。///www.99zw.cn///

    有点紧张,不知道这到底是算警察叔叔还是狗特务。

    不一会儿,张斌便带着童思诗来到童家门口停下。

    张斌见四下无人,便叫住下车欲走的童思诗道:“思诗,不要马上进去,跟我谈谈行吗?”

    童思诗倒是站住了,我在等她答话的时候心里可是万分紧张。

    却听童思诗道:“叫我童思诗,谈什么?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

    “没有没有,你放心,我不会用强的,我一定要你心甘情愿的投入我的怀抱。”

    远远的路灯光透过被剪得光秃秃的法国梧桐树的枝干,映照在童思诗脸上,只见她表情平静如常,听得张斌如此说话,她竟冲他嫣然一笑道:“那好,你就坚持下去。拜拜!”

    说罢,转身进了屋子。

    张斌眯着眼看着童思诗家的房子,从兜里掏出香烟点着,吸了几口,又恶狠狠地将烟丢在地上,用脚使劲地辗着,然后一声不吭地走了。

    望着他那昏黄路灯下显得格外狰狞的面孔与阴骛的眼神,我不禁打了个寒噤。

    童思诗跟这样一头饿狼走在一起,会安然无恙吗?

    第二天,我将我的担心跟查铁丽讲了,查铁丽听罢道:“别慌,从张斌目前情况看,他似乎还投鼠忌器,难以得手,因此估计一时半会还不会有问题,但这事不能再拖,看来你要在路上截童思诗有难度,这样,反正明天就是星期天,我先去一趟童思诗家,替你探探路,帮你说说好话,看童思诗反应怎么样。”

    “这样,那真是太好了,”我感激涕零道:“你知道我这人不会说话,上次去就被童思诗骂了一顿,赶出来了。”

    “骂怕什么?男孩子追女孩,就是要脸皮厚,也难怪我看不上你,你呀,真是一块烂泥巴,一点骨气都没有。”

    “我,我有的,”我想举个例子,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有举出来。

    “你有,你就只会欺负童思诗这样的淑女,换了其他人,你敢吗?这些年来我这么欺负你,你反抗过吗?”

    我听着查铁丽的数落,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心中是有不服。

    你欺负我,我敢反抗吗?

    我要反抗,不是被你扁得更惨吗?

    查铁丽道:“你嘴巴也不要撇,你不服气是不是?我知道你在嘀咕什么,你想想,为什么我敢这么欺负你?就是你因为好欺负,不敢反抗,你这么多次里面,要是敢反抗一回,虽然会多吃一点苦头,可是下次我还敢老是这样欺负你吗?”

    我被查铁丽这么一说,倒是有点醒悟,原来这世界上的事都是这样,即便是强悍如查铁丽这样的,也是欺软怕硬的啊。

    不过,就算查铁丽这么告诉我,再借我一百个胆子,要我反抗查铁丽,也是不敢的。好汉都不吃眼前亏呢。

    **************************************************************

    另外,在这周四的宣传部例会上,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大家聊了几句,郑国凯指挥下面的黑板报小组更新去了,林羽思到礼堂指导排演节目,准备元旦、春节全县中小学校文艺大汇演,我一个人则在办公室编辑新一期校刊。

    看看上一期校刊,是郑国凯编的,和他那个人一样,方方正正,蹈规蹈矩,可惜一副说教面孔,学生们会喜欢看吗?

    颜色灰暗不说,单是那名称:《XX中学校刊第XX期》,简直就象我们课本中那几篇永远不会拿掉的说教文章,面目可憎。

    至于内容,那就不要提了,不是遵守纪律啊,就是头悬梁,针刺股,牢牢掌握每一个知识要点。诸如此类,好像通篇都是报告文章。

    我皱着眉头,将这本老古董丢在一边,再看看下面各班选送上来的文章,也都与郑国凯那张脸一样方正,没有什么看头,真是郁闷。

    偌大一个学校,总有几个文学爱好者吧,怎么写出来的东西都是如此德性?不用说,肯定是投郑国凯所好,其它文章,发上来也会被枪毙,当然就没有人送了。

    我看书很快,于是将送上来的几十篇稿件很快翻了一遍,真是乏善可陈,只有一篇名叫柯儿的文章“花儿为什么这样不红”有点新意,语言也十分清新,另外放开,其它的一股脑儿全部塞进了抽屉。

    打定主意,下周贴广告面向全校征稿,成立一个文学社,将校刊办得有声有色,这才象未来的“大作家”的样子嘛。

    不过这广告谁来写呢?

    我的字可以说是全世界第二差,根本没办法见人的,要是我自己写广告,那来报名的GGJJDDMM还不得都逃光了?

    拿回班里去也不太好,太张扬了,不如就请土地神吧。

    这校刊原来是郑国凯搞的,现在我另起炉灶,恐怕叫他有点尴尬,何况他那点家底也早已亮相了,实在上不了台面。

    那就只有请林羽思了。

    经过这几天的接触,我已经对林羽思有所了解,她与童思诗一样,都是才女,但是又有所不同。

    童思诗是现代学者型才女,虽然也懂不少古典文学,但偏重于书本知识,而林羽思则是古典才女型的,学习成绩不知怎么样,但据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所以学校宣传队一直由她指导。

    再说,她的钢笔字确实漂亮,毛笔字想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没说的,就她了。

    于是将写好的招收清溪文学社(流经我们小城的这条河流叫清溪)成员的广告内容放在林羽思桌上,另外写一函,说明请她能者多劳,帮助写一张广告的意思,用杯子压在上面。

    时间也不早了,郑国凯与林羽思看来一时半会还不能收场,我只好先收拾东西,关上门回家。

    因为要等查铁丽去童思诗家探路结果的消息,因此,我这个星期天又不能去姐姐家了。

    这一周的作业比较多,而且下周五、六就要期中考试,所以也够忙的,我也是早上连中午这样做下来,到了下午一点时,才把所有作业做完。

    又看了一会书,下周不是要考试了嘛,可是今天不知怎么,一点也看不进,魂不守舍的样子。

    在查铁丽门前来回走了两次后,终于忍不住走了进去。

    查铁丽当然还在书海与作业簿堆里鏖战。

    我走到她身后,发现她居然在为一道普通几何题伤脑筋,本也不想吵她,可是心中有事,便忍不住道:“这里,添一条辅助线,然后……”

    查铁丽豁然洞开,这才发现我来了,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我太笨,到现在作业都没有做完。童思诗那儿也还没有去过。”

    “没关系,晚上去也一样。”我言不由衷道。

    查铁丽想了一想,道:“反正要去的,不如我现在跑一趟吧,作业晚上也好做,要不然,”她调皮地歪着脑袋道:“有人就要急出病来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查铁丽站起来,笑嘻嘻地捶了我一拳:“在这里呆着,哪里都不许去。电视自己开吧。”

    临走,又不知从哪儿掏出两包零食,丢给我道:“去年在你家偷过你一包,现在还你,免得你老记着。小气鬼!”

    说罢,便一溜烟而去。

    *********************************************************

    感谢大家对青春的支持,今天短信封推,仍然需要短信支持,编辑短信TPF43453发送到8828,移动手机每部每天可发十条,每条0.2元,每月最多可发150条。请喜欢本书又看公众版的朋友多支持一点,因为可以反覆上封推,而现在相对容易上,只需几毛钱,表示一下支持,谢谢拜托了。

    **********************************************************************

    推荐:仗剑从云,光耀三军旗鼓;水月天心,一心忆着。名利于醒言恰如清风过眼,就是修道也仅仅随缘。燕语莺声,女儿情窦初开,少男犹自懵懂,就是这青梅竹马言笑无忌时刻恰好。

    《仙路烟尘》,不过是几个仙路小儿女,在烟尘中打打闹闹着自己的喜乐年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