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二卷 正文 女孩们 一百十八、美女帮我选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百十八、美女帮我选稿

    文学社择优入社的结果出来了。///www.99zw.cn///

    新录取名额还是十二人,不过资格与原来掉了个个,正式成员十人,候补成员两人。

    校长说你要理解学校的难处。

    我说我理解。

    凭良心说校长对我实在不错了,这副担子本来是我的,当然要卖校长的面子。

    于是周四林羽思就与我一起,选上第一期《清溪文学》的稿子。

    老实说我关于办刊物的经验一点都没有,于是,排版设计的工作就由林羽思代劳了,那时可没有电脑什么的,一切都要手工,我的字这么差,没有林羽思,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们工作时,郑国凯也消消停停走了过来,为他的黑板报选稿,选就选吧,偏又对着稿件唉声叹气,我们也不理他,不过最后他终于翻到了所需要的,一篇与他那张脸一模一样的稿件,文章的作者是上次初选被淘汰,这次不知怎么又挤进来的家伙,郑国凯就如获至宝地捧到他的桌子上去了,我们这才松一口气。

    不知怎么,有这家伙在一边,好像干什么事都别扭。

    上次的稿子中有柯儿的一篇《花儿为什么这样不红》,这次又发现她的一篇《收获云彩》,写得真是不错,先用了一篇,又找到顾晓菲的那篇《女儿泪》,看了一下,写的是一个小女孩在离了婚,游手好闲的父亲与沉迷于麻将的母亲之间被踢皮球的故事,也十分感人,便也选了,又长长短短地挑了十几篇,其中有一个叫刘婷婷的,文笔特别清新,故事也非常动人,让我看了都有点自叹不如,便将其放在首篇,在校长给我的那批后来入选者的文章中翻了翻,实在是乏善可陈,只有两位勉强达到了第一批的中等水平,只好照顾了一篇,看看入选者男女不成比例,便从我本班的两位男生中选了一篇,然后全部交给了林羽思。

    林羽思道还差一个序,三百字左右,其它的就交给我吧。

    看看时间不早,郑国凯已经走了,我道林羽思我们也走吧。

    林羽思说:“不行啊,这期校刊要赶紧出了,星期天是《鸭子舞》排练,我们只好这两天赶一赶了。”

    我充满感激道:“这真辛苦你了。”

    林羽思抬头看了我一下,莞尔一笑道:“我们之间还说什么客气话呢?再说,你不也在帮我吗?”

    我好容易才抑制住拥抱林羽思的冲动,淡淡道:“好吧,我先走了,序我写好后会放在你桌上的,你也早点回家吃饭,不要饿坏了。”

    林羽思忽然红了脸,低下头去,我也觉得屋里气氛有点异样,赶紧离开了办公室。

    我急急骑车回了家,吃完饭,又赶到学校来。

    走过操场时,看到宣传部办公室里灯光还亮着,知道林羽思还没有吃饭,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想去看看,但又怕自己被林羽思误会,恰好这时,夜自修铃声响了,给了我一个脱逃的理由。

    正在这时,校门口一阵马达轰鸣,一辆“哈雷”闯了进来,传达室的保安刚刚冲了出来,却又让开了道,那哈雷直开到教学楼前方才停下,两个人一除头盔,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正是童思诗与张斌!

    只见他们旁若无人地走过我面前,并肩上了楼,留下我一个人郁闷。

    原来童思诗已经不坐张斌的自行车了,今天怎么又升级坐他的摩托了?

    不用查铁丽分析,我也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一个晚自修心不在焉,本想为校刊写一篇序的,结果一个字都没写出来。

    查铁丽低声问我怎么了,我只是摇头,什么都没说。

    人家换了机械化装备,我立刻就显得落后挨打,一下晚自修,我抢先出了教室门先走,可张斌与童思诗后发先至,等我赶到童思诗家门前,早已曲终人散,房门紧闭。

    我真讨厌上天,为什么要在我与童思诗之间设置这么多障碍,我真想跑上去敲门,一下子将童思诗抢回来,可理智告诉我,欲速则不达,好事总是多磨。

    没办法,乖乖回家睡觉。

    第二天中午,教室里有点冷,我便带着本子上天台,一边晒太阳,一边写那篇难产的序。

    天台上也有几堆学生在边晒太阳边侃大山,我也不理他们,他们知道我大作家也有重要的事,也没来打扰我。

    抛开一切杂念,我一口气刷刷写下来,不过十几分钟,一篇漂亮精悍的文章已经落成,正在那儿修改,忽然有人走到我身边。

    “星羽,你在这儿啊,我到处找你。”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抬头一看,原来是班里的快嘴婆。

    我向来不太喜欢快嘴婆的小道消息,所以也冷冷道:“找我干什么?”

    “你不知道啊,学校里都在传你跟查铁丽的事。”

    “我跟查铁丽?我跟查铁丽能有什么事?”

    我回想了一下,我跟查铁丽的事情根本没人看到,而且大家都知道查铁丽与我是猫与耗子的关系,怎么可能相信呢?

    于是说,你不要听人瞎说瞎传。

    快嘴婆道怎么是瞎说瞎传,那天有人到你家去,你亲口跟她们说的,查铁丽是你女朋友,后来查铁丽还叫你到她家去睡呢。

    我一下想起来了,对了,原来是那天晚上到我家门口的两对要求入文学社的母女,我是对她们讲了查铁丽是我女朋友的话,可那不是为了摆脱她们吗?真可恶,居然添油加醋地说我到查铁丽家睡觉。

    不过想想她们虽然是瞎说,却也是事实,我确实到查铁丽家睡过觉。

    ===========================================================================

    大家有票投票啊,童思诗与张彬的事不过是个障眼法,大家不要让我给骗了,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