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一部第二卷 正文 女孩们 一百二十七、三人对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百二十七、三人对质

    正在这时,童思诗家门口的灯突然亮了,一个我久违了的声音传来:“思诗,到家了还不进来,在外面嘀咕个啥呢?”

    话音未落,童思诗母亲披着衣服拖着鞋出现在门口。///www.99zw.cn///

    冬天天冷,童思诗父母多半早已经捂在被窝里看电视了。

    张斌一见童思诗母亲,态度就变了,连连说伯母好,我送童思诗回来,我走了。

    说罢匆匆离去。

    我有点纳闷,怎么这张斌一见童思诗母亲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不过一想,张斌要追童思诗,自然要讨好巴结童思诗母亲。

    正寻思着,忽听童思诗母亲惊喜地叫道:“这不是星羽吗,多久没来我们家了?快进来坐吧。思诗还不快让星羽进来坐!”

    说罢,自己转身进了屋,又对童思诗说:“快请星羽进来。”

    童思诗目光冷峻地看着我,脸上却没有一丝表示。

    我想想已经这么晚了,冬天夜里又冷,童思诗父母都已上床了,不好意思再让他们起来,于是便道:“阿姨我不进来了,我与思诗说几句话就走。你们先睡吧。”

    说完转身对童思诗道:“可以与你谈谈吗?”

    ”有话就说啊,你们不是已经打上门来了吗?还问我干什么?”童思诗冷冷道。

    ”我们?”我故意装糊涂道:“就是我一个人,没有别人啊,我只是想跟你谈谈。”

    童思诗二话不说,大步流星朝我刚才隐藏的角落走去,大声道:“你出来啊,查铁丽,干嘛躲着我,难道心里有鬼?”

    我心知不好,连忙跟过去,一边道:“童思诗,你听我解释。”

    但是什么解释也已经晚了。

    查铁丽不出来也得出来了。

    我们三个人,就这样成三角形地站着,一时都无话可说。

    许久,我才嚅嚅道:“童思诗,我……”

    童思诗却对我怒喝道:“你住口!”

    被她这么一喝,我一下子成了哑巴,竟然说不出话来!

    饶是查铁丽机灵,此时也无法摆脱尴尬局面。

    童思诗却又眼红红地道:“查铁丽,你既然已经得到了星羽,为什么还来假惺惺?你们既然已经好了,又何必来演戏给我看?!”

    查铁丽道:“思诗,事情不是你想象的这样的,我只是好心帮星羽,并没有想跟你抢谁,我是真心希望你们两个和好的。”

    ”恐怕不是吧?你真心希望我们和好会跟星羽抱在一起?你真心希望我们和好会老是缠着星羽?我看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我看见查铁丽脸上掠过一丝愤怒的神色,旋即又平静下来,道:“思诗,你怎么看我没关系,我只真心希望你能与星羽和好。”

    童思诗又冷笑一声道:“怎么,到手了,玩腻了,觉得他的性格粘粘乎乎不适合你,要把他送人了是不是?告诉你,我真要星羽,也会自己从你手里抢过来,用不着你做好人!”

    童思诗实在太过分,连我也听不下去了,便道:“童思诗!你这样诬陷查铁丽就不对了……”

    话音未落,却听查铁丽对我喝道:“星羽,你住口!”

    我一下又愣住了。

    两个女孩都叫我住口,我还能说什么?

    查铁丽强忍怒火对童思诗道:“思诗,你确实误会我们了,我跟星羽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童思诗却不理她,先回答我道:“诬陷?你一个大作家,一个你大作家的女朋友,我敢诬陷你们吗?”

    然后才转头对查铁丽道:“我也不是小孩子,难道我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事情有假?你是不是把我当白痴了?”

    我想,这所谓亲眼看到的事情,恐怕就是指暑假最后几天的强台风之夜,我与查铁丽抱在一起的事,这亲耳听到的,又是指哪一件事情呢?

    正想到这里,却听查铁丽道:“你的话我一点也不明白,你听到什么了?”

    童思诗又冷笑道:“我听到什么?我听到那天夜里,星羽当着人家的面说你是他的女朋友。”

    我与查铁丽都大惊!

    怎么那天夜里,童思诗也在场吗?

    我这时对墨菲真是恨得咬牙切齿,你说你一个美国人,竟然管到中国来了,手未免也伸得太长了吧?

    查铁丽一时也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半晌,才道:“思诗,事情不是这样的,我可以向你解释……”

    童思诗打断她的话说:“解释?我不是一直在听你们解释吗?就是没想到你们两个会这样厚颜无耻,当面撒谎!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抢的,你们这一对,很相配,很相配,我祝贺你们!”

    说罢,一跺脚,径直向屋里跑去。

    我刚想去追,查铁丽拉住我道:“星羽,算了,现在她正在气头上,你进去,说不定连她母亲都会误会你,你不去,她也不见得会对她母亲说,你以后再去找她母亲,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听查铁丽如此说,我才停住。

    我看着童思诗屋里的灯亮起来,长叹一声,离开了伤心之地。

    路灯将我们影子拖得很长,查铁丽紧紧跟着我,默默无语。

    我们不想骑车,就将车停在了一家大院里,徒步回家。

    走在路上,我的心很惶惑,迷乱。

    这还是我熟悉,所热爱的童思诗吗?

    老天啊,你为什么既然安排了人们相爱,又安排他们相互误解?

    我并没有向你要求很多,只要一个童思诗,不管她好也好,坏也好,只要能常相厮守,便心满意足,为什么你偏偏要如此折磨我?

    查铁丽用胳膊碰碰我,怯怯地道:“都是我不好,我要躲起来就好了,这下反而害得你……”

    我很感动地看着查铁丽,道:“不,我已经很感激你了,这不能怪你,不能怪你。”

    当然也不能怪童思诗。

    她既然已经听到我说查铁丽是我女朋友,查铁丽也没有否认,今天又看到我们一起来找她,误会是肯定的。

    可这好像也不能怪我,理由大家都已经看得很清楚了,我就不罗嗦了。

    那么。这究竟应该怪谁?

    怪谁?

    --------------------------------------------------------------------------------------

    QQ已经被盗,正在找回来,大家互相告知。

    有票投票,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